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二)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二)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二) (747 reads)      时间: 2006-7-10 周一, 下午6:11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阿托里埃离开日本之前,在赤坂prince hotel设宴感谢我们,其实在这之前,香织已经跟我和聪美联系过了,并且我们也知道了阿托里埃与香织之间已经明确了关系,但香织说只告诉我们小松家,在晚宴上不要透露给其他的店员,因为阿托里埃的宴请包括了所有聪美店内的人,燕燕也出席了。

阿托里埃对东京并不熟悉,因此整个安排应该都是在香织的帮助下完成的,香织还特意打电话给奥加桑,说经常获得关照,奥加桑客套地给她祝福,并按照我事先说好的口径,打消香织在我们家对待她与阿托里埃的事情上的不必要的顾虑,我们之间依然可以一起共事做朋友的。

那是阿托里埃宴请我们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世田谷召开了家庭会议,对于今后聪美商店的发展,我觉得必须与奥多桑他们完完全全地通个气,加上聪美要逐步减少去店内的时间,我不得不加大关心她那个商店的力度。

很久没有聚集在家里的和式客厅内一家人用餐了,那也可能是他们家自从我进入后,一直有意识地顾虑到我这个外国人,我今天提议让奥加桑也休息,打发了佣人早早地回家,让奥加桑叫了几套上等的寿司“出前”(日本的食物送货上门的服务),奥加桑今天也特别高兴,神采飞扬地并拿出好几瓶冰镇啤酒说:“高桑,今晚陪奥多桑喝几杯吧,一直忙忙碌碌的,喝醉了就地躺下也没事。聪美特意关照我说你喜欢喝麒麟的啤酒呢。”

“谢谢奥加桑,那我今天就畅饮了,失态的话,我先道歉了。”我已经接过啤酒杯,一口喝了大半杯。奥多桑笑而不语,在吃奥加桑自制的イカの塩辛(腌乌贼),那个东西我不能碰。

“喝吧,要是不行了,我会扶你上去呢。”聪美也小声地在纵容我喝,这种场面到还是第一次,不过我有很多话要说,聪美化了较浓的夜妆,但是不管她怎么化妆,就是看不出一似成熟女人的样子,刻意过头了反倒像洋娃娃似的可爱,令人想起她在原宿的那种夸张的Cosplay打扮,但是她的长睫毛很美,真假搭配得当。

奥加桑打开寿司盒盖时,我便切入正题了:“看来阿托里埃这次来日本还是很成功的,聪美的店也越来越正规了,但是问题也很多,现在不理顺,到时候我怕措手不及,再说聪美马上要生孩子,根本顾不过来,香织虽然答应聪美生完孩子前不会离开,但是我们必须预先考虑很多问题。”

奥多桑示意跟我碰杯,我的第一杯啤酒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聪美赶紧给我斟满,今晚她文静得像换了个人,彷佛我们三个大人商量大事,她仅仅是一个孩子,奥多桑说:“高桑这次让阿托里埃来日本可算是达到了目的,问题是他们真的没问题能在一起吗?如果发生什么矛盾影响了工作,可是得不偿失了,年轻人个人的事我们这代人也很难理解,我知道你做事还是有计划的,问题是不可能全部投入聪美的店的,今后这个生意摊子要是做大了,我们年纪大,奥加桑还有自己的和服店,所以问题的确一大堆啊。”

“这我知道,所以我觉得应该重新整理一下,我的意思是,把奥加桑和聪美的店集中起来管理,不妨重新建立一个株式会社,下属两个商店和奥多桑的不动产,然后以这个为大本营,今后发展分店,现在的体制对今后的发展很不利,另外,聪美也不应该只局限在自己的那个店,要兼顾奥加桑那里。”

奥多桑和奥加桑都点头同意我的方案,但依然对于家里的管理实力非常担心,我知道主要是我自己公司另有谋职,不可能全身心地抽出来投入小松家的产业,但我支持聪美的一切做法不会改变,奥多桑建议新成立一个法人后让出任非常勤的取缔役,我拒绝了,但是我答应如果巴黎或上海建立起了分店,我可以考虑出任本店的一部分管理,另外我提议让凉子担任公司的取缔役,一来她的资历够格,二来聪美要改变些参与方法必定不能独揽大权,再说我本人对私家企业从文化上比较反感,但在奥多桑面前我暂时没有说出口。

