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滬上紀行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滬上紀行   
海外逸士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5
文章: 1448

经验值: 12443


文章标题: 滬上紀行 (5370 reads)      时间: 2010-6-13 周日, 下午10:22

作者:海外逸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自來美二十多年從未回滬。雖多次由友人處得知滬地嬗變之情狀﹐然非目睹不能知其確切之變化。近因退休﹐並藉世博之風回滬一觀。

浦東機場之宏闊不亞歐美。友人驅車接我﹐從高架入城。沿途所見﹐多為高樓大廈。曩昔房舍幾不可見。然思卅年開放﹐習歐仿美﹐如無眾多高樓充塞外觀﹐則為不可思議也。

抵滬三日﹐友人得票邀我及內人往觀世博。一至三日不開放﹐由內部供票參觀。為控制人次﹐每天35萬。第三日統計人次只有11萬多。據說許多人放棄票權﹐不來參觀。世博會地佔浦江兩岸。大部展館均在浦東﹐少數於浦西市內。由客輪免費擺渡。是日晴﹐驕陽當空﹐猶如盛暑。撐傘列隊﹐極易疲累。故眾多場館﹐乏興排隊。如英美日歐各館﹐非二小時不得入內。而瑞士館也需半小時得入。唯可坐纜車一圈以為補償。不少外國館無人排隊﹐進內一溜﹐唯見圖片等﹐無甚可看。中國館須預約﹐故未入內。據云該館將永遠保存。下次訪滬猶可觀之。台北館門口發票﹐抽中獎者可得獎品。余有幸抽中﹐期待不知何種紀念品。到出口一問﹐只是在三個台北圖景前﹐免費照相一幅。僅此而已。各省市館並不擁擠﹐隨眾進內匆匆觀看﹐故細節記憶不深﹐已不能描述矣。且短短一日﹐所見有限。唯制服美女隨處可見。內人與一民族美女留影。

據云上海世博會各項指標均突破以前世博會中相應指標﹐而為第一﹐如規模第一。據云為爭規模第一﹐許多場館均由中國出資建成﹐邀請多國參加。國人之好形式上之第一﹐可見一斑。這第一情結不知何時可了﹖尚有一項參觀人次第一指標有待完成。據云參觀人次如達七千萬則達標有望。有好事者計之﹐每日人次須達三十八萬方可。以中國十三億人口計﹐再加國外遊客﹐此項指標完成當無問題。唯場內秩序及食品供應堪慮。友人告我﹐上海居民每戶免費發放參觀券一張。如一戶三口均欲參觀﹐則還須購票二張﹐以此增加收入。如美國超市買一送一之類。但據悉﹐以滬人之精打細算者﹐此一贈券大都放棄。自來美二十多年從未回滬。雖多次由友人處得知滬地嬗變之情狀﹐然非目睹不能知其確切之變化。近因退休﹐並藉世博之風回滬一觀。

浦東機場之宏闊不亞歐美。友人驅車接我﹐從高架入城。沿途所見﹐多為高樓大廈。曩昔房舍幾不可見。然思卅年開放﹐習歐仿美﹐如無眾多高樓充塞外觀﹐則為不可思議也。

抵滬三日﹐友人得票邀我及內人往觀世博。一至三日不開放﹐由內部供票參觀。為控制人次﹐每天35萬。第三日統計人次只有11萬多。據說許多人放棄票權﹐不來參觀。世博會地佔浦江兩岸。大部展館均在浦東﹐少數於浦西市內。由客輪免費擺渡。是日晴﹐驕陽當空﹐猶如盛暑。撐傘列隊﹐極易疲累。故眾多場館﹐乏興排隊。如英美日歐各館﹐非二小時不得入內。而瑞士館也需半小時得入。唯可坐纜車一圈以為補償。不少外國館無人排隊﹐進內一溜﹐唯見圖片等﹐無甚可看。中國館須預約﹐故未入內。據云該館將永遠保存。下次訪滬猶可觀之。台北館門口發票﹐抽中獎者可得獎品。余有幸抽中﹐期待不知何種紀念品。到出口一問﹐只是在三個台北圖景前﹐免費照相一幅。僅此而已。各省市館並不擁擠﹐隨眾進內匆匆觀看﹐故細節記憶不深﹐已不能描述矣。且短短一日﹐所見有限。唯制服美女隨處可見。內人與一民族美女留影。

