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对于芦笛诬陷的反击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对于芦笛诬陷的反击   
昭昭若昏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5/03/30
文章: 5677

经验值: 2610


文章标题: 对于芦笛诬陷的反击 (592 reads)      时间: 2007-10-31 周三, 下午9:05

作者:昭昭若昏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网路是个虚拟的供网友们来玩的地方,既然是玩嘛,那就要遵守一定的规矩。这个规矩是什么?规矩就是两个字:公平!

这次洒家赢了的官司,就是在公平的原则下玩的一个典范,证明了海纳百川确实具备有海纳百川的精神,只要大家在规矩范围中行事,无论有背景也好,没有背景也罢,都可以赢他一把。

因为法官和陪审员是智慧的,被告和原告是理智的,网友的人心是公平的。

所以,本次官司的胜利,是民意和公理的胜利,更是网友们的胜利。

如果像一贯满口喷泻的芦笛芦董事所说的那样,这次胜利是党朋的胜利,而不是海纳百川的胜利,是洒家钻空子的胜利,而不是公平的胜利,那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己抽打自己的胖脸,把自己本来已经虚胖的脸抽打得更加浮肿。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官司开打之前,芦笛为了彰显自己的淫威,曾经在海纳百川大呼小叫,呼吁洒家的宿敌混入陪审团,连他自己也顾不得董事的高贵身份,抓了一把煤灰摸在胖胖的磨盘脸上,混为一般网友去报名参加陪审员的选拔了,实在是滑稽,简直就是街头一个流氓在哭喊嘛,哈哈哈。

谁知道,响应芦笛哭喊的网友并不多。即使响应了芦笛的哭喊声,也没有按照芦笛的心意说话。所以,芦笛的老脸就受不了啦!

这次官司的赢家,除了海纳百川的民意和公理之外,另外一个赢家就是斑竹十五,他的辞职,道歉和对于沙人的解封,都表现了他是个负责的人,是个值得网友们去尊敬的人。因为他的格局还是比较大的。用俗语来说,斑竹十五是个玩得起的人。

但是,芦笛却玩不起了!

这场官司,说道底,和芦笛有什么关系?准确地讲,和芦笛是毫无关系的!从案子开始以来,网友们就将芦笛抛弃了!

洒家和斑竹十五的争执前后,有芦笛的事情吗?没有!如果说有关联的话,虚怀若谷网友,沙人网友以及爱克死蕊网友却是有关的人员。这些人基本是芦笛的走卒,长期追随芦笛寻找洒家的麻烦和洒家作对。他们在多次的网战中为芦笛屡屡率败在洒家的手下而痛苦地死去活来。这次借着洒家打官司的机会,以为一个大大的报复的机会来临了,绝对可以尝尝胜利的滋味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海纳百川,洒家的官司也是一次世纪大官司。

芦笛对于网战的胜利者总是解嘲为喜欢凉干别人,但是,他这次却被一次世纪官司晾晒到了旁边,对于不敢寂寞的芦笛来说,实在是一种无法忍受的屈辱。这台戏主角里面竟然没有芦笛芦大牙,这不是被网友们彻底地凉干了是什么?

因此,芦笛就在官司招集陪审员的时候出面了,希望能分一杯官司的残羹剩饭,希望官司能纳入芦笛所设想轨道,希望一切的一切能按照他的算盘来如意地拨打。但是,陪审员的决定和大法官消极的表现,与其说宣判了斑竹十五的失败,倒不如说是狠狠地抽了芦笛一个耳光!

这怎么行,官司为什么没有按照芦笛的意志行走?芦笛如此喃喃自语,像一个傻了老人。洒家看到了芦笛的可怜相,不由得慈悲大发,不愿意凉干这位往日的脏嘴绅士,在官司结束之后,曾经抽了芦笛一个小小的耳光,让网友们不要太轻视了这过气的脏嘴绅士。芦笛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变本加厉,登着鼻子上眼了。

于是乎,就出来了一系列的满嘴喷泻的攻击法官被告陪审员和洒家的文字,像个无赖,躺在地面翻滚哭闹起来了。这就大大地玩不起了嘛!真正有本事有格局的人,一定不会像芦笛那样,输了之后就滚倒在地,又哭又闹地说法律不公平,应该修改。

其实,洒家早在一年前的牛班长无辜报复洒家将洒家封名的那一次事件中对于论坛的改革给老狼提出了很好的建议以保护斑竹的工作,以防止同类事件的重复。这是有目共睹的。

现在,洒家在海纳百川的的规矩之下,赢了官司,本人将荣耀归于了海纳百川的法律和法庭和网民,洒家要问一问芦笛您老这个大混蛋,您老不但不高兴,反而连篇累牍地写垃圾文字谩骂法官陪审员和原告,居心何在?还是不是个东西?哈哈哈,这样的问题芦笛可以不用回答。

其实,洒家早就想明白了芦笛如此胡闹的原因。考虑芦笛曾经无耻地投奔到新海川当吕布,出卖自己的灵魂和人格,向新海川摇尾乞讨可怜和认同等等不光彩的历史,芦笛现在对于法官陪审员之公正性所提出来的质疑,就是替新海川打击海纳百川,将这个论坛搞糟,然后在提着这里的人头去新海川请功领赏,细不细啊?芦吕布先生?

洒家清楚地记得有人给芦笛开的条件就是,只要芦笛提着某某的头去请赏,芦笛在新海川就有饭吃。这话可不是王麻子的胡编乱造。

最后,借此机会给那位汪精卫式的zhanyu先生说几句,洒家爱写什么文章就写什么文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您老如果吃饱了撑了,就好好地在新海川那窝里待着,本网和您老没有什么交情,更对您老的谵语毫无兴趣,您老愿意来这里上贴,那是您老的自由,您老愿意滚蛋,那也是您老谵语的自由,至于您老那些谵言谵语嘛,哈哈哈,客观地说吧,也是一种文字,比芦笛的脏话还要臭几分。哈哈哈,记着,谵语先生,芦笛和您老才是臭气相投的知音呢!

由于洒家在官司胜利之后还没有炫耀过,现在就炫耀他一把,特地为官司的成功而欢呼,气气那小心眼儿的芦笛!哈哈哈哈,这次官司要是放在芦笛的头上,还不一定能有胜算呢!哈哈哈哈哈尔滨!


作者:昭昭若昏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昭昭若昏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7305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