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被遗忘了的明末大屠杀(二)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被遗忘了的明末大屠杀(二)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80

经验值: 506248


文章标题: 被遗忘了的明末大屠杀(二) (1493 reads)      时间: 2007-11-19 周一, 下午8:22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被遗忘了的明末大屠杀(二)


芦笛



“楚中流寇焚竹山

丙(子)十二月,鄖襄賊犯竹山。竹山縣屬湖廣鄖陽府,自七年為賊屠
陷,至八年知縣黃應鵬僅栖草舍數椽,至是賊復至,應鵬棄城走。賊入
據城,有徵糧六百石,盡為賊食。食盡焚縣治而去,為空城矣。”

竹山县原来就被“起义军”屠过一次,新任知县只能住在几间草房里。第二年间贼军复至,知县弃城逃走,“起义军”入城后只找到征集来的粮食六百石,他们吃光后就放火烧了县衙门(也就是那草房),从此竹山县就成了空城。

“張獻忠陷應城

……遂長驅城下,使勇士數人,用梯登城。守者見賊猝上,悉驚潰,截
斷東、北、西門鎖鑰出走。而賊騎已由西南繞東北矣。殺戮萬計,縣令
某死之。此十二月初十事。凡居八日,殺掠一空。至十八日始去。”

张献忠攻陷应城后杀了数以万计的人,在城里呆了八天,杀光抢光才走。

“李自成陷河南府

……賊入,福及王世子懼,縋城走,士民被殺者數十萬,賊焚福王府,
執副使王充昌已下,俱不死。惟一典史不屈見殺。自成發藩邸及巨室
米數萬石,金錢數千萬,賑饑民。丁酉,自成跡福王所在執之。並執
前兵部尚書呂維祺。維祺謂王曰:名義甚重,毋自辱。內官崔升,甫
十三歲,勸王寧死勿屈。抱王不去。賊殺王,並見害。王體肥,重三
百餘觔,賊置酒大會,以王為葅,雜鹿肉食之,號福祿酒。”

李自成攻破洛阳后,杀了城里数十万百姓,烧了福王府,从藩邸和富人家抄出粮食几十万石,铜钱数十万,用来救济饥民(按,他杀的是城里抵抗的百姓,救济的是跟随他的饥民),抓到了福王,把他煮了,和鹿肉一起下酒,说是“福禄酒”。

“左良玉屠臨潁

十月,左良玉兵至臨潁,臨潁,為賊守,良玉攻破,屠之。盡獲賊所掠。”

官军左良玉部攻破了“起义军”占据的临颍后屠城。

“李自成陷襄城

十一月,自成復陷襄城,巡撫汪喬年……自刎未死,被執見殺。三萬餘
眾,盡被屠戮。自成深恨諸生,遂劓刖百九十人。又購永祺,永祺匿免,
屠其族人九家,殺守將李萬慶。”

李自成再度攻陷襄城后,杀了三万多人。因为城内贡生李永祺曾率百姓迎接官军,李自成恨之入骨,悬赏抓他,没抓到就杀了他家九族,还把该城的将近两百名秀才和贡生的鼻子割了,砍了脚。

“自成陷南陽

自成再破秦師,獲馬二萬,降秦兵數萬,乘勝圍南陽。數日而陷。……
太監劉元斌,率軍救河南,聞南陽陷,仍擁婦女北去,縱兵大掠,殺樵
汲者論功。俄上命御史清軍,元斌倉皇,悉沈婦女於河。及明年十月,
元斌誅,以其縱軍焚劫也。”

李自成攻陷南阳后,太监刘元斌率军去救,沿途大肆抢掠财宝妇女,杀良冒功。不久皇帝命令御史整肃军队,刘怕查出来,把抢来的妇女统统推到河里淹死了。第二年事发,刘才被杀了。

“泰安土寇

泰安土匪十餘萬,所至燔掠,屠戮嬰稚無遺,抄劫至揚州南沙河店,燬
漕船十六艘,復東北行,徐州賊合之,圍豐縣。”

泰安的十多万土贼到处抢劫杀人,连婴儿都杀光。

“李自成屠陳州

壬午正月,李自成陷西華,三月朔庚午,自成等攻陳州,副使關永傑
戰死城上,鄉紳崔必之、舉人王受爵等手刃數賊,被執罵賊死。賊怒
屠陳州。”

