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民主专制与否当然深受种族性民族性或者基因影响而非简单的什么文化地理原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民主专制与否当然深受种族性民族性或者基因影响而非简单的什么文化地理原因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民主专制与否当然深受种族性民族性或者基因影响而非简单的什么文化地理原因 (968 reads)      时间: 2013-6-09 周日, 上午10:52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这问题近十年前我已在《中国人的专制习性是不是因为遗传原因》一文中系统论证,论据和逻辑推导过程都摆在那里,奇怪的是很少有人赞同我,除了政治正确性上的矜持外,还有就是这种从种族性角度从进化生物学角度看问题的方式很容易被与种族主义联系起来,于是显得粗鄙不入流,于是会被不加思考地拒之为歪理邪说,人性是势利的哪怕是在思想上都是势利的,只有显得崇高的显得形而上的思想路子才易于被人接受。

但奇怪的是进化生物学以及进化心理学已经越来越被接受来解释越来越多的越来越细微的人类行为习惯甚至思维习惯,不管是个体的还是群体的,但是用来解释更宏观的种族性民族性文明性却反倒是一个大禁忌,由此可看出人的思想有多么势利的一面倾向。呵呵

为了更透彻地理解这个问题,我换一个角度来解释,首先看看自发与不自发的根本差异,以前我说西方能自发生成民主自由人权等理念和体制(而且时间上相当早,传统连绵不断),这在进化生物学上是非常能说明问题的(这其实就是对应一种基因变异),其他不自发的,被动输入的,其实就是非种族本源性的。当时还有人嘲讽我的西方自发说,我觉得很可笑的是: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不是自发的难道是外星人教给他们的?

所以,从自发不自发,主动还是被动这点上很能看得出问题,很多人喜欢举的这些什么日本啊韩国啊台湾的之类的例子,你们连最基本的前提条件都无视了,不是在美军直接占领之下(当然台湾后来撤军了但是一直处于保护之下未变),哪可能有什么后来的民主改变。何况日韩还是直接改造。

更早的文化输入就更不用说了。

如果我说西方人是为民主而民主为自由而自由可能太绝对,但若说至少西方人中很大一部分或者具有主流影响力的优秀分子普遍有这倾向,则大概不远。但是其他种族和民族(种族和民族这两者有一定重合性)特别是东亚黄种人在这种倾向上是非常微弱的(甚至黑人中东人这点上都比东亚黄种人强),他们除了被动输入的影响外,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富裕繁荣”而民主自由,如果专制独裁能够“富裕繁荣”那他们也能够很容易抛开民主自由而接受专制独裁。

如果美军撤出,西方势力完全消失,甚而美国根本从地球上消失,就让日韩台这样自然而然自生自灭地继续发展下去(先不说是否受到中国朝鲜威胁),我敢说很有可能某一天日韩台又会退化回专制社会去。

以此相辅证的是:日韩对推动他国民主化是所有民主国家中最不热心的。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被动输入的东西当然是最不热衷的。

当然,欧洲自己也有很多国家民族很有专制传统,这该如何解释?首先民主化自由化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欧洲国家民族那里比在其他地方顺畅得多,这两者肯定是有差异的。其次既然我先前说西方产生民主自由人权是一个变异,那么其实在欧洲内部,几个首先发生改变的族群那里,其实他们相对大多数欧洲人来说也是异类。

这就牵扯出我马上要说的更关键的一点,也就是一个反向的思维角度:从我们现在的世界现状看过去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民主是世界主流”,但这只是一个偶然性的既成事实,实际上从整个人类历史来看,专制才是常态,民主自由其实只是偶然性的昙花一现,他在希腊那里是一个偶然性的变异,到了罗马,共和了一阵很快就退化回王权专制了(虽然这个民主自由传统在文化脉络中没有完全断绝),过了几乎一千年才又在英法美等国重新产生变异。

如果不是恰好英法美等国伴随着民主自由的变异同时有科学和工商业上的变异(我们通常称革命或者革新),有了实力保障,不需要为了富裕繁荣而民主自由了,那么很可能这个变异也会很快夭折掉。

而这些理念上体制上的变异,你要说没有对应着进化生物学上的某种种族性上的变异,那也太自欺欺人了。

实际上,不需要我这么逻辑论证举例论证,仅仅只是凭着自己的生存本能也能强烈地感觉到不同种族不同民族在专制民主与否上有明显的种族性民族性差异。

那些什么文化地理上的影响因素当然是有的,但是绝对不是主因,似是而非地强调那些只是政治正确性上的自欺欺人而已。

再说非要说民主自由是文化地理原因造成,那么这个文化又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不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吗?

实际上就是一点小小的种族性变异造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基因变异可以是随机自发的。)

确实这种变异可能在个体上差异甚微,但是从整个族群总体上来说,其产生的效应就非常惊人了,种族性差异就是这样造成的。

从第三个视角来说,政治史家为了论证民主是古已有之的常爱举例说原始社会有一种军事民主制,对此我以前也是深信不疑的,但是后来我接受了进化生物学之后对此越来越怀疑,因为人类社会的一切都要从进化生物学角度去解释的话那么人类的行为实际上是从进化链上一脉相承下来的,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你看看猿类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是一个等级社会独裁社会,他怎么可能在从猿到原始人的过程中莫名其妙地就变成军事民主制了?所以这个军事民主制也很可能只是假象而已。相反人类从猿到原始人到古代人到现代人一脉相承地专制独裁下来才是合符逻辑和常态的,民主自由只是希腊罗马英法美几次偶然的变异(但是星星之火终于燎原了)

所以我经常说,民主自由人权这种东西,他很有可能只是昙花一现将来人类世界很可能还会退化回专制独裁的常态。实际上西方人在文艺作品中经常在担忧这个问题,但是东方人从不担心这点(当然了,本来就没有的东西或者本来就是非本能性的东西当然不担心失去了,呵呵)

我倒不是想试图说服谁,就让大家这么自以为是地认定民主自由就只是文化原因造成的可能还好些信心还足些(其实只是自我欺骗自我麻痹),以前曾有人接受了我的思想,结果是走到另一个极端去:既然民主专制与否由种族性造成,那干脆什么也不做了,干脆大家活该被专制统治下去算了。

但是,若大多数人接受了我的思想,则专制统治根本就不需要暴力推翻也一天都继续不下去,只需要一个消极的不合作,大家怠工下去,国家机器就很快会停摆而崩溃。

另外从我上面提到日韩没有西方管的话很可能很快会退化回专制状态去这点,从这个角度,中国这个国家其实是根本没有存在必要的,能被充分殖民化最好,至少也要尽量分解以免再为祸世界,这点看看俄国没有得到彻底清算结果现在仍然是世界大祸就可知。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28905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