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七)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七)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九十七) (790 reads)      时间: 2006-9-01 周五, 下午3:25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手机的信号很差,不知道是新干线的高速行驶中造成的,还是健的所在地的问题,终于非常吃力地听完了对方的事由,我只能告诉健:“我和聪美在新干线上,没法帮你啊,对方和你们没有危险就好,车辆不要自己移动,前后摆上标志后,人站在安全的地方,马上打电话通知警察来处理。”

健和小丽在一起,不知怎么的,他们也选择了星期一出游,在前往琦玉县境内著名的長瀞的山区小路上发生了与其他车辆的迎面对撞事故,听简单介绍是对方一个年轻女孩驾驶的轻自动车超出中央线而来,车子大破,女子大腿受伤,但能行走,似乎没有伤着骨头,小丽额头碰破了点,挂电话前我再次叮嘱:“千万不要跟对方交涉什么,只要确认身份即可,哦,对了,联系完警察等待时快联系你的保险公司,他们会全全处理赔偿的。”

新干线已经停靠京都站,聪美好像早就站在了我身边,我们刚离开车厢走到站台上,门就关了,新干线驶离站台向大阪方向急驰而去,站台上只剩下我们俩。“要紧吗?听的我都吓死了。”聪美小声地问道,大概她拿了执照以后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平时大大咧咧的潇洒样此刻烟消云散,我趁机教育道:“所以买车前我就再三关照你要安全第一,失去了这个,开再好的车都不会愉快的嘛。”

“我很安全的啊,你没看我每次都是很遵守速度限制的,再说也从来不走远的呢。”聪美心有余悸的样子,彷佛现在她是事故当事人似的,“他们还是买了没多久的新车啊,这下损失可大了。。。。。”

“车倒是没问题,我替健推荐的那个车辆保险全包都足足有余的,就是出了事故他的安全等级评价起码跌3档,明年的保险费可要上升了。小丽肯定也吓死了,不过我刚才电话里已经安慰过了,应该主要是对方的责任,不过他们是东京的车牌,对方是琦玉当地的,你们日本的警察,尤其是农村的警察地域观念很强烈,可能会偏袒当地人。”我不知不觉地嘲讽倒不是完全杜撰,我和同事出差在外地遇上事故时曾经亲眼目睹处理不公,当然在我这个中国人当时看来,与国内的不公水准相比微不足道而已。

“什么你们日本的警察?说话真难听,你不也是日本国籍吗?对公务员执勤不满意可以去政府里反映啊,真是的。”聪美被我的调侃说得有些生气了,其实日本的警察与中国相比,整体素质好多了,通常的执勤公务都非常的彬彬有礼,而且很少徇私,也从不经手现金,但地域保护主义也的确存在,这在此后不久健告诉了我事故处理结果时再次得到了证实。

出了京都站,我和聪美意见发生了分歧,照我的意思,这次来京都不想过于麻烦奥加桑的娘家,最多作为礼仪去看一次外公外婆,所以事先聪美坚持说让她安排一切,我也明确表达了希望不要去打扰人家,我们还是住外面的旅馆,此刻,聪美才告诉我并没有预定旅馆,还强调说:“到了京都再去住东急,希尔顿之类的有什么意思嘛,就是要住日式旅馆啊,外公就是开这样的旅馆的,我们去了,可是一流的服务呢。”

无奈,虽然到了这个地步再打电话预约旅馆不是不可能,一来11月这个季节是京都的赏红叶的旅游旺季,不一定能立刻找到满意的地方,二来聪美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京都是传统文化的京都,她的魅力无疑并非来此住现代化高楼或品尝牛排冰淇淋,但聪美并不知道我不太想过多接触奥加桑娘家人的真意乃是出于曾经有过与爱米莉的京都之行,在同样的人文环境下,我内心恐惧着人们看我的眼光和那些熟悉的细节。

但在我同意今晚还是住在他们家旅馆时,聪美也同意了我不打电话让谁开车来车站接我们,我们自己坐地铁坐出租车去。我知道今晚大舅他们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当然一定又是那种京都的高级怀石料理,住宿也一定是腾出最好的那间,但我很怕再住同样的那间房。

