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一篇旧文:从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说起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一篇旧文:从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说起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一篇旧文:从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说起 (4238 reads)      时间: 2013-5-02 周四, 下午7:16

作者:飞虎队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一篇旧文:从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说起

--------------------------------------------------------------------------------

偶然间看到一部日本影片:《初恋》,被片中歌曲伤感的旋律深深地迷住,日本文化中那种深入骨髓的忧伤,凄美得令人心碎,也令我困惑:为何世上会有如此宛如精灵般飘逸的民族,如此缤纷而又纯净的国度。

如果这世上不曾有过日本这样美丽的国度,此生会是多么地无味,多么地无可思忆——因为看过此片之后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整个近现代的历程中,中国都只不过是有意无意的,对于日本的一个拙劣的,低俗的模仿者。由此我感悟到:也许那里才是我真正的祖国吧。

此文大概写于2008年,具体是什么日期已经没有记录,而且居然在我曾经活动过的几个网站都找不到任何原始记录了(似乎也从未在这里出现过),只找到这个迄今最早日期的转帖:http://www.peacehall.com/forum/200802/qglt/33345.shtml,我也不记得我是在一种什么心境下写下此文的,又是如何将它发表的,如不是偶然搜索到,我已经忘了我曾经那么爱过这个国度,也许这也喻示着我跟从未谋面的她错过的永无缘分的爱吧。

谨以此文献给大家,也献给美丽的日本。

——————————————————
从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说起


我发现日本民族似乎具有一种唯美主义的鲜明特质。

本来,我早就应该明确地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被生活中那些纷繁的表相缭乱了目光,竟然没有一开始就看出这种内质。

最初引起我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一个现象是:我发现东亚青少年中流行的那种看上去凌乱恣肆,造型夸张,疯长飘逸地向四面八方伸展出去的那种很卡通的发型(并将其焗染成各处浓淡不一的金黄色),这种模式,似乎全都源自于日本漫画中那种美少年美少女造型。

而这些,在日本似乎早就已经是过气了的时尚。

这些样式,中国大陆很明显地模仿自港台,港台又模仿自日韩,而韩国也是模仿日本,可是日本呢?

我本来先入为主地认为日本应该也是模仿自欧美,因为在我内心深处,我对黄种人的创造力是很怀疑的,在我看来,这个世界的文化生态链是有三个层次的,最顶层的是欧美,是所有创造的源头,第二层次是日本这种紧跟着加以改进但仍不失其创建和优秀的第二层次,第三层次就是那些毫无创造力只能盲目地模仿(而且模仿得那么拙劣和肤浅)的第三世界国家民族。

于是我留心地在欧美流行文化中去寻找这些时尚元素的原始源头,但是我发现并不能找到明显的相似之处,我发现欧美的风格跟日本完全不一样,而原因,可能在于欧美的审美观念跟日本并不一样。

日本民族如此着迷于这种美少年美少女卡通文化,面色苍白清秀形体纤细长发飘逸的少年,圆脸大眼很卡哇依的少女,引起我深思,这些,联系日本民族的历史传统来看,似乎都根源于日本民族性中有一种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唯美主义气质。或许日本民族所有的优秀伟大之处都要从这个出发点去加以诠释吧。

而日本这种唯美的流行文化,引领了半个亚洲的时尚潮流,由此也可见日本文化的魔力。

不仅在视觉艺术方面如此,在流行音乐方面,我逐渐发现:原来也是暗合我上面提出的那个文化生态层次的结构的:第三世界的中国大陆模仿抄袭港台,港台模仿抄袭日韩,韩国这种暴发的新贵又模仿抄袭自日本欧美。不同的只是:跟我原先的设定已经不太相合的是:日本似乎早已超越了原来的第二层次,跃居于第一层次,跟欧美平起平坐各分秋色。

