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草虾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27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664

经验值: 8457


文章标题: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4364 reads)      时间: 2013-4-22 周一, 上午12:20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作者:草虾

痛饮人头马,推食沙门鱼。醉读判决书,恍惚有端倪:上海官府悉心掩护的此案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上海第二中级法院,位于闸北的共和新路立交桥的东北角,与闸北政法委是县官现管的酒肉兄弟,本来就该避嫌,但他既然敢把非法密审说成合法公审,当然就鉴定他自己与闸北警方和闸北律贼谢有明一样,都符合关于避嫌的规定。上海二中2008刑初99判决书,终于披露了一些细节用于编造谎言,但同样是这些细节可以供我们解读判决书的背面。


1,判决书终于让吴钰骅露馅了!

先看三份证词:

证词23,芷江西路警官薛耀2008年7月21日陈述称:“2007年10月5日晚8时30分左右,有一个男子骑一辆自行车沿芷江西路由东向西到普善路时,我看见他骑得很慢,四处张望。因为当时芷江西路附近失窃自行车的情况比较多,我就将其拦下检查...他拨打了督察队电话,投诉我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当班的警长陈银桥...带了三四个民警过来...该男子表示不愿到派出所,经解释后才坐上警车到了芷江西路派出所...在我回到芷江西路派出所时,看见民警高铁军在对该男子做解释工作,该男子说高铁军向其吐唾沫,并冲到派出所门口,高铁军就去拦他,他抓住高铁军的手。后来我和陈银桥、高铁军将该男子架进里面的工作区域,让他坐在椅子上,并由陈银桥、高铁军继续做解释工作。我就上二楼...大概半个小时。我后来回到一楼,看见分局督察队吴钰骅仍在对该男子做解释工作...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该男子。”

证词24,同所警官陈银桥同日说法与薛耀相同。

证词25,同所警官陈红彬(身份同上)2008年7月3日陈述称:“2007年10月5日晚...杨佳声称有民警在执勤过程中对其进行了殴打,拒绝离开派出所。后所内值班人员接到杨佳母亲的电话...事后杨佳通过信访、市公安局督察部门投诉我所民警。派出所...多次电话联系杨佳及其母亲,进行解释和疏导工作,但是杨佳及其母亲声称派出所在执勤过程中存在过错,要求派出所对杨佳进行赔偿。之后,派出所在2007年10月中旬派民警周英赴北京进行疏导工作,并提出支付给杨佳300元钱补偿他的长途电话费,但是杨佳拒绝接受,并提出要求赔偿一万元人民币的无理要求。后杨佳及其母亲还是通过信访途径继续投诉我所民警。在正常信访回复之后,2008年3月间,所里再次派民警顾海奇赴北京与杨佳及其母亲见面并进行疏导工作,但是杨佳及其母亲提出还要派出所出具没有打人的书面证明等无理要求。因为我所民警在处置过程中没有任何过错,就拒绝了杨佳及其母亲的无理要求。”

可见,此案的起因,是以吴钰骅为首的闸北警官的疑人偷斧,而非例行巡路--派出所户籍警面对居民区,哪能随意侵犯路人的人身自由与人格尊严呢?杨佳开始就以电话找督察,30岁的督察吴钰骅就在芷江西路派出所见到杨佳了。

吴钰骅去芷江西路派出所,是当晚蹲点例行督察工作呢,还是接到杨佳电话投诉之后才去见识见识杨佳呢?假如没有吴钰骅,那么只是芷江西路派出所的警官的侵权行为。但是,吴钰骅开头就出现了,代表闸北分局坐镇指挥,这是一群头顶国徽的警官,对一个公民的国家犯罪行为,以国家的名义、以国家的权力。

所以一开头,吴钰骅就是主犯。杨佳后来是针对吴钰骅投诉了半年多,最后呢,闯入政法大楼就喝问“督察室在哪儿?”,一直杀上21楼督察室,杀的最后一个就是吴钰骅。可见,这是杨佳与吴钰骅的一场对决,其他警官是因为挡路被杀。


2,吴钰骅是吴志明的衙内

我们知道,中国大陆每个城市的公安局的分工,派出所的户籍警管块块,交通警、治安警等等管条条,都是一线出警的力量。督察呢,则处于二线的监督纠察。按理,督察应该是各所各队的资深的老警察,出警经验丰富,深通法律,才能督察一线警官的行为。但是吴钰骅,还有李伟、林玮、陈伟这些新警察,为何能够高踞督察的清闲而又威风的职位呢?一个督察支队竟有“三萎”!

答案只有一个:吴钰骅之流的督察,都是政法委的衙内。他们凭借父母的官位,年纪轻轻就能高人两等,即使一线警官也是他们的奴才。他们需要公民服从他们,服从他们的奴才。所以,吴钰骅开始就被杨佳的电话投诉激怒了,告诉其他警官,他要从闸北分局的21楼下来,见识见识这个从未见过的硬汉。年轻人哪会想到“忍气饶人祸自消”?

