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误区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误区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50

经验值: 504868


文章标题: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误区 (1243 reads)      时间: 2007-11-16 周五, 下午7:47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误区


芦笛


前文贴出后,沙人网友就是不能理解,缠得我失去了耐心,答话十分粗暴,过后又觉得后悔。说不得,再来解释一番,顺便指出胡适提出的“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的含混不清之处,以及这口号以讹传讹造成的恶果。

我那几篇文字,无非是告诉大家这么一个常识:历史研究是探索早就发生过的事件真相,在这点上它不但和科研不同,而且和破案也不一样,受到很大限制,最主要的就是不能起死人而问之,获得必要的证词。而且因为事隔多年,获取直接物证的机会也丧失了。时间越久远,线索就越少,获取新证据的希望也更微茫,与科研或破案的差别也就越大。

例如刺杀宋教仁案,这案子本来很容易破,关键的主凶应桂馨已经抓住了,可由于政治斗争干扰而没有破案,就此成了再也无法破的悬案。历史学家再高明也没本事发现真相,只能给出假说,但这和科研的假说毫不相同,并不能去验证,只能用几个标准去衡量:

1)是否和已知的硬软事实相矛盾。

2)能否圆满解释一切已知硬软事实。

3)在逻辑上有无破绽。

满足这三条标准的假说,就是合理猜测,但它没有直接证据支持,一般也无法获得这种直接证据,所以无论再怎么说得头头是道,也只能是合理猜测,亦即接近真相可能性最大的猜测。

另一种发现乃是所谓软事实。我已经解释过了,它是排除了其他可能后得出的结论。因为其他可能与已知事实不符,所以它就只能是事实真相。从本质来说,这是一种逻辑证明, 缺乏直接证据支持。但否定了它就要得出与事实相矛盾的结论,所以只能视为事实。

典型的软事实就是近年国内史学界发现的“慈禧发动政变不是袁世凯告密的结果”。它没有直接证据支持(除非以后刨出秘密档案来作为物证,但这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但满足以上“合理猜测”的三条标准。它和一般合理猜测的区别,在于它是以排除法得出来的结论,否定了它就只剩下明显与已知事实相矛盾的荒谬解释。

须知在这件事上只有两种可能:“慈禧发动政变是(不是)袁世凯告密的结果”。无论采取哪种说法都没有直接证据支持,所以本质上都是假说,但经典说法只是康梁的一面之词。大量事实证明他俩是撒谎老手,毫无公信力。更重要的是,它与已知硬事实相矛盾,乃是不合理的猜测,只能否定。否定之后,剩下来的当然就只能是另一种可能了。

因此,说到底,所谓“软事实”,其实也是合理猜测,只不过是唯一能成立的合理猜测。

由此可知,除了考古研究以外,史学研究能作出的发现一般不过是提出新的合理猜测来而已。如果这合理猜测是唯一可以成立的,则它就是软事实,可以上升为经典说法。如果此外还有别的可能性较小的合理猜测,则它照样具有重大意义。这就是历史研究受到的天然限制,越是远古就越如此,你喜欢不喜欢都只能这样。可悲的是,史学工作者们未必能认识到这个限制,也未必肯承认它。沙人的反应其实很有代表性。

明乎此,则不难看出胡适“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口号的含混不清之处及其流弊。

这口号在科研上倒是没问题,只是胡适没具体讲明白操作过程。除了“生命如何起源”一类问题外,科研的对象是始终存在着的,你可以无数次去重复检查之。例如谁都可以随时去重复伽利略、牛顿的经典实验,得出他们几百年前得出的结论来。因此,科学家们在掌握了一定已知事实后,为了解释未知,便提出一个假设来,这假设在逻辑上自洽,能完美解释已知事实,而且能预见未知事实,这预言就成了验证该假说的手段,如果该预言正确,则假设得证,便上升成了定律。

但史学研究的假说可不是这么回事,第一,它一般没有预见未知的能力。第二,它无法用实验去验证。它就连破案假说的优势都没有。虽然它和破案一样,都是寻找已经发生事件的真相,但时间跨度不一样,因此一般无法像破案那样,在假说的指导下找到过硬证据(诸如指纹,DNA等)而圆满结案。

因此,胡适所谓“小心求证”,说的可不是科研使用的设计针对性很明确的实验,其实应该是看那假说是否满足上文给出的三条标准。亦即尽可能搜集有关的已知的软硬事实,看是否与该假说矛盾,看该假说是否解释所知的一切软硬事实,以及看它是否在逻辑上自洽。只要发现了与假设不符的事实,就绝对不能回避,必须要么扬弃原假设,要么将假设修改到足可解释那事实,或至少要在提出假说时明确指出那问题,坦率承认该事实构成了对假说的挑战。

我想,老胡也未必不知道这些,他的过错,是用一个醒目易记的简明口号,去表述一个相当严格复杂的过程(在这点上他倒很像共产党),因而把学术方法庸俗化了,由此造出了无穷流弊。

第一个流弊便是那口号语焉不详,于是大众便只看见“大胆”,误解了“小心”。对许多人来说,“大胆”意味着“敢说敢想敢干”,亦即毋需在提出前仔细审视假说的出发点,并在提出假设后再以已知事实对假说作“验算”,只需天马行空乱想一气就行了;而“小心”则意味着刻意去搜索有利于那假说的证据。

