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越南1884甲申法清战争百卅年祭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越南1884甲申法清战争百卅年祭   
草虾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29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667

经验值: 8779


文章标题: 越南1884甲申法清战争百卅年祭 (666 reads)      时间: 2014-6-12 周四, 上午5:27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此文之祭,既为1884甲申越战之年百卅,也为1894甲午韩战之年百廿。





越南1884甲申清法戰爭。越南有關的清法戰爭,發生於1883底,終止于1885春。主要時間1884為夏曆甲申年,故可稱為清法甲申戰爭,依照後來的清日甲午戰爭。

甲申越戰与甲午韓戰一樣,都有前面十年的醞釀期。1874年3月15日《第二次西貢條約》,越南皇帝阮福時承認法國是越南的保護國,即,已經從國際法上確定了,再也不存在越南与清國的藩屬關係。

正如拙文【馬風律】揭示了人類變遷的普遍規律,以及支囯一圈圈擴張的奧秘。每次都是北人強橫,南下殖民,成立“新中國”,落敗的一方則流亡,向未受殖民的南方山越地帶。於是,支人的生存空間,就詖向南擴張了一圈,成了“新支化區”,戰爭平定後,新支化區又與老支化區互有貿易。下一次呢,老支化區的朝廷,又會發動輿論攻勢,說新支化區自古就是支人的,或者是支囯的一部分。

支人說“某某地方自古以來是支囯的一部分”,這種謊言設置了一個邪惡的圈套。新支化區“某某地方”的流亡支人,可算自古以來的“全支人圈子”的一部分,但其流亡地卻不是的。即,把“流亡于傳統支人國之外支人,是全支人的一部分”,偷換為“支人的流亡地,是支人國的一部分”。

支人語境中,一般的不採用尊重人性的方式稱呼人為“亞當,夏娃”,而是以其某些特徵指代,生理的,或者地方的,例如某人從揚州移居到了蘇州,就詖稱為“揚州人”“揚州的”。“揚州姑媽”“蘇州婆婆”,這類稱呼常見于支人語境。在蘇州的揚州人,可算“揚州人”的一部分,但是,某些“揚州人”僑居的蘇州,就成了揚州的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神聖一部分了。

支陸的“受侵略戰爭史”,歷來是由半官半匪的雜牌武裝挑起,無端攻擊外國軍隊,傳到朝廷則上升為“民族大義”,榆木官僚們腦瓜發熱而主戰,正式開戰,由朝廷官軍真的進攻外軍,稍一接觸就是潰不成軍,滿地找牙。清法戰爭,清日戰爭,八國聯軍,滿洲事變,民國抗日之北平盧溝橋事變,淞滬事變,莫不如此。

甲申越戰的直接原因是,有一股清国支人土匪,賴在越南北部,妨礙了越南的獨立。广西人劉永福的黑旗军,算是太平天國的一支吧,在越南邊境造反的,1864太平天國潰滅後,就流亡去了越南北部,占山為王。1883年8月,越南皇帝阮福時圓寂,新皇帝阮福昇簽訂了【順化條約】,接受法國的全面保護。據此,法軍開始進剿割據越南北部的劉永福。於是,劉永福由清國朝廷欽定的叛國土匪,莫名其妙的成了愛國志士、民族英雄。

劉永福所部的黑旗軍,原是清國需要痛剿的叛匪,清匪,又詖支人寫成了“清軍”。因為劉永福在甲申戰後的1885年回到清國才受招安,所以在甲申戰爭期間的身份還是“清匪”。

支人歷史書之無恥,把法軍在越南北部的合法剿匪,說成是“直接進攻中國”。可比的其他事件是,明末的朱由榔流亡緬甸,以及民末的國軍殘部流亡美思樂。就如當代,泰國受到共匪國要求之遣返流亡的維吾爾人難民,越南的保護者法軍在北部清剿“清匪”,卻詖解讀為“法軍攻擊清國”的“清法戰爭”。

