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汉文化的双重邪性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汉文化的双重邪性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汉文化的双重邪性 (4791 reads)      时间: 2013-5-02 周四, 下午7:05

作者:飞虎队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汉文化的双重邪性

2008-05-08


有那么一段时间,曾经想从所谓的“中国文化”(实际就是“汉文化”)中寻找

到一点可用的精神资源,晚上睡觉前常翻翻古书,充满黑暗的史书已是不能看了

,陈腐枯朽的儒书也不能看了,充斥着农民式狡诈处世哲学的老子也看不下去了

,庄子倒还有几分清新之气,但是又太空,于是就看看诗经,似乎仍然有一丝天

真纯朴的人味。

可是早上醒来的时候,一种强烈的现实感马上就把前晚积累的那一点点对于“汉

文化”的虚美印象驱散得无影无踪。因为很明显的这些东西除了自欺欺人和麻醉

毒害灵魂之外,实在是没有一点点有益于人类世界的内涵的。

“汉文化”是什么?首先,它是一种看上去很冠冕堂皇的东西,或者,即使看上

去并不冠冕堂皇他们也要嘴硬着把它说得冠冕堂皇。

“汉文化”就是死不认罪的东西。

常有一些浅薄之徒,如果你要说点什么“中国”不好的地方,他们马上就会跳出

来牛头不对马嘴地用“外国也有这些事情”来“反驳”你,似乎这些家伙脑子里

有某种基因决定了他们的思维只能永远地循环于这种路线。

其次,“汉文化”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些邪恶的东西。之所以标题上不用“邪恶

性”这个激烈的字眼,只是为了方便于客观平实地阐述一些基本的事实,因为若

说“邪恶性”(虽然也是事实),则难免给人感情用事的印象。

但我若说其具有一种“邪性”,则相信无人能否认。因为哪怕是最不肯面对事实

的人,即使不谈其内容,仅仅只是从“汉文化”那妖异吊诡的外在形式,也难以

否认其确确实实就是具有一种“邪性”(事实上“中国人”常常为这一点而感到

得意,正如同生活中我们常常看到的那样,那些占到了既得利益的便宜的流氓无

赖常常为自己的流氓气而得意一样)

这个世界上只要是跟“汉文化”沾上了一点点关系的人,没有一个不因此而倒霉

的。蒙古,女真,这两个本来自由自在天真纯朴,驰骋在塞外自由空间的民族,

一开始征服汉域时本来是充满活力的,结果没想到却被“汉人”所腐蚀,以至于

到了今天,仍然还不得不被迫跟“汉人”捆绑在一起共同为奴。真是福兮,祸兮

? (最冤的还不是蒙古女真这两兄弟,毕竟他们是在主动征服“汉人”的过程中

被拖下了水,也算是自找倒霉吧。最冤的是维藏这些民族,本来跟“汉”毫无瓜

葛,也没去招惹对方,本来在自己世代生活的家园里面念念自己的经拜拜自己的

神,只求过一点平静的生活,结果却阴差阳错被蒙古女真的征服一块拖进去了。

现在倒好,捡了现成便宜的“汉人”死咬着别人不松口了。)

实际上,“汉人”就是要捆绑其他民族跟自己共同为奴,绑架其他民族跟自己共

同为奴,现在又发展到了要把整个世界都拉下泥潭。

西藏问题,奥运事件,这些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汉人”对于以前别人惹到了他

们的地方(其实很多时候还是他们先招惹别人的),总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正义模

样,似乎他们的利益就等同于是整个世界的正义,一副“世界人民代表”模样(

其实谁待见他们啊)。但同时他们又能够脸不红眼不眨地欺压另外的弱小者,而

且那么理直气壮,还能把这些罪恶勾当包装得那么“正义”,令人不得不惊叹“

汉文化”的那种妖邪的力量。

实质内容上始终是那么邪恶的,但是形式上却又永远是那么“大义凛然”的。

此之谓“汉文化”的双重邪性。

其实,“汉人”周边的这些游牧半游牧的各个民族,虽然不免野蛮残暴,但是纯

朴天真之气未脱,本来是大有希望大有生机的民族,可惜掉进了“汉”这个大酱

缸,从此败坏。

蒙古,不仅在成吉思汗之前,而且在成吉思汗死后的好几代人时间里,汗位都是

依照他们的古老传统要共同推选的。这样一种与生俱来的民主天性,不是被“汉

人”的武力所扼杀,却是被“汉文化”在灯红酒绿犬马声色之间不知不觉腐蚀掉

,岂不悲哉?

