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一○○)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一○○)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原创]魂断日本桥续篇:魂系世田谷(一○○) (657 reads)      时间: 2006-11-17 周五, 上午11:36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认识爱米莉,从而认识了奥多桑,再到认识了世田谷的小松一家所有人,横滨的叔叔家,京都的众多亲戚,这一年中的私生活,几乎完全把我扔进了日本人的文化圈子,与聪美在京都很低调的三天旅行,突然让我有了一种逃避城市的喧哗,逃避世田谷那个家,甚至逃避东京的想法。

如果说日本的高节奏的10年所带来的无论是风雨坎坷,还是寂寞喜悦,都超过了我前半生在中国度过的浑浑噩噩,懒散无聊,那么当我的命运从原宿神往到日本桥,再投身到了世田谷和银座,我走过了的这一年才是充满着爱与恨,希望与失落交织的路,我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在哪里,但我的无助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会全部压注于聪美这个看似本来与我命运无关的女孩,其实我知道这么一个刚从小女孩成长为母亲的她根本承受不了什么,但是她的存在让我确实地也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离开了京都时,我们的生活完全恢复了平静,平静得有时候我的上班下班的两点一线不像是30几岁的人,倒像是某家公司的顾问,虽然我的权力没有达到这家公司的会长,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取缔役,那也是坂口社长与我昔日交往的面子,还有爱米莉生前对这家公司的贡献,能让NHK成为我们长期的大客户,对于这样的日本中小企业,泡沫经济结束后的日本缩小的倒闭的有无数,我不是超人,但是我自己都惊奇为这家公司带来的生机,似乎不费吹灰之力,也有着爱米莉冥冥之中对我的心灵支撑,而那样的暗茵茵的世界里并没有聪美的位置。

上苍是如此的厚待我,爱米莉全身心的爱情给了我新的生命,我没有背叛祖国,却几乎忘记了祖国,但是这份狭隘的爱,却让我明白了所有伟大的爱来自于这样的一个原点,那就是去好好地爱一个人,她不会像国家那样的背叛你,你也不会背叛她,她让你的人生全部充满光辉,你也会觉得自己每天在为她发光,而现在我虽然依然无法彻底忘记死去了的爱米莉,但是我的现实生活必需支撑的是聪美,年纪会越来越大的奥多桑,奥加桑,还有我们未来的孩子,所有我身边的人都值得我去好好地爱他们。

入住世田谷的生活已经完全习惯了,奥加桑几乎把家务都扔给了佣人。香织的巴黎之行结束后,阿托里埃那里明显的发生了变化,源源不断的新设计稿件发回了日本后,香织几乎很少在店内,一直代替聪美在外面联系加工业务。聪美日益行动不便,只能我多抽时间去店内看看。当然凉子店长是个极其负责稳重的人才,她也已经知道香织早晚要离开日本去法国的,所以对新人加紧了培养。

“大哥,其实我很矛盾。”在银座四丁目的沿街咖啡馆,香织约我喝咖啡,对面GUCCI大楼的蓝色灯光妖艳地照亮了大半个玻璃窗。香织无论如何要约我一起吃饭,考虑到家中聪美的身体,我谢绝了,因为我不想太晚回家,而且如果没有出差,我坚持每天晚上在世田谷与大家一起吃晚饭,哪怕外出吃,也一定先回家。再说我也不愿意与香织有过份近距离的接触,到不是怕自己经不住女色的诱惑,而是不希望给这个女人再次迷乱失控的机会,毕竟我不想让自己,让聪美,甚至让香织本人去走什么不愉快的曲折道路。

我没有搭理香织的话题,似乎早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她心中的未练在我这个36岁的经历过爱情生离死别的男人眼里纵然是再怎么掩饰都显得是多余的造作,她请我吃晚饭,我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准备永远离开东京去巴黎前夕的道别,“我喜欢巴黎,但是我总要走的,所以现在越来越舍不得离开东京了,因为有聪美这个店,我们一起从头做起的日子,还有。。。”香织没有继续说,死死地盯着我看,我知道她后面要说到我了,我故意不看她,把目光投向窗外,那片蓝色的灯火却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一只软软的手压在了我的手背上,我一颤,但是终于没有抽掉“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我们总要握手告别的,是吗?”

