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郑重推荐]王尚智:圣严师父!在那伞下的一片海洋(ZT)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郑重推荐]王尚智:圣严师父!在那伞下的一片海洋(ZT)   
逸峰
[博客]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47

经验值: 3858


文章标题: [郑重推荐]王尚智:圣严师父!在那伞下的一片海洋(ZT) (378 reads)      时间: 2009-2-08 周日, 上午12:13

作者:逸峰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圣严师父!在那伞下的一片海洋
王尚智

发表于 2009-02-06 《凤凰博报》


这是以前,圣严师父在纽约东初禅寺的书房。
当时我像小猫一样偷跑进去,谨慎又好奇的张望。
我偷偷在这里安坐一阵子,无比沈静,像是躲在师父背後,看他的背影。
在这里,圣严师父一个字一个字的,完成许多书稿。


这些天,我把办公室相形不重要的工作都搁下了。
连结着远方的悼念情绪,一边念佛。今日圣严师父封棺入殓。
我这方的国度是热带雨季,灰重的浓云不开,许多回忆在某些不注意的心头角落也如小猫儿跃来,一边悄然回望着,也轻轻惦过心头。


前三天遽闻圣严师父圆寂,赶紧把「理智」全然张开,将圣严师父对佛教的贡献与对禅法的时代意义,给「萃取」纪录出来。
这几天总在晚上八点多就顺着播放的佛号昏了,子夜又醒来。
在日夜混沌的作息中,同时透过思维与书写,纪念圣严师父。
直到今天凌晨,感觉做为一位熟悉法鼓山的「外人」,能知的、能说的都差不多了,心头自然把那「理智修行人」的伞给收了起来。
於是,许多情绪与怀想,如雨滴一般,彷佛自头顶开始点滴淋下,偶尔从眼眶流下面颊。


当然,还是有哀伤的,如同雨滴。
收起神性智性的伞,做为一名普通中年男人,面对一片生死无际的海洋。

其实哀伤,也不尽然是因为圣严师父吧!人都是为自己的「失去」而哀伤。
但每一位人世间的智者,一旦圆寂离开留下沈默,那麽这个世界所有人心的混沌与黑暗之中,确实就少了一盏明灯。
那些思想或道理虽然也都还在,也都留下了影音文字了!但那位真正领衔的实践者,活生生的人一旦不在,便表示所有被叙述的道理,都再难有「验证、对照与参考」的真正典范了。
於是,我还是失去了一盏灯。
而就算哀伤的雨滴停止了,但面对那片黑暗的海洋,如今手上明灭稀疏所剩的残灯,够不够照亮无以预测的前路呢?


除了哀伤,也有淡淡的紧张。
圣严法师以八十高龄圆寂,在此同时,包括台湾及海外在内,其实佛教界的「诸山长老」之中,许多也已经跨过「七十」或「八十」这个岁月的数字了。
无论达赖喇嘛、星云大师、证严法师、惟觉老和尚、净空老法师等知名度甚钜的领袖,乃至包括忏云老法师等方外的高僧,都在向岁月的尽头逐步迁移。

在此同时,无论在华人或两岸之间,继之崛起的新一代法师,能叫得出名号的,若非大搞「媒体弘法」、就是大玩少林武功等「文化元素」、或者道场「企业管理概念」之流的光头家伙。
这种在人心的「浅层需求」中,提供一种「动态的、逻辑式的、符号化的」止痛与满足,毫无疑问已经成为现代佛教的形象主流。
然而,佛教在生活中的意涵,只是如同看一小时电视新闻般?佛法在人心深处的作用,只是复杂的佛学名相与法会活动的形式?法师在出世入世中的意义,只是不断的带你放生、要你捐钱、帮你超渡?


少了圣严师父这般正派修行典范,可以想见今後自己在面对佛教界生态变化的叹息或沈默,必然如同面对无可言喻的深沈海洋。
即使我也已经如此中年、如此见多识广,也累积了如此的历练沧桑。
但只要那一小朵荒谬的碎浪破落,岂能不在心头骚动?

不免想起有一回深夜,我在南京西路圆环夜市的素小吃摊,看见一位衣裹甚紧、低头「吃宵夜」的熟悉面孔。
「**法师,您也来吃宵夜喔?」桀傲的我,毫不客气的大声微笑说。
他是佛教频道弘法节目中的知名法师,萤幕上高谈佛法、阔论修行之际,却在私下换了装扮後,与红尘人们的夜生活同般旋绕流连。

也想起有一次,在国外参加一次法会开光活动,不慎闯入某位中年法师们的房间,烟雾弥漫的房里,却是一大帮熟悉的法师们穿着汗衫内裤、抽着烟,下棋闲聊的场景。
其中一位,正是後来壹周刊曾经揭发,开着BMW跑车,换下俗服打牌,同时坐拥情妇的可恶家伙。

