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我的回忆录之广东故事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我的回忆录之广东故事   
飞虎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565

经验值: 15810


文章标题: 我的回忆录之广东故事 (1346 reads)      时间: 2013-11-05 周二, 下午9:24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我的回忆录之广东故事


十年前,我在我一些亲戚的热情鼓励下也曾像别人一样到广东去“奋斗”过一两年,但是,可能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懵懵懂懂胸无大志的昏孩子性格,我太不成器了,所以我在那里混了一两年就感到混不下去了:竞争太激烈了,于是自己就不声不响地逃走离开了。

但是,我对那里的人和物倒是没有什么恶感,似乎也没什么人坑过我,当地人对我也还算热情,那里亚热带的明艳风光也让我怀念。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我想我这辈子似乎是再也没什么动机还要再到那里去了。

近十年后的今天我才又开始在网上近距离接触到很多广东籍的具体人和事,让我惊讶的是,广东似乎变得很不一样了,变得似乎很有我当初未曾感受到的极端排外了。

事情源于今天我在facebook上看到的一个广东独立运动的纲领,我本来一直对任何地区的民族自决权都持无条件支持态度,但饶是我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惊讶了一下,他们是这样说的:

“岭南民团党提出---安置外省人的方法:

1, 因战争逃亡离开岭南的外省人者---永远不得在进入岭南。...
2, (双非)夫妻双方非本地人者----驱逐出境。
3, 曾经担任过中共公职或公企者的外省人 ------没收资产和其家人一起驱逐出境。
4, 拥有2套以上房产的外省人者------视为商业犯罪没收资产驱逐出境。
5, 外省人劳工者----私营单位担保可以办理岭南签证居留。

6, 经商者----可以办理签证定居岭南。
7, 旅行者---战争时期不开放岭南所有外省人入境申请非法进入者视间谍罪抓捕。
8, 探亲者----必须有岭南本地人家庭联名担保可暂住 1个月。
9, 岭南境内求学者----必须在年满18岁时参加岭南政府军方的招募为岭南国家效力2年以上。
10, 外省人叛逃者民众(难民)----如果是民众没有官方背景者根据个人能力在指定地区居留点限制停留,必须为岭南政府工作,可以再次移民外国。

11, 外省人叛逃者政府职员----如果有中共党员背景可以根据个人情报对岭南政府的重要性,提供不同级别的保护,但是不可以长时间居留岭南境,可移民海外。
12,叛逃者基层官兵 ------如果有军方背景时连长军衔以下的官兵可以得到岭南永久居留权其直系家属同时可以移民岭南并可以得到住房安置,可以拥有和岭南国民同等的所有权利包括持枪权,个人必须再服役满5年为军方服务。
13,叛逃者将校军官----如果其身份是中高级军官者,严格保护,安置家属,可以移民,退出前线作战单位,安排到文职或后勤军事单位,以顾问身份,协助岭南政府建设。
14,叛逃者军工及科技人才---岭南政府将建立军需生产工厂新公司股东的身份分红给这类的人才终身聘用,安置其家属和住房,享有岭南国民的待遇。

15,武装冲突投降者---需隔离审查,受国际战俘条例保护,可以选择个人居留岭南,但是岭南未全面胜利前,不允许返回原籍地区。
16,居留,暂住,定居岭南的非本地人的外省人---不可以在岭南境内从事运输业,广告业,中介行业,教育行业。”

这个天方夜谭的“独立纲领”先不说它可不可行,其中流露出来的专制倾向和势利心态实在是让我哭笑不得。

看第二条“(双非)夫妻双方非本地人者----驱逐出境”,这是要无差别驱逐所有外省人了?也就是说不管好坏善恶只以出身定待遇了,倒退回中世纪思维去了。

但是如何区分外省人和土著?实际上广东很难说有谁是纯粹意义上的土著,大多有或多或少的外省迁徙背景,比如说那大量的客家籍,就是明明白白的前外省人(不过我相信以支那裔人的巧舌如簧他们最后一定能将客家人“论证”成是百万年前就从广东这里土生土长进化出来的)。难道来得早者就有权抄家驱逐来得晚者?

