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 (636 reads)      时间: 2006-7-02 周日, 下午4:01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世田谷二楼的傍晚,鸦雀无声,聪美一反常态,换了一身洁白的盛装,居然在爱米莉的房间内,我熟悉那套服装,是爱米莉与我第一次在代代木公园的后门约会时的,“聪美,你怎么在这里?我正到处找你啊。”

聪美似乎在笑,却并不看我,那笑容里既有悲哀,又有一丝无尽的惋惜,转身背对着我凝视着窗外许久才说:“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的女孩子,是吗?你不必撒谎,我只想听到你说出心里话。”她连对我的称呼都省略了,既没有喊“大哥”,也没有喊“高桑”。

我上前搂住了聪美,环抱着她裸露的手臂:“聪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不喜欢我们怎么会在一起,现在孩子都有了,怎么突然又说这种话了呢?”

“哈哈哈,”聪美突然大笑了起来,不知道是真笑还是冷笑,此时此刻我们在爱米莉以前的闺房内讨论这种话题本身就令人毛骨悚然,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空间,而且必须带着聪美离开,否则我甚至会怀疑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不是聪美,而是另一个女人的灵魂附身了。

我几乎是抱着聪美离开了那间房,只有她的一头浓密的金发,撒在我脸上,让我能清醒地认识她,她确确实实是聪美,我任凭她在拼命挣扎,捶着我的后背,我已经横抱着聪美,一直把把她抱进了我们的起居室,然后一起倒在了沙发上,像英蒂琼斯刚从沙漠洞窟中带着女主角脱险归来,但是我依然没有松手,仿佛害怕一松手她又会像一具被谁操纵着的木偶弹回到那个房间。

“松手,勒疼我了啊。”大概是我的手表压在她身下,聪美惊叫了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在我身下有两条生命,起身时,聪美也支撑着想坐起来,却被我一个深深的吻再次击瘫在沙发上,面对我,聪美的一切挣扎都将是徒劳的。

我抱着聪美许久许久,什么都不想说,如果她怀疑了我和香织,或者认为我一直在把她当作爱米莉,那我也有很多很多的委屈,我和爱米莉的事,聪美都能知道,也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甚至爱米莉死时已经怀孕也是聪美比我先知道的。至于香织,如果聪美觉察到了什么异样,那么我可以完全坦白地告诉聪美,我并没有背叛过她,也一直在捍卫聪美在我心目中的一切,就像捍卫我自己。

“我带你出去吃饭好吗?看,天都快黑了。”我劝说聪美,“衣服都被我弄皱了,随便穿吧,挑你自己喜欢穿的衣服,没必要穿得这么一本正经的。”我故作轻松地说,尽量不再去提及那些我们之间不希望提起的话题,但是我心里的确很想知道聪美今天究竟怎么了。

“不,你不说实话,我不换衣服,也不跟你出去,”聪美已经坐起,恢复了原来的性格,她本来就是个不太会拐弯抹角的人,尽管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她的想法远远比我观察到的那些表面的东西要深远,偶尔会突然冒出一些令人措手不及的难题。

“说,香织是不是不喜欢阿托里埃,喜欢上你了?”聪美单刀直入,不否认第三者的眼光并非特别的聪明,而是作为聪美,她能非常简单地从看我的眼光中轻易地识破香织,而且聪美与香织的接触远远多于我,女人最懂女人心,那么聪美一定知道了在她离开东京的这段时间内,我肯定与香织有过共同的时光,当然聪美也知道我正在撮合阿托里埃和香织的事,却不能打消聪美对香织的看法,仅仅是她一直不露声色而已。

但是,聪美并没有追问我任何有关她去京都那段时间我干了些什么,跟哪个朋友去吃晚饭了,甚至连我们之间的电话,短信联系时我在哪里都没有具体的提及,我知道无论哪国女人,到了这个地步,谁心里不想知道呢?我已经做好了告诉聪美这2天发生的所有,因为我丝毫没有认为做了对不起聪美的事,同时我也不希望伤害香织,更希望聪美能对阿托里埃和香织,乃至其他所有与她商店有关的人,都能合作顺利,帮助聪美把现在的事业发展成小松家业今后的主干。

不得不佩服日本女性的涵养能力,在23岁的女孩子身上居然也能与生俱来地如此运用自如,聪美并没有继续我现在正期待她的话题,其实那样我的心情或许反倒能轻松起来,如卸重荷,但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聪美起身,顺从地按照我的意图换上了自己喜欢的针织吊带衫,并换了另一条长长的砂洗裙,那是一种淡灰,深灰和黑色三段自然染的印度纱,像她的一头长波浪那样飘逸,我的心却依然沉重得飘逸不起来。