还有女真,未入关之前也是遵行着很大程度上的民主体制,即使入关之后也还是

保留有八大贝勒共治的相当于贵族议会制的一种共和体制,可惜这些先天性的优

良基因都在漫长的“汉化”过程中被汉奴才文化逐渐逆向淘汰掉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中国”这么一个国家,那么这个世界肯定就将会变成彻底

的地狱。

相信这一点无人能否认,因为不管“爱国贼”们怎么拼命嘴硬着要把他们的“祖

国”说得天花乱坠,但是“中国人”却都在千方百计要逃离这个“祖国”,死皮

赖脸削尖了脑袋往其他国家钻,若你问他们“你说祖国那么好那你为什么不滚回

你的祖国去?”这时候他们就开始耍无赖了“我有权追求好的生活!”

这样他们无意之中倒是透露出了一点实情:那个“祖国”对于他们这些妖魔鬼怪

来说确实就是一个需要千方百计逃离然而又毒瘾难解无法断瘾的地狱。

不好的东西,他们偏要耍无赖把它说得好,好的东西(而且他们明明正在享用着

),他们却偏要昧良心把它说得不好。对比一下“汉文化”那邪恶黑暗的精神内

容和妖艳的外在形式,可以看出:这不就是“汉文化”的双重邪性所在吗。

常有“汉人”歪曲是非,说什么“汉文化”不重宗教,更多关注的是人的问题,

所以“汉文化”是人本文化。真是让人喷饭的弱智论调。如此我也可以说纳粹不

信鬼神,关注的也是怎么解决人的问题,岂不是纳粹文化也是人本文化了么?

难道关注人的问题就成了“人本文化”了吗?“汉文化”关注人的问题不是为了

关心爱护人本身,而是关注于怎么解决人统治人.人奴役人的问题。

说到“汉文化”就不能不谈到“汉人”,时至今日我觉得不能再讳言这个问题:

中国的问题就是“汉人”的问题。而且我一直认为“汉族”就是一个伪民族,就

是一个大杂烩的混杂群体。

虽然我本人倒是相对来说比较正宗的“汉人”(祖上从古时起每临兵祸就一路南

逃至今,所以血统上是比较跟古汉人一脉相承的),但是我对这个“民族”从来

就有着最清醒的认识和警惕。内心深处我也很悲叹其苦难而自作罪孽的历史。

实际上我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很多“汉人”老百姓一般来说他们也是相当友善和

可怜的,但是可悲的是他们既是专制酱缸社会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帮凶。

最早让我意识到“汉人”是一个非常空幻的概念是缘于我在中国南北各地的旅行

,我发现中国南北各地“汉人”差异之大简直令人吃惊,完全不具有一个“民族

”共有的任何特征,不管是从体征上,相貌上,心理素质上,语言上,还是习俗

上。

甚至最后我发现就连文字都有差异:那就是在香港广东等地,我发现他们不仅在

语言上跟大陆其他地区完全不同,彼此根本无法听懂(实际上在广东本地的三种

方言:白话.客家话.潮州话.之间都已经彼此不通),而且在文字上也跟汉字有很

大不同,那就是:虽然有些字是跟汉文用的同样的字,但是组合成词汇的方式,

以及语法,跟汉文完全不同,而且,还有很多的字,就连写法都跟汉文完全不一

样,从外观上看,就好像是汉字中的乱码那种形式一样。

我最初是从香港等地电视节目的字幕中注意到这个问题的,后来上了一些香港的

网站,更是发现这个问题。不信你们可以到香港讨论区这些网站去看看,看看香

港人日常交流的文字(非官方语言文字)是不是跟汉文很不一样,是不是完全就

像是一种外文?

也就是说:从语言上你既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从文字上你也看不懂他们写的什

么。也就是说,广东一带的语言和文字,是跟汉语和汉文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语言

和文字了。

从体貌上来看,很明显广东香港一带的人跟大陆北方的人体貌特征差异太大,血

统上是马来人种。

所以说,至少可以说广东香港一带的“汉人”,不管从语言文字还是从体貌特征

上来说是跟内陆的“汉人”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民族。

不过满好笑的是:广东香港,这些地方的“汉人”,却往往是最以“汉文化”传

承者自居的,网上的好多皇汉分子都来源于此地。但是我这个相对来说比较正宗

的“汉人”倒不以“汉”为福,他们这些“伪汉人”却这么醉心于此,这不是皇

帝不急太监急吗?