然後也不禁想起,过去在铜锣那位以「大悲水」闻名的无名比丘尼,当时破旧的水泥铁皮屋,透现着对众生朴实与服务的道风。
而比丘尼圆寂後的这些年来,尽管当时她对弟子多所嘱咐,要求保持朴素,但那铁皮屋的原址,前两年终於还是被改建成巍峨的大寺院了。另外,由於几位弟子与居士们「理念不同」,又「分裂」在不远的三义附近,建了了另一座打着大悲水名号,同样偌大的道场。

我更想起在北京时,自从「青藏铁路」开通後的拉萨市街,佛法及西藏文化并未因此更输出,反倒来自温州及大陆各地的更多商人,涌入拉萨开店做生意。
如今,点缀在布达拉宫附近的餐厅、酒吧与KTV,无数的灯红酒绿充斥拉萨成为不夜城。让这座佛法圣地的雪山国度,成为无数慾望熙攘的全新温床。


知名的法师;侈言诉说,却开始沈溺。
殊胜的法会;掩藏角落,竟遍是不堪。
改建的道场;企图延续,却开始失去。
至於那千年傲然矗立的布达拉宫,如今,所有神秘大幅撤退、一切神圣悉皆无言。

这些,特别是在感受着圣严法师的离去之後,如同与黑猫转身的无情目光,残酷的四目相望,而令我哀伤。
尽管修行的智性,也同时提醒着我对此坦然而观。
毕竟,这不是那「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佛法的问题!
毕竟,这都是人心造作,与自然迁移的幻影!
毕竟,连佛教本身、道场本身,或者智者本身,也同样要经历「无常」的「成住坏灭」的演变,没什麽好大惊小怪的!

但做为一位理解者,面对这一大片起伏的海洋,难以平静。
除非曾经,在岁月中,几度仰望月光。


也如同我收起艳阳下的伞,在岁月深处曾见识过滚滚的「黄沙海洋」。
当年,我在丝路的旅程中,行经那佛教曾经在历史中无比繁盛的「高昌」古国,以及沿着丝路每一座城市如库车河畔,每一座千万僧人修行的寺院,如今在眼前的,都是一派荒土湮没的残蹟而已。
站在黄土之端,怎样也无法抹去的,是那如梦似醒的、了然无际的荒芜感。

一如所有千古以来的文人诗性,一旦就着山水仰望启念,难能不去感怀。
那站在长江三峡、西湖夕畔、玉门关口,所有足以闭眼跃身,站进那历史时空的人心长河边际,就着那满眼了望而去的饱满与沧桑,鲜少能够不兴起一念怅然。
那些所有粼粼波光的动容与领悟,都是来自无数机缘交错的珍贵与艰困。於是才明白:

疑惑的诗人,都需要夜访空谷僧人的秉烛对谈。
罢黜的官人,都需要途经山林小寺的合掌长思。
返乡的老臣,都需要乍闻江上兰舟的古琴幽歌。
都需要在岁月中,特别是在某个机缘中,如同仰望月光而清醒。
那一席对谈、一段冥想、一声吟唱;其实这些都是天涯角落中,来自某些不知名的智者们,以他们毕生愿力的摄持与守护,造就某个人生擦身而过的「情境」与「开示」,才得让人辗转获得某些无以言喻的安住与清醒啊!


我与圣严师父的几面之缘,回想起来,都是一些短暂错身却又深邃眺望的片刻。
回到此刻来看,圣严师父这般的智者,其实是时代人心的一把伞。
在绵密难辨前路的雨中,圣严师父以智慧的骨架、慈悲的宽面,擎起也阻蔽了许多人心价值中无情坠落的湿冷。

尤其在这一波全球金融海啸之後的人心流离,至今犹如我这方浓云不散的雨季。
湿冷无助的人心与对前程人生的疑惑,倘若连无数的政府、学者与专家都无法应对之际,能提出一个真正对应生存本质的安身立命的思想所在,不靠圣严师父这般的智者,又待何人呢?
於是,我最终的遗憾是,还来不及等到圣严师父,对此世局人心如此空前流离,给予开示的「一句话」,老人家便在他深邃微笑的面容中长辞了!


在那伞下的一片海洋之中,智者不在了。
收起伞,心头如此起伏依旧,或许只能仰望月光。
人海中的疑问始终不断,而智者的答案却终渐沈默。
所幸月光如初,提醒着,虽是此刻对时局的「遗憾」,但或许,也可作为彼时重逢再叙的某种拈花而笑的「悬念」吧!

哀伤雨过,收起伞下,月光在海洋的此岸与彼岸。
所以,圣严师父,还有一个问题,我已经开口问了呢!
无论如何,尽管是不是回音,到时候,您还都要回答我呢!

作者:逸峰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_________________
毓秀曾栽竹,随机偶诵禅。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逸峰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18.31329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