日本音乐,别有一种空灵悠远,常在夜里一遍又一遍地聆听,吟唱,那种摄人魂魄的穿透力,令人心神颤动,总忍不住似要潸然泪下,虽身处黑暗之中,而心却仿佛已经飞到了樱花灿烂的滨海原野。

或许,那才应该是我心灵永远的归宿吧。

以前,有一本公认为对日本民族性分析得很深刻的书《菊与刀》曾有一个著名的论断说道:西方人是罪感民族,而日本人是耻感民族。

而我觉得或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将其表述为:西方人有一种唯善主义的倾向,而日本民族有一种唯美主义的倾向。

西方人的唯善主义倾向,或许缘于其基督教的传统,这种价值观预先设定了人一来到世间就是有罪的,故而人要向神悔罪。因为深信顶头三尺有神明,所以西方人即使是在偶尔作恶时,也心中战战兢兢,深怀负罪感,行为总有一个底线。这应该可以解释西方人确实具有一种孜孜不倦地求善的决心。

而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我觉得,其实也是可以与西方人的唯善主义殊途同归的,甚至可能更为合服天道人性。因为在我看来:唯美主义会自然而然地导向求善的结果。

相比之下,中国人只是一种唯利主义的动物,如果我们不被那些特意挑选出来的词藻华丽的古典诗句所迷惑的话,我们应该看到:在中国人广大的现实人群中,是找不出这种唯美主义的倾向的,其真实的精神气质只是不择手段地对实利的追求。两千多年来,中国人只是不断在低层次的黄土文化中循环反复,像猪像狗(这个用词并没有褒贬的意思,只是客观地表述一种真实生活状态)一样辗转挣扎于污浊的泥水之中。

例如,中国人经常被人所诟病的脏乱差问题,对此很多人辩护为是因为经济贫困所造成而非民族本性使然,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在经济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的情况下,比如现阶段某些发达的中国大都市以及海外的唐人街社区中,这种情况仍然是顽固地基本没有改变地存在着。

而在表面上跟中国人种族特征和文化传统相近的日本人,则被公认为是世界上最讲卫生最爱清洁和最讲文明礼貌严守公共秩序,最遵纪守法,不管是在经济发达的现时代还是过去从战争废墟中刚站立起来的贫困时代,以及古来的任何一个蒙昧时期。

其实导致这种巨大差异的背后正应该是日本民族性中那种天然的唯美主义气质所致,因为对于美的追求,必然会导向对于整洁,优雅,温婉,秩序,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和谐等等理念的追求。

过去,曾有一种很流行的看法,我也曾一度想当然地误以为的是:日本传统文化是对中国古文化的模仿和传承,而且更为接近原汁原味的汉唐文化,而且,从后来日本民族又一度摈弃了中国影响向西方文化全面靠拢,进而认定:日本人只是一个善于模仿的民族。

但是现在,我觉得有必要对这种似是而非的看法加以重新审视。

诚然,日本民族确实是一个极善于模仿的民族,但这绝不意味着日本民族仅仅只是善于模仿而已。实际上我认为,正是因为日本民族具有一种极强烈的唯美主义气质和传统,所以她们才能够对各个民族文化中优美之处轻松地一一手到拈来,并合理地内化于自己文化构架之中。

对比中国古文化中那种刻意雕琢的富丽堂皇(但实际上这种富丽堂皇跟欧洲宫廷文化一相比较,马上就显得小巫见大巫而黯然失色,而且远没有人家的那种优雅大气),日本传统文化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一种简约的风格。这种简约,清新,我认为更为接近美的实质。

雪野,樱花,一闪而过的剑光,这种纯净的意象,似乎就是日本式的美的几个雍永的元素。而这跟中国式的繁复堆赘的“美”是截然不同的,由此也可见,日本文化绝然不同于中国文化。