家庭会议最终制定了今后的目标,小松家重新成立一家公司,取名为Urban Fashion株式会社。为了纪念爱米莉,今后所有的原版设计采用新注册的Emiri商标,与阿托里埃和香织签订一份合同,香织赴巴黎时开设巴黎分店,兼阿托里埃的设计室,同时与大姐也签订一份合同,在上海正式筹备分店,并且先以新公司的名义招聘大姐前来日本研修3个月,而这些现在小松家的体制都很难操作。

在我的雷厉风行作风下,奥多桑也深受感染了,说第二天就要找谷口家商量法律手续的事,只是又问我为何不肯做取缔役的事,其实我并不想过深的涉及小松家族的经济领域这个想法并没有改变,如果不是为了给涉世未深的聪美力量和帮助,对于像奥加桑的那种和服店,我是绝对不可能有半点插手的兴趣的,这一点奥多桑和奥加桑可能都有点没搞清。

果然,当晚回到了2楼的卧室,聪美也在责怪我:“既然你都把那么完整的方案说了,自己又不肯做,家里就四个人,难道硬拉外人吗?”

“聪美,你跟我什么关系?我早说了,聪美现在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所以我才会为你伤神,为你绞尽脑汁,那并非为了追求你们家的名利,我在外面完全可以自食其力,哪怕有一天你事业失败了只能呆在家里,你是我妻子,我也能让你过得不比别人差的。”

“看你说的,又多心得要命,还你们家我们家的,你这么说要是被奥多桑听见了,可真的会很伤心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只怪我一个女人,没有经验,所以少不了你这个大哥呀。奥多桑年纪大了,又发过病,你总不能一直把家里所有的担子都让奥多桑一个人一直挑下去吧?”聪美的口气显然有点对我的做法不满。

我再三强调:“我可以出力,但是我不想争名份,就这点,我不想受任何人的摆布,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那你就一直这么跟我分得那么清?”

“没有吧,我跟聪美是一回事,跟小松家族是另外一回事。说实话,我有时候还真的很不想在这个家里住下去。”

聪美看着我,眼里露出了一丝悲哀,把手搭在了我肩上说:“大哥,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在这里生活委屈了?还是生我的气?上次的事忘了吧,我想大哥应该理解我的,聪美要是不喜欢你,也就什么都不会去计较的了。”

“不,你误解了,我没有觉得什么委屈,只是觉得我们在一起太忙碌了,没有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平静的空间,没有真正属于我们的空间,我好想有个家。”我知道我这么说,聪美会更糊涂的。

世田谷的二楼等于就是我们专用的空间,奥多桑为了我和聪美的婚事,当初改建费都花了不少,但是我的心头结并不在此,而是这块场所,不仅有爱米莉生活过的影子,充满着这个空间,我自己无法离开这种气息,又害怕这种气息,就这么我的灵魂被系在了世田谷,任时光一天天地在过去。

我们紧紧拥抱着,谁也没有再说话,好像知道了对方在想什么,又都不愿意说,只有我们的身躯在互相确认着彼此的存在和依靠,过了许久许久,聪美才说:“大哥,我懂了,真的是我不好,我是很不懂事的,你说的我明白了,要不,我们搬出去住吧?我听你的。”

我伸手抚摸着聪美的脸,她的脸上湿漉漉的:“别说傻话了,怎么可能呢,那样奥多桑和奥加桑真的会伤心死的,你和我也都不忍心扔下奥多桑奥加桑不管的,也不会扔下这个家不管的,是吧?”聪美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不让我离去,她充满着的感激,在黑暗中我无法看见,但是她的呼吸告诉了我。

“大哥,你真好,我会慢慢地做一个好妻子,成为一个好主妇的,有你帮助我,我会多花时间做得更好的,我们现在刚起步,很多事非常非常的忙,我一直没有忘记爱米莉当初反对我开店的那些话,姐姐说的是对的,但是我不想半途而废,我们已经做的很成功了,不是吗?谢谢大哥帮了我,我不会说别的,我也知道大哥处处是为了我好,可是女人都有小心眼的,大哥别再生我气了,好吗?”

“看你说的,好像我成了鼠肚鸡肠的男人了,你没有真正的理解我的意思,我不愿在你们家的产业上抛头露面有我的道理,尽管我可以尽力帮你。希望聪美替我想想,我进入你们家才多久?我跟你认识才多久?你没听奥多桑刚才说无法理解年轻人?”