这倒也罢了,这个纲领的第五六条流露出来的势利心态才真是让人捧腹:“5, 外省人劳工者----私营单位担保可以办理岭南签证居留。

6, 经商者----可以办理签证定居岭南。”

看见没有?劳工者(当然都是农民或城市贫民)是可以“居留”,而经商者(当然肯定是有一定财产的否则拿何来投资)则是可以“定居”。呵呵

这个纲领的提出者“岭南民团党”据他们自述,我粗略知道他们似乎也是一些社会底层者,因为他们常被抓被打,甚至被自杀,他们打的旗号也是“反共反专制”,就算这样,他们离掌权还有十万八千里,他们已经在预想着将来上台之后首先要歧视的就是跟他们一样的社会底层者了,已经在有意无意做贫富区分对待了。

再看第1213条,对叛逃士兵和叛逃军官的区别对待,就更明显了。

当然了,大家会说:这都是人之常情,美国人对待外来移民也是这么干的。也许这也确实是普遍的人性吧,我将来也许会认识得更深,但我现在还没有闲得有功夫来研究美国人的人性。

还有这个:“拥有2套以上房产的外省人者------视为商业犯罪没收资产驱逐出境。”我能理解人们对炒卖房者的痛恨,先不说有2套以上房者是不是也真有可能是家庭人口太多有实际需要,就现实来说,广东本地人有2套以上房者肯定是比外地人有2套以上房者多得多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你看看广东多少坐地收租的广东本地土豪。那算不算商业犯罪?

根据我对东亚黄种裔的了解,我现在越来越有把握地认识到:任何“革命”也好造反也好,首先总是有着大量临时倒戈的投机者,先前的理想主义者反倒往往会被排挤出去,其次更要命的是,新当权者上台之后,肯定会妥协性地保留大量有权有势的前既得利益阶层的高层分子以资利用,相反会拿很多底层的无辜者来当替罪羊发泄。所以我对将来的所谓“民主革命”从来就不太乐观(当然,绝不反对,乐观其成,但也最好不要自作多情)

再从这个纲领的下面几条对于“本地人”共党分子的区别宽大对待和对“外省人”共党分子的严厉对待,可以看出在他们心目中是不是共党其实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划分“本地人”和“外省人”:

“17,岭南境内本地人基层社区警察------2014年1月开始副处级以下的基层民警请保留你的身份证明,只要你不参与中共对民权运动和武装起义或独立战争的对抗行为,不管你是否离职,在任,只要你保持中立,不佩戴中共政府的官方标志与官衔,以黑,白,黄,红,蓝的彩带标记作为中立的姿态,就可以继续接管本地社区的治安管理权,宣布社区(村,乡)自治,你们可以参照香港警察的制度,和差俸的收取制度,联合岭南民团党的政策,经社区民众自治议会制授权,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领导和维护社区安全。

18,岭南境内非官方共产党成员-----2014年1月开始明确退党的和放出退党告示,不再差与任何与共产党有关的活动,不参与2个人以上的旧党员会面,以黑,白,黄,红,蓝彩带标志的旗帜,作出家庭所有直系亲属的财产申报。向社区自治委员会和岭南民团党起义军申请保护。并主动参与社区的自治运动和工作。

19,岭南境内中共官方敏感职位---狱警,计生,城管,教育,税收,行政部门非本地人,司法,刑警,国企非本地人,强烈建议你们2014年1月开始离开岭南,退出中共的政府部门,你们将成为首要暗杀目标。留下来的人必须公开申报家庭成员的所有财产,任何家庭拥有2套以上住房或商铺的都会视为寄生虫的犯罪行为而被攻击,当该地区的冲突升级,例如中共军警攻击或伤害到反共运动成员的家人时,起义军也将暗杀或附带毁伤,你们的家庭成员作为报复。”

这看来是要搞种族清洗了。不过,据说广东一亿人口中外地人口已经占到将近半数,这样来说,要实现这个纲领,看来非得打上几十年的种族战争才能打出结果了。

就算这样,独立之后,广东的“本地人”能不能就得安生也还是个大问题,因为我早在广东的时候就大概知道,广东其实也并非铁板一块,广东的“本地人”按照语言来分其实还要再分成三种,一种是说白话的广府人,一种是说客家话的客家人,还有一种是说潮州话的潮州人(正巧我跟这三种人都有接触)。我们外省人听广东话听不懂,其实这三种广东本地方言之间也是彼此不通的。

而且,这个广府人跟客家人自己打来杀去的都打杀了好几百年了。

当然了,我不是想要干涉你们的“内政”,站在我的立场我也实在没必要说这些话来得罪你们,你们要独立反正也损害不了我什么,杀共党我也没意见(当然了反正是你们去杀又不需要我动手),我只是一向坦率直白惯了,再者我的亲戚虽然也是外省人,但在广东也扎根几十年了,我总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被你们“驱逐”了吧?