“我不反对你跟别人玩,你也有这个权力,再说本来就是我不好,我看似大方,但是很自私的,所以我想改变自己,不想再那么自私地对待你,你帮了我那么多,我只有感谢的份,也没有权利对你说三道四。至于孩子,那是我的,我想要你的孩子,你可以不要。”聪美很平静地对我说着。

“聪美,为什么要不相信我,说这些陌生人一样的话?我不希望跟抱有这种想法的人过一辈子,如果你当初真的是因为爱我才跟我在一起的,那请你永远对得起自己的那份爱,哪怕当时是一个瞬间,我都非常珍视你的感情,会永远维护这种感情的,你现在说这些,真的很伤我心的,再说,孩子也不是你一个人的私有物,我知道自己的责任,男人的责任,对你,也对我们的孩子。”

不知道我这番话聪美是否真的听进去了,但是我该说的还是说了,是否相信我,时间会证明一切,我换了个话题告诉聪美:“香织告诉我,阿托里埃向她求婚了,而且她会在这次阿托里埃离开日本前给他明确的答复。”

“是吗?你真能干,对任何事都料事如神的,而且别人总能按照你的意志去旋转,我真是福气太好了,居然找了个这样的丈夫,以后我要一步都不离开你,免得你被别人抢走呢。”聪美说这些话,明显的在讽刺我,那眼神似乎是在得意地说,其实香织答应阿托里埃的话,你内心很悲哀的。如果我的直觉上香织与爱米莉的性格有重合之处,那么根据我渐渐透彻地知道了的聪美,她也绝对能觉察出什么的。

“我的心里只有聪美,只要是为了聪美,哪怕暂时被别人误解,我也无所谓,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不伤害任何人。”我不再跟聪美打哑谜,用结论回答了她所有,我已经料定她不会在细节问题上像大多数中国女人那样斤斤计较地打破砂锅问到底,其实那未免不是一种令双方都豁然开朗的解决方法。

“呵呵,你不会伤害我?或者你敢说,你至今为止从来没有伤害过我?”聪美问我,我知道自己看到了裂缝,她已经反攻为守,而且防线已经露出破绽,这也是年轻女孩子的致命弱点。

“我从来没有伤害过聪美,当然我也不想为此发誓,我是你大哥,对小妹妹发誓也太不像话了,聪美,你再这么说我,难道不是自己在伤害自己吗?你我都是按自己的意愿接受对方的,并非谁迁就谁,也没有受别人的影响,我也没有因为迁就你才跟你在一起的,请你别胡思乱想。。。。”我话音未落,聪美已经扑到我身上,我赶紧抱住她。

“大哥,对不起,我心情不好,不知道为何,非常非常的想你,还做梦,做到了你不要我了,昨天打电话还打不到你,我很自卑的,也很无能的,大哥就是我的生命,我知道大哥喜欢什么,但我没有本事给你,开个服装店都让你为我如此操劳,我很任性,没有爱米莉的可爱,也没有香织的成熟,”聪美趴在我肩头哭了,发泄似地滔滔不绝。

“快别说傻话了,做恶梦了吧?什么时候打我电话打不到的?”

“昨晚半夜1点。”

“噢,我在家睡觉啊,就在这里,我昨晚看书,后来就那样一个人睡沙发了。”我指指眼前的沙发,聪美知道我休息天有时候有躺在沙发上看书的习惯,累了就那样睡一会。我突然想起今天早上起床时,手机没有电了,为了下午使用,我起床后立刻充过电:“昨天半夜打不通大概是我手机的问题,那你为什么不打家里电话呢,八格(傻瓜)。”

“大哥,我是八格,你会欺负我吗?”她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像两颗珍珠般摇摇欲坠。

“怎么会呢,又来了,我是你大哥,当然是永远保护聪美的,怎么会欺负你呢,不说这些不着边际的扫兴话了,难道我们没别的话说了?两天没见,现在倒好了,见面了变着法的吵架斗嘴,何苦呢?”我拉开聪美,捧起她的脸替她拢了一下披散的头发,擦掉她还挂着的泪珠:“去化妆间吧,我等你,我们出去吃饭吧,别再哭哭啼啼的,吓着了孩子哦。”

聪美被我拧了一下鼻子,去了化妆间。奥加桑正好打电话上来:“高桑,没打扰你们吧,下面饭菜都准备好了,看你们还没出门,是不是下来一起吃点呢?”