芷江西路警官陈红彬的证词作于7月3日,是因为杨佳7月1日杀警被俘之后讲出由头,闸北分局立刻找派出所核对。但是,陈红彬只是所内的旁观者,而当事警官薛耀、陈银桥的证词,要到7月21日才作出,为何相差18日?为何说法是“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我所民警没有任何过错”?为何另一位重要的当事警官高铁军没有证词?为何证词3吴钰骅2008年7月2日陈述只有被杀时的情况而没有2007年10月5日晚的情况?

杨佳所说的“屈辱”,就是他们所说的“解释教育工作”,而且认定了是在吴钰骅督察之下的屈辱,投诉之后所受屈辱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冤有头债有主,杨佳后来的半年投诉就是冲着吴钰骅,可能要求吴钰骅撤职。芷江西路派出所两次派人去北京找杨佳,开价是赔偿300元,但是旅差费花了不止3000吧?每人次来回卧铺,在北京住宾馆两晚,请北京警官吃喝一桌,回程购买礼品...

外调经费一般是分局才有权限,派出所则无权。如此重视如此越权如此开销,可见其中端倪。


3,我在上海亲历的解释教育工作

一部水浒,开头是东京的高衙内把硬汉林冲逼上梁山。现在,上海的吴衙内又是如何逼迫杨佳开启了一个时代的呢?上海警官在路上抓人之后的解释教育工作,是怎样的呢?尽管上海警官信誓旦旦,但我可以作为旁证,讲讲我在上海打工时的亲历。那时我赁居于源深路,常在附近一个大排挡吃饭,与其安徽老板混熟了。某晚急事外出,安徽老板欣然以摩托车载我。刚到商城路,就有警官来拦住。安徽老板吓得扔下摩托就跑,我不知为何?一个警官抓住我,问明是坐摩托的,就说没我事了,赶我走。掉头之时,看见安徽老板被警官追上抓走了。

次日早晨,安徽老板来说,昨夜警官抓他进了梅园派出所,要他承认是非法载客要罚款。他不认,就被用细绳捆住两个大拇指吊起来,如果站不动了往下坠,两个大拇指关节就勒的钻心疼,到了早晨实在受不了,只好认了,让他老婆送去罚款6千元,若要收据就是1万。他要求我分担一半的罚款,我同意说等下月发饷。看他的大拇指,当时只有浅浅的一道痕,过了几天再看就泛出青紫肿胀,像小萝卜。用刑如此精巧!未几,公司派我出差北京,到京之后又多次让我延续总计半年。等我返回上海,那个地方已经拆迁了,安徽老板不知去向,让我负债至今。

后来我常去附近一家霓虹茶社,浦东老板告诉我有好几位警官罩着呢,只要经常约他们来搓麻将,输钱给他们,并请他们带走小姐。谈起那事,浦东老板说,为何小事要抓人抓一夜?有名堂的。警官每晚都要抓一批,治安警抓人之后就带到附近的派出所,修理人是他们晚间值班的唯一消遣。而且抓够一批之后,要挑好修理的修理,如果修理错了,事后找出当地有力量的朋友来讨说法,会很没面子的。所以要看准外地人,不能立刻找来当地朋友说清,修理之后就滚出上海无法报复。而且要找一个看起来骨头硬的,修理起来才能过瘾,修理给同一批被抓的人看,吓得他们赶紧找朋友来送罚款,而且都要写下认错的文字,以备日后找上门来或者上级收到投诉来查。所以抓进去,先要让你跌在纸上,然后再看你能榨出多少油来。

所以,杨佳受到屈辱,一是他骨头硬,警官要挑他修理;二是他在上海没有朋友送钱,警官自认晦气,白忙了一晚。否则,租车单拿出来,租车行的老板必定也是警官的朋友,警官随时能给他一个电话就问清了,何必折腾一夜呢?


4,杨佳向吴钰骅追讨说法

那么,杨佳这样的硬骨头,不仅没被吓倒,还坚持投诉吴钰骅,坚持要一个说法,必须是闸北公安局正式出具的文件,给吴钰骅的纪律处分,这就毁了吴钰骅的仕途。闸北警方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和程序,要让杨佳撤诉,就是要为吴钰骅擦屁股。特别是这次开庭居然不让第一当事人兼受害者吴钰骅出庭,可见吴钰骅的背景有多深?吴钰骅30岁,吴志明56岁,谁是谁的衙内呢?

所以,7月3日至21日之间,闸北公安分局又在芷江西路派出所作了擦屁股的手术,最后宣称“我肯定没有动手打过、我所民警没有任何过错”,意思是:1.动手打人是高铁军而不是我;2.高铁军已经不是我所的了,打人是他的个人行为;3.即使高铁军是由吴钰骅指使的,吴钰骅也不是我所的而是局里的。

但是,杨佳从开头就认准了吴钰骅,杀上21楼就为了找到吴钰骅。现在可以猜想,谢有明劝他:想见到你的仇人吴钰骅,只有在开庭对证的时候;只有委托我做律师,才算手续齐备可以开庭,我帮你要求传唤吴钰骅到庭。杨佳只要见到吴钰骅,让他明白“给你一个说法”。但是,上庭不见吴钰骅的影子,所以“被告人杨佳以辩护人申请传唤薛耀、陈银桥、吴钰骅等证人出庭作证未获法庭准许,诉讼程序有失公正为由,拒绝回答法庭审理中的讯问和发问;对控辩双方宣读或出示的证据不发表意见,也没有为自己作辩护。”

