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一)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一)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一) (700 reads)      时间: 2006-7-03 周一, 上午12:16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不知道聪美把车停在原宿的表参道的用意何在,我清楚地记得一年多前,爱米莉第一次钻进我车子,我们把车停在斜对面后一起去路易威顿商店的,在我们几步之遥处,有家灯火辉煌的麦当劳,星期天的原宿,年轻人的原宿,那里一年四季永远是生意最好的商店。

原宿的那些可爱的女孩子们的奇装异服像花蝴蝶般在夜幕笼罩的大街上,霓虹灯之间跃动,聪美居然对我说:“我想跟大哥一起吃这里的汉堡包,行吗?我们买了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吃。”她的要求和年龄都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当然同意,因为我并不讨厌吃美国的“垃圾食品”,我也熟悉这家麦当劳,也知道这家店里有爱米莉最爱吃的香蕉奶昔。

聪美点了一个双层奶酪汉堡包套餐,另外加要了一个草莓奶昔,姐妹俩的脾气爱好果然不同,爱米莉的香蕉奶昔纯洁细腻,聪美的草莓奶昔则充满着她少女时代的幻想,也更无拘无束,此刻她非要我尝第一口,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草莓味的这种饮料,但是聪美已经命令似地在说:“你不吃说明在生我的气,告诉你,你不吃第一口,说明也不让我吃。”

无奈,走出门口时,我捧着两份汉堡包,只得吸了一口聪美举着的杯子上插着的那根麦管,混迹在年轻人的洪流中,这样的亲热举止令人汗颜,但是聪美说:“我才不管呢,大哥也是年轻人呢,跟我在一起就是年轻人。”

我们沿着表参道向西走去,聪美说去代代木公园吃我们的晚餐,我故意逗她说:“聪美穿Cosplay的服装大概更年轻呢。”

“哈哈,我要是真的穿了跑出来,你敢拉着我的手这样散步?要是被警察看见,会怀疑你是勾引女子高生,搞援交的奥牙季哦。”

“看你说的,刚才说我年轻,现在又倒过来说像奥牙季,你安的什么心呢,今天老是这样忽冷忽热的,真让人受不了。”我半真半假地说,其实真的有点不太愉快,尽管看得出聪美是有口无心的随便说的玩笑话。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表参道两侧都是枝叶浓密的大树,虽然有很多绚丽的华灯在争艳,人行道上依然只有断断续续的光斑偶尔照耀着。原宿是生命在跃动,原宿的夜晚也孕育着很多很多浪漫的爱情故事,对聪美来说大概是东京中的巴黎般的存在,所以她会这样肆无忌惮地在大街上吻我,在这之前我已经对原宿大街上的时髦男女的接吻拥抱不足为奇了,如果在别处,日本人对此在常识观念上依然难以接受,虽然大多数日本人都保持沉默,只有原宿的热恋的年轻人会让人觉得是那么的天经地义,不伤风化。

“你要是以后欺负我的话,我不要你道歉,我穿Cosplay,然后罚你穿上班的西装,打扮成援交的奥牙季,让大家来看你,呵呵。”聪美还在继续说着她的恶作剧设想,我情急生智,赶紧边走边用手中的几根薯条塞住了她的嘴。

十月的代代木公园,几乎还没有什么落叶,所有的植物依然像仲夏时那么生机盎然,“就坐这里吧,再走汉堡包都不好吃了,薯条也不脆了,”我指着不远处的一张空凳子说。聪美点点头同意,说她也不想再走了,我用手摸了一下凳子,再用麦当劳的湿纸巾擦了一下手,凭借远处的灯光,似乎不是很脏,我先坐下时,聪美却坐在了我身上。

“你这让我怎么吃啊?”我示意她坐在凳子上,却偏不听,在这种两个人的世界里通常我很知趣的退让,除非太赤裸裸的人前,不过聪美也知道,她的荒唐颇有分寸,至少是深知“天文地理”的。

聪美把她的双层奶酪汉堡包递到我跟前,说实话,我张大嘴用力按下那3层面包2层馅才勉强能按照吃汉堡包的“做法”,无法想象女孩子的嘴如何按照这种礼仪消灭它,除非是索非亚罗兰。

透过树林,不远处是代代木体育场那个银色的大帐篷似的屋顶,屋顶上仿佛弥漫着浪漫的轻雾,那种光辉像海市蜃楼般地让我想起爱米莉,以及与西边的那片建筑印射在白茫茫的夜空中的云影,那里是NHK电视台,爱米莉工作过的地方,我也工作了一年,更是曾经一下子改变了我人生所有的最难忘的场所。

“在想什么?大哥,知道今晚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聪美是个小精灵,汉堡包刚从我的嘴里消失,便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么,我不希望她在我们恩爱的气氛中提及第三者,当她再次把自己爱吃的草莓奶昔送到我嘴边时,我喝了一大口自己的可乐算是拒绝了她,并把最后留在嘴里的冰块不等融化就噼啪一声嚼碎,顿时它们像一簇冰火花那样在我嘴里四处开花,放射着寒气,转眼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树林外有几个排档,不时传来一阵阵烤香,聪美自言自语地说:“这里是我第一次见到大哥的地方,我会永远记住这里,我也喜欢这里,那时的大哥给我印象真好,很腼腆,一点都不像大人,还把自己刚买的章鱼小丸子都给了我呢,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最好吃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一起吃。”聪美的回忆不仅使她自己陶醉,也令我往事如烟,不堪回首。

