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五)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五)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五) (817 reads)      时间: 2006-7-19 周三, 下午10:57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聪美的脾气我是知道的,通常是有话不隔夜,她的爽朗让我这半年在世田谷的生活有着来日本之后未曾有过的轻松和自由,尤其是在我们的2楼,几乎可以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但问题就在于我并不是一个那么放肆的人,在聪美面前,我扮演着更多的是一个对她体贴入微的大哥,这也是聪美在心底里一直依赖我,表面却装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对于整个世田谷,我的处世哲学并非过于保守和谨慎,两个世代的日本人共同的生活,虽然在这个家里不会有什么低级趣味的经济摩擦,但是人性的搏斗从未停止过,我们互相戒备,互相介意,互相回避,又互相的扶持帮助,在那样的矛盾中,该说的没有说,该做的也有很多没有去做,聪美今晚跟我谈的,也就成了不得不进行的一次总清算。

我知道这种事本来完全可以用家庭会议的形式来直接沟通的,但是聪美却选择了与我单独谈,而且今晚的她充满着自己作为妻子的自信,也只有聪美具备着奥多桑和奥加桑无法折服我的魅力,她的出其不意,使我应允了她在并未告诉我什么事的时候开始了。

“明天,奥多桑说,谷口先生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法务材料,要去正式注册我们的Urban Fashion株式会社了,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做新会社取缔役的事,这不仅是帮助我,帮助小松家,还涉及你大姐啊。你说是不是?”原来是这个旧话重提,其实那以后我也考虑过,从现实问题来说,的确如聪美所说,或许也不仅仅是聪美一个人的意思。

“那我必须投资多少?”我关心的还是经济问题,如果答应了,必然与小松家之间再次撤掉了我的一道防线,我不会徒有虚名地做他们家的女驸马,至少应该用自己的投资份额来为自己名正言顺。

“看你说的,都是家里人,你投资我投资,奥多桑投资不都一样?奥多桑知道你公司里也很辛苦,所以不能过多麻烦你,可是我希望你能进来啊,不仅仅是对我有帮助,就是今后对外人说什么话,在店里也名正言顺的,当然现在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关系,知道你这个大哥的存在,但今后业务扩大,还有海外业务,很多对外渠道手续之类的,你没有个名份,办事都不方便,除非你不愿意帮我,看我一个人愁死累死。”聪美开始撒出了杀手锏。

“我这个人信奉无功不收禄,我来你们小松家时间不长,还没有做到能这样接受名份的地步,聪美说的今后参与你店内的业务,以及对外的一些事情,的确有道理,所以我答应,但是我出资自己的份额,此一事彼一事,我不喜欢混在一起。”我依然思路清晰,不会被女孩的甜言蜜语在这类事上搞混脑子。

聪美开始沉默不语了,服务员前来收拾桌子,并端来2杯热茶,“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并不是我不愿意帮聪美,你也知道我一直帮你的,就像奥多桑,也帮了我不少,还有燕燕和大姐她们。。。”

“别说了。”聪美低着头,声音显然有些嘶哑:“本来都是自己家里人,还说这种话,爱米莉遭到了不幸的交通事故,根本不是你的错,奥多桑都说了,事故后你为爱米莉化了所有的精力,最后还是没有能挽救他,那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老是用这些来偿还我们家的,是我们家欠了你,所以我来偿还你,”

“你什么意思?难道聪美对我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们家这么想了才用妹妹的青春来抵债的?荒唐!”我不由得有些愤怒了起来,这简直是在侮辱我那一年多的感情,也在侮辱死去了的爱米莉,我坚信爱米莉是不掺拌点砂粒的爱我的,直到她失去了一条手臂时,更坚定了我终身不能离开她,但她却执意离开了我,把我推向了自己的妹妹,或许爱米莉生前就能预测聪美,预测自己的这个世田谷一家的所有?

聪美终于掉下了眼泪:“大哥,你怎么想我都不怪你,你哪天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怪你,我会把孩子好好地养大的,让他像你一样,将来无所不能。”女人的眼泪是最有力的武器,聪美哽咽着没有继续说下去,我又软了下来,一把拉过她搂住她,久久不再说话。其实不仅我有着很多的苦恼,聪美何尝不是呢,在她每天快乐的表面下,她也是一个会思考的女孩,我一直看轻她,为了今天的事,聪美与奥多桑和奥加桑肯定谈过不少。

“我们走吧。”聪美首先抬起头,背对着外面补了一下妆,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向了帐台去付账了。走到大街上,雨已经停了,街上人很多,新宿的一年四季都是这样,混沌的人流,我只想赶快离开这里,那把伞失去了营造我们小小世界的功能便成为了多余的累赘,但是我依然紧抱着聪美的手臂,令我突然有了应该好好珍惜一个双臂健全着的所爱的人,哪怕自己的所谓尊严吃点亏。

我们沿着灯火辉煌的新宿西口走去,完全是聪美主导,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穿过安田生命大楼,野村大楼和住友大楼,前方是新宿的超高层建筑群,在一幢大楼前,聪美停下了脚步:“请我吃冰淇淋好吗?”