没有什么礼物,到达熟悉的旅馆门口时,大舅和外婆已经在门口了,责怪我们为何不早点告诉新干线的时间,大舅连连对我说失礼了,我赶紧递上了一个大口袋,那是我这次送给他们唯一的东西,在杭州买的中国江南的手工刺绣,聪美看中时我就想着或许带到日本能拍用场,今天果然如此,否则我还真是在别人两次热情款待下倍感不好意思。

据说外公最近身体不好,正在睡觉,我们也不便立刻前去打扰,大舅说现在很忙,最近旅馆客人爆满,所以让舅妈带我和聪美去房间稍事休息后可以出游,晚饭别忘记回来吃,然后就走了,外婆也说要忙厨房去,舅妈便带领我们去了2楼的客房,显然不是上次的那间,进门后我才发现里面很大,绝不亚于上次的。

舅妈深深地鞠躬说:“现在年轻人旅游增多,我们这里3楼最近都改建成放床的客房了,只有2楼依然保留全部是和式,这是我们这里现在最好的和式套间,本来已经有客人住着了,3楼也全部满了,昨晚跟这里的住客商量,我们免去他们一宿的费用才调整出来这间,真不好意思,让高桑和聪美只能睡榻榻米了。”

“哪里哪里,舅妈你们太客气了,其实我跟聪美说这次不麻烦你们的,可是她。。。。”我话音未落,被聪美打断了:“舅妈,你别以为我喜欢洋人的生活方式啊,我和高桑很喜欢东方的东西的,高桑也喜欢睡榻榻米,我们平时都睡床,偶尔换种风各才好呢,否则还来京都干吗呢,高桑,你说是不是啊。”

没想到聪美如此乖巧,我也附和着:“是啊,我很喜欢京都,尤其是京都的草席味,还有抹茶味。哦,外婆做的怀石料理也是那些高级料亭可望不可及的呢。”舅妈乐滋滋的神色淡淡地浮现在脸上,跪在拉门边,得体地一二三的关门动作清晰洗炼得看得出是训练有素的长期的职业习惯,姗姗而去后,聪美已经扑到了我怀里。

长长的吻,足足有5分钟,我们才渐渐分开,这才同时看见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是一片小小的竹园景色,这是一种称为内庭的京都庭院,人工制作的痕迹精致得让你醉心,并没有十分高贵的材料,顺着竹子往下,是几圈用洗得发白的鹅卵石铺设的简单的几何图案,其含义我不得而知,但能感受到洋溢着一种和谐和寂静的东方特有的美学,令我想起了苏州的网狮园,却又觉得远远要比网狮园既百姓也精练多了。

细心的奥加桑的娘家所有人,其实对我们这次来京都非常的慎重,短短的时间接触我已经能感觉到是因为我和爱米莉的有过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更是顾虑到了聪美的身体状况,一切安排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隐去了可能勾起任何的重复和联想的材料,宽大的茶几上,聪美已经沏好了两杯茶,还有精美的和菓子(注:日本式糕点),聪美似乎完全不介意我是否来过这里,当然我更不介意阿托里埃一起来京都的旅行。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杭州吗?”聪美吃了一个和菓子后在擦口红。

“再怎么喜欢,也不会超过喜欢巴黎的吧?”我的反问颇具攻击性,其实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杭州不缺香格里拉这种高档宾馆,但是却少有京都这种充满传统文化,洋溢着东方格调的民宿旅馆,似乎在中国人概念中,民宿旅馆就是肮脏简陋的大众下层的住宿地方,像日本这种舒心温馨的从建筑到庭院,再到饮食的住宿似乎在中国找不出可以对应的设施,如果今后有,我想应该从整体到客房建成一种大观园式的高档的中华旅馆。

“这不能比的吧,巴黎是西方文化,杭州和京都是东方的文化嘛。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么难的事情,累不累呢,对了,你去洗个澡吧?说到巴黎,我还真的有事情跟你商量呢。”聪美已经起身走向浴室在准备浴衣,我明白她让我洗澡的“恶毒”含义,其实时值中午我有些饿了,但是这里并没有安排我们午饭,我猜想一定是故意留给我和聪每的自由时间和空间,晚餐才是他们的按排。

