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北韩1894甲午日清战争百廿年祭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北韩1894甲午日清战争百廿年祭   
草虾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1




性别: 性别:男
年龄: 29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667

经验值: 8779


文章标题: 北韩1894甲午日清战争百廿年祭 (720 reads)      时间: 2014-6-14 周六, 上午4:48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北韩1894甲午日清战争百廿年祭


支人所知的甲申戰爭和甲午戰爭,都是支本主義的,清國為了捍衛在南越和北韓的宗主權的反分裂戰爭,似乎南越北韓二國都是死心塌地的清國奴才,哭爹喊娘的要求清國繼續殖民統治。
但是,越韓二國,都在近代化的歷史進程之中,都有自己的激進“洋務派”是抗清的,相對于親清的維穩派。

越韓二國,抵制清國的開疆拓土,有何不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在统治别人的时候,可以出于统治便利的考量去打击对方。可是,在内心要能够理解对方的反抗。就如現在的吐蕃回胡,六十多年了,仍然抵制支匪,絕不接受殖民統治。所以在近代,越韓兩國,已經是喧如鼎沸,是繼續充當腐朽清國的奴才,還是走向獨立,与清國平等?越韓的民族精英已經從外來者的文明狀況,判別出,跟隨清國走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所以告別清國就是他們的主流運動了。

支人的叙述邪恶,主角的称谓,都说是“中国”“中国清朝”,引发读者作为“中国人”的义愤,帮亲不帮理。事实呢,当时就是不折不扣的“清国”,一個在支那殖民的外来暴政。汉国,随国,唐国,,,明国,清国,就象相继进入一个厕所撒尿的强盗,相互间不仅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还是为抢夺坑位而残杀的不共戴天的仇敌。但是,支人叙述,则是中国汉朝,中国唐朝,,,中国清朝,似乎成了老子儿子和孙子的家族关系。

支人的苦难,源于支人既贪婪又愚蠢的迷信支本主义,任何东西都以支囯支人为本,什么事情都是外国人的迫害,支人则是白雪公主般的无暇无辜。。。对支本主义的迷信,就是对人类文明的仇视,必遭文明世界的唾弃。

甲午战争的主旋律是什么?支人所受教育是,日本如何侵略清国,然而事实是,清国犯贱的恶报。当其时也,韩国的政治格局是,親清的保守派,領袖是太上皇李罡應(高宗李命福的生父,又稱大院君);親日的改革派,領袖是高宗之妻閔妃。即,韓國皇家的翁媳矛盾,与清日矛盾,糾纏起來。

1876年的江華島條約,日韓相互承認為自主獨立的國家,其中沒有提到清國。
1882年,翁媳矛盾又鬧大了,成了兵變,一名日本兵詖誤殺,,,清國派兵去韓國平暴,居然逮捕了人家的太上皇,回來囚禁在河北保定的直隸大牢。
1885年,釋放韓國太上皇回去;清日天津條約,規定了兩國平等在涉及韓國事務方面,沒說清國是韓國的宗主。

1894甲午,韓國太上皇下令驅逐所有清國支人滾出韓國!时值韓國爆發了義和團式的東學黨運動。想想,最親清的韓國太上皇,慘遭清國蹂躪屈辱,詖推過去成了親日抗清的最高領袖,這能怪誰?所以,甲午戰爭,本來是韓國脫離清國的獨立戰爭。

1894.8.1之前,還只是清國与韓國的局部衝突,注意這個時間點。支人教科書,劃分甲午戰爭的第一階段是從1894年7月25日到9月17日,是錯誤的。因為中間有个8月1日宣戰,改變了戰爭屬性,從韓清之間的局部的獨立戰爭,變為日清爭霸的全面戰爭。

8月1日宣戰之前的看點呢,就是7月25日的“高升號”事件。高升號是一艘英國商船,船長也是英人,為清國運兵去韓國,此乃商業行為。日本軍艦阻攔高升號,勒令英人船長駕船隨行,否則轟沉。英人船長就不得不服從命令啦,下令跟隨日本軍艦走吧,那麼就進入受保護的狀態,沒有生命危險。

