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王孟源【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务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王孟源【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务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4934

经验值: 144741


文章标题: 王孟源【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务 (177 reads)      时间: 2017-10-08 周日, 下午9:19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我从小听着很多口号长大,但是学了物理以后,致力于发展独立的理性批判思考能力,发现有些口号乍听之下是陈腔滥调,但其实很有道理;有些被一般人当成不证自明的真理,实际上却是哄人的宣传,经不起仔细推敲。后来进了金融界,更是大家都说一套做一套,必须察其言而观其行;可是真相与诚恳却又不一定是同一回事,很多时候眾人的自私或无私行为也是基于错误的认知,并不是对他们自己或别人最好的选项。所以我常常想起孔子说的,“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每句话的检验标准,都只能是事实真相;谁说的,多少人赞成,他们背后的动机是什么,都只有参考价值,并不能取代是非真偽的判断。至于把争辩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假中庸(美国媒体称之为“Balanced Reporting”,“平衡的报导”;Fox News最喜欢搞这个,例如要讨好基督教保守派,就把演化论和创造论相提并论,要求学校在生物课里既教达尔文、也教上帝造人的教义)更纯是骗人的把戏:在对错、是非、真假、善恶之间,哪有什么平衡可言?而台湾人现在老是挂在口头上的“多元”和“包容”,在实用上也必须以不害人、不虚假为前提,否则就立刻沦为邪恶和愚蠢的遮羞布。
冷战结束25年来,害人最惨的错误口号莫过于“不自由,毋寧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自由当然是人类天生的心理倾向,但是它的优先顺序,对絶大多数的人来说,是远低于生存的。如果读者还是不相信“不自由,毋寧死”是胡说八道,请问问自己,为什么刑法里会有有期徒刑?为什么不干脆通通枪毙算了,皆大欢喜?不过其实人类各种需求的合理优先顺序是个复杂的题目,我以后会另写一篇文章专门讨论。在这里,我只先指出,人命关天,提升基本的生活水准才是所有政府的第一要务,所有政治问题的决定因素,什么自由也好、尊严也好,都比生命和生存次要得太多了;真正吃不饱、穿不暖的穷人是不会在乎政治自由的。例如现在美国已经有13.4%的人口是穷人(亦即“时常担心没有下一顿饭吃的”;13.4%远远高于世界上所有其他工业化国家,在中国这个比率是6.9%;两者皆为2013年数据),而这些人的投票率却远低于其他的收入阶级。在香港搞占中的,更显然是吃饱喝足的悠閒群体,很多是一辈子饭来张口、茶来伸手的学生。而他们的诉求,连自由都谈不上(香港一向在欧美出版的经济自由度排名表上名列前茅,今年的排名是第一;根据一周前英美媒体上广泛刊登的这篇文章:http://www.cnn.com/2014/11/03/world/asia/hong-kong-banker-drugs/《离开香港救了我一命》,香港买毒、卖淫的自由已经明显地太过头了),而是“民主”,在实际上只是美式直选的代名词。“民主”,显然不是人类天生的心理需求之一,它只是为满足人民需求而发明的许多政治制度中的一个选项。在实践上,美式直选的问题极多极大,真正诚实的学者早已承认它不是最佳的选择(参见前文《西方对中国制度的短视》和《从期中选举看美国民主》)。