“起义军”屠城又一例。之所以屠城,多半是守军抵抗过,这一套从项羽时代就开始流行了,蒙古人更拿手,比起他们来,满清算是小巫见大巫。

“李自成決河灌汴梁

……十二月,自成復圍開封,……自成攻圍數日,親帥諸將於承明門下
耀武。時永福號稱神箭,從城上射自成,中左目幾死,遂收兵不出。已
而拔營屯朱仙鎮,與丁啟睿、左良玉等戰,及十五年壬午四月二十四日
癸亥,自成復攻開封,以前兩攻不克,士馬多殺傷,自成乃申約圍而不
攻,以坐困之。五月,自成陷開、亳;六月,命侯恂以兵部侍郎總督援
勦。官兵討賊,與孫傳廷援開封。七月,停河南鄉試,以開封久圍不解
也。八月,開封久困食盡,人相食。……九月,河決,開封勢如山岳,
水驟長一丈,士民溺死數十萬。汴梁佳麗甲中州,群盜心豔之,前後三
攻汴,士馬死者無算,賊積恨矢必拔,久懷灌城之謀,顧以子女珍寶山
積,不忍棄之水族。至是河大決,百姓生齒,盡屬波臣矣。遺聞云:自
成決河灌汴城中,諸貴官欲自為脫計,亦鑿堤引水,汴梁遂陷。名衡等
乘舟潰圍走,上念防守勞苦,不深罪,但罷名衡等官而已。”

李自成两围开封都没有得逞,还几乎被射死,第三次便围而不攻,使得城内人民饿到人吃人的地步,到了九月间,黄河决口,城内骤然水涨一丈,淹死百姓几十万。这是因为“起义军”早听说开封美人中原第一,三次攻城不下,心里痛恨之极,早就想灌城了,但又怕水毁了城内无量金银财宝和美女。到后来百姓统统成了鱼鳖。有人说河堤是城内的贵官们为了逃命掘开的。决堤之后,贵官们便坐船突围而走了。皇帝念其守城辛苦,所以没有严惩,只是罢了巡按高名衡的官。

李自成决黄河灌开封以及张献忠屠武昌是明末最大的两次大屠杀。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的客观态度,他虽然痛恨李自成,题目也叫《李自成决河灌汴梁》,但文中始终没有说黄河是“起义军”掘开的,而且还忠实记录了他听到的传闻,说河堤其实是守城高官为了逃命掘开的。这在我看来非常可信。倘若河堤为“起义军”掘开,则守官猝不及防,只会被淹死,岂能乘船逃命?守官既在城里事先打造好大船,那掘堤显然是他们干的。

“李自成屠南陽

……十月,自成復陷南陽,屠之。”

又屠了一个城。

“左兵擾武昌

……馮生云:舟至蘭溪,見有自上流來者。傳言:言武昌兵亂,將近武
昌,聞左兵數萬,從漢口搶船渡江,漢口居民逃散,江上舟楫不行。余
船昏夜趁風過武昌,泊金沙洲,時臘月十八也。天明見紛紛逃難者如蟻,
皆南走,舟中攜老稚,婦女啼號徙竄者,絡繹皆是。相傳左兵所過,奸
婬剽掠,雞犬不留,武昌城下,居民一空;又明日,已掠金沙州矣。”

这是作者记录经历人的证词,说左良玉的军队数万人从汉口抢船渡江,汉口居民逃散。那人趁夜过了武昌,停泊在金沙洲。天亮后见逃难者如蚂蚁一样向南逃走,呼儿唤女,啼哭逃窜,都说左军所过奸淫抢劫,鸡犬不留,武昌城下的百姓都逃光了。第二天左军就抢到了金沙洲。

“張獻忠陷舒城

當時賊窟在英、霍二邑,二邑屬廬州,廬為賊出沒要道,窺伺久矣。然
城堅不能遽拔。於是日在舒巢諸下邑,大肆焚殺,巢邑之破慘矣。更有
最慘而不忍言者,莫如舒城。舒城廬之屬邑也,賊踞城中凡八閱月,人
民廬舍,蕩然如洗。止留一片白地而已。慘哉!康熙六年夏,有業客述
此,自言昔在舒、巢等處親見者。”