“当然好,聪美愿意去哪里?”我不知所措,这里好像是新宿著名的NS大楼,而且这里的每幢大楼内应该都有咖啡馆之类的可供小坐,吃冰淇淋更是不成问题,但我不大吃,所以并不知道女孩子的所好,但我这么问立刻意识到他们世田谷的女孩子对这些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精通,问了或许也是徒劳的。

聪美不说话,推开我的手说:“你是男人,为什么你不能带我走?我要你带我走,你愿意把我带到哪里就去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一直你不把我当成一个普通女孩子看?你以前都是这样的吗?”

“是吗?对不起,”不知不觉中,我这个如此坚强的中国男人居然会折腰,对眼前这个在我看来曾经不屑一顾的女孩,现在是我的年轻妻子面前说了对不起:“我没有这种意识,我一直把聪美当作小女孩看待,也没有掩饰过自己什么,跟聪美在一起,是我在日本的日子里最轻松,最不用去顾虑别人的一段时光,真的,我很感谢聪美,一直想跟你在一起,也不想比你先死去。”

聪美扑到我身上,差点把我撞个踉跄,后退了一大步我才支撑住2个人的体重,不,现在是3个人了,聪美把头深深地埋在我怀里,伸手把我手中的伞夺走后扔在道路边的灌木丛中:“大哥,不许你说死,我们谁都不能再死了,我们还要生好多好多孩子,我们家会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开心过,那时我相信大哥会负起所有的责任的,我也会帮你的,大哥帮过我的所有我都会慢慢偿还的。”

五指当梳,我的手第一次接触到聪美的一头直发,也第一次感觉她的脖子是那么的纤细,身体那么的娇小,如果聪美代表了世田谷,那么我已经无法拒绝她的所有,她为我付出了自己所有的青春,把自己的理想都寄托在我身上,而且已经看到了很远很远,这是怎样一个令人心醉的看似平凡的女孩呢?

我确认了一下建筑物,的确是新宿NS大楼,绚丽多彩的广告箱标记着30楼有展望台,还有好几家咖啡馆,便说:“我们进去喝咖啡吧,我给你买冰淇淋。”聪美却止步不前。

“说好了,是吗?明天奥多桑要去办事了,不能再拖了。”聪美还在惦记着那件事,虽然这不是感情的交易,但是她满脑子的那件事,不得不让我搞不明白为何没有我不行,也不至于那么严重吧,至今为止他们小松家奥多桑在纽约,家里都是女人,而且实际上家业只有奥家桑一个人在管理,不是也过得好好的?

但是,为了不至于再扫聪美的兴,我已经无意再与她纠缠,只是在走进大楼前最后逗她一下:“要我同意很简单的,聪美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的条件100个我都愿意。”她睁大了眼睛,在美丽的新宿的夜色中充满着妩媚的眼神,我不知道邓丽君有很多日语歌,为何她就是喜欢那首《偿还》,或许在几乎已经看不到丝毫传统日本文化痕迹的完全西化了的聪美这代年轻人的心底深处,他们毕竟是日本人,女性为男性奉献的美德教育已经深入骨髓,把为他人奉献和偿还成了自身完善和追求幸福的一种过程。“说呀,还没想好吧,是不是想刁难我了?”

“嗯,早就想好了,聪美,你敢在这里跟我。。。。。。”我话音未落,聪美已经不顾一切地再次扑到我身上,搂住我脖子深深地吻了我,彷佛她已经早就知道我想要什么,她的力量充分地告诉了我,她愿意100次地答应我,不会因为这里不是巴黎街头而再顾忌什么,本来聪美就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但是我依然心虚地需要每次让她用最能让我肌肤满足的行为来不断确认她的存在,其实是我自己在害怕着什么,我对聪美的依恋正在不断增加,我不由得抱住了她,不愿松手,甚至不愿再进入这幢有他人存在的大楼。

聪美的嘴已经滑到了我的脸颊,慢慢地贴近了我的耳朵:“我不爱吃冰淇淋了,大哥带我去别的地方吧?”她的话轻得只有我能听见,我不由得心头一热,恍然大悟了她的暗示,心里暗骂自己真的一点都不够男人,可是我又很迷茫,我知道这附近有不少的情人旅馆,也有很多高级的宾馆,而后者对于聪美来说都是没有什么惊喜的环境,对了,她一定是想让我带她去刺激点的,那种世田谷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的新鲜东西。

那把伞就留在了新宿夜色中的灌木丛中,出租车把我们带到了新大久保,这一带沿铁路就有很多小小的情人旅馆,虽然治安不是很好,但是铁路边听着隆隆的中央线山手线列车飞驰而过,我都觉得浑身像列车般兴奋起来。