我这个人是没有排外心态的,相反,我倒是巴不得我所在地方多一点外省人,可能因为我所在地区较偏僻内陆,外省人不大来,外省人来得多一点反倒可以给我增加一点异域情调,呵呵。

人和人真是难得同心啊。

想到这里,我真该感到庆幸啊:幸好我早早就离开了广东,要不然,你们看看这个纲领的最后通牒时间:2014年1月,明年这个时候,广东可能已经发生好几轮卢旺达式大屠杀了吧?

哦对了,寄语岭南民团党的同志们,我很尊敬你们敢于斗争的精神(这是真心话),你们给出的最后通牒时间是2014年1月,很愿意祝福你们成功。不过明年的这个时候,我要是发现你们谁也没去暗杀,那我可是会真的就有点瞧不起你们了。^_^

算了,还是继续回忆一下我在广东勉强还算美好的回忆吧。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到底算不算真正意义上到过广东仍然是个问题,因为实际上我只在深圳及其周边地区生活过,而深圳这块外省人淘金飞地到底能在多大意义上代表广东是很成问题的。不过,我在生活中至少真正认识了很多广东人。

我到广东后,认识的第一个人,哦不对,应该是比较用心留意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广东女孩子。

其实,我到了广东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很艰难,因为,广东这个地方找工作实在是竞争太激烈了,一点都不像之前别人给我描绘的那样轻松易得,我都不记得我跑过多少场招聘会了,当时深圳的招聘会都是每天在封闭且收费入场的人才市场进行,不像现今大多城市都是在开放式广场免费举行。进场一次门票两元(还是十元我记不起来了),以致到了后来我很怀疑那些假意在招聘会场天天开全职位招聘的用人单位是不是跟会场经营者勾结好的假意用招聘来吸引求职者入场好获取门票收入,因为这样的招聘,通常一天的门票收入都是数以万计。

深圳这个地方一方面阳光火热,一方面也确实残酷黑暗。

说起求职,我也有很多有趣的见闻可资回味,我自己的狼狈落魄就不必说了,求职场上求职者通常都是一副很精明或者故作精明的模样,但也不时有滑稽的人事,有一次,看见一个内地口音的矮胖中年人(穿着打扮还是很体面的像个前干部似模样),急匆匆地挤开众人挤到招聘桌前问:我可不可以来做会计?招聘者问他:你以前有过会计工作经验吗?他答:没有做过。招聘者说:做会计工作必须是要有相关工作经验还要有证书。这矮胖中年人顿时尴尬得脸红出汗,讪笑着连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下火车就过来了,什么都不懂。

我看到他那狼狈模样,虽然很感好笑但也很感心酸,那年是我真正初尝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滋味,这个残酷的体制再加支那裔人民族性的刻薄势利和冷酷,两相发酵,更显黑暗。

我的亲戚为了鼓励我,经常给我讲各种各样以前的求职者们或者“成功人士”发迹之前睡马路也要奋斗不止的故事。而我自己有次也差点沦落到要去睡马路边草坪的地步了。

我这样挣扎了很久,后来我终于发现,有一个工作是没有门槛不需要任何条件就随时可以进去的,这就是保险公司。

我现在已经记不起来那家公司所在的那条街道的名字,总之是很大的一家公司也是很主要的一条街道上,如果当年你从那条街道上经过的话,你就可以看到该公司每天都在公司大门口的街边上摆着一张桌子当街招聘业务员,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去招聘会场!