“啊呀,那是说在香织和阿托里埃的事,又不是说你,真是的。他们的事本来就是你设计操纵的,虽然你很能干,一点都不露痕迹地让他们如愿以偿了,但是奥多桑他们这代人当然不能理解的啊。”

“一样吧?有些事,时间的积累是不可能被省略的,奥多桑也不一定理解自己女儿的,更难理解我这个外人了。所以我想还是尽量保持自己的独立做人的原则吧。”

“大哥,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累呢,奥多桑和奥加桑对你并没有当作外人看啊,你提的方案,你看他们都是从心底里佩服赞同的,奥多桑还经常跟我说你,做一件事都是考虑成熟了再付诸行动的,还说我太嫩呢,其实你说要重新成立一个新公司统一管理的意见,奥多桑早就有过类似的想法,只是他一个人心有余力不足,那时爱米莉刚上班,我又是学生,我们家都是女孩子,所以奥多桑有他的苦衷啊。”

“这我知道,不过聪美这样的女孩子能站出来发展家业,奥多桑应该还是感到非常欣慰的。”

“就是啊,你以为我本事很大是不是?其实我没本事的,但是我不做谁做呢,一旦做了就要做好,总不能让父母的辛苦继承的家业和投资都扔在水里吧。奥多桑赶到欣慰和放心的可不单单是我,大哥的能力奥多桑都知道的啊。只是奥多桑也很累的,你没觉得?奥多桑怕说错话伤了你的自尊心,所以很少发表意见,那不等于他没有想法,如果他看出你有点什么不愿意做的,决不再劝你第二遍的,尽管他心里很希望你做些什么。”聪美依偎在我怀里,她的确是个直性子,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聪美说的世田谷屋檐下的我们的现态也的确如此,但又不是一个人可以瞬间打破的状态。

“大哥,”聪美扬起脸,盯着我看,却不说话,我不解地问:“怎么了?”

“你真的是喜欢我才跟我在一起的吗?”又是这个老话题,我都有点厌倦了,但是我不想让聪美厌倦,或许她还会问我一百次,我知道我没有信心的部分跟这个女孩没有信心的部分不一样,她越爱我,越是会频繁地用这种提问来确认,而我,现在已经不是是不是爱聪美的问题了,而是有着更多的现实要去面对,而且这种无法逃避的责任压得我有时在幻想能超脱一下,带着聪美逃离世田谷,所以我非常羡慕小谷口夫妻那样的生活,能够远离各自的家族,过自己清闲的生活,就像我认识爱米莉的当初,我宁愿不做老板,能过上普普通通的与自己相爱的人厮守的日子,其实聪美也非常的缺乏那样的生活,大学一毕业就被抛向了社会。

我托着她的后脑勺,一头浓密的卷发散发着我熟悉的法国香水味,那曾经是我很不习惯的气息,洒落在化妆间过,也残留在我的爱斯提马上过,现在我却对这种香味恋恋不舍,不自主由地把鼻子埋在了聪美的头发中:“我现在喜欢闻这种气味,以前不习惯法国香水。”

话音刚落,聪美已经掉头,湿润的嘴唇紧紧地贴了上来,她领悟了我回答了她刚才的问话,完全恢复了一个情窦初开的本来的聪美,那是属于她自己的,无论是她的随心所欲,还是故意捣蛋,她都自信地认为我都会允许她。

“我知道大哥还喜欢沙枣,对吗?”聪美的话让我一惊,“我这个发型已经没多久了,我马上就要剪掉,然后去烫直发,再染成乌黑乌黑的。”

“为什么啊?”我彷佛有一种要快失去聪美的预感,抱紧了她,聪美就是一头卷发,就是这种阳光下金灿灿的,这种适合她奔放的法国香水味,曾经为之皱鼻,知道了快失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喜爱她,依恋她,依恋那一丝金发,一缕余香。

“现在的头发太麻烦了,花时间呢,以后我也用沙枣看看,好像很适合直发的东方香型呢,开始还误以为是玫瑰香型呢。”聪美小声说着,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我并不想再追问什么,任何让我想起爱米莉的事,都会像香水那样时不时地在我生活中飘荡,现在作为爱米莉的妹妹聪美的存在,就无法抹去我过去的一切,我刻意的躲避其实一切都是非常的徒劳。

“随你,聪美不管用什么,反正我都喜欢的。”我紧紧地拥抱聪美,她像一朵丰硕的花朵,霎那间盛开得让我如痴如醉,彷佛我曾经为她付出过的所有,今夜的聪美都会任劳任怨地回报我,因为她知道我并不喜欢世田谷的生活,仅仅是因为她是个生长在世田谷的女孩,而我,一旦爱上了她,则无法逃避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无论是对聪美,还是对整个世田谷,这里已经是我的魂系所在。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7月10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2741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