日本民族似乎对美具有一种特别敏锐的感觉。而且具有一种执着的唯美的追求。

确实,表面上,日本移植了儒家文化,但是在这种表相后面,其实基于的是日本民族性中那种求美的理想,而并不是像原教旨的儒家思想那样仅仅只是出于对维系专制统治和等级制度的需要,在儒家的原始教义中并不包含对美的追求。日本人欣赏的应该只是:在她们民族蒙昧单纯的青春期从一片空白中猛然看见这种文化时它显现出来的那种看上去似乎次序井然的美感,而日本人一旦发现有真正体现出了真善美的西方文化,就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这种不合时宜的东西。

实际上,日本古代从来就没有真正形成过像中国那样的高度中央集权体制,而是各地方封建贵族各自为政的松散体制,宫廷政事则由幕府贵族代理,天皇主要是作为一种国家象征而存在,深居宫中,基本是不问政事的,也不与普通民众接触,是日本民族神性的一种象征。而我开始理解,日本民族这种用心良苦的安排,其用意就在于保持作为全民族精神寄托的天皇那种神秘朦胧的美感。

日本民族源远流长的武士道文化,要求武士对领主绝对地忠诚,表面上看,这似乎跟儒家的君君臣臣颇为相似,但实际上其内在精神完全不同,因为武士与领主的关系是一种双向的情感关系,其前提是领主要给予武士以高度的荣誉和尊重,武士在法律和礼仪上享有很大的特权,而武士对领主的那种绝对的忠诚,不惜以死相殉,其实就是为了回报其所获与的这种华丽的荣誉感,正是为了要体现一种道德上的冷艳的行为范式。两者的关系,在我看来,更像是一种情人之间的凄美的生死恋关系,倒是非常类似于欧洲中世纪那种骑士与贵族夫人之间的效忠关系,更类似于骑士精神。

由此也可见,优秀伟大的民族在人文精神上总是殊途同归的。

相比之下,中国古代那种君臣关系则完全是一种奴主和奴才之间的关系,臣民在君主面前是完全没有一点人格尊严的,可以被随意杀戮,刑罚,侮辱。

而喜欢标榜“忠君”“仁义”的中国人实际上自古以来从来就不忠不义,考查中国历史就很容易发现:每一次改朝换代,政权更替,或者朝中政治派系势力的此消彼长,中国的庸众,特别是士大夫阶层,刚才还在附和掌权的一方口伐暂时未得势的一方,但随着形势的变化,马上就会倒向得势的一方,附和攻击失势的一方。

一直到了近现代,这种低劣的民族性从来就没有过一点改变。在共产党夺得政权之前还在国统区同声指责共产党“武装叛乱”,担忧共产党专制横暴的本性会导致其上台之后剥夺掉相对温和的国民党给予大家的那点不多的自由的文人们,在共产党夺得政权之后,马上就全面倒向共产党,为其歌功颂德,咒骂国民党。

就连我一向还比较欣赏的周作人先生都不能免俗。

而较早之前,在辛亥革命未成之时还在附和满清朝廷围攻嘲笑乃至迫害革命党的中国大众,革命成功之后则人人都开始“咸与维新”了。

所以我可以预言,现在这些为了既得利益而起劲地为共产党歌功颂德并颠倒黑白地大肆谩骂攻击民主人士的拥共分子,将来共产党下台之后,他们肯定会马上摇身一变转而成为攻击咒骂共产党最积极,追求“民主”最热烈的一群人


中国人的这种朝三暮四,随时可以两面倒的墙头草民族性格,正是因为中国人是一个无耻的民族,而这种无耻则不仅仅是因为其极度自私狭隘残忍愚昧的本性,也因其不知美丑,甚至以丑为荣,只图苟活的生活哲学所致。

而前面说过了,日本民族被公认为是一个耻感民族,而日本民族的这种知耻,我认为正是根源于日本民族性那种深深的唯美主义倾向。故日本人宁可杀身成仁也要维护这种美,从日本文学大师,绝望而死的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等人身上就可以深深地感悟到这种唯美主义的倾向。