但在过去25年,美国的宣传机器仍然在苏联、东欧、亚洲、非洲、中东各地,成功地以“自由”为口号,美式直选为标准,以间接颠覆或直接侵略为手段,推翻了许多对美国无用或敌对的政府(对美国有用的政府另当别论,例如沙乌地不但在财务上资助多个恐怖组织,更曾在三年前公然派兵血腥镇压Bahrain的民主示威,枪杀了至少两百多名手无寸铁的群眾,与天安门事件相当,可是美国大眾媒体却装作没事;两个礼拜前,英国民眾占领国会附近的广场,一天后就被强力清场,同日英国首相Cameron和英国广播公司BBC都发言支持占中,对自己国内的示威却只字未提,美国媒体当然也假装没看到)。死在美国的自由民主宣传下的无辜百姓只在伊拉克就有20到60万,经济损失则以苏联和东欧最惨(详见前文《从乌克兰看今日美俄的政略与战略》),远超十万亿美元。
台湾政府近年来娇宠各类意识型态集团,为了“自由”、“民主”、“尊严”和“正义”,把经济损失当做无关痛痒的小代价,这是就是台湾社会没有任何经济学常识的后果。因为除非一个国家已经完全消灭了贫穷,一个穷人都没有(这连北欧国家都不敢说已经做到了,更别提台湾),整体经济的发展是改善生存环境的必要条件,也就是对人命的贡献。人命不是无价的,否则台湾每年都有超过三千人因为车祸而死亡,把速限减半必然会减少死亡数字,为什么不做呢?因为那对整体经济的影响太大了,所以不值得。人类既然愿意冒生命危険来促进经济发展,损耗整体社会的财富就是浪费人命,等同杀人。这其实是很基本的经济学概念,在第一学期的经济学课程(美国叫做Econ101)里就有了。测量人命的价格并不难:美国每年有4000多人殉职死亡,把一个死亡率很高的职业(如伐木工人的年死亡率是0.10%)和性质相似但死亡率低的职业相比,前者的收入应该高些,以补偿工作人员必须冒的生命危険;把收入差除以死亡率差,就得到人命的价值。根据美国白宫管理预算办公室(OMB,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2012年的数据,美国的人命价值在700万到900万之间,大约是人均GDP的150倍。台湾人均GDP的150倍,是大约一亿新台币,这就是台湾人命的估计值。李登辉上台后搞戒急用忍、放纵黑金、推行劣质日式民主、阉割公权力,台湾的经济成长率快速从7%掉到不足3%;二十多年下来,还在闹反服贸;可以实现而没有实现的经济成长,怎么算(包括和韩国相比)都超过一万亿新台币,也就是相当于损失了几万条人命。这些人命,有些是烧碳自杀的,有些是因生活水准低而生病或受伤而早死,还有些是纯粹心理上的折磨,只因为它们是分散配发给全民,大家就无视了。相形之下,最近为了黑心油,全岛闹翻了天,可是这些黑心食品再怎么毒,加起来所能伤害的人命顶多是几百条;台湾社会的顾小失大,实在是可笑、可悲到极点了。
我在前文《中共的下一个產业技术攻关:晶片》里曾引用联合国2012年的数据,提到中共在1980到2010年的三十年里,帮助了六亿人口脱离赤贫,是同期全世界净扶贫成果的百分之百,远超过人类歷史上任何时期任何国家的成就。而经济成长之所以与人命有关连,就在于扶贫;像美国过去二十多年,经济规模翻倍,但是GDP增额全进了最富的1%的荷包,中位数购买力(Median Purchasing Power)和1989年基本上没有变动,而吃不饱穿不暖的人口则成倍增加,这様的经济成长对人命根本没有贡献,反而是在开倒车。所以任何政府的第一要务是保护人命,在实际执行上就是扶贫,而大规模的扶贫靠的是两件事:首先是整体经济发展,其次是减低贫富差距。在过去这一代的人类歷史上,我们可以根据扶贫,也就是保护人命的成果,来对政府打分数:中共得的是A,韩国得了B,香港得了C,台湾拿了D,而美国则是不及格的F。所以香港占中的民主诉求,就如同一个拿70分的学生闹着要仿效一个不及格的同学一様天天打电动玩具。民主和电动玩具一様,本身并不邪恶,只是耽误了办正事,可又偏偏对意志薄弱、头脑简单或没有正事可干的人有很大的吸引力。此外在占中的过程中,香港的经济已经损失了几十亿美元,至少相当于几百条人命了;这些人命当然不是从闹事的那些吃饱喝足的悠閒群体中出的,不过有知识有良心的人对这些杀了人还自我感觉良好的示威者,必须要有正确的批判。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2562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