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中国民主化久久不能得到突破的问题仍然在于汉人类汉人的劣根性问题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中国民主化久久不能得到突破的问题仍然在于汉人类汉人的劣根性问题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中国民主化久久不能得到突破的问题仍然在于汉人类汉人的劣根性问题 (4849 reads)      时间: 2013-5-01 周三, 下午7:22

作者:飞虎队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中国民主化久久不能得到突破的问题仍然在于汉人类汉人的劣根性问题


首先从一件小事说起,近日,论坛上突然冒出了一位kai,从4月24日一露头那天起,就以比任何人都激进的态度,非常密集地一连上了大量“反共”短贴,一下子就赢得了众多的喝彩。

可是我却觉得这个ID似乎似曾相识,于是顺手搜索了一下旧帖,结果惊讶地发现,这个家伙,从它2004-03-24一出现那天起,一直到四年前2009-01-28突然消失前,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其实一直都是一个态度鲜明的反民主反西方以及死硬拥共分子,怎么突然消失四年后再出现时却一百八十度大转身,一变脸就变成了一个激进反共“民主分子”?(而且,这突然消失的四年里去干什么去了?能交代一下吗?)

对于它此前的拥共反民主,它自己轻描淡写辩称地是:“有时候故意跟他们斗了玩玩的”。

可惜,当然不是这样的,搜索旧帖显示,它当年在这个论坛上对众多反共民主人士的谩骂是极尽恶毒之词的,很明显的是对鼓吹民主者有着刻骨仇恨的,而绝非是像它轻描淡写的“斗了玩玩”。

一个价值观已经成型的成年人是根本不可能这样思想观念突然就毫无缘故地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除非你这四年里坐了共产党的牢,但这个可能性也被排除,因为它一直自称是居住在加拿大的国民),这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共特五毛(实际上它当年在旧帖里曾自我调侃说是“文化特务”,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时得意之下说漏了嘴)。

即使退一万步来说,这也是毫无疑问的投机转向(它自己也无意间承认说是因为现在国际国内局势产生了重大变化)。

很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里整天莫须有互相抓共特的民运同道中人,面对这么白纸黑字突然玩了变脸的真正共特五毛却无动于衷视而不见,相反还大加热捧,而真正几十年如一日赤胆忠心一直坚持反共的民运同道之间却要不择手段互相置之死地而后快。

我从日常生活中就很深刻研究而了解了这种心理:新来的附和者,哪怕明知是假扮的投机者,但彼此还没有明显的私利冲突显现出来,所以也要不顾是非地拉拢过来,以对付以前的旧同道。因为越早旧的同道越是易被认定为是权力竞争中的主要对象。

我说这是汉人类汉人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民族劣根性,是有根据的,以下还会详细分析。

这还是我第一次抓共特,跟别的人彼此之间毫无事实根据只凭莫须有的上纲上线为了彼此圈子内权力竞争而互抓共特不同,我说什么都是有白纸黑字的证据的,谁也抵赖不了,旧帖都在哪里,一看即知(这里我提醒它一下:你现在再想去篡改旧帖都来不及了,因为你一篡改就必然会在“最后编辑时间”上显示出来是在这个帖子日期之后,于是就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

具体地说,这个家伙现在突然热情如火地既要“挺法轮功”又要“支持西藏,新疆少数民族争取民主权力”,但你们知道它四年前突然消失前是怎样的态度吗?

那时候它称呼法轮功为“发愣功”,咒骂达赖喇嘛,咒骂藏独疆独。以及咒骂一切反共民主人士。

你们能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吗?

然后突然出现之后就激进地要“在海外成立自由军”!

你是想骗捐款吧,可惜这套把戏已经不好用了。

“我感到挺搞笑的”是,就算是真要“成立自由军”,也应该是像利比亚叙利亚他们那样到国内去“成立自由军”啊,“在海外成立自由军”干什么?对欧美搞恐怖袭击吗?

你倒是挺会为中共着想的。

我当时看到这个蹊跷的ID,于是试探性地跟了一贴:《中国要实现民主化必须要有美国的介入才可能成功》,结果没想到这个激进到要“成立自由军”的家伙,却很谦虚地表示“不需要美国直接军事介入”,这真是奇哉怪哉,难道你那个要饭的“海外自由军”比美军战斗力还强大吗?

还有一个跟这家伙一唱一和配合得很好的gp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另一个马甲)甚至还更体贴中共地表示“都不需要”,呵呵,真是共特尾巴终究藏不住。

其实,我提出“中国要实现民主化必须要有美国的介入才可能成功”,认同其可行性的人不多,但却并不离谱,因为这是个很简单的历史事实:自从二战美国开始全面介入全球政治事务以来,这世界上几乎就没有几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不是在美国的介入乃至军事介入下才得以成功的,近的如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远的如战后德国日本韩国,不仅这些卓尔小国都必须要在美国干涉下才可能民主化成功,就连苏联这个庞然大物,也是在美国几十年演变渗透下才得以发生民主化变革的,又何况是号称全球第三的中共国呢?

认为可行性高不高是一回事,这个可以商讨,但是认为需不需要则是另一回事,所以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地说,凡是声称中国民主化不需要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介入的都绝对是真心为共党着想的货真价实共特五毛无疑!