吴志明的父亲吴德兴就是太上皇江泽民的弟弟江泽宽,那么,吴钰骅不就是皇孙吗?吴皇孙一时兴起,能从21楼乘电梯下到地面修理草民杨佳,手下的警官小兄弟可以帮他玩弄警棍、手铐、麻绳,头顶着国徽,以国家执法的名义。杨佳在那一晚,只能老老实实熬过那一晚。此后,依法维权投诉...,不仅无效,还招来上海警官和北京警官联合上门的恐吓羞辱。苦度半生养育他的娘亲,也要陪他遭受又一次上门羞辱,在她因为上访而被抓之后。寡母孤儿,就因为没有权势,连自己的家里也不得消停?也许教养了杨佳的母亲即使活到80岁,还要被抓去劳动教养?奥运的中国公民,就要被公仆教养?到底是公仆教养公民,还是公民教养公仆?


5,杨佳是千年一出的华夏英雄

硬汉杨佳不甘屈辱,为了反抗整个国家机器对一个公民的犯罪,为找吴皇孙报仇,一人一刀徒步杀上21层,终于让吴皇孙倒在自己的刀下。这是一条何等艰难何等壮烈的复仇之路?为吴皇孙挡路的六名老警察也被杀掉,怪谁?君不见,过五关斩六将的关羽,是为了去找刘皇叔报恩,他是汉朝将亡时的造反英雄,反抗操弄国家政权的董卓和曹操,死于暗算之后成为中华民族崇拜的武圣,成为帮会庙堂商家店铺的偶像。

杨佳广受同情,因为他28年来的孤苦无依,没有享受过任何的名牌学历、干部待遇、国企分红、大会拍照、媒体追捧、出洋开荤、美女垂青...,没有任何好事与他有缘,而他还在真情的爱着这个国家,还在要求这个国度能够“给我一个说法”,还在维护这个社会,小心走过斑马线,寄情山水还不忘除掉垃圾。现在为上海人民除掉几名作恶多端的匪警,何罪之有?

那些经过训练的老警察,竟然腐败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程度,还敢喝问杨佳“你在干什么?”,浑然不知死之将至。其实这个和平时代,警官对草民所作的一切,都不是给我们看的,而是最终给职业军人看的。我再讲件旧闻,还记得05年,某个派出所的警察去处理邻里养狗纠纷,偏袒一方。却不料,另一方是军区空军少将的太太,叫来了20多名着装军人,当场打得小警察溢尿出屎,喊着救命就被拖入军营。后来他们所长去跪在军营门口,才把人求出来。那小警察被拖出来时,警衫褴褛,警裤一塌糊涂,磕头捣蒜哭喊认错给满街人看。

他们忘了,在共产党给人民学习的小说和电影里面,警察不过是些随时毙命的黑狗子而已。人们如果普遍认为警察普遍是好人的时候,就会认为杀好人的必定是坏人。但如果普遍认为警察普遍是坏人,那么杀坏人的杨佳当然就是好人,杀得越多越狠就是越大的好人大英雄。

华夏传统并不责难英雄杀人,不过瞬息之间。但若以权力机关的精心运作,想要摧毁一个英雄的意志与生命,却是为人千古不耻。正如哪咤闹海,最后被龙王胁迫父母,血尽而能化身莲花;孙悟空大闹天宫被捕说“你们仗着人多暗算,算不得英雄好汉!”

杨佳若被杀,将是此后两千年的华夏英雄、帮会偶像,将是一切反抗者的图腾。这个时代还需多久,杀害这位华夏英雄的推手,有谁还能藏身?吴钰骅、谢有明、王智刚、李玫瑾...,难道不会被铸成铁像跪在杨佳面前?尽管他们或她们还可以因为把杨佳推上断头台而邀功请赏。杀杨佳者,必遭人杀,信夫?


6,且看吴志明的首鼠两端

上海官府的非法密审,多份证词中提到杨佳的母亲,把母亲描述成杨佳的共犯--这是对一位苦难母亲的诋毁,但又不许她出庭作证,牢牢地绑架她于暗室之中。我想,杨佳的母亲只要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哪怕作为共犯上庭她也愿意,甚至高喊:“就是我让我儿子杀掉你们这些狗东西!杀了我们母子俩,你们还亏了四个!”


堂堂皇皇的能够操办奥运的国家政权,竟然以如此精密的谋略,加害这全部财产只有一把杀猪刀的寡母孤儿,为什么?正如人权律师刘路先生所说这是“一个人的战争”,文坛领袖刘晓波先生谴责上海官府政法委书记吴志明的暴力统治、私吞真相、难辞其咎!

现在,我们敦促吴志明先生:
让杨佳的母亲上庭作证!
让你的衙内吴钰骅上庭作证!


写于2008年9月13日
亚太人权基金会纽西兰工作会议之后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草虾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29267950 Skype帐号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166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