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评价“镀金帝国掠影(续二)” -- 你疗愚,我疗老年痴呆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评价“镀金帝国掠影(续二)” -- 你疗愚,我疗老年痴呆   
北京碁迷






加入时间: 2009/08/29
文章: 354

经验值: 16281


文章标题: 评价“镀金帝国掠影(续二)” -- 你疗愚,我疗老年痴呆 (2547 reads)      时间: 2010-12-13 周一, 上午6:30

作者:北京碁迷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引用:
被迫回答北京棋迷那两个愚不可及的问题。只此一遭,下不为例。


您老人家口口声声说被迫回答,结果后面一大段全在抨击问题愚不可及本身了,照样还是没回答呀 -- 如此前言不搭后语,是不是给气糊涂了?我就是好奇,对你的个人倾向感兴趣,给你假设了两个选项,问你personally更倾向哪一个。结果可不得了,芦老大发飙了,说什么愚蠢问题,什么中学教育了,居然上纲上线到什么逻辑排中律来了,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由此我也看出,可见我们的社会何其失败,对老年人关爱不够,一个人居然头脑偏执到这样的地步,已经失去了以常识为基础同他人进行交流对话能力的地步。

我问你这两者如果只能发生一个,就好比两个按钮你必须按一个,你当然两个都不喜欢,但一定要选你到底要选哪一个 -- 问得就是你的个人选择和个人倾向,不是问你对这个社会的看法,更不是让你分析或者预测你以前已经分析过无数遍的中国社会,懂吗?

结果芦笛成了外交部发言人,一二三四的发表起个人声明来了。我既反对暴力革命,也反对权贵私有化,我还反对...

拜托,我也既反对暴力革命,也反对权贵私有化,还反对... 没人有兴趣听你的个人正义表白。有人要是问你,你妈和你爸,只能活一个,你选哪个?结果芦笛说,我爱我妈,我也爱我爸,他们哪个我都不想死 -- 这不是废话么? 别人问你的问题,一定要和你过去的主张有关系么?

你其实还是在回避问题,车轱辘话来会说,无非是说这两者有相关性,根本没有可能出现二者选一的可能。这还用得着你说,我自己都能说出来,比如“权贵私有化”同时会大大增加暴力革命的危险,在中国甚至就等于暴力革命,所以选择根本没有意义,或者说如果你选择了权贵私有化就等于选择了暴力革命,而你选择了暴力革命就等于选择了暴力革命之后权力真空下的暴民独裁,结果很可能是为下一轮化公为私的权贵私有化开路。这些东西谁不懂呀,用得着你来裹脚布一样的给别人布道么?我就是对你的个人情感倾向感兴趣 -- 你不愿意透露那是你的事。或者你说这个问题没意义,拒绝回答,一样是个合情合理的说法。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你要教育别人,拼着命把别人n年前早就知道的道理往人家脑子里塞,烦不烦呐?

我只能说,你又犯了狗眼看人低的老毛病了。前面我已经说了无数次了,这老东西居然还好意思说出

引用:
而北美社会因为具有保证“公平竞争,机会均等”的维稳软件,它才能及时化解社会矛盾,从根本上杜绝了中国那种周期性大血崩。这就是我所有政论的主题,讲而又讲,讲了几百万字,为什么有人就是看不懂涅?


这种傻话来,谁他妈看不懂你说的这些白痴都懂的道理了?可别人问你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我说了“假设 -- 假设,你懂么” 你却在这里写了上千字,说你的假设根本不符合事实 -- 废话,要是符合事实,我他妈还假设他干嘛?正因为你讲了几百万字,所以我耳朵都出茧子了,想听听其他的东西,这才假设一个有点困难的问题,想看看你到底更倾向哪一个,结果说明,你已经彻底close mind了,对别人的问题构不成任何有效响应,只会头脑封闭的自说自话,把自己已经嚼了无数遍的馍再一次吐出来逼着别人吞下去

再有了,你这个“吃米饭还是吃粽子”例子举得非常好,谁说这两个选项一定要是either or的关系了?如果有人问你到底喜欢那个,他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更喜欢米饭还是喜欢粽子,你有可能说不出来,因为你自己也未必知道到底更喜欢吃哪一个多一些,但逻辑上这种问题有什么关系么?假如我把问题换成“芦笛如果你一定要选一个吃,你是吃糖还是吃屎” -- 我想糖和屎之间也不是either or的逻辑关系吧?可这个问题本身有毛病么?这个问题对大多数人都不难回答吧?那么请问,“吃糖还是吃屎”和“吃米饭还是吃粽子”这两个问题逻辑上有本质的区别么?