确实,从古代的《源氏物语》一直到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等现代作家的作品,可以看出日本民族那种强烈的唯美主义气质简直就是一以贯之的。

而日本古代从来就没有形成过一个像中国的士大夫阶层的那样一个专门靠给统治者歌功颂德为生的文人阶层,这也是日本民族唯美知耻的又一明证。

很多年前,在日本,曾经有一个流行乐队的乐手,据说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少年,经常努力地帮助那些病弱者和贫困者,救护小动物。但是有一天他突然自杀了。似乎是在一次为了悼念他的小型演奏会上,同为歌手的一个女孩子,弹着钢琴唱道“黑夜中醒来”“这个世界充满战争,苦难”“想毁灭自己”(断断续续的歌词大意),当时我看见这种情景,就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日本民族中总是有着那么深深的一种对于死亡的眷恋?

本来她们有着那么优裕的生活条件,她们完全可以像这世界其他大多数民族那样,只管过着不问世事吃喝玩乐醉生梦死的生活就是了。但是,日本民族似乎有着一种深深的忧患感。而我相信这绝不仅仅只是出于对自身生存问题的一种现实忧虑,而是出于对整个人类命运的那种深沉的悲悯。

我觉得,日本民族是一个心灵纯净,心中没有仇恨的民族。过去,受传统教育的影响,日本人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简直就像是魔鬼一样,特别是在关于中日战争等问题上。但是也正是在重新审视了这些问题后面另一些不为人注意的细节之后,我才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例如,前不久,在美国提出对日本慰安妇问题谴责案的那个议员,恰恰正是日裔。而一直在无偿地帮助中国民间人士对日本政府进行战争索赔的,也是许许多多的日本人士。

这些人,虽然我不一定赞同她们的某些观点,但是我一样是尊重她们的。

然而,因此而受惠的很多中国人对此却从来视而不见,避而不谈,仍然不断叫嚣“要杀光所有日本人”。其心理极度扭曲变态。

中国人实在是一个只想占便宜而决不肯吃一点亏的极度自私狭隘的民族。如果占到了便宜,他们就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吃了一点亏,他们都是要耿耿于怀一定要报复回来的。中国人是个充满仇恨的民族。

即使是在南京事件这种问题上,我也开始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虽然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是个真伪有待争议的问题,但是,对这些历史是非,在我还没有足够多的知识和能力来明确作出判断之前,只能是采取存而不论的态度,不对此做什么论断。但是对于这种勇于提出异议的态度,则我认为,这反映的是日本民族那种严谨认真,执着求实的精神。因为正如前文所叙,日本人同时也在正直无私地帮助中国人争取战争赔偿,而对南京事件提出质疑的同样又包括这些在另一方面支持中国人的日本左翼人士,所以显而易见的是:这种质疑绝不是出于狭隘的民族主义。

众所周知,日本人在靖国神社中供奉所有的战争死难者,并不是出于所谓的为战争责任者鸣冤叫屈,而是出于对于死者的无条件宽免,出于任何人只要一死便可赎清所有罪孽的传统宗教观念,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的是,日本人同时也在各地为所有其他国家的战争死难者供奉灵位,为他们灵魂能够安息而祈祷,包括古代侵日的元朝远征军战死者。这样一种博大的胸怀,在整个人类民族之林中都是极为罕见的。

这真的是一片纯洁宁静的国土,而我也宁愿我死后灵魂能够栖息于此。

李登辉先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日本是一个比美国更有思想深度的国家。在那时,我对这句话很是大惑不解,因为当时我对日本的认识还停留在仅仅只是一个善于模仿的民族这样的见解上,然而,随着阅历渐多,现在,我开始逐渐明白了,日本民族的那种勇于表达出自己对人性对世界的真诚探索的精神,与西方人特别是欧洲人在自欺欺人的政治正确性的思想桎梏的禁锢下那种不诚实,那种变相的对自由思想的专制相比,则凸显日本民族的对于自由思想的真诚。