而且最可耻的是,广东,特别是香港一带的人,是最歧视我们这些内地“汉人”

的。岭南以北的“汉人”,通通被他们称之为“北佬”,他们还自认为自己才是

最正宗的“汉人”。

可是我这个广东人眼中的“北佬”,到了真正的北方,却又被那些汉化的胡裔“

伪汉人”视为“南蛮”,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可实际上我这个忽而被真南蛮视为

“北佬”时而又被真北狄视为“南蛮”的江南后裔才是比较正宗的汉人。

在这里,中国人那种“不爱人民却爱国”的“变态爱国主义”表露得淋漓尽致。

这,大概也是“汉文化”邪性的一个充分证明吧。

当然,我倒也不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可以指责的,相反,我觉得不管是广东人

香港人,还是北京人上海人,他们要歧视我们这些内地“汉人”那都是理所当然

的,因为本非什么“同胞”,当然人家也没有义务要待我们一视同仁。


既然中国的问题就是“汉人”的问题,那么,“汉人”和“汉文化”是个先有鸡

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吗?互为因果?还是同为一体?

我说不清楚,但是我相信这里面绝对有种族的因素在里面。如果这么说让很多“

爱国民主人士”感到不快,那我只能表示遗憾,因为我是在真诚地阐述一个我观

察到的事实。

我相信,其实进化论已基本上足以解释人类社会的一切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

来分析的话,自然选择不可能不对生活在不同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下的不同种族

不同民族不同人群产生不同的影响。

简单地说:中国自古以来极端严酷的社会环境,是确确实实会把具有较多善良基

因的个体逐渐淘汰掉的(因其不适于在这种社会环境中生存),而具有较多奸诈

基因的个体则因为更适合于这种社会环境下的生存而得到扩散。

那么,很明显,至少在两千年前,整个中国地区的群体生物特征就应该已经开始

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变异。

关于这个问题,关键之处在于:人的性格,品质,这些似乎是属于精神范畴方面

的东西,是不是也会像身高.体貌这些纯粹生理特征一样得到遗传?是否一样是属

于先天性的?

答案是肯定的,不必说我们从日常生活中观察到的实际现象(某些小孩天生就具

有较强攻击性,某些小孩天生就比较温良),很多年前明尼苏达大学就通过跟踪

数百对同卵双胞胎(在遗传基因上一摸一样)的成长情况证明了这个问题:人的

性格至少百分之五十来源于遗传,剩下的百分之五十虽然是后天性的,但是实际

上也会在相同社会环境中交叉感染而得。

我在《中国人的专制习性是不是因为遗传原因》一文中已经完美地论证了这个问

题。

当时,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质疑说:在海外成长的华裔并不天然具有专制倾向

。但是,现今的奥运拥共事件恰恰有很多海外成长的华裔积极参与,表明情况并

不容乐观。

因为我们不要忘了除了一半的先天因素外,还有一半的因素来源于后天的交叉感

染,一个人一出生心理上就被烙上“汉”的印记之后,他就很难摆脱得了这种身

份认同对他的束缚,他下意识中就认定了自己有为这种印记效忠的义务。


即使哪怕他是强烈反感“汉”的,但是潜意识里面也会带有包袱,或者因为急于

要摆脱这种包袱而采取跟他以前的同类同样的邪恶手段。

哲人曰:跟魔鬼战斗,自己也变成魔鬼,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这就是为什么我发现只要是“中国人”(或曰“汉人”),不管他是哪种政治立

场,都难免同样地小鸡肚肠,热衷于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而且特别热衷于内斗

,算计出卖自己人。

经常在网上看到中国人感叹西方人如何如何单纯善良,没有多少坏心眼,人与人

之间少有算计,似乎颇有见贤思齐之意,但是一转眼间就又看到他们在为蝇头小

利勾心斗角,互相算计。

有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只要是对还自认为自己是“汉人”的人都应该保持警

惕。

“汉”这个东西,会把一个喜欢它热爱它的人变成傻瓜,或者恶棍,或者伪善的老好人。也

会把一个讨厌它憎恶它的人变得满怀仇恨。这就是它能够起到的作用。这也是“

汉文化”的双重邪性所在吧。

作者:飞虎队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8132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