对吧,连中学生都能搞懂的问题,你芦笛大名鼎鼎,还要扯什么逻辑,胡扯什么either or?难道天底下二选一的问题,都只有这两个选项都成了逻辑上绝对的either or 关系才能问得出口?芦老师你老婆给你做条鱼,问你“老芦这鱼是清蒸还是红烧,你喜欢那个?”,那你是不是要白眼一翻,教训她说,“老婆你这个问题完全是个逻辑笑话,因为那并不是排中律决定的“either or”,除清蒸与红烧外,还有干烤、清炖、白灼、黄灼等各种选择。除非‘你到底是吃鱼还是不吃鱼’,那就绝对符合这种两择一了,因为并无第三者。” 因此,你老婆这个问题没道理,你拒绝回答 -- 反正咱们晚上不吃鱼了。

看懂了么?这就叫为了回避问题,故意东拉西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 其实你只要回答一句,如果非要选,革命还是权贵我都不喜欢,而且没到这一步,我自己也实在不知道更倾向哪一个,这不就结了?何必迁怒问你的人?好比我老婆问我今天晚上吃鱼你要清蒸还是要红烧,如果我有明确的意向我就告诉她,如果没有,我大不了说一句“随便”,不就完了?(当然我老婆可能会说“没有‘随便’这个做法,哈哈”)

你活了这么大岁数,二选一的问题一辈子不知道听了多少,难道还不懂该怎么回答?我不信。

虽然我对教育老年人没兴趣,可还是忍不住写了这么多小学生就该懂的道理,希望你能重新温习一下小学教育,别懂了either or的逻辑,就觉得天底下所有问“你喜欢清蒸还是红烧”或者“你喜欢暴力革命还是权贵改良”这类二选一问题的人都是白痴。我知道这未必是你的错,文革前后的中学教育确实把你耽误了,结果形成了缺乏逻辑思维与阅读理解能力的缺陷,结果走入社会出了国接触了一些以前见都没见过的先进理论与知识,如饥似渴,一不小心营养过剩了,这就好比用一台486去跑Vista,结果就是灾难性的 -- 表现出来就是似是而非的拿学来的新鲜玩意去到处生搬硬套。好不容易懂了点逻辑,知道了什么叫排中律,果然就出了“拿排中律去批判‘喜欢吃米饭还是吃粽子’问题”的大笑话。我其实是很同情你的,其实毛共对中国人民犯得滔天大罪,其中最让人发中指的,就是那失败的中小学教育把我们芦特首的大好时光给糟蹋了,让他在最有吸收学习能力的时候脑子里装了一大堆不知道什么东西,等后来有更好的东西摆在他面前,脑子里已经没有多少空间来彻底的融会贯通了 -- 于是就只好生搬硬套,邯郸学步 -- 结果就是 -- 爬着回家。

罗永浩引用过一句话,说“读了很多书的笨蛋是双料笨蛋”,用各种知识武装起来愚蠢头脑更加的愚蠢 -- 说的就是你这种懂了“逻辑排中律”就连“吃鱼是清蒸还是红烧”“你是喜欢吃米饭还是吃粽子”这些简单问题都没法回答了的老年痴呆患者。

“你喜欢清明还是重阳”?
“这什么傻问题,我都喜欢”。
“OK。如果国家现在两个里面决定只保留一个法定假期,大家投票,你投票保留那个?”
智力正常的人,会仔细考虑一下,根据自己的喜好或者需要,给清明或者重阳投一票,实在不能决断,还可以弃权。

懂逻辑,学过“排中律”的人就是不一样,它会给政府写信,说“清明重阳选一个”是个傻问题,因为二者根本不构成either or的关系,因为除了这两个节气,还有端午春节立春... 哈哈哈哈

下面这段验证了我对芦特首的判断,他压根就没认真看别人的文章:

引用:
棋迷网友的第二个问题更搞笑,他居然给出了自己对“改良”的独家定义:“改良就是尊重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记忆如此,懒得去校对了,请以原帖为准)。Again,这又是他向老帮菜们大气磅礴地掷下的挑战,逼大家就此表态。Again,即使是悬赏千万美金,我也没那本事想出如此弱智的话语来。


这个改良的所谓“定义”,先不说芦笛阅读能力确实有问题,这个提法算不算“定义”,就说这个说法本身,这哪里是我提出来的?我是在别人那里看到这个说法,对我有触动,所以我才引用到这里来,想看看你们对这个说法的看法如何。我连人家的原文都引用了,你芦笛不知道?还恬不知耻的说“懒得校对了”。那我要是给你芦笛造谣,把你没有的意思给硬塞到你嘴里,然后轻描淡写一句 -- “我懒得校对了”,你作何感想?结果,这又成了我的一大“罪状”了。我只能说,芦大侠,任你政治再正确,你也不能如此三番五次的狗眼看人低,连别人讲话什么意思都没看懂就出来胡喷一气吧?

再说,我把一个别人的提法拿出来,问你们对这个说法怎么看,那么不论你对这个说法评价如何,有和我愚不愚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把一个命题送到你的眼前,就等于我冒犯了你,就等于暴露了我的什么愚蠢?