这点道理浅显易明,一看即知。

其实,这家伙急欲洗白自己的那几篇“投名状”,垃圾得很,无非就是些故作激烈的慷慨之词加点陈词老调包装一下,根本无任何创见,就拿第一篇被上导的“献礼”来说,“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中国的现状”,点开一看,“我感到挺搞笑的”:原来就是些腐败啊,无法制啊,贫富悬殊啊,这不都是些老生常谈吗,这用得着你来告诉我们吗?早在十年前你还在起劲地给中共当打手的时候这些都已经是网上常识了,你以为大家都是刚从火星上过来的吗?还是因为你在党校培训时刚刚才知道所以以为我们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我不怕得罪独评管理层地说一句,实际上我老早就怀疑独评管理层里有内鬼,很多可靠老网友的呕心沥血之作常常莫名其妙地被打入冷宫,相反像这类一看即知是粗制滥造的五毛垃圾却频频上导读。

好了,抓共特到此告一段落,这不是我的文章主题,不过我说了:我说什么都是有白纸黑字的证据的,谁也抵赖不了,旧帖都在哪里,一看即知。我想重点说的还是那个汉人类汉人劣根性:“整天莫须有互相抓共特的民运同道中人,面对这么白纸黑字突然玩了变脸的真正共特五毛却无动于衷视而不见,相反还大加热捧,而真正几十年如一日赤胆忠心一直坚持反共的民运同道之间却要不择手段互相置之死地而后快。

我从日常生活中就很深刻研究而了解了这种心理:新来的附和者,哪怕明知是假扮的投机者,但彼此还没有明显的私利冲突显现出来,所以也要不顾是非地拉拢过来,以对付以前的旧同道。因为越早旧的同道越是易被认定为是权力竞争中的主要对象。”

中国裔人或者汉人往往感叹少数民族的人或者西洋人真诚,团结,少内斗,确实,我们通常也容易观察到,在中国裔人之外,其他民族明显更有是非黑白观念得多,一人曾作恶,哪怕之后再怎么费力洗白,但都会白纸黑字记录在案在人心,永难再被信任,而真诚奉献的人会得到大家公正纪念和尊重;但在中国裔人中恰恰相反,越是真诚的人越是易于被坑害被遗忘,相反投机小人倒容易被众人认可谅解和追捧巴结。

所以我说这是汉人类汉人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民族劣根性,没有任何真正的是非观念,只有私利斗争决定一切,哪怕面对白纸黑字那么明显的证据,哪怕同道彼此之间有那么大的大局需要顾全,也要不择手段彼此拆台到底。结果被真正共特钻空子利用。

有个博讯的周亚辉网友说得好:“一般来讲,在网上大量写文章讨论自由民主法治和反共的人,不是中共特务。尤其是,如果这个写手没有隐瞒真实身份。(相反)隐瞒真实身份的人,。。。其实,他可能就是中共特务,他们以反共和自由民主人士的面目出现,来欺骗民运人士。”

确实没错,除了这个白纸黑字赖不掉的kai,就在这个论坛上就还有这么一个gp东西,跟别人不同的是,他(他们)从不写正经长文,也看不出有任何稳定自洽的政治立场,全是插科打诨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攻击成名人士,反咬别人是共特,但其实从他(他们)所用手法来看却恰恰正是共特惯用手法。

所以以前,曾节明先生和螺杆先生互相争执的时候,我就一再热心好意地劝解他们,你们都是在网上长年撰文宣传民主反共党专制的知名人士,为民主反共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君子和而不同,没有必要为了一些受奸人挑拨的小小网络恩怨和意见分歧就无限上纲上线,彼此恶攻。螺杆先生还算温厚,从此就很少再主动挑起争斗,但曾节明先生,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因为性格偏激,却还一再主动攻击对方。虽然他以前也骂过我,但我从不计较,因为我一直相信只是因为他性格率真执拗(虽然别人普遍指责他是人品不佳),但是我发现他忽右忽左,很难捉摸,近来突然又对以前骂过的一些人热情夸奖,甚至是曾经的政治上的死对头:一些极左人士。似乎还相交甚好。结果到现在我已经完全搞不清这到底是性格问题还是人品问题,还是中国裔人根除不了的劣根性:无是非,只有利益?

其实,我老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国裔人中搞政治的,特别是混民运圈的人,似乎意识形态都只是一种包装,其实并无真正是非,随时可以为了利益改换门庭的,虽然我很早就对民运圈中为了争夺经费和权位勾心斗角有所耳闻,但是我还是一直善意地理解他们争权夺利是一面,但另一面也在真心反共争民主,人嘛,都是有两面性的,但是近来我越来越觉得:也许就连这个反共啊民主啊的包装也仅仅只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吧?不然就很难理解得了他们彼此之间何以对以前的同道那么狠毒?

我真希望是我想错了。

螺杆先生,也许是我所见之人中人品最为端方之人,但是也很让我失望,虽然阴险狡诈那一套他不搞,但是他似乎也有一种无是非只是你好我好的好好先生倾向,我理解也许是为了避免无谓的争吵专心撰文的考虑。当然,对同在为民主反共事业做实质贡献的同路人之间,尽量求同存异和而不同是很好的,也是我赞成的,但是偏偏对一些明明白纸黑字摆在那里的共特五毛和康生式的奸险小人你好我好是非黑白忠奸不辨沆瀣一气,这种处世哲学,就还是太中国人了一点。

作者:飞虎队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9974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