據云上海世博會各項指標均突破以前世博會中相應指標﹐而為第一﹐如規模第一。據云為爭規模第一﹐許多場館均由中國出資建成﹐邀請多國參加。國人之好形式上之第一﹐可見一斑。這第一情結不知何時可了﹖尚有一項參觀人次第一指標有待完成。據云參觀人次如達七千萬則達標有望。有好事者計之﹐每日人次須達三十八萬方可。以中國十三億人口計﹐再加國外遊客﹐此項指標完成當無問題。唯場內秩序及食品供應堪慮。友人告我﹐上海居民每戶免費發放參觀券一張。如一戶三口均欲參觀﹐則還須購票二張﹐以此增加收入。如美國超市買一送一之類。但據悉﹐以滬人之精打細算者﹐此一贈券大都放棄。甚或有人高價販賣。聽說一個人為里弄做志願工﹐拿到一張60元的票子。他轉手倒賣給外國人130元。

有友人問我對滬地觀感如何。我答曰﹕除高樓大廈隨處可見外﹐路上交通秩序混亂。特別在交叉路口﹐行人﹑自行車﹑摩托車﹑小汽車﹑公交車不按規則﹐交叉活動。自行車﹑摩托車可在人行道上行駛﹐行人避之唯恐不及。不過﹐好在一月之中﹐我未目睹車禍之發生。車輛駕駛人居然都能眼快(及早看到)﹑手快(操作駕駛盤)﹑腳快(及時煞車)﹐使車禍得以避免。

我抽空亦往各處走馬看花。上海老城區﹐即所謂豫園商場區﹐舊房全部翻新。一隅曾有之小吃攤已不復存在。懷舊之思﹐蕩然無存。唯一可取者乃廁所亦新﹐方便內急者。在興業路一帶﹐有個“新天地”﹐都為價格昂貴之咖啡室等﹐乃外藉人士喜聚之處。據說此舉為保留宅庫門房屋﹐但木門已拆﹐代之以玻璃門﹐宅庫門風味盡失。

上海西郊﹐近佘山處﹐有一泰晤士小鎮﹐仿英國倫敦一帶泰晤士風格建築。尚可一訪。唯一缺陷者居民不多﹐商家唯有餐館及婚紗店﹐為新婚夫婦拍攝婚照。其餘商店皆閉門大吉。如能家家營業﹐值得觀賞。

曾隨內人姊姊伉儷一遊南翔古鎮。地鐵至南翔後﹐出站見數輛出租車待客。驅車至古漪園。江南園林風味亦能使人心曠神怡。唯離園時等顧出租車回地鐵站﹐則不見車影﹐不知何故。祇能安步當車。值得一提者乃一條小街﹐房屋仍屬古舊。不知為何能逃過開發商之魔爪而仍存。南翔小籠包馳名全國(﹖)﹐品嚐之下﹐皮厚無湯﹐大失所望。

在滬期間﹐有幸觀賞了殘疾人演出。除著名之千手觀音外﹐尚有歌詠﹑舞蹈﹑芭蕾﹑器樂等。一失去雙臂之男孩登臺跳舞﹐精神可嘉。四個小天鵝舞亦顯水平。器樂節目中﹐有一導盲黑犬臥於演員座側﹐整場十數分鐘﹐紋絲不動。我深欽佩殘疾人之樂觀。