洗了个澡果然精神为之一振,毕竟近3小时的旅途的高速行驶在不知不觉中带来的疲劳也是存在的,在聪美进入浴室时,我坐在靠窗的单人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遥控器,桌上的点心被我一扫而光后,倒觉得午饭可吃可不吃了,室内发生的唯一变化就是铺好了褥子,空调也开着离子干燥档上,榻榻米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清香,这个客房的装修似乎很新。

聪美化了很长时间才出来,她的头发并没有洗,换成了浴衣,迅速钻进了被子,只露出个头看望着我,房间里似乎没有人进来过的痕迹,那么被子一定是聪美从壁橱内拿出来铺好的,和衣躺下时,聪美伸手关了电视,依偎在下面不作声。

“你不饿吗?”我不由得问道。我的手表指着下午1点35分,聪美摇摇头:“新干线上吃的还没饿呢,再说晚上有很多好吃的,中午我不吃了,你呢?”

“哦,那我也不饿,我已经吃饱了,”我朝桌上一大堆点心纸看了一眼,聪美会心地笑了起来,一下子挑起被子蒙住了我的头,不,准确地说是我们变成了帐篷下的两个人,漆黑中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我抱住聪美,直到她的浴衣松松垮垮地完全掉落在帐篷内,我们的帐篷一直是她双手努力地支撑着,但不久便在我的猛烈攻击下同时瘫倒,我们像被海浪冲回到沙滩上的两头海狮般,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但是空气却是那么的安静,没有海浪声,只有我们的心在最激烈过后的余振,重新寻找着普通的频率,调整着被凝固过了的我们的呼吸。

“巴黎怎么了?”彷佛回到了人间,我问聪美,她依然温柔得让人心碎的样子,问话一出口,感觉是吵醒了她的熟睡,其实是陶醉,我企图侧身,却没有成功,她的小鼻子抵在我的下巴上,有些汗盈盈的感觉,也有一屡华丽的气息,那是聪美爱用的化妆品牌,我虽然不太关心,但是香气却十分熟悉。

“别离开我,就这么一直抱着我。”聪美双手拦住我的腰,否定了我一丝顾忌着别过于对她施压体重,我想她也知道我每个小动作的含义,无需用语言多做解释的。不过大白天的一直窝在旅馆内,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不由得闪过了一丝不是滋味的念头,聪美却还在说:“好久没有跟大哥这么开心地无忧无虑地单独在一起了。。。”

我一阵迷茫,怎么又喊我大哥了?而且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生活,最近好几个月我连外面住宿的出差都几乎没有,但是我立刻明白了女人的这种纤细的心理活动,人与人有时候每天在一起都不能满足的东西,有时候会在短暂的结合中升华为一种刻骨铭心的幸福,此刻的聪美大概就是,她有权利那样追求,也正是她最风华正茂的年龄所需要的一切,像通常的年轻人那样的去爱自己喜欢的人,也被这个人所爱。

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是一个别人为我们构筑的,并被我们发展为爱的临时空间,虽然被安排得不可能有人来打扰我们,那两道像任何一家和风旅馆那样的没有锁的拉门绝对不会擅自被拉开,甚至整个2楼没有一丝动静来影响过我们干任何事的心情,让聪美和我都能无忧无虑地度过了30分钟共同的兴风作浪。

我知道聪美也喜欢新鲜,喜欢刺激,她在巴黎我就知道的某些感觉,在京都又重新地体验了,虽然东西方文化不同,但是今天我认识到了聪美的东方细胞不仅渗透在她洁白细腻的肌肤中,更隐藏在她为我每一次带着压抑的颤抖中,岁月在风雨中流过,这间房的每根栋梁也记录着空气中飘逸过的历史,其中从此应该有我和聪美了,我们在呼吸,房里的木梁和窗外的树枝也在呼吸,生命就是这样让绿叶更脆,让红叶更艳的。

