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东京博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10/01
文章: 2957

经验值: 1232


文章标题: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1134 reads)      时间: 2006-11-17 周五, 上午11:41

作者:东京博士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日本有很多“土”东西,遍布在日常的每个角落,土碗陶罐,草垫竹帘,不经意地渗透在人们的生活中,给快节奏运转的社会时而带来一丝跨越时空的驻足和宁静,给文明社会不时忆苦思甜般地重温着自然与朴素的甘醇。

如果这些出现在农村地带尚能理解些,但是对于一来日本就接触最繁华和最现代化的东京的中国人来说,相信谁都会觉得是个不小的惊奇。

最为典型的大概要数日本的榻榻米了,虽然日本的榻榻米文化早就通过各种媒介让中国人耳闻目睹,其文化魅力却非嗅着那股清香原始的草腥味所无法体验和感动。

榻榻米,木门,纸糊的格子窗户,甚至纸糊的灯罩,在钢骨水泥,玻璃不锈钢的世界,或者与铝合金大理石相比,显得那么的柔弱粗糙,不堪一击,怜惜和呵护自然的潜意识似乎就此生于这种强烈的对比之中,文明让我们的世界每天铿锵有力,24小时整然隽永,传统的温馨像润滑油般四溢在每个生活缝隙,让我们回归些野性却不提倡野蛮。

日本人酷爱自然,敏感四季的变化,从冬夜到春雪,夏禅进入秋叶,拘泥一汪温泉一块黑岩,或者一股清流,所有的这些不经意的细小的自然变化,都能糅合于日本人的人性深处,表现在他们的喜怒哀乐之中,或点缀于隐私交友的休闲中,或流溢于看似繁琐的礼尚往来的生意场上。

榻榻米背景中的围炉文化,可说是我最爱的日本室内景观,现在几乎成了日本的和风客厅的豪华装饰,它的延续存在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初的实用价值,围炉既能用于冬季取暖,也能用于垂钓后的烧烤尝鲜,垂吊的水壶又是堪能日本茶道之绝妙道具。

以围炉为中心,展现的是一幅一家团圆,日日融融的传统日本的景致,虽然大家族在今天的日本社会,尤其是大都市内已经非常鲜见,但是哪怕是装饰性的围炉,都能让人感受那些曾经的热烈和融洽,传统文化带给人们的是这种珍贵的氛围和回味,而并不在于去计较真的需要去燃起我们每个人心中豪情的火焰。

热爱自然,这本身就是很自然的,因为人首先是肉体的人,自然的人,人离不开自然,但是我们人类社会在挣扎厮杀中,却忘记了自然的存在,来到了日本,忙碌和竞争,却不乏同时有感悟自然,重新认识自然的机会,人所需要珍惜的,不仅仅是中华气派中习以为常谈论的那些名山大川,气势宏伟的楼宇,那些一草一木看似不经意的自然又何尝不都是我们珍惜的对象呢。

本星期出差来到秋田,下班回到居住的温泉旅馆,邂逅了当地的一位年长与我的长期搞教育的日本人,带着一家老小开车来泡温泉,他是U荡从东京返回秋田工作的我以前的熟人,记得我们曾经谈论过秋田的柴犬,还有涉谷的那个忠犬[哈季高]的故事,也是在温泉裸互相露着躯体的坦诚。

我们从寒暄,一直侃到中国现在的经济发展,又侃到文革。对一个外国人能如此深刻地从文化角度说出他对文革的评论和见解是我非常惊异的,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自己前半生的环境熏陶所致,在我们看来是噤若寒蝉的话题,人家外界报道和自由评论研究,甚至一个业余的对那段“外国”历史稍感兴趣的日本人就能获得比我们大学生还多的各种信息,而我们至今还有很多禁区,暗区和荒唐之区。

浴后应邀去他家喝酒。“X桑,你来日本后最喜欢日本的是什么?”当对方很率直地问我,并且他的眼神也告诉我同样期待我的率直回答时,我想,如果我回答照相机之类的电子产品一定会让他大失所望,那些日货在今天的世界上虽然举世闻名,但是日本人真正值得骄傲的并非那些摩天大楼上的松下索尼东芝日立的巨幅广告牌,而是他们心中最为自豪的“东洋”文化。

日本在文化的完整和延续性上,随着经济的实力和谦虚的态度,这方面已经很自然的成为亚洲代表,尽管他们自己都承认很多人近代至今一直存在着浓厚的脱亚入欧的悲愿。但是欧美人能把和服,寿司,榻榻米看作oriental和亚洲的象征物,甚至用毛笔涂鸦一个歪歪扭扭的“忍”字也当作是日本原产,作为中国人实在是有一股酸楚和悲哀,这让我至少明白了2个道理,文化的承认并不是靠自己的叫嚣,珍惜传统文化和自然的日本人,他们却并不怎么珍惜洋人给他们代表亚洲文化的荣誉。