“噢,不了,我们马上就出门了。其实吃什么无所谓,我带聪美出去,就在附近,散散心而已”

“那随便你们了,早点回来,明天你还要上班的。”奥加桑知趣得很,并没有唠唠叨叨地非劝说我在家吃饭,虽然两代人同居一个屋檐下,奥多桑和奥加桑极少干涉我们2楼的隐私,也尽量不打扰我们的生活节奏,这一点我在心里一直给予世田谷的两位长辈很高的评价,他们的教育水准和悟性实在是达到了非常可人的地步,能不发表意见的尽量不发表意见,也许是我介于他们两代人中间年龄的缘故,那里面能够感受到是对我的信任,我们曾经共同经历过了的那份生生死死后的信任。奥多桑和奥加桑都一直送我们到门口,仿佛我们去出席什么重要活动似的隆重,但我知道他们似乎是担心现在唯一的女儿聪美。

我跟聪美离开世田谷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吵着要开车,我便应允了她,反正也不是长距离,再说我也陪着她,在非原则问题上我一直是非常的容忍聪美的,用这些日常的小事给与聪美信心,而我自己的信心却是经常在严酷的现实中自己寻找和磨练的,从这一点上说,聪美在我心底深处的支撑力的确不如爱米莉,也没有香织那么成熟。

“今晚想吃什么?小妹妹。”我把手搭在聪美握着方向盘的手臂上,聪美已经把BMW已经驶上了车流不息的明治通大街,朝北驶去,我不知道她想去哪里,这个方向应该是涉谷或原宿。聪美没有回答我,右手驾驶,左手握住了我,她的动作告诉了我,她恢复了原来的那个聪美,我稍微感觉踏实了些,她只回答我:“你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难怪。。。”

我没有再去钻她那种暧昧的圈套,随她开往何处,目的地对我们来说,今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聪美共有的时间和空间,虽然真爱不受远隔千里的条件约束,那只不过是千古浪漫故事中令人感动神往的东西,但是心与心在物理上的近距离互相确认,实在是现实生活中不可缺少的。

我的手机响起来时,聪美正好把车停在了表参道上的一个路上投币停车位置上,她并没有关闭引擎,坐着一动也不动,我打开手机一看,是我给阿托里埃临时使用的那个手机的电话号码,一对男女恋人走过我们车窗后,我迅速俯身吻了聪美一下才接电话。

“我是小松,晚上好。”我怕自己在电话中与阿托里埃德语言交流不便,首先问他:“是找我吗?要不要让聪美听电话?她也在。”

“哦,大哥晚上好,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如果不打扰您的话。”

“噢,没事,我跟聪美正准备吃饭,你说吧。”

“谢谢大哥,也谢谢聪美安排我去旅游,刚才香织小姐已经把明天后天的日程安排告诉我了,她今晚请我吃饭,我们回来后,我请你们吃饭,”阿托里埃不断地客套着。

“不讲究这些的。祝你们玩得愉快,你想早点回巴黎的事,聪美让我转告你放心,机票会帮你订在大后天的,这些我们都会办的。”

“噢,好的,谢谢。大哥,”阿托里埃停顿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我现在在饭店外面,请接受我的道歉,我不知道大哥是小松家的什么人,所以以前有失礼的地方,请大哥多多原谅。这个电话里说可能不太合适,但请接受我真诚的道歉,也感谢大哥那天请我在六本木喝酒时说得那些话。”

我不知道阿托里埃怎么会说这样的话的,也许他正在受日本文化的影响,这种影响以后大概会因为香织闯入他的生活变得理所当然:“嗯,旧事不要再提了,不仅是对我,对任何人都不要再提,包括香织,OK?如果你认为我是大哥,请听从我这句忠告。”

我说的与其是忠告,更不希望他对香织过多地谈论自己的吉普赛前妻的那些事,一个人开创自己的幸福生活应该注重今后,而不是老是在过去问题上纠缠,对于出自死去活来过一次的我口中的忠告来说,我想阿托里埃以后会慢慢领悟的。

关闭手机的同时,聪美也关闭了引擎,并同时搂住了我脖子:“大哥真是好人,除了关心我,还要关心那么多人,以后不再跟你瞎闹了。”但我心里想,不管闹不闹,聪美心里有什么不舒服能闹出来也不是什么坏事,用完美和成熟来要求一个23岁的女孩子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也抹杀她了的一份天然纯情。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7月1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06152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