聪美睁开了眼睛,抬起头看着我,这才发现我不像以往小睡一阵,而是一直睁着眼:“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饿了?我打电话给舅妈,让他们送点吃的来吧?”她的手柔柔地从我胸口渐渐下滑,不知怎么的习惯性的肌肤接触此刻却会让人觉得奇痒难忍,我一把抓住聪美的手重新环抱在她胸口,我已经能感觉聪美的身体正在发生的些许变化,一种孕育着新生命的成熟正在她体内汇聚,并且日益浮现在她的肌肤表面,此刻正回答着我的手掌。

“啊。。。”终于聪美忍不住失声而叹,但我知道她并不希望我停止对她的爱的呵护,她的手已经反过来抓住我的手,依然是刚才的那个“别离开我”的含义,我们再次陷入热恋的深渊,但又迅速互相解脱了,我怕过量超市的炽热会灼伤了现在的聪美,浓厚的法国大菜后还需英国红茶来解腻。

聪美先于我起来时,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我醒来时,茶几上放着几个碟子,“起来吃点吧,这是外婆特意给我们做的鴨汁蕎麦,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荞麦面,特意换成了乌东呢。”原来聪美亲自去过厨房了,不然让别人room service进房倒很令人难堪的,大白天的卿卿我我毕竟是不能展现与人的,而且这里的每一丝空气都交织着聪美和我的隐私。

“聪美真细心,连我不爱吃荞麦面都知道了?”

“嗯,你第一次表扬我细心呢,真不敢令人相信呢。”聪美开始吃荞麦面,像通常的日本人一样直把面条吃的稀里哗啦地来表现美味,与在法国时她能把洋人的面条吃得鸦雀无声截然相反,那时一起去巴黎,看她简直是面条钻进嘴里,樱桃小口外被拦截了一大堆的沙司,那红艳艳的一幕至今我还记得是那么的可爱和灿烂。

外婆的手艺凝聚着岁月积累的高超技术,鸭汤看似清淡,几乎没有一滴油,但是味道鲜美淳厚,与滑润爽口的乌东面的搭配天衣无缝。聪美依然穿着浴衣,高高的发结却松散了,我知道她自己是不可能梳理的,大概要求助于外婆或舅妈了,“好吃吗?我也会做这个的,以前跟外婆学过,以后下班回来我做给你吃吧?就是世田谷的超市里不一定有这么好的鸭肉卖。”

“嗯,聪美真是越来越能干了,真看不出来。”

“哼,是你一直小看我呢,其实我都知道,像你这样的比日本人还大男人主义的人,我只是一直顺着你呢,我看以后老了说不定比奥多桑还顽固呢。”聪美又恢复了原来那种伶牙俐齿的聪美本性,但是夹了一块鸭肉偏要让我张嘴,又显示了她有些恶作剧的样子,我并不依她,因为我不吃鸭皮的,此刻那块带皮的鸭肉离开我的嘴只有1寸。

聪美像看透了我的心思般,迅速扯掉了鸭皮再次夹过来的瞬间,那块鸭肉也迅速地抵达到了我胃里:“你这个老婆真鬼!”我不由得咕哝了句中文,被她一直追问什么意思,我故意气她为何不学中文,省得遭我背后骂了也不知道。

“你不会骂我的,”聪美一头倒在我怀里,差点把剩下的面汤打翻。我赶紧抱她坐起说:“刚吃完,可别这样,扭了自己胃不说,扭着了孩子可不是闹着玩的。”话音刚落,屋内响起了清脆的音乐声,是我熟悉的聪美的手机铃声,聪美已经跑到落地窗附近的沙发边,从小拎包中打开手机。

“我聪美啊,怎么了?”聪美跟对方说了好多店里的事,我都没有听出对方是谁,直到她把手机递给我,我还一头雾水中:“给,她让你听电话,说要跟你说话。”

“谁啊?出了什么事?你的电话怎么会找我的?”我疑惑地接过电话的一霎那,看见了液晶屏幕上显示着对方的号码登录是“かおり”的字样,不由得掠过一丝不祥的感觉,但聪美却是一副很从容的样子。

未完待续

——东京博士 2006年8月31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49427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