确实,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日本人具有一种孩童般的纯真自然的对于宇宙奥妙对于人类命运的孜孜不倦的好奇心和探索心。

康德说过:整个人类事务中,最为打动人心的两件事情:第一就是抬头仰望星空。

这句话,应该是有着两层意义:第一层意义当然就是仰望星空本身,这样一种对宇宙奥秘的纯真的探视;第二层意义,显然是以此喻指人的心灵与造物主的真诚对话。

而日本民族让我感觉到:她们正是这样一个可以“仰望星空”的民族。这样的民族是不多的,在古代有希腊人,犹太人,在中世纪有西欧人,在现代,则日本民族也似乎已经具有了这种精神特质。

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日本几乎可以说是在欧美民族之外,在有色人种国家中,唯一一个真正具有了现代精神的国家民族。这不仅仅只是表现在经济发达这些方面,因为我们可以发现,同样经济发达的以华裔为主体建立的新加坡,以及阿拉伯等石油大国,在其内在民族精神上,其实仍然停留在中世纪的阶段。

而我不得不继续思索,是什么造就了日本民族这种唯美主义的民族气质的?

没有比较就没有发现,如果我们把日本民族跟人类历史上另一个极为优秀贡献极大的民族希腊人相比,就会发现:尽管两者在民族气质上有那么大的不同,但是在执着地对于美的追求这一点上,却是惊人的相似。只不过,希腊民族对美的追求更多的是通过对于力量的表现来展现,显得是一种非常阳刚的美;而日本民族的唯美则表现为一种秀雅的柔美。

确实,日本民族的那种柔美,显出她们的民族性更具有一种女性特质,所以我宁愿称其为“她们”而不是“他们”。而在这种柔美下面,那种卓绝的坚毅,则令身为支那人的我,深深感到惭愧。一想到她们这种外柔内刚的品性,却又让人充满力量。

我进一步将日本民族与希腊民族对比,发现两者具有更多相似之处,如:都是海洋民族,甚至都可以称之为海岛民族,都是资源贫乏地域狭小,于是就不得不努力奋斗求生存发展。

虽然希腊民族不完全是一个海岛民族,但是最早的希腊文明确实是从爱琴海上的克里特岛发源出来的,其后继承这种文明的阿卡亚人和多利安人其活动范围也主要是在爱琴海那些美丽的海岛之间,以及希腊本土滨海的诸半岛。

我相信正是这些共同的因素,造就了相隔万里的两个民族以同样的唯美气质:广阔的海洋令人心胸开朗,散布在蔚蓝色海波中的那些绿荫如云的明艳海岛令人沉醉在大自然美丽的薰陶之中。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会自然而然地对美具有一种敏锐的感知和强烈的爱好。

但是仅仅只是这些似乎还是不足以解释这两个民族更多的优秀伟大之处,因为同样的还有很多以海洋为生的土著民族,虽历经万年,也只是停留在了那种原始蒙昧的状态,并没能发展出优美的文明。

而我们追根溯源,就会发现,原来这两个民族起初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海洋民族,而是跨海而来的游牧民族。她们身上还带着那种游牧生活赋予她们的天真未琢的灵动的野性的生命力,还未被繁琐低俗的农耕生活腐化掉其精神,于是,当她们一旦来到并融化在这种优美壮阔的海洋环境中时,原本身上那种纯真豪放的气质,与大海深邃博大的气质一相碰撞,马上就爆发出了绚丽优美的火花。

不过,日本民族倒也不能严格地说是游牧民族,她们原来是在东北亚的草原和森林交会之处放牧兼渔猎的通古斯人,准确地说应该是游猎民族,后跨海来到日本列岛,并与当地以渔猎航海为生的白种虾夷人土著逐渐融合。