其实,我最初是很不情愿去干保险这个行业的,虽然我接触不多,但稍一了解也能知道这个行当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我亲戚热情鼓励我去,给我讲了很多白手起家点石成金的励志故事,我于是鼓起勇气振奋精神甚至开始有了一点雄心或者说是幻想地投身进去了。

保险这个工作,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似乎跟传销工作也没什么本质不同(正巧我也曾差点被骗去搞过传销),有趣的是,跟我一起入职培训的那些人,听了讲师的讲课之后,虽然个个都是一副雄心勃勃信心满满的样子,但私下里他们又是一副很老练的样子个个对我讲:保险公司就是骗子,做保险就是骗。

从那以后,保险公司就是骗子这个观念,就这样长久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这样每天分班分组听课演讲唱唱跳跳地搞了好一段时间,一方面洗脑洗得有点飘飘然膨胀起来了,一方面也开始觉得有点无聊了,终于有一天,我现在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原因,但肯定不是因为灰心丧气或者其他赌气撒气之类的原因,我突然决定要离开,而且是很坚决的,而之前我交过几十块钱的一笔考试费但还没考试,我想在走之前能把这点钱要回来,于是我来到公司几个文员小姐那里向她们提出了这个要求,没想到她们坚决地不让我走,甚至还有人去找上级,想要拖住我,这关头,我不想被她们纠缠住了,于是痛快地表示:算了,那钱我不要了,我走了拜拜。

这时候,发生了令我记忆深刻的一幕,其中一个似乎是小组长的广东女孩,手在桌上一拍,同时一跺脚,以娇嗔的口吻对我笑道:哎呀!你听我说!别走!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这个从没注意到的女孩很可爱,我愣住了,然后决定要留下来。

从那以后,我开始干劲十足了,每天早早起床上班下班地挤上几十里路的公交车也不觉得苦了,听课,演讲,背书,备考,每天可笑地搞得不亦乐乎,抽空还去跟那女孩子打招呼,生活对我来说似乎又充满了希望了。

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对我那么热情,但很久以后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在任何保险公司,带队组长的业绩都是跟她手下招到有多少人挂钩的,所以她们当然不能让我走。

就这样又在幻想中过了好一段时间,可惜好景不长,那年深圳非典发作,原本预定的保险代理人资格证考试被无限期推迟取消了,本来我努力学习了好长一段时间,把那些保险规则背得很熟,在班上的测试也名列前茅,但都打了水漂,没有证书无法正式上岗,于是我只好离开了,这次我再去找那女孩时,她对我完全一百八十度的冷漠态度了,像不认识的陌生人了。

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其实,广东女孩一般来说都黑黑瘦瘦,并不算太漂亮,偶尔也有白的,但都普遍瘦小,但对我来说可能因为文化或者语言的原因吧,也许显得别有一种异域风情吧。

班上也有一些其他各省男孩女孩,特别有一个客家籍的广东女孩,温婉可爱,也白白嫩嫩,有次我还让她给我说了几句客家话来听听,班上的几个男的还常在私下讨论她是不是处女。不过我可能过于专一了吧,当我注意一个的时候就难得再注意另一个了。^_^

我又无所事事地厮混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我亲戚似乎过意不去,又介绍我去干电子行业,地点嘛,就在那个著名的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周边,可不要小看这地方,此后有一年我看到新闻报道说美军的飞机用了很多来自中国的伪劣电子元器件结果导致出故障差点机毁人亡,我马上就猜到十有八九就是从这个赛格电子市场及其周边流出的。^_^

也许是众所周知的吧,在华强北这一圈,以赛格为中心,至少有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这种打磨翻新地下小商贩,这也不需要有营业执照,也不需要有任何正规运作流程,保姆市场招几个小姑娘,熟人介绍几个跑腿进货的,一瓶天那水,几块橡皮擦,再加上下游的镀锡工序流程,就可以开展工作了,而利润几乎是无本万利的。而且像淘宝上一样,每天下午准时发货。

我上次买了一个内存条,用了几天就差点用不下去,我一看发货地址:华强北赛格广场。我就明白我遇上我以前的同行了。

我唯一搞不明白的是,他们是怎么通过联邦快递把这些翻新假货给寄到美国送上美军飞机为打击美帝国主义作出重大贡献的^_^?难道美国海关没有安检吗?