张献忠攻庐州不下,就在下属的县城大肆烧杀,巢邑城破后遇到的灾难就够惨的了,但最惨的还是舒城,贼军在该城盘踞八月,所有的房屋都被烧毁,全城成了白地。这是目击者的证词。

“賀一龍陷無為州

五月初八日丙子,革賊陷無為州,士民投河死者無算。“

贺一龙攻陷无为州,百姓跳河死的不计其数。

“張獻忠僭號改元

六月,張獻忠襲陷廬江。七月六日甲戌,毀廬州城。八月初四日辛丑,
獻忠大治舟艦於巢湖,習水師。十五日壬子,獻忠復陷六安,盡斷州
民一臂,男左女右,獻忠謀渡江,入南京,遂僭號改元,刻偽寶,選
自宮男子,為總兵以下官。“

张献忠攻下六安州后,下令把每个州民的手臂砍了一只,男左女右。

“李自成屠黃陂

癸未正月十日乙巳,賊陷雲夢。十一日丙午,陷孝感。十二日丁未,李
自成、羅汝才至黃陂,知縣懷印走,賊設偽令,黃陂士民殺偽官,賊怒,
反兵屠之。夷城垣為平地。”

这也是为了报复立威而屠城。

“左良玉避自成

正月,李自成大隊逼漢陽,左良玉率眾二十萬,自金沙堵下九江,遂至
蕪湖。良玉既避賊東下,沿江縱掠,降將叛兵,所在蜂擁,俱冒左兵攻
剽,南都大震。留守諸軍,盡列沿江兩岸,不間為兵為賊,皆擊之。良
玉列狀上兵部自白,兵稍戢,群賊始散。”

左良玉为了躲避李自成,20万官军沿江东下,一路抢劫,导致当地的土匪冒充左军到处攻杀抢劫。

“李自成祭墓

十一月,自成會群賊,戎馬萬匹,旌旗數十里,於米脂祭墓。以兵百騎
按行,鳳翔守將誘而殲之,自成怒攻鳳翔,陷之,屠其城。”

这是为了报复而屠城。

“李自成屠慶陽

自成既破榆林,遂攻慶陽,府城中堅,守四日,力不支,城陷。守道段
復興、知府董琬、推官靳居聖、鄉紳太常少卿麻禧,皆死之。居聖字淑
孔,長垣人,進士,城破自刎。自成屠慶陽,執韓王,大張偽榜,移檄
河南郡縣,俄還兵西安,此十月事。”

这屠城是杀鸡训猴,使得其他地方不敢抵抗。

“李自成陷平陽

十二月初五日,自成發兵入漢中,復反兵至韓城,渡河。二十日庚辰,
陷平陽,吏民皆降。蒲州鎮將高杰聞自成渡河,於是退兵澤州,沿途大
掠。自成殺西河王等三百人,山西郡縣聞賊至,望風迎款。”

恩威并用起了作用,平阳因为投降免了屠城惨祸。官军高杰部(这就是后来史可法依靠的主力部队)听说李自成来了便向泽州逃跑,沿途大抢。

“張獻忠屠蘄州

時,李自成陷承天,據襄陽,所在棄城走。獻忠因得乘機攻取。先是
壬午六月,破黃安。十二月,破黃梅。至是癸未正月,張獻忠襲陷蘄
州。次日,令縉紳、孝廉、文學悉冠帶自東門大,由西門,盡殺之,
遂屠蘄州。留婦女毀城,稍不力,即殺之。蘄州與黃安、黃梅二縣俱
屬黃州府。”

张献忠攻破蘄州后,把全城男子杀了,留下妇女拆毁城墙,稍微不出力就要被杀。

“張獻忠屠蘄水

癸未二月,鄉官周之任勾引張獻忠。初四丁酉,獻忠遂陷蘄水,屠其
城。道臣許文歧被執不屈,殺於麻城。邑有饒宦,獻忠未至時,蘄水
官府謀集鄉兵守禦,饒宦不從。謂鄉兵徒擾民耳。賊勢孔亟,官兵請
於各宦,每宦養兵三名,饒宦曰:我窮宦,不能養也。既而城破,獻
忠集城中商民士宦於教場,而盡殺之。後及於饒,饒夫婦跪請曰:願
出金二十萬免死。獻忠括其家,得三十萬,卒殺之。”