这是一个非常小的,但是装修的很精致的情人旅馆,跟聪美是真正的情人,所以我们堂堂正正地进去了,对于真正的情人来说,再暧昧的情人旅馆也显得跟普通旅馆差不多,但是情人旅馆通常在浴室和大床上极为下功夫,这两大设备大概是重点投资和营造快乐的关键,聪美从一进门就几乎是让我抱进去的,等门自动关上了,她才说:“聪美今天开始要做坏女孩,做普通的女孩。”

“没有啊,为什么来这里就是坏女孩呢,你这么说难道我是坏男人了?”那张大床很舒服,用4个枕头垫在后背靠着,顿时感觉到了一些疲惫,聪美一定也累了,此刻她正像一头乖乖的小羊趴在我胸口,我的西装外套早被她扔在了双人沙发上。

“大哥,告诉我,你所有担心的事,烦恼的事是什么好吗?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了,要是世界末日到了,世界上只剩下我和你,你也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吗?”聪美的想象力是丰富的,我知道她在暗暗责怪我,在我们之间我太顾虑其他人的存在了,在世田谷顾忌的就是奥多桑和奥加桑。

“我没有什么烦恼事,家务有奥加桑和佣人全部做了,没我的份,公司里有大家在分担,我现在也不过是挂名的部长,开会,排计划,连追问进度都还没有到我这一步,下面的人都做了,所以我才会有精力忙你的那些什么阿托里埃的事。”

“我知道,其实这就是你最不满意最烦恼的事,是不是?你一直希望做能够体现自己存在价值的事,无论是家里还是公司里社会上,这一点我很钦佩,奥多桑他们也很钦佩你这一点,很进取的性格,而且还有一种影响他人也努力进取的精神,比如我就是,认识了大哥,现在又跟大哥结婚了能每天在一起,有学不完的东西,大哥自己也在不断学习,我一直追都追不上呢,可是大哥的眼神一直是居高临下的嫌弃我。。。。”聪美说着,声音里分明是透露着委屈。

“怎么会呢,你是我妻子,我嫌弃你不就是嫌弃我自己吗,真是的,别胡思乱想了,唉,不说这些了好吗?有些事说了没意思,太不现实了。”我抱住聪美,她的开司米套衫柔柔的,透过开司米,今晚聪美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新鲜滋润,她的气息开始有点紊乱起来,她明白我的任何一个微小的企图。

聪美抬起头,仰面朝天地看着屋顶,室内的两盏落地台灯把温馨的光芒均匀地洒在了那里,聪美的手指着屋顶,那里有一些模仿欧洲建筑的花纹:“大哥想跟我躺在那里静静地休息,只有我们两个人,对吗?可是,现实的我们不可能,那会掉下来的,所以我们只能躺在床上。”

我知道聪美说的是,我心里的确有独立生活的欲望,就像谷口和陈静那种独立的生活,虽然或许会很辛苦,但那样能找到一个自我,我也能看到一个更真实的作为妻子的聪美,而不是某个奥加桑的女儿的聪美,虽然奥加桑再也不会当着我的面责怪大热天的聪美只穿吊带衫随意地跑到厨房来开冰箱。

“聪美,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跟奥多桑对话,奥多桑辛苦了大半辈子,他的阅历,社会经验和地位都不是我可以跟他对话的,还有他祖传的一切,这些都不是我一个住进了你们家才一年的外国人可以跟他去谈论的,所以我有自知之明,在公司里不同,我在日本的阅历让我心安理得能够坐在这样的位置上,但是对于小松家,我真的不具备这样的资格,所以我尊重作为妻子的聪美的意见,但是我必须自己独立出资,这一点请你目前也能理解我。”

聪美按住了我的手,我的手掌下有我们共同的生命在蠕动着,每天成长着:“哎,大哥,我有时候瞎想,我要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孩子就好了,可以不顾脸面痴心地追你,缠住你,或者干脆跟家里闹翻了跟你私奔去,或者我没有收入,出去找工作谁也不要我,我赖在你身边,要你养我,我很无能,什么都不会,但是我会每天替你洗衣服,做家务,每天晚上做好了饭菜等你下班回来,给你烧好洗澡水,我也想过这样平凡的日子啊,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能放弃眼前的一切了,有这么个服装店,而且越做越大了,家里有奥多桑奥加桑,我怎么能离开他们呢。。。。。”

“别说了,聪美,你是个好妻子,真的,我知道你,你的心意我都领了,我会协助你做好你想做的一切的。”我轻轻抱起聪美,把她的开司米套衫折好放在了沙发上,展现在我眼前的聪美是那么的清纯,令我不敢在继续对她粗暴,虽然她毫不计较,但是我没有忘记她已经是个孕妇,我只想好好地爱她,多给她一些温柔,她的年龄要承受的东西并不轻。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7月19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新宿NS大楼展望台的夜景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431305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