我依然没有看她,但是点点头:“是的,香织,真的谢谢你,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我和聪美都不希望你离开,真希望我们能永远作好朋友,一起共事,但是,你应该有自己幸福的归宿,我也是,所以不管你在哪里,我们应该永远都做好朋友,你有我这个中国朋友,还有阿托里埃那样的法国朋友,你会成为一个非常幸福的人。”

“大哥真会说话,我有时候突然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不知怎么的,如果不是大哥偶尔说话仔细辨别能知道不是日本人,可是很多想法,甚至什么都不说,我们之间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这种感觉与西方人无论如何是没有的,大哥跟聪美很幸福的样子,那我也祝福你们了,等聪美生完孩子我就会去巴黎,希望你们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大哥能来吗?”

“当然,我们一定去。”我已经抽回了手,借机招呼服务生再要了一杯咖啡,并给香织要了一个香蕉冰淇淋,她胜似惊讶,却立刻恢复了常态,但这些都没有逃过我的眼神,我们暂时沉默,谁都没有开口。

“我见过爱米莉,她长得很漂亮,淡淡的忧愁,很讨中年男人喜欢的那种矜持,”,香织终于开口了,其实她说话的样子多少有点像爱米莉,如果没有那次失态,以及不久前突然按住我的手,我时不时会幻觉起爱米莉,这也是我谢绝她请我吃饭的恻隐之心,但没有谢绝一起喝咖啡,甚至情不自禁地点了一个爱米莉最喜欢的香蕉冰淇淋。

但是此刻我不想跟任何人谈论爱米莉,我已经知道香织非常清楚香蕉冰淇淋的含义,也知道麒麟啤酒,但是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类话题,在爱米莉,聪美,香织这三个女人之间,我经常会一霎那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真希望这世界上不存在有爱情这种东西,不该为女人去动情。

“大哥不高兴了吗?那我不说了,说点让大哥高兴的事吧。”香织的确乖巧,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谈起了下一批服装样货的事,我却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在点头应付,喝光了第二杯咖啡,又喝完了一大杯冰水,看着那片小柠檬可怜巴巴地贴在玻璃杯内侧。

看表快19点了,香织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起身去付账,我无动于衷,早就知道是她请客,她的背影很高雅端庄,黑色的吸腰短上衣,脖子上围着条灰色的毛茸茸的小领子,浅灰格子呢的裙子下是黑色的高统靴,一看就是典型的银座女人的打扮,她的身材的确属于爱米莉型的,不是聪美的那种运动型的,何况聪美现在的体型已经开始日益巨变,不是去欣赏,而是去安慰她的每一天。

“你的车在店里,我送你到店门口我们就分手吧。”我站在咖啡馆外面,背后传来香织的声音。我的后背已经感觉到她的躯体渐渐贴近了,但并没有继续压迫我。夜色完全笼罩了银座,但是灯火却把天空烧成了白昼一般,银座永远是个不夜城,但对我来说喜爱有时候已经不能等同于依恋。

“不用了,走过去也没多远,再说也是反方向,你回去吧。”我谢绝了她的好意,然后突然宣誓般地冒出了一句:“我爱聪美,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改变。”

“知道啊,大哥不要介意什么的,香织什么都明白,让我们互相祝福吧。”香织自己称呼自己的名字,她真的很像爱米莉。

看着她驾车离去,消失在银座的暮色中,我滑稽地笑了笑,离婚的女人都这么感觉良好,风情万种,这日本有个东京,东京有个银座,真是一个让男人一不小心就为之倾倒的迷醉世界,如果没有爱米莉和聪美,我可能无法抵抗这样的女人的进攻,她的资质,甚至她的真面目我其实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不否认35岁的男人不一定斗得过这样的女人,无论是情场还是商场,所以当我起动BMW6的引擎时,很庆幸我现在的妻子是聪美,虽然她是个看似活泼的女孩,但是要比香织纯多了,而且很意外的有着一种坚强和朴实。

回到世田谷已经19点30了,因为今天为了去聪美店里,特意早下班回家取车,所以这个时间回家并不算特别晚,聪美听到汽车声已经跑到大门口来了,在大门口就勾住了我脖子:“お疲れ様でした。(辛苦你了)”

“怎么了?”我想拉开她手,虽然大门口没有任何人,她的肚子已经明显的凸起,穿着背带孕妇衫外面套着一件绣花的小披肩,“快进去吧,小心着凉,感冒了药都不能吃的。”

