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六)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六)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六) (680 reads)      时间: 2006-9-01 周五, 上午8:46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小松家的新公司成立了,奥加桑的和服店与聪美的洋装店完全统一为同一个法人,也就是说今后海外的出资发展分店不是以奥加桑或聪美的商店的名义,而是以统一的株式会社的名义进行。

根据聪美的意思,考虑到今后将建立上海和巴黎的分店,我最终同意了担任他们会社的取缔役(日语:董事)。聪美告诉我,奥多桑并不加入,最终的代表取缔役(日语:董事长)也不是奥加桑,而是聪美,另外香织成为了唯一不是小松家族的外来取缔役,与我投资了相同金额,不过我理解聪美的意图,虽然并没有细问聪美其中的细节,但为了今后长远的合作,让香织一起参与投资应该是一个上策,或许那是奥多桑的意见。

一切手续办妥的时候,我便按照聪美的意思开始着手办理大姐的来日研修签证。时值11月,东京已经是到处可见红叶的美丽季节,奥多桑和奥加桑都推荐我和聪美应该选一个周末的三连休去看看外公外婆,我很感谢他们,因为那不过是个借口,真正的意图是希望我能更多的接触他们家,不要有三心两意的念头,当然或许还有别的含义,比如至今为止我对待聪美的一些态度和想法已经被他们知道,也想让我在红叶的季节去京都的老家,与聪美单独旅行休假一次。

“我们去京都吧?最近好像看你公司也没有什么出差的安排嘛。”聪美极力纵容我,我知道聪美的用意,这次没有说任何意见便应允了她,对于我在涉及他们家族的活动上出乎寻常的爽快,聪美又惊又喜,几秒钟前的小心翼翼的试探神色一下子烟消云散了,“真的啊?不能骗我哦。”

“呵呵,你们都推荐我去京都,把那里说得天花乱坠,究竟是你带我去京都,还是你自己想去?”我不由得半开玩笑地反问起了聪美,果然把聪美问得赶紧忙不迭地解释:“我不管京都还是别处,反正我要跟你去。大姐的事该做的都做了,接下去就是等待,店里的事本来就有凉子店长负责日常,现在香织的责任也大了,所以我也更放心离开了。”

大姐的材料其实非常简单,再说也有过一次的来日探亲的前例,估计再次申请签证也没什么大问题,而且,这次研修的计划我们都安排的很周密,申请材料几乎无懈可击,明确说了在上海展开现地法人至今为止的业务准备以及今后的具体计划和规模。

当晚,奥加桑便与京都娘家通了电话,外公他们都很高兴,我却并不是很指望接受他们的热情款待,一年多前,我和爱米莉曾经受到了外公和大舅他们的最佳招待,此行京都更重要的是能与聪美单独度过一个宁静的假日,这一点聪美也是那么期待着的,所以中途聪美接过了奥加桑的电话,告诉外公我们这次不麻烦他们住宿,我们自己已经预订了外面的宾馆,但一定会去看望外公外婆的。

大凡这种场合,中国人亲戚之间的对话会发展为很热闹的来回争执不可开交的场面,但是聪美说完后,那头却并没有很强烈的反应,我不得不暗暗佩服他们家男女老少对语言氛围的领悟能力,客气也是恰到好处的留三分,不会令人难堪。就像此刻奥多桑根本就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一切大概都是让聪美自由安排,而聪美自从我们之间的几次谈话后,也变得日益的乖巧起来。

不过去京都的日子并没有放在三连休,因为聪美说所有人都休息的日子不喜欢,我只得顺着她调整到星期一开始休假三天,好像聪美最近对我的得寸进尺频繁发生,彷佛代表着2个人的意见在左右我做很多的决定,不过这次旅行日程对我来说,安排得并不是十分的勉强,既然答应了聪美,我还是尽量让他们家都毫无顾虑地感受我作出的努力,毕竟我是个工薪阶层,平日里连休三天不太容易,况且实在是没事找事的休息。