林思云“没有发生过大饥荒”说和戴逸先生“袁世凯事后坦白”说都是这种“大胆假设”。他们看到了某个自以为可疑的现象,不先仔细考虑那是否真是疑点,便贸然大胆提出了一个假设,再去把“支持”那假设的已知事实专门挑出来,小心翼翼地对与之相矛盾的事实视而不见。

老网友可能还记得,林思云的大胆假设,源于他发现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人数统计中的一个“疑点”,亦即62年以后出现了生育高峰,他不知道那是大饥荒后必然出现的现象,却把那当成是“国家统计局作假”的证据,进而飞跃到“刘邓作假”的结论。在其后的辩论中,他专门把“支持”他的假设的那几年的人口统计数字挑出来,极度小心地回避了其他年份中同样出现过类似现象。最后竟然堕落到当众公开造假,把每年的误差加起来作为“累计误差”,当真是斯文扫地。

戴先生的学术论文也有类似毛病:假设的出发点和求证方式都是错误的。

戴文假设的出发点,是错误地以为慈禧处在危险状态中,袁和荣禄却迟迟不去救,反倒莫名其妙地为光绪的性命担忧。他以为这是“疑点”,却不知道这正说明袁、荣二人早知道维新党不过是丝毫不能构成任何实际威胁的几个小丑,帝后冲突乃是绝对一边倒的较量,告密必然触发这一边倒的结局,而他们很怕被当成弑君凶手写入史书,被世世代代的读书人诅咒。

戴先生“小心求证”的方式甚至比林思云还糟糕,竟然把野史当成正史使用,而且小心到对“史料”中比比皆是的笑话一律视而不见,刻意高选择地、极度牵强附会地专门把有助于自己的假说的“闪光点”挑出来。

此类“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另一个常见问题是论者不知道,在想出那假设来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先行“验算”,看看它是否在逻辑上自洽,是否和已知事实矛盾。却把它当成事实论据,在其上建筑更大的假设。

戴文暴露的这个问题同样很突出。例如“徐世昌是袁世凯与维新党人的联系人”本是没有证据支持的假设,他却把它当成事实,进行飞跃推理,得出“袁世凯也参与了密谋”的严重结论,却忘记了那假设在逻辑上根本就无法自洽。正如我已经指出的,如果徐是联络人,还何必有谭嗣同夜访法华寺?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最大流弊,乃是人们不知道或是忘记了史学上的“求证”不是科学上的求证,在一般情况下,所谓“得到证明”,只不过是假说通过了上述三个标准的检验而已,但那只能证明该假说并无明显破绽,并不能证明它就是事实。因为不知道这一点,史学界便普遍流行把猜测(甚至是无法成立的不合理猜测)当成史实的做法,不但把既有的流行猜测当成公认史实加以引用,而且把自己的猜测(甚至是无法成立的不合理猜测)当成史实作为论据使用,而这个风气乃是胡适开的头。

高鹗是《红楼梦》的续作者,乃是胡适首先提出来的。有关论文我是在30多年前阅读的,于今自然只有模糊印象。但即使是在当时,我也觉得立论不够严密。他的证据似乎是:第一,后四十回描绘的结局与前八十回暗示的很不一样,所以不可能是一个人的作品。第二,高鹗首先刊出了百二十回全本,号称是在“鼓儿担”上买来的,这太凑巧,毫不可信。第三,高鹗当时是举人,恰与后四十回宝玉中举一样。因此,后四十回乃是高鹗续作的。

这里必须重申,我是30多年前在工厂里当“车间理论小组成员”时看的这些文字,这些年来从未重温过,因此记忆很靠不住,若有遗漏,敬请内行指正,谢谢!

若我记忆可靠,则任何一个受过合格思维训练的人都该看出,这些理由根本不足以支持“高鹗是续作者”这么一个确凿的结论。前文已经说过,没有直接证据支持、并非唯一可成立的解释,再完美无缺也只能是合理猜测,不能当成事实。

更何况胡说谈不上什么完美无缺,存在着许多显而易见的漏洞,例如高所称从鼓儿担买来全文也有可能不是谎言,那全文乃是某个好事者续完的,被他偶然购得。又如真正的续作者可能是程伟元,但因为他是大官,不便承认有写小说的“下流爱好”,所以不敢出头写序,等等。胡根本没有排除这些可能性(其实也不可能排除,由此可见史学研究的局限),便贸然作出这一重大判断,最后竟成了定论,使得如今出版的《红楼梦》封面上印的第二作者赫然便是高鹗。

分不清“事实”和“猜测”乃至“欺骗宣传”之间的界限,使得咱们的历史成了小熊说的“有事无实”,亦即只有关于事件的报道是靠得住的,至于事件背后的真相如何则是一笔糊涂帐。戊戌政变就是典型例子之一,过去的“经典说法”乃是康梁欺骗性的一面之词,尽管破绽百出不堪一击,仍然在过去将近一世纪中成了普遍接受的“事实”,其实可信者唯有“戊戌政变”这一事件,至于事实真相则彻底阙如。

不过,“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正是这种 “有事无实”的混帐局面,为受过严谨思维训练的票友提供了用武的广阔天地。方今之世,再没有比史学研究更容易作出重大发现的领域了。票友们要做的,就是仔细审阅那些公认的“史实”,使用简单的逻辑推理,指出其荒诞不经之处,再给出自己的合理猜测来。倘若这合理猜测是唯一能够成立的,则您也就发现了新的软事实。即使不是唯一的,起码您能提供一个不是那么弱智的替代解释。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02366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