“抱我进去”,她开始耍赖。

“哎,你现在都两个人了,我怎么抱得动,再说我也饿着肚子,哪抱得动啊,别闹了,吃完饭抱,ok?”聪美这才松手,就在她松手的一霎那,我偷袭般地低头吻了她一下,她会心地一笑。我知道聪美对我何其重要,不仅仅是我们共同拥有对这个家的责任,还有即将出世的世田谷的新成员。看着她对我无忧无虑的样子,我对与其他女性一起喝杯咖啡都产生了一种良心上的内疚感。

吃完饭,我提议想跟聪美一起去喝杯咖啡,奥多桑和奥加桑心领神会的,而且奥加桑还补充说,为了聪美的身体,应该每天适当散步,帮助调整胎动,全家都似乎在非常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个小生命的成长,因为无论是一个生命的消失,还是一个生命的诞生,对于这一年的世田谷都像是跨越了一个世纪般壮烈的故事。

这是一条我们最近经常走的林荫道,很窄,车也很少,只有这里的住户人家的车才会偶尔出入,有熟人跟聪美打招呼,我却始终记不住谁是谁,也根本没有心思去记忆那些他们家的老邻居们,只要聪美不介意,我似乎对这个世上的任何事都不再介意了。

从聪美的体型,任何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人们投来的也只是羡慕的目光,所以聪美特别爱在这条小路上散步,其实在自家院子里走三圈也够距离了,但我不是很愿意,因为那意味着我们将三次经过爱米莉跟前,而且我们谁都不会允许把爱米莉纪念碑从世田谷撤走。

我们会这么一起走下去,我知道聪美是一个爱家的人,她的泼辣不能掩盖她的专一,她的放弃有时候是在明智的躲避,但是一旦她想拥有,她也不会轻易放弃,从东京跑到法国去留学,又执意回家继承祖业,甚至我一直怀疑聪美是否因为把祖业看成是最高的责任而实现了小松家的姻缘大任。

不能否认,我们曾经的关系是如此的微妙,不可被世俗所接受,甚至因此会被奥多桑赶出世田谷。然而,一切都在胆战心惊和风平浪静的交织中平息了,过去了,或许这也是奥多桑对世田谷家属延续的最好选择,所以这份责任对我来说,已经超越了国籍,而是将如何对他人承担责任,对聪美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的问题摆在了我面前。

“高桑,你说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啊?”聪美在家的时间比较多,问这个问题也是孕妇常见的吧。

“没有啊,我觉得你穿这样很好呢,像另一种味道的Cosplay,呵呵。不信我星期天带你去原宿逛街怎么样?”

“笑话我,这怎么去原宿啊,以后带你的孩子们去吧。”聪美其实内心很喜欢我夸她,不过我说她穿的娃娃衫并不是奉承,她本来就适合穿不太正规比较自由风格的服装。

“聪美年轻,体力也比我好,生完孩子只要注意保养,很快就会恢复体型的。不用担心,我都不担心呢,看你胡思乱想的,这可不像你。”

“说实话,我有点害怕生孩子,虽然我喜欢要好多孩子,”聪美有点气喘吁吁,我才意识到自己习惯的步子让她有点跟不上了,不由得立刻放慢下来。

我知道聪美并不是个强者,无论在事业上,还是在私生活者中,她都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我把她看得很高很高,那等于在无形之中向她施加压力,那种感觉我无意识地曾经在工作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却丝毫不去感觉部下的感受,爱米莉那样完美女性的出现,更让我失去了看普通世界的理智眼光,进入与聪美交往之后我反而找到了一个更平常的自我,做平平淡淡的一个我,不能向自己要求太多,只要去默默地做,重新积累自己的人生,那就是自己的最大的财富。

“有点冷,我们往回走吧。”聪美转身向我靠了靠,我紧紧地抱住了她,并没有迈步的意图,而是轻轻地哼起了那首歌:

“我想你的时候,我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我知道我现在已经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抹去的爱情故事。。。不再压抑,重合我们的心,我会为了你,就这样永远继续下去。”

聪美的头贴在了我的脸颊上,不再是那一圈圈刨花似的卷发,那么的柔顺,顺着我的手指轻轻滑开,又柔柔地散去,我相信所有的人将会都那么实在地活着,慢慢地懂得爱别人,以及被别人爱,学会了爱周围的一切,我们的心还有什么会去追随那些莫明其妙的仇恨和宿怨的呢?

全剧终

——东京博士 2006年11月6日(版权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拷贝转载)




作者:东京博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98752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