如此三番五次的暴露自己的狂妄无知,缺乏起码的阅读理解能力,自我感觉到真是很不错。总是把别人强行假设到一个非常无知的地步,把别人的说法阐释成极端愚蠢的版本,然后再往自己重复了千百遍的既有理论上去靠,自己画靶子批判一番 -- 这样自我满足自我陶醉,的确是少见呀。天底下的蠢货我见过很多,但没见过自我感觉这么好的。

再比如这段
引用:
也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把持了大部份发财机会,不许平民染指,而这恰是北京棋迷网友的理想社会。


这段让我深深感到,教育老年人何其艰难?我什么时候表露出这是我的理想社会了?难道因为我转发了思想有些极端的一篇文章,就里面的某些论点展开讨论,我就成了这种所谓“既得利益集团把持了大部份发财机会,不许平民染指”的支持者了?难道因为有人批判这些观点,我认为他批判没有批判到了点子上,予以负面评价,我就成了被批判观点的维护者了?就因为我对某些所谓“不正确”的错误思想没有表现出“义愤填膺”,我就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了?就因为我对“改良就是对既得利益的尊重”这句话表现了一定兴趣或者说我收到了他的触动,你就他妈看出我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是什么样了?别说我没说,就算我说过中国现状“尊重既得利益”或者“尊重既得利益”是中国的道路这样的话,你芦笛总分得清什么叫“实然”什么叫“应然”吧?把别人的事实判断当成了别人的价值判断,居然由此越俎代庖的架设起别人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来了 -- 我只能说,芦老大被心中那股子坚持社会正义的浩然正气迷昏了头,一睁眼,遍地都是权贵的走狗,已经没有最起码的一点判断力了。我劝您老再下一次把嘴拿起来就说之前,还是静下心来,好好阅读,好好理解以下别人发表或者转载的文章,不要还没看三行就急着下结论,忙着给别人开什么道德或者智力法庭急着宣判,更不要随随便便就把你看不顺眼的人或者言论往最不堪处推论,别人没说过的话,也不要随随便便塞到别人嘴里 -- 这是起码的操守与讨论态度,懂吧?虽然我知道文革对你们这一代人多少有点负面影响,养成了动辄道德评判,看见个三言五语就判人政治死刑的习惯,但现在年代不同了,讲话都要有根据有逻辑,摆事实讲道理 -- 中学写议论文就学过的,您可能没赶上好时候,这一课漏掉了,我就受点累,帮您补上,虽然年级有点大了,学起来可能有困难,但我不介意,就破个例,教育教育您这个老年人好了 :)

引用:
望以上所说能凿开棋迷网友那无边的混沌,不过我估计希望不大。比较可行的建议还是,你不必再读芦文了,对你没什么好处,虽然那是专门为差生们写的通俗教材,浅显易懂之至,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它。


我只能说,芦老师,你那一大堆对改革和革命的分析,都是我n年前就知道了的,在您之前,我已经给无数人普及过同样的常识了。这么下烂的常识,你居然总以为别人不懂,总是狗眼看人低的不厌其烦的给别人启蒙普及,也确实够烦的。我当然不用看太多芦文了,因为看了1篇就等于看了10篇,看了这些年也没什么新意,里面全是我耳熟能详的陈芝麻烂谷子。你对“改良就是对既得利益的尊重”这段分析,针对性实在不足,充满了太多的想当然,然后就旧病复发,又一次对着空气重复您以前重复了无数遍对改良和革命的分析定义。我也希望提一些有新意的问题能凿开芦笛特首那close已久的mind,不过我估计希望也不大。比较可行的建议还是,您还是节省一点精力,如果没有新东西,就不要再发芦文了,对你没什么好处。更不要回答棋迷的疑问或者评价他转载的文章了,那些问题都太过“高深”,是给具备起码理解与交流能力的“正常人”准备的,实在超出了您的能力,beyond your capability,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理解回应他们。

有人说,老的标志就是开始不厌其烦的重复自己以前的话,就像李敖,七八十年代的妙语 -- 比如“性感的标志就是你见了她全身除了一个地方硬其他地方都软了”,到了2004年还要拿到康熙来了里面去做噱头,蔡康永还要努力的装出一副被妙语雷的外焦里嫩的样子 -- 我真狠同情这些used to很辉煌的老同志,真心希望那个他们能拿出点新东西来,不要总是用十几年前的所谓常识乱拍人,别说我不是(你到我的博客看看,我这个力博儒的同情者居然成了权贵的走狗了,哈哈),就算真是什么权贵的走狗权力的跟班,你要拍也要有根有据,哪有这么轻松?今天您老的确是看走眼了,99次都对,不等于100次你也看对了,是不是?

有人说我说话是不是太尖酸刻薄了,没问题,芦特首讲话也不客气,我们都是嬉笑怒骂皆文章的同道,彼此彼此。阅读乐趣多,写作乐趣也不少嘛。纸面上唇枪舌剑,那都是游戏文章,不等于个人有什么恩怨嘛,您说是吧?

作者:北京碁迷众议院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北京碁迷于2010-12-13 周一, 上午9:43修改,总共修改了2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北京碁迷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众议院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1114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