而正是因为有着如海洋般广阔的草原和深邃绚烂的森林环境的双重熏陶,所以才在她们身上造就了美感更为完整多面的民族气质。而这种气质,正如前面所说,一旦与海洋气息相触,马上就激发出了她们生命力中灿烂的对美的创造力。

我甚至惊喜地发现,在日本民族潜移默化的熏陶影响之下,似乎台湾民族也开始具有了很多海洋民族的唯美气质,或许,其前途也未可限量吧。

同样的,希腊人本来也是在多瑙河流域的草原和森林之间游牧狩猎的民族,当他们跨海来到希腊诸岛时,之前以航海经商为业的土著克里特人已经创造出了一种极为优美的文明,后续的希腊诸族阿卡亚人和多利安人继承了这种文明,创造出了荷马史诗中描绘过的灿烂的迈锡尼文明和后来更为辉煌的以雅典为代表的古典文明。

比起日本民族,希腊人是非常幸运的,在其之前已经有当地土生的海洋民族创造的优美文明遗传给他们,在其后又有亚历山大大帝开拓的广大帝国供他们扩展自己的文明。正是在这个希腊化的时代,希腊文明才获得了世界性的影响,终于在人类历史上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阿基米德,欧几里德,这些震古烁今的科学巨匠都是在希腊化时代产生出来的,就连亚里士多德的哲学和科学思想也是凭籍着希腊化的西风才得以传布到整个欧亚大陆,确立起其权威地位。

而日本民族不幸地僻处于欧亚大陆最偏远的东端,东临汪洋大海,西接中国这样的俗邻,能够得到的都只是一些错误的影响,不然的话,或许也会像盎格鲁萨克逊民族传承希腊罗马的文明遗产并加以发扬光大那样有所建树,并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中占有一席之地吧。

而我们将日本民族与盎格鲁萨克逊民族相比较,则会发现这两个各处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海岛民族更为惊人相似,盎格鲁萨克逊民族最初也是游牧狩猎于欧洲大陆森林草原间的日尔曼民族一支,渡海来到英伦三岛之后,继承了希腊罗马文明遗产和基督教,以荒野民族的率真自然天性,融海洋的磅礴大气,承文明和基督的教化,终成大器,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作出了最重要的突破性的贡献。

同样地,融会了诸多这些优越因子的盎格鲁萨克逊民族,在我看来,也应该是一个唯美气质强烈的优雅民族,确实,英国绅士的美名,天下皆知。只不过,由于受基督教的深刻影响,盎格鲁萨克逊民族的内在求美精神,我觉得更主要的是通过对于宇宙奥秘的执着探索以求得人与造物主关系的和谐来表现出来的。

而盎格鲁萨克逊民族最幸运之处,在于上帝已经预先为他们安排好了广阔富庶不亚于欧亚的美洲大陆,等待他们去开拓发展,并将这种拓展延伸到整个世界,终成“日不落帝国”的大业,免于了被局限在资源贫乏地域狭小的海岛上挣扎求存的惨淡命运。

每每听到日本民族因为局促于贫瘠狭小的海岛环境而不得不高强度超负荷地转动自己的生命节奏以求生存发展,就感到上天是如此地不公。这个人口密度远远超过世界上第一人口大国的资源贫乏的小岛国,却创造出了远超后者无数倍的物质和精神财富以及文明富裕美丽得多的社会环境,令人不得不敬佩她们惊人的创造力和奋斗精神。

或许只有失国近两千年还能奋斗求存的犹太民族,应会在此方面与她们有惺惺相惜之意吧。而同样是初为游牧民族后演化为海洋民族的犹太人,也最终能得上帝的眷顾,靠着盎格鲁萨克逊系的美国的庇护,终于有了自己生存发展的广阔空间,得以发挥出自己超凡的天才。

如果日本民族也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大陆,又怎知她们不能创造出不亚于盎格鲁萨克逊民族和犹太民族的一番成就来呢?

愿神赐福于她们。

作者:飞虎队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2618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