但是呢,高升號上的乘客,就是那些清軍,虽按商業合同是客運商船的乘客,卻不願意當戰俘受保护,于是劫持了高升號,绑架了船長,成了清匪。皇軍要求洋人船員離船,清匪也不放,要求駕回清國。皇軍於是轟了十多炮,擊沉了高升號,並派小艇營救英人船長水手等。清軍拿步槍還擊,甚至擊斃企圖逃生的自家弟兄。。。結果,八百多名清軍餵魚。

8月1日,清國以上諭宣戰說“朝鲜为我大清藩属,,,倭人,,,倭船,,,倭人,,,倭人,,,”,四处倭字,而且不顧韓日江華條約与清日天津條約關於韓國獨立地位的條款。

日本天皇的宣戰詔書則說“朕兹对清國宣战,清國,清國,,,”共八處都是其正式名稱“清國”。
所以稍後呢,1894年10月,宗方小太郎發布檄文《開誠忠告十八省之豪傑》,號召“驅逐韃虜,恢復中華”。

可見歷史的因果律,支人犯賤,主動惹事,清國辱罵“倭人”, 招致了1894清日甲午戰爭,而且宣戰不久,就趕緊跪地求饒。。。結果詖推翻了當作韃虜。孫中山同盟會的排滿革命,原來只是響應了皇國的號召,而非原創。

更蠢的是,1894甲午清日战争,完全是1884甲申清法戰爭的翻版,只是南越換成了北韓,法國換成了皇國,南洋水師換成了北洋水師,其他步驟套路都沒變,清國還是那幫子人。相隔十年,居然吃的同樣的一坨屎,這就是劣支的下賤,無可救藥。就像吃完了左奶再吃右奶,清國吃完了南越敗仗再吃北韓敗仗,同樣的吃法。

但是,為何支人淡忘甲申越戰,而耿耿於懷的甲午韓戰呢?究其原因是,清國輸給了日本,就如AQ輸給趙太爺不為恥,輸給王胡小弟才是大辱奇恥。殊不知,日本是最優秀的學生,完全領會了甲申越戰的法國戰略戰術,爛熟於胸的翻版于甲午韓戰,要訣就是拳快打拳慢。所以,甲午韓戰打的時間很短。相比,清國在甲申越戰後,繼續沿襲愚蠢的戰略戰術,特點就是北洋艦隊的求大求厚的裝甲艦,當然就慢速挨打。故曰,從對待1884甲申越戰的不同態度,就決定了十年後的甲午韓戰的勝負。

孫子曰,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古之善戰者,勝于易勝者;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勝不忒,不忒者,其措必勝,勝已敗者也。故善戰者,立于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

清國人不吸取甲申越戰的失敗教訓,十年後同樣的給自己挖下了甲午韓戰的陷阱。而且還是原班人馬,甲午去韓國的陸戰主力,是甲申時在台灣的劉銘傳,甲午守台灣的,是甲申在越南的劉永福,兩次敗戰後談判的都是李鴻章。

所以,日本提前十年就開始準備了甲午韓戰,,而支人則在戰後喋喋不休至今。就如,男人提前謀劃如何強行交配,奸完了提起褲子跑得沒影了,女人則在詖交配之後,叫喚夢囈其高潮,直到更年期之後還在嘀咕那一次的受奸姿勢擺的不對,所以快感效果不好。這就是,支囯特色的怨婦文化。

从甲申到甲午,两次战争教会了支囯人,这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一件事,叫做:国际关系。以往的支陆历史,周朝列国是姬姓同宗或者非姬宗藩;秦汉以降只有宗藩,以及南北朝之类的吞并虏夷;清国与沙俄是蒙古兄弟,尼布楚条约以法文本为准,无有支文;法国人与清国远交近攻无啥理论啥玩艺。只有日本人告之:你与我是国际关系!必须老老实实让我坐着跟你谈判!这一点,你再也无法蒙蔽你的屁民了!--这也是日本最受支囯痛恨的根源。

作者:草虾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草虾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QQ号码29267950 Skype帐号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7075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