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的话题,也为了不再各自心怀鬼胎地谈论代代木这个令我们有着太多复杂感情的地方了,虽然我们此刻在这片土地上,我问:“聪美,日本人是怎么看待援交的?我很不能理解这种现象,听说很多女孩子并不是家庭经济情况差而缺钱花啊。”

“嗯,男人怎么想我想你应该比我懂的,女孩子嘛,据我所知,还是性观念和虚荣心作怪,看你交往什么朋友圈子的,有很多女孩子把自己交往的男人的人数当作炫耀的资本,有的是为了某一个特殊的目标,比如想要一个什么名牌,但是又不想自己花钱,似乎有个男人为她花钱这种行为本身就显示了自己的身份。”

“噢,有点明白了,就好比有些女人,她们购物很多时候并不是真的需要那件商品,仅仅是那个时候有一种占有欲望,所以对待援交时的男人,他们大概也是用这种眼光看的吧?听说有的女人把购物的过程看作一种快乐,真的买回家的衣服有可能一次都没有穿就扔掉或送人了。”

“差不多吧?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我们青山学院大学的校风很严肃的,不能否认没有在外面援交的女孩子,但是我觉得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我很难接受的,比如阿托里埃,并不是很讨厌的一个人,但是我就是不可能跟他,女人有时候能适应自己的范围很小的,我大概属于这种了,人跟人不一样吧,你不要以为日本存在援交,就把所有的日本女孩子都看成那样了哦。”聪美最后简直像是在为日本辩护似的,这是她极少跟我说话时意识到我原来是中国人的场面。

“阿托里埃这次去京都玩得还不错吧?”我顺水推舟地问道。

聪美很聪明地听出我的话意:“看你说的,他当然开心了,我也知道他的所好,所以让外婆特意作了各种介绍,还当场给他看了整个印染的过程,足足花了半天呢。”聪美狡猾地故意避开我最想知道的部分,她说的这些其实纯属搪塞,“嗯,他对我说,香织都告诉他了我们的事,让我不要介意以前的事,我回答他,如果我介意的话,我也不会跟他继续合作,不会让他来日本,也不会来京都了。”

“那你以后也就不要再提了,尤其是不能跟香织提那些事,答应我,阿托里埃是个聪明人。”

“我不会提,当初你跟我谈起香织的事,我好钦佩你的眼光呢,而且这么巧的是,香织还懂法语,你当初跟奥多桑谈的计划简直天衣无缝,所以我没有表示任何的异议,可是说实话我也很怕你。”聪美已经吃完,我把新的湿纸巾拆开后递给她,她却不接,今晚大概聪美撒娇都想撒个彻底了。在我替她擦时,她又冒出了一句:“我怕大哥把我也一起骗了呢,大哥心计深沉,社会经验丰富,会不会哪天找个理由嫌弃聪美了?”

听着她故意把第一人称说成是自己的名字,我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我们的紧紧拥抱并不能弥补时间短暂所带来的缺陷,那就是理解和爱情沉淀的存货太少,这也意味着我必须不断地对聪美进行感情投资和加紧积蓄。

“不会的,聪美去京都,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呢,你不在我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每做一件都有聪美的影子在我身边,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不管你怎么说我,我认为自己所做得一切都是为了聪美好,也是为了能更好地爱聪美。”我说得虽然很抽象,但是在那些与香织一起的危险关头,聪美确实一直支持着我的心灵,为她的神圣和完美努力着,这是我自身的问题,也是理所当然必须获得印证和考验的一次必试题。

“我相信你,奥多桑也相信你,所以我们才会这么顺利地在一起的,我都知道,”聪美完全知道我刚才的那番话的所指,似乎奥多桑昨天下午把车给我后直到晚上我23点到家,他都没有问过我丝毫的隐私话题,仿佛昨天下午和晚上奥多桑在替女儿聪美考验我,考验第一次妻子离开我之后,作为一个男人应该如何去面对生活,似乎在我的关于香织与阿托里埃的计划后面,世田谷另外还有一个针对我的计划,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其实你们都不相信我,是吗?”我想聪美当然知道我说的“你们”是指谁。聪美连连摇头:“你把我们想得太坏了,我们家对你好,你难道真的感受不出来?记得还是很早了,奥多桑就跟我谈过一次关于你的事,奥多桑非常了解你的,我们家最了解你的莫过于奥多桑了,大哥,知道吗?当初奥多桑其实是暗地里最支持我跟你好的人,可能你对奥多桑还有误解呢。不过,今天说给你听也无所谓了。”

“你是说,你自己并不愿意,或者说没有那种想法,纯粹是父母之命,为了家族的利益,你才牺牲了自己的爱情和青春跟我好的?”我满脸疑惑,手上的纸袋都不知不觉地掉在了草地上。

聪美把手放在我脸颊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手很凉,或许是因为我的脸很热的缘故造成的温差:“大哥,看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我刚才不是说了,我不喜欢的男人,绝对不会跟他好的,哪怕是父母之命,我才不管那一套呢。”说完,聪美像为了让我相信,把自己的脸紧贴在了我的脸上,她的脸滑滑的,而且也比我凉,那是我非常熟悉了的法国香水味,我不由得开始吻她的耳鬓,她的头发松软柔滑,像丝绸般地立刻在我的五指间渗透着:“聪美,什么都别说了,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是的,什么都不用再说了,聪美用她的全身心在表达对我的爱,我也无声地回答她。在代代木公园,曾经拉开的那场爱情故事的序幕,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那不仅仅是只有一个让我为爱米莉惊喜的人生舞台,更年轻而美丽清纯的聪美,或许早就由上帝安排她作了一只真正的黄雀。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7月3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4608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