这个工作的枯燥无味可想而知,还好我是男的只负责出外询货,没让我像小姑娘们样一天十几个小时蹲在黑屋子里洗洗刷刷。就是这样,一天跑下来也让我觉得快跑断腿,但就是这样也仍然算好,总算有事可做,让人头疼的是,每天问了东家问西家,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家,实在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天天上门去问的,在家里打电话联系沟通或者资料上网不行吗(那年头也许还没有这种技术意识)?从我做这个工作的第一天起,我每时每刻都感到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我很难想象有谁能坚持做这么枯燥的工作好多年,但看在亲戚的面上,我想我怎么也得坚持做满一个月吧?

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一对潮州籍的广东小兄弟,哥哥精明干练,弟弟纯真帅气,我每天跟他们朝夕相处,吃住一起,但很少有什么语言,但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广东人还有另一种说着跟白话完全不一样的潮州话的人种,确实,白话我还勉强能听懂一点,潮州话就完全听不懂,这对我来说又是一种外语。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我是怎么模仿他们说话的:袜斗想行丽。

有一天,从外面回来,那个通常都是沉默不语的弟弟走在我前面,突然没有了踪影,我跟他们在外面时常常都是一天无语,只是感到累得要死,所以也没太注意,继续往前走,没想到他躲在前面拐角,像小孩一样突然跳出来吓了我一跳,我惊讶之余也感到好笑:为何平常沉默的他突然对我有了亲密之意?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广东小男女的可爱。

那以后,我开始跟他们言语多了起来,也经常偷偷溜出去玩耍,老板不知道怎么的似乎也开始对我寄予厚望,说了几次将来要让我去负责一家分店的想法,但我实在是没有那个兴趣也没有那个耐心,但想到日子似乎好过一点了,原先预定的干满一个月就走人的打算被我充满期待地延长了。

但是,又一次好景不长,也许仍然是我年轻无知吧,也许更深层的还是我性格死硬执拗,我居然因为一些工作上鸡毛蒜皮的见解问题跟老板争执起来,老板一气之下让我走人了,恰恰在将要做满一个月的时候。

说到我的这个老板,是上海人,那年我第一次见识了上海人的精明,本来,广东人就已经算贼精得不能再贼精的啦,但周边的广东籍商户都公认她是整个华强北电子圈最精明的,比广东人还精明。她在办公的时候,能一只眼睛看着她要做的事情,另一只眼睛从眼镜下放出光来盯着你其他做事的人。

在我灰溜溜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又一幕让我记忆深刻的情景发生了,别人都没有再理睬我的了,但潮州小弟站在我门口,用依依不舍的口吻地对我说道:“干嘛要走啊?”

那一刻,我真是有点小惊讶,因为我经常各地流浪,但我每次离开一地时,很少有人对我流露出真确无疑依依不舍之情的,通常都是例行客套地送别我一下,或者是要我请客吃饭,更多的是根本不再理睬我的。

十八九岁的青春少年,而我那时也大不了多少,那种真情意,此生也不可能再遇了吧。

但我什么也没说,一言不发地就这样走了。甚至都没有跟他道别一声。

也许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离别,每次我都要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想刻意营造出一种红尘来去梦一场的感觉。

我离开公司,来到街上,发现一个月的工资恰好够我买一张飞机票,于是我二话不说寻索到街边一家机票代理,买了一张机票,直奔机场,踏上了回程的飞机。

我甚至都没有跟我的亲戚打一声招呼,就这样悄悄走了,由此也可见我有多么不懂人情世故不识抬举。

这就是我失败的初次广东“奋斗”之旅。

那之后,我也还曾再到广东来“奋斗”过一段时间,我甚至还想再去找保险女孩,但最终也不了了之。我偶尔在工作之余,登上蛇口的大南山(还是小南山,记不起来了),我发现在山顶观望大海,别有一种沧桑的感觉,虽然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看海,但跟在北方比起来,北方的海边多平原少高山,看到大海,感到更多的是辽阔与平静。

就是在那山顶上,我脑海中曾回响起巫启贤的一首歌“红尘来呀来去呀去呀都是一场梦”,而今天,想到再有两个月,2014年1月,广东就要开始独立战争了^_^,外省人将会被悉数驱逐,广东,和广东的朋友们,对我来说,也许就真的只是一场梦了吧。

作者:飞虎队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飞虎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2542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