在滬一月﹐大都時日均以人來客往﹐宴請往還度過。滬地餐館排場之豪華闊氣較美國中餐館有過之而無不及。唯其菜餚口味不敢恭維。除傳統菜餚外﹐尚有新創者。其中一些不堪一嚐。許多餐館自訂一新規則﹐謂之曰人均最低消費額。如要訂包間請客﹐人均最低消費額每人不得低於一百元。這也屬於特殊國情之類。每當友人問余菜餚如何﹐余答曰﹕還可以。意謂差強人意﹐尚可入口。現簡述一些餐館給我之印象。第一家我被邀而去的餐館乃曹家渡之皇朝餐館。其松籽鱖魚令人難忘。其後吃過四﹑五家餐館之松籽鱖魚﹐皆不及。因為魚肉煎後皆乾脆﹐而皇朝之魚外皮乾脆﹐但裡肉仍漂嫩。過一天﹐另一友人去吃﹐則不復原風味也。可知該店大師傅水平之不穩定。

曾去徐家匯附近之新理查西餐社﹐欲一嚐現在滬地西餐風味如何。記得我小時候已有新理查西餐社﹐依稀在原四馬路一帶。那時﹐我最愛者為悶肫及鴨片飯。我稱之謂“鴉片飯”。現在這些特色菜當然已無。菜餚都流於俗了。烙蛤蜊與原紅房子西餐社差遠了。其餘也差強人意。最不可忍者﹐其店面裝修及店內氣氛﹐簡直與生煎饅頭小店無異。現今之紅房子西餐社已搬家。因時間關係﹐不及光顧。不知原風味存否﹖在美時﹐一直回憶當時大餅油條的脆香。美國中餐館根本沒有脆香油條﹐最多是熱的﹐談不上脆。但這次回滬﹐據說小攤頭上油條都是地溝油煎的。沒勇氣去吃。大店裡的油條也熱而不脆﹐香氣更談不上。失望之至。而大餅也只有個別小攤上有﹐均為外地人經營﹐衛生可慮。只得作罷。

因內人有親戚在蘇州﹐故抽空一訪。蘇州高架兩側綠化很好。陽澄湖畔新建一佛寺﹐但其規格氣氛已失佛寺之莊重﹐純為一旅遊景點。一直聽說蘇州一寺院有一濟公像﹐看上去半邊臉在笑﹐半邊臉在哭。這次便道一觀﹐方知傳言失實。那笑的一半看起來就算像笑吧﹐但哭的一半則是絕對沒有哭的形象。不知傳言由何而來﹖可知事非親眼目睹﹐不得輕信。而親眼目睹者尚亦有假﹐如栽贓陷害等。


有友人問我對滬地觀感如何。我答曰﹕除高樓大廈隨處可見外﹐路上交通秩序混亂。特別在交叉路口﹐行人﹑自行車﹑摩托車﹑小汽車﹑公交車不按規則﹐交叉活動。自行車﹑摩托車可在人行道上行駛﹐行人避之唯恐不及。不過﹐好在一月之中﹐我未目睹車禍之發生。車輛駕駛人居然都能眼快(及早看到)﹑手快(操作駕駛盤)﹑腳快(及時煞車)﹐使車禍得以避免。

我抽空亦往各處走馬看花。上海老城區﹐即所謂豫園商場區﹐舊房全部翻新。一隅曾有之小吃攤已不復存在。懷舊之思﹐蕩然無存。唯一可取者乃廁所亦新﹐方便內急者。在興業路一帶﹐有個“新天地”﹐都為價格昂貴之咖啡室等﹐乃外藉人士喜聚之處。據說此舉為保留宅庫門房屋﹐但木門已拆﹐代之以玻璃門﹐宅庫門風味盡失。

上海西郊﹐近佘山處﹐有一泰晤士小鎮﹐仿英國倫敦一帶泰晤士風格建築。尚可一訪。唯一缺陷者居民不多﹐商家唯有餐館及婚紗店﹐為新婚夫婦拍攝婚照。其餘商店皆閉門大吉。如能家家營業﹐值得觀賞。