周末我下班前告诉聪美已经请好了假时,把她高兴得开着车早早地等在下面接我,并告诉我已经来了超过半小时了,那晚,我们把车开到了新桥车站附近,聪美说请客我去德国啤酒坊,我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现在也知道这种只有新桥奥牙季爱去的地方?“哼,你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啊?”尽管聪美得意忘形,我知道一定是向奥多桑事先打听来的。

星期一早上,奥多桑开车送我们到了东京车站,奥加桑也一起前往送行,本来就是一次与聪美很普通的出游度假,如此全家出动的,有点异样的氛围,看得出一路上话不多的奥多桑和奥加桑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因为自己日常虽然努力与他们交流,但是造成今天对我这么顾虑,实在是有点对长辈的歉意,但又不知从何提起话题,唯有期待最活泼热闹的聪美,没想到聪美也一反常态,上车后就靠着我不吭声,不知道是不是早上没睡醒的缘故,那样一来,前排座位的奥多桑和奥加桑更不便开口打扰我们了。

到了东京车站的丸之内入口,奥多桑才说:“我们不进去了,高桑,好好带着聪美在京都休息几天,把公司里的事和店里的事暂时都忘记,去京都需要心先静下来,才能体会出京都的美。当年我就是那样,所以现在还记得跟随奥加桑第一次去他们家的情景,虽然我以前去过京都。”

聪美今天穿着很漂亮的一套和服,奥加桑早上特意上楼来替聪美打扮了足足1小时,以至于聪美最后连早餐都没吃,高高的发结也是奥加桑亲自动手的,这一切似乎比我们结婚时的那天还要隆重非凡,彷佛今天是他们的女儿真正出嫁的日子,聪美却说以后也会帮我们自己的孩子这么打扮了去拍七五三纪念照,好像她已经知道肯定生女孩似的。

聪美的头发已经是乌黑乌黑的,一身打扮和化妆透露着的就是京都这两个字,粉白的高级锦绫衣料上是与这个季节极为相称的红叶图案,在中国,聪美并没有穿过一次的和服,与其是我的顾虑,不如说是也是奥多桑和奥加桑在顾虑,毕竟谁都不希望发生什么意外的不愉快的事,如此细节上的注意,可见他们暗地里研究了不少中国的,毕竟中国整个社会没有达到很成熟的安全程度,尤其在对待涉及日本问题上。

奥多桑他们告别了后,我们进入了新干线站台,希望号115次新干线9点20分发车,特意预定的Green车席座位很宽敞,但仿佛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聪美自己的这身和服不让自己的旅途过于拘谨。

列车员笑容盈盈地端着手巾盘毕恭毕敬地递给我们时,我很随意地接了过来,聪美的一身行头却不得不保持着比服务员还恭敬的样子,这2小时16分的行驶时间,我倒是宁愿聪美穿上自由的T恤衫,但最近不知不觉中,聪美似乎非常刻意这种正装,仔细回想起来,似乎是从她改变了发型后开始的一种什么征兆。

我并不认为新干线上的热咖啡特别美味,但是无所事事,再说聪美也没吃早饭,因此给她要了一份三明治和热的玉米羹,我自己要了一杯咖啡陪她,没想到,第一口的咖啡却被她端起来喝了,我还未启齿,聪美已经开口:“我知道你又要说没规矩了,是不是不符合这身打扮啊,别教育我哦,我喜欢这样,爱喝什么就喝什么,你喝我这个吧。”她说话的声音还是很柔弱的,并不是那种得意忘形或者肆无忌惮。

“呵呵,你现在真快成了我肚里的蛔虫了,我没说你啊,你想喝就都喝吧,我无所谓的,本来就是陪你吃早饭,不过咖啡最好还是少喝些。”我用塑料搅棒替聪美搅了一下玉米羹,似乎很烫暂时不能喝,聪美追问我为何不能喝咖啡,我说:“生下来的孩子如果黑乎乎咖啡色你原意?”

“中国这么说的?有什么根据?”聪美将信将疑,显然她有点怕我说的结果,聪美皮肤白皙,其实我也不相信一杯咖啡或一碗赤豆汤会改变肤色的遗传基因,但心理作用往往让人们极力回避哪怕完全是无稽之谈的传说,连我这个根本没有迷信的无神论者在这个问题上都不能例外。

聪美把喝了一口的咖啡放下,开始轻轻地吹着金黄色的玉米羹:“那我喝了这个,孩子的皮肤就会这么好了?”