张献忠攻破蘄水后,把城内的商人读书人官宦人家和普通百姓统统集中到校场去杀了。某官宦人家饶氏夫妇献银20万赎命,张在他家抄出30万后照样杀了他。

“張獻忠屠武昌

癸未五月,……賊果從煤炭洲而渡,直逼城下。文榮禦之,少有斬獲,
賊攻武勝門,文榮率諸軍拒之,多殺傷。壬戌,楚府新募兵為內應,開
門迎賊,……獻忠執楚王,盡取宮中積金百餘萬,輦載數百車不盡。楚
人以是咸憾王之愚也。獻忠以箯輿籠王,沈之西湖。湖水湧沸,久之乃
死。賊亦異之。王之先乃太祖第六子,洪武三年封,至是始遭難,其富
可知。賊屠僇士民數萬,投屍於江,尚餘數萬人,縱之出城,以鐵騎圍
而蹙之。江中浮屍,蔽江而下,武昌魚幾不可食。其餘民數百,悉斷手
足,毀目鼻,無一全形者。獻忠遂據武昌府。“

张献忠攻破武昌城后,把楚王沉入湖中淹死,杀了百姓数万,把尸体投入江中,还剩数万人则先放出城去,再以铁骑围歼。江中的浮尸遮蔽了江面,有名的武昌鱼几乎不能吃了。杀剩的几百名百姓则悉数砍了手脚,毁了眼目,没有一个肢体完整的。

以下是李自成“农民起义军”进北京后的丰功伟绩点滴,翻译不了那么多,有兴趣的读者自己去看吧。值得称道的是,作者并非有闻必录,还是作了鉴别筛选的,例如这段话:

“賊拘銀匠數百人,凡所掠金銀,俱傾成大磚,以騾馬駱駝馱往陝西。
舊有鎮庫金,積年不用者,三千七百萬錠,錠皆五百兩,鐫有永樂字,
每馱二錠,不用包裹。談迂曰:三千七百萬錠,損其奇零,即可兩年加
派,乃今日考成,明日搜括,海內騷然,而扃鑰如故,豈先帝未睹遺籍
耶?不勝追慨矣。予謂果有如此多金,須騾馬一千八百五十萬方可載之,
即循環交負,亦非計月可畢,則知斯言未可信也。”

这是关于自成把抢来的黄金铸成大锭运回陕西去。此事为史家公认,但数字有争议,有人说是一共三千七百万锭,每锭五百两。作者认为不可信,真要有这么多金子,总数就是185亿两,假定每匹骡马平均载重1千两,那就需要骡马一千八百五十万匹才能运走。即使以少于此数的骡马来回搬运,那也不是个把月可以拉完的,由此可见那传闻不可信。计六奇这儿的辨伪论证,就是马悲鸣说的“文人不会数数”的例证。

当然,不是说下面的记录都可靠。计六奇只能记录口头证词,当然不可能绝对可靠,顶多是个粗线条素描。

“二十五癸丑拷夾百官

賊初入城,不甚殺戮,數日後,大肆殺戮,即降而授官者,諸賊將長班
審問,如云其富有金,即鎖去拷打。一賊拷過,又被他賊鎖去,拷打不
休,每賊將一人領長班五十名,緝訪官民藏蓄,長班一人,每日限訪過
一件,名曰公刺。

賊兵大索,時厚結長班,及無賴子弟,使為鄉導。本地鄉紳,如周鏘、
劉餘祐、梁以樟、米萬鐘、吳邦臣、沈自彰等,咸蜂聚其家,恣意掠取,
與籍沒無異。至青衿白戶,稍立門牆,無幸脫者。賊兵滿路,手攜麻索,
見面稍魁肥,即疑有財,繫頸徵賄,有中途借貸而釋者,亦有押至其家,
任其揀擇而後釋者。若縳至劉宗敏偽府,便無生理。