曾隨內人姊姊伉儷一遊南翔古鎮。地鐵至南翔後﹐出站見數輛出租車待客。驅車至古漪園。江南園林風味亦能使人心曠神怡。唯離園時等顧出租車回地鐵站﹐則不見車影﹐不知何故。祇能安步當車。值得一提者乃一條小街﹐房屋仍屬古舊。不知為何能逃過開發商之魔爪而仍存。南翔小籠包馳名全國(﹖)﹐品嚐之下﹐皮厚無湯﹐大失所望。

在滬期間﹐有幸觀賞了殘疾人演出。除著名之千手觀音外﹐尚有歌詠﹑舞蹈﹑芭蕾﹑器樂等。一失去雙臂之男孩登臺跳舞﹐精神可嘉。四個小天鵝舞亦顯水平。器樂節目中﹐有一導盲黑犬臥於演員座側﹐整場十數分鐘﹐紋絲不動。我深欽佩殘疾人之樂觀。

在滬一月﹐大都時日均以人來客往﹐宴請往還度過。滬地餐館排場之豪華闊氣較美國中餐館有過之而無不及。唯其菜餚口味不敢恭維。除傳統菜餚外﹐尚有新創者。其中一些不堪一嚐。許多餐館自訂一新規則﹐謂之曰人均最低消費額。如要訂包間請客﹐人均最低消費額每人不得低於一百元。這也屬於特殊國情之類。每當友人問余菜餚如何﹐余答曰﹕還可以。意謂差強人意﹐尚可入口。現簡述一些餐館給我之印象。第一家我被邀而去的餐館乃曹家渡之皇朝餐館。其松籽鱖魚令人難忘。其後吃過四﹑五家餐館之松籽鱖魚﹐皆不及。因為魚肉煎後皆乾脆﹐而皇朝之魚外皮乾脆﹐但裡肉仍漂嫩。過一天﹐另一友人去吃﹐則不復原風味也。可知該店大師傅水平之不穩定。

曾去徐家匯附近之新理查西餐社﹐欲一嚐現在滬地西餐風味如何。記得我小時候已有新理查西餐社﹐依稀在原四馬路一帶。那時﹐我最愛者為悶肫及鴨片飯。我稱之謂“鴉片飯”。現在這些特色菜當然已無。菜餚都流於俗了。烙蛤蜊與原紅房子西餐社差遠了。其餘也差強人意。最不可忍者﹐其店面裝修及店內氣氛﹐簡直與生煎饅頭小店無異。現今之紅房子西餐社已搬家。因時間關係﹐不及光顧。不知原風味存否﹖在美時﹐一直回憶當時大餅油條的脆香。美國中餐館根本沒有脆香油條﹐最多是熱的﹐談不上脆。但這次回滬﹐據說小攤頭上油條都是地溝油煎的。沒勇氣去吃。大店裡的油條也熱而不脆﹐香氣更談不上。失望之至。而大餅也只有個別小攤上有﹐均為外地人經營﹐衛生可慮。只得作罷。

因內人有親戚在蘇州﹐故抽空一訪。蘇州高架兩側綠化很好。陽澄湖畔新建一佛寺﹐但其規格氣氛已失佛寺之莊重﹐純為一旅遊景點。一直聽說蘇州一寺院有一濟公像﹐看上去半邊臉在笑﹐半邊臉在哭。這次便道一觀﹐方知傳言失實。那笑的一半看起來就算像笑吧﹐但哭的一半則是絕對沒有哭的形象。不知傳言由何而來﹖可知事非親眼目睹﹐不得輕信。而親眼目睹者尚亦有假﹐如栽贓陷害等。

作者:海外逸士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海外逸士于2010-6-22 周二, 上午7:23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海外逸士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2926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