我到底还是没有提那些相机的事,在对方呷了一小口日本酒后,我按照中国的干杯习惯一饮而尽给他示范,然后伸指弹了弹那个轮岛漆的方形酒盅:“答案就是它。”日人恍然大悟,继而满意地频频点头,然后告诉我他去过3次中国,其中上海去过2次,还去过淮海路和新天地,说淮海路的法国梧桐树给他印象很深,那正好是建设高峰的前后2次去中国,很多树木都被移走,但又移回来了,终于放下了心,原来中国人也有懂得自然的珍贵的啊。他说这话时给我感觉好像不是在谈论远隔3千里的上海淮海路,而是自己家院子里的小树苗似的。

“那当然,不过,太动荡了,中国历史上的兵荒马乱时期连绵不断,树木可以移来移去,有些失去的文化遗产将永远不能复原。”我们的话题又恢复到了文革,我知道手中的方形酒盅在中国的唐朝曾经盛行,我们的中华料理已经吃到12人一卓,而且还带转的天昏地暗时,今日日本那种矮矮的小方桌依然保持着中国的古风气息,在日本就是这样能不经意地让你油然地感受一下中国,错觉一下国界和时空的美妙,然后让你作为一个中国人陷入迷茫和震撼的手足无措境地,却时常来点掩饰:“这些本来都是中国的”,可现在呢?

从心理上说,我不大能承受日本人把台北与北京的两个故宫做比较,但是事实不是主观感情可以改变的,因为能坦诚喝酒天花乱坠地谈论任何话题的年长日本人并不多,所以在我挪瑜日本人的岛国封闭性时,日人朋友却并不生气,相反引以为荣:“X桑,岛国的封闭也很好,很少有流失的东西,日本人热爱自然和传统,我们把传统的东西,不管好坏都不会轻易损坏,而是保护下来,不去争一朝一夕的善恶,善恶评判,不同的时代的人自然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如果不保存下来,那么评论的材料都没有了。”

说得很有道理,不过我却隐隐约约地觉得他是否在为靖国问题的狡辩打伏笔,虽然我的“革命”警惕性很高,但是那晚我们谁都没有谈论首相参拜靖国的问题,因为有些是不用谈,答案都在各自心中,那晚我喝光了他家的酒,还把佛坛上的贡品装饰用的日本酒都喝了,那家伙醉醺醺地说:“以后中国要是再有文革,你们大陆的东西保存不住,还是拿到岛上来吧,让我们日本人保存肯定跟唐朝的酒盅一样完美无缺。”

还好,除了国籍,我跟他一样,是个穷鬼,一无所有,否则跟他的话联系起来,还真的会被国人误当作汉奸倒卖国宝了,虽然知道我们那些都是酒友的玩笑话。

看他家那摆着供自家老祖宗的佛坛的榻榻米都有点凹陷了,劝他换新的,答曰:“传统不一定讲究崭新,文明在日语中也不是一个绝对的褒义词,还包括着对自然的破坏。我看过你们中国的教科书,非常赞美人类使用火的一大文明进步,可是你们中国人却忘记了自己的辩证法,火的发明还给人类带来了多大的灾难,火药,战争的进化,直到原爆的实际使用。。。。”

作为唯一的遭到原爆打击的日本,我没有他那种年龄的日本人的实际感受,立场也不同,就像即使一个日本人说他能理解战争的创痛,那也不过是首先作为自己受害者的立场,并不一定是完全站在我们中国人遭受侵略的立场上的伤痛,但是他们能理解普遍意义上的受害者的感受,仅此一点对于人类社会的永久和平难道不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吗?这也是今天在日本街头到处可见提倡和平,非核三原则的市民运动的社会基础,作为个人与个人之间无国籍的交往,我不能在朋友面前说被扔原子弹是活该,但是通过败战的日本,似乎远比号称战胜国的中国人学会了很多东西,无论是人类的博爱问题,还是地球自然环境的问题。

因此,当现在的中国年轻网民轻言原子弹炸平日本时,至少对今天的每一个日本人来说,我能站在他们的个人立场上理解那些叫嚣使用核武器的都是人类的疯子,他们的心灵早已经被原子弹以外的东西所毁灭了。地球只有一个,人类从战争中加深的不应该是走向仇恨的深渊,而应该重新回归人与自然的和谐的原点,重新思考文明与传统的融合的意义,那样我们的爱才会悠然而生,完成自我心灵的拯救和国家的真正的充实和强大,中国人现在最缺乏也最需要的似乎恰恰是这些。

——东京博士 2006年11月17日,于日本秋田县












作者:东京博士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东京博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5637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