賊初入城時,先假張殺戮之禁,如有淫掠民間者,立行凌遲。假將犯罪
之寇,殺死四人,分為五段,據稱以淫殺之故也。民間誤信,遂安心開
張,店市嘻嘻自若。自貸贓事起,金銀既罄,繼以紬段,疋僅一金,而
商人錢貨,為之一空。賊之巧於行劫如此。四五日後,恣行殺掠。先令
十家一保,如有一家逃亡者,十家同斬。十家之內,有富戶者,闖賊自
行點取籍沒,其中下之家,聽各賊分掠。又民間馬騾銅器,俱責令輸營。
於是滿城百姓,家家傾竭。

凡拷夾百官,大抵家資萬金者,過追二三萬,數稍不滿,再行嚴比。夾
打炮烙,備極慘毒。不死不休。如願降者,帶歸秦中,存亡莫測。

姦淫

賊初入城,先拏娼妓小唱,漸次良家女,子弟臉稍白者,輒為拏去,或
哀求還家,賊仍隨之,婦女淫污,死者無算。

賊兵初入人家,日借鍋爨。少焉,曰借床眠。頃之,曰借汝妻女姊妹作
伴。藏匿者,押男子遍搜,不得不止。愛則摟置馬上。有一賊挾三四人
者,又有身摟一人,而餘馬挾帶二三人者。不從則死,從而不當意者亦
死,一人而不堪眾嬲者亦死。安福衚衕,一夜婦女死者,三百七十餘人。
降官妻妾,俱不能免。悉怨悔欲逃,難脫走,惟殉難諸臣家眷,賊兵絕
不敢犯。(芦按,此乃屁话,无非是“为尊者讳”而已)

北路凡受偽府縣官,遇賊兵過,先搜民間婦女供應,稍或不足,兵即以
刀背亂下,偽官苦不可言。美者攜去,惡者棄下。仍命本官云,留待後
來者用。婦女供役之苦如此。偷生者少,雖死節者,亦不得清潔耳。

燕都日紀云:賊將各踞巨室,籍沒子女為樂,而兵士充塞巷陌,以搜馬
搜銅為名,沿門淫掠,稍違者,兵加其頸,門衛甚嚴,即欲脫免,不可
得也。不顧青天白日,恣行淫戲。

大事記云:至有八賊輪姦一幼女,立刻而斃。又有一士子女。被姦,告
之賊官,賊官先喚女,囑曰:汝若認姦,便斬汝頭。及審,女不敢認,
遂坐誣殺士子,而賊黨益無忌矣。

新世宏勳云:賊兵每得一婦女,即舁擁城上,挨次行姦,循環不已,婦
人即時殞命。或遇賊將過,恐被責,竟向城外拋下。

二十七甲申
賊縱其下大肆淫掠,無一家得免。

二十八乙酉
泊頭秀才郭樹家富,賊械入京去。

二十九丙戌
李自成稱帝。午後運草入宮,處處皆滿。

四月三十日自成西奔

丁亥昧爽,李自成西奔。群賊皆從,劉宗敏先與吳三桂戰,時已射傷,
臥長桌上,用被疊覆手足而出,隨來舊官,皆有軍護,新用者無之。薛
所蘊以宋軍師密令得出牌諭,百姓出城避;數十里之外,即遭殺掠。賊
先於宮中列炮放火,各私寓亦放火,零賊飛馬殺人,百姓各以床几室塞
巷口,或持挺突出擊之,須臾九樓城外皆火,賊東西馳不得出,至暮胥
斃,城外草場之火,與宮中火相映徹,夜如白日。

程源云:賊兵盡從齊化門出,自成仍穿箭衣,但多一黃蓋耳。從賊偽官,
俱於齊化門叩頭,賊傳免送,後隊至午刻盡出。又云:酉、戌之間,逆
闖擁大兵出前門,止留殘卒數千在內,放火。三十日天明,宮殿及太廟
俱被焚燬,止存武英殿。宮女復逃出無數。大內尚有重大器物,無賴小
民於煨燼中取攫無遺。午間,九門亦火,止留大明門及正陽門,東西江
米巷一帶未燒。蓋賊留一面出路也。其未出者,悉為百姓所殺。凡二千
餘。樵史云:賊焚五鳳樓,九門放火,火光燭天,號哭之聲,聞數十里。”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9965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