“信不信由你,虽然我不迷信,但是说不定有点科学道理的呢,比如医学上的色素沉淀说之类的应该不算迷信吧。”

聪美狡猾地笑了:“知道我不染头发了?上次去中国,看到有一本书里说染发对孕妇和孩子都不好,当然还有就是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那样的打扮,嘴里却不说,我知道的呢。”

我没有回答聪美,其实我对聪美的容貌从来没有过什么挑剔,比较平均的天然资质加上富裕家庭的环境和无忧无虑的性格让聪美总是显出一份很光彩鲜丽的青春气息,也没有爱米莉那种多愁浪漫的无限依赖。

一路上,聪美并没有好好休息,还是那个脾气,一刻都不停地在跟我说话,说大学时代她们的青山学院大学的校园趣闻,其实我对那些男孩子追女孩子的故事并不是很感兴趣,但也不得不偶尔回答她一两句:“中国有没有这样的啊”之类的话,聪美说她的好几个要好同学都还是单身,只有她结婚最早了,我没有追问她为何从来没有看见她与同学和朋友的交往,是不是因为顾虑我的关系才缩小了自己的交友圈的,我不希望这样。

“我想一直看到你,你给我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要是以后你同意,我们一起见我的朋友不介意吧?”聪美的提问其实证实了我的确影响了她的人生轨迹的想法,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不过仔细回想我和聪美在私生活中能最终走到一起,当初的我的确给那以后的聪美造成过很多很多的心理压力,而且聪美不如通常的日本人那么含蓄,想到什么立刻表白出来,或许也仅仅是在对待我的问题上,我知道她的姐姐爱米莉之死不仅对她来说是一种悲痛,更有其他复杂的心情掺在一起。

我把手伸到了聪美的后背抱住了她,并挽到了自己座位一侧,聪美似乎明白了什么,也顺势靠了过来,但依然保持着和服不至于走样,她抬起头,说出的话也实在是太小孩子了:“我可是真心的,你那时真坏。现在我要你加倍的偿还我。。。。。”

“别说那种傻话了”我没有继续说什么,我的手掌已经确实地回答了她,我也不想老是用回忆失去爱米莉时的那些日子来折磨自己,那样也对不起眼前的聪美,如果眼前的女孩是爱米莉,她也一定不会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希望对方总是想着另外的一个异性。

聪美的发结已经抵住了我的脖子,好在另一侧是没有客人的空座位,Green席的座椅高高的,几乎挡住了前后的视线,聪美终于安静地倚着我不作声了,今天她精致的化妆简直天衣无缝,唇膏和眼影都使用了时下日本女孩子流行一种叫Lame的带金银粉的化妆品,据说这个日语外来语来自法语,听上去像“辣妹”,倒挺适合聪美的,尽管她是个快做母亲的人了,新干线驶离名古屋朝京都疾驰着,窗外的景色迅速向后方流水般而去。

不知怎么的,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能在日本这种高节奏的社会里的星期一与一个美女前往京都一起度过浪漫之旅,这不仅是来日本从未敢奢往的事,就是在我来日本的10年中,能正常保证日历上的信息天属于自己都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此刻随着新干线车厢的微微晃动,聪美大概早起忙碌了一阵,此时真的睡着了,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是因为小松家改变了我的命运,还是像聪美爱米莉这样的阶层的女孩与天生丽质俱在的Celebrity生活严重地影响着我,让我自己有种堕落的感觉,想到了大姐当年离开城市,想到了中国社会的很多很多的家庭琐事,那些都是距离聪美十分遥远的世界,迷迷糊糊地,我也打起了瞌睡,直到被手机的震动从半睡半梦中惊醒。

电话是健打来的,我跑到车厢结合部打开手机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健哭丧着的声音在吼叫:“高桑,帮帮我,出大事了啊!”。。。。。。。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8月30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39769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