1884年春,割據越北的清匪們四散奔逃之後,清國朝廷居然乘機罷免了首相恭親王及其五名軍機大臣,並派李鴻章与法國議定條約,承認了法國在越南的保護權。並讓黑旗軍返回清國接受招安。但是過了一个多月,清匪以未接到北京命令為由,抗拒法軍前來接管營地,衝突死人諸多,是為“北黎事變”或稱“觀音橋事變”。法國要求清國為其背信棄義而履約,賠償,談判未果,使得越南的內部剿匪,滑稽的演變為清法之間的全面戰爭。

清匪造成的“北黎衝突”之後,即使談判破裂,也不等於清法全面戰爭。但是,支人犯賤的是,清軍廣西提督馮子材所部,居然指揮清匪黑旗軍,無端越境,偷襲法軍駐地文淵城,“誘使法軍進攻進攻”。1885年3月,法軍從越南北部的諒山出發,進攻鎮南關捉拿匪徒,受到四萬多清匪的伏擊,傷亡百人而敗回。馮子材又率清匪,越境攻佔法軍駐地文淵城等,以士兵屍體一千二百具,殺法軍七人,號曰“鎮南關大捷”。

甲申戰爭中的法律依據是,1884年6月6日的【順化條約II】,確立了法國對越南的全面保護權,徹底否認了清國的宗主權。即,法國人在越南是有法律依據的剿匪,清國則是官匪不清的越境作亂。悲劇根源是,清國人不懂法律和國際條約,不尊重鄰國的獨立主張,盲目的以宗主自居,以虛妄的“民族大義”讓匪卒送死。

這一來搞笑了,同時爆發海戰,法國遠東艦隊一下子就全殲了清國的南洋水師。清國的南洋水師,包括滬寧艦隊(狹義的南洋水師,隸屬於南京的南洋大臣)和福建艦隊。福建艦隊在母港福州馬尾詖全殲,滬寧艦隊前去增援駛往台灣,也詖全殲。當然,有些艦艇發揮了祖傳絕技,自沉。绝不让敌人浪费炮弹。法軍遠東艦隊還進攻台灣,守將為劉銘傳,大概也是太平天國粉絲出身,受招安為李鴻章淮軍部下的健將。

但是問題呢?甲申越南戰爭,清國輸給了法國,不以為恥,還有些可吹的,什麼鎮南關大捷呵,老將馮子才殉國呵,就如禿子說自己頭上也還有幾根頭髮的嘛。而且,支人無恥的說,甲申越戰之所以清國認輸簽了喪辱條約,是因為跑馬通訊技術落後,鎮南關大捷了,朝廷還不知道,可惜,而不顧南洋艦隊全軍覆沒的慘狀。

佛前灯一盏,观透糟粕书。那些历史细节,大家都可以在支囯的垃圾书籍中读到。我只是读完了之後,反思一下,觉得不对,其叙述逻辑有问题。摘取那些纯粹的事实细节,重新排列一下按照合理的逻辑,就能得知历史的原貌。

支人关于历史的叙述,无一例外都是邪恶的。例如甲申越战,支人史书把陆战拆成前期与后期,中间插入一段海战,附带说法军统帅孤拔病死了,之後是镇南关大捷,和约签订。如此给读者的感觉是,支人抗法有效,孤拔搞不定,含恨而死,镇南关是保家卫国的胜利,可惜朝廷昏庸,停战没有乘胜追击收复失地。

但是事实呢,越南与法国签订了顺化条约在先,就象一个女人已经归属了婚约丈夫,那么另一个男人再去女家,就是无理取闹了。镇南关大捷,事实是清匪非法越境,进入越南北部,偷袭了依法维稳的法军;清国朝廷由于同时在韩国有甲申政变的战争,吃不了南北夹击,于是与法国人签约媾和于6月9日。那么,孤拔死于6月11日,就是完成使命的含笑而终。

甲申時,日本人觀摩了法國海軍殲滅清國南洋水師的表演戰術,甲午時用以殲滅清國北洋水師。故曰,甲申戰爭就已經預演了十年後的甲午戰爭。只是清國人的不知不覺,甲申後繼續沉迷于民族大義,每个支人居然都与殘害他們的朝廷保持一致,以為越韓藏維蒙之人也跟自己一樣,是想繼續當奴才的,哪怕一寸國土也不擁有。直到一百三十年後的今天2014,清國人和台灣人在越南又詖屠殺了。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草虾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29267950 Skype帐号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8152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