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杀君马者道旁儿”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杀君马者道旁儿”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20

经验值: 503547


文章标题: “杀君马者道旁儿” (3311 reads)      时间: 2012-7-09 周一, 上午7:01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刚才进来看见老稀把驴鸣镇打开了,却就是顽固拒绝改名的提议,还纳闷地说,《驴鸣镇》与《罕见》有什么区别?不由得啼笑皆非。这事闹成这样,那肇事者very typically一道烟跑掉了,而且据说是永不回来,你却挽挽袖子顶上来,顽固拒绝我的合理建议,让本来是我与那人的冲突,变成我和你之间的僵持,都什么事啊!

我什么都在楼下说明白了,你怎么就是不能理解?再重复一次吧,敬请逐字阅读,否则我过后要考你看过没有: Laughing

1)我早就想把芦区的名字改掉了,几次提议请网友批准都无结果而终,并不是这次才说的。

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我这次再提出这个要求,根本就不是生气或赌气or whatever else的表现,而是我实在不想再打这块招牌了。

2)为什么?因为只要挂一天这个招牌,它就如同我的博客一样,我必须为它的活着负责,不时要为它贴点文章,以免读者散去。无论斑竹是不是我,这个心理压力是不可能消除的,于是便成了个不可由他人替换的永久性的负担。而我现在年老体衰,扛这家网站足足扛了十年,早就脱了力,再也扛不下去了,再瘦狗拉屎干挣命,不旋踵就要过劳死。

3)因为我珍惜自己的品牌,而芦笛自治区打的就是我的品牌。只要这个品牌打一天,我就要为它的品位操心,这也是不可消除、不可替换的心理负担,无论我做不做斑竹,是否经常光临,这个心理压力将永远存在。

4)博客与论坛的一个本质区别,就是博客的品位由博主的文字决定,跟帖毫无影响,其档次既不会因跟帖者们的臭骂而掉下来,也不会因他们群星捧月而上升。因此,博主根本就不用看跟帖,而这就是我的标准实践——我从不、或起码是很少在博客里回答问题,因为我根本就不看跟帖。

论坛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其品位如何,是由上帖人共同决定的,其实是个平均值。写手越多,平均水平越高,论坛的品位也就越高。与博客不同,脏帖与蠢帖的出现必然导致论坛品位剧降。

此所以我为何要设置智力门槛,把惯说蠢话者叉出去,尽管他们毫未违反坛规。这道理再简单不过:若是容忍他们在论坛里发言,那人家的主张不管如何荒唐愚蠢,总是一家之言,总得提上导读,才能保证公平吧?可这样一来,论坛还有什么鸟品位可言?例如葡萄皮认为富田事变不是毛泽东的责任而是何键的(or something like that. I don’t remember.),这当然是独树一帜而且旗帜鲜明的观点,堪称一家之言,谈的又是这种敏感重大问题,能不提上导读么?但真要提上去,芦区岂不成了笑林广记,还不得让普天下有识之士笑掉大牙?

所以,我可以完全不看我的博客,贴出就拉倒,因为跟帖质量如何,对它的品位毫无影响,哪怕跟帖者骂得再下流也无所谓。相反,如果我去看帖答帖,忍不住与对方大吵,反而连累博客品位。因此,维护博客品位的最佳途径,是根本不理读者的反应。但芦区就完全不同了,我不能不看帖子,惩罚犯规者,把蠢人踢出去,以免他们降低论坛品位。于是只要芦笛自治区一天不改名,我就得为它的品位操一天心,那心理负担永远在那儿,绝不是他人可以替代的。

以上就是我一定要改名的理由,说到底就一句话:我再也撑不下去了,而由于我的性格,我给自己加的这些心理负担是不可能由别人替换的。如果不改名,我迟早要给活活累死、气死。一旦改名,我这些心理负担就立即消失。此后论坛办得是好是坏,与我都毫不相干了,我根本不用再操心,得以苟延残喘几年。

就这么简单的事,老稀何以就是不能理解?非要挂上那招牌累死我?你爱护的究竟是芦区那块招牌,还是芦笛这个人?为什么不怕那招牌压死芦笛?

我实在不明白你这招牌保卫战有何鸟意义:如果你因为芦区同样凝聚了你的心血,你舍不得放弃,要死死抱在怀里,绝不容许他人夺去。那当然可以理解,但毫无意义。网友访问芦区是因为我在那儿贴文字。如果你坚持不改,我绝不会上贴,网友迟早要散去,留下你一人寂寞地守着那空洞的招牌。而如果你乖乖改名,我可以不时光临写点东西,则网友照样会上那儿去高谈阔论,一切都会跟过去一样,大伙儿很快就会忘记这短暂的风波(当然,是否短暂,现在完全取决于你)。

当年蔡元培辞去北大校长的职务,国人纷纷挽留,蔡元培通电全国回应说:“杀君马者道旁儿。”那意思是说,你们要我当这校长,就像道旁小儿纷纷为某匹骏马喝彩,让它为了不负众望拼命奔跑,直到力竭而死。如今我忍着剧烈的胃痛写这个帖子,这句话不由得在耳边反复响起,唉!

作者:芦笛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9876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