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8-3)西蒙娜的故事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8-3)西蒙娜的故事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057

经验值: 149625


文章标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8-3)西蒙娜的故事 (103 reads)      时间: 2018-1-30 周二, 下午1:56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http://hx.cnd.org/2018/01/28/河边%ef%bc%9a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ef%bc%8848-3%ef%bc%89西蒙娜的/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8-3)西蒙娜的故事
发表于 2018 年 01 月 28 日 由 辰思
五、蒙眼的科米
西蒙娜说她与乔治相识始于LinkedIn网站。这是一家专门为有意扩大职业联系的人们服务的交际网站,各色专业人物都可以将自己的职业履历和联系方式放到网站上,方便相互介绍新的工作机会。西蒙娜与乔治的罗曼史从这里开始,到他们于2017年4月第一次见面时,已经是自他们在LinkedIn相识后的7个月之后。从时间上算,西蒙娜与乔治认识前后就是西蒙娜从意大利来到伦敦开始为米弗萨德教授工作的时候。究竟是乔治通过LinkedIn物色到西蒙娜后把她介绍到米弗萨德那里工作,还是西蒙娜自己找到了份工作后又认识了乔治(米弗萨德在意大利罗马的一所大学也挂名任教),或是其他的原因,外界现在还不清楚。
不过FBI在2016年9月已经开始秘密调查乔治,西蒙娜与乔治联系也就在FBI的监视之下。对于FBI的秘密调查,西蒙娜与乔治当然都不知情,外界也不知情。一直到2017年3月20号科米到国会作证时公开了俄国门调查,外界才知道确有这回事,不过乔治应当是在两个月前FBI找他问话时就有察觉。西蒙娜在米弗萨德那里工作了两个月后,到距离大选投票日的11月8号还有十一天的2016年10月28号星期五早上,FBI局长科米给国会议员去信,不过这信谈的不是西蒙娜,而是表示FBI根据新发现的希拉里的邮件决定再启对于希拉里的邮件门调查。
FBI的宣布震动了全国,因为FBI的这一调查属于犯罪调查,也就是说,这一宣布隐含着一个可能性:美国的两个总统竞选人之一的希拉里-克林顿有可能在新的调查后受到犯罪指控。本来就成为水火不容的两大竞选阵营对科米这一突如其来的宣布反应都很激烈,川普阵营热烈称赞,希拉里阵营处于守势,除了由支持者出面批评科米,希拉里本人则表示 “清者自清”,表示希望尽快看到调查结果。八天以后FBI再次宣布调查没有发现新的问题,FBI原来的结论维持不变。川普阵营又开始攻击FBI,克林顿阵营也抨击FBI的调查有政治倾向。
笔者以为这个事件展现了一个“蒙眼的科米”,它是观察理解美国的法治的重要窗口。
1、法治是一个奇怪的发明。“人是政治动物”(Man by nature is a political animal.)—-这话是亚里士多德的名言。政治谈的是利益的分配,人用的政治手段自古以来就是从谈判交换到兵戎相见,最后是“胜者为王,败则为寇”,胜者制定法律来统辖天下,所以人治(在中国叫法制)一向是不同社会通用的社会制度。自法治发明后,我们今天听惯了的“人人都在法律之下”(或者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诉求才出现,这就要求法律的行使—-不论是立法还是执法—-都必须保持政治中立。而立法与执法又必须通过人,“人是政治动物”,在这个意义上说,法治就是一个违反一般人类行事逻辑的奇怪的发明。
2、司法女神(Lady Justice)。在西方的很多法院前面都立有“司法女神”像,英国人殖民香港时设立的上诉法院前面也立这样的雕塑(见下图)。她左手握有长剑—-显示她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她右手提着天平—-显示法律对所有的人一样公平;她又蒙着双眼—-表示她是 “政治盲人”,看不见政治利益,只有心里装着法律。“司法女神”因此代表了法治的精神。
不管每一个职业司法人能多大程度上实践“司法女神”精神,这个精神显然是科米的理想与职业道德标准。所以他才说,如果FBI在做一项决定时要考虑到它的政治影响时,FBI也就完蛋了。科米坚持要做一个政治上的蒙眼人。但是,科米的决定又的确影响了大选的结果。



3、三权分立中的中立权力。美国的三权分立有行政(归于总统统领)、立法(国会)、司法(法院与警察系统)三大系统,实行相互制约。其中的行政与立法都是政治权力,通过定期选举实行轮换,而法院与警察则属于非政治权力,根据法律对于违法行为进行调查起诉。可是,警察的管辖又是隶属于行政部门,最高领袖是政治选举产生的总统,于是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总统可以利用权利阻碍司法对于他的犯罪调查。
过去针对尼克松的水门调查、克林顿的白水门调查、钱尼的泄密调查、如今的俄国门调查,也就因此都出现行政权力对于调查的阻挠,这就会引发阻扰是否违法的问题。俄国门调查开始只有如科米2017年3月20号对公众宣布的两个内容:俄国人是如何干扰美国大选的;美国人中是否有人与俄国人的干扰合谋。第一个内容是FBI针对外国人的反情报系统的调查,第二个内容属于对美国人的犯罪调查。川普5月9号把科米炒了鱿鱼后,俄国门调查由新设立的特别检察官接手,调查内容又在前面两项上面加了至少两个内容:一是川普是否涉及滥用权力阻碍司法;二是与本案有关的其他犯罪问题,例如川普的经济问题。这些都是本着“司法女神”精神的调查,只有在理解了“司法女神”精神的基础上来看俄国门调查才能品出其中的五味,理解什么叫做法治,何以权力与法律的较量如此激烈。
在法治下面,凡是没有法律明文禁止的,都是合法的,都是可行的。所以,俄国电视台也可以在美国合法地播出,它与美国本土电视台在法律面前有同等的权利。人的行为当然也是如此。在政治的影响下,尤其是川普可以合法地用谎言煽动诸多支持者干扰调查时,俄国门调查就不可避免地成为复杂而艰难的调查,“蒙眼的穆勒”与“蒙眼的科米”一样不好当。理解了这些道理,知道法治是这个国家的命脉,人们不能不对科米和穆勒那样的“蒙眼的司法人”表示由衷的钦佩。
六、乔治与米弗萨德
上一节(48-2)里,笔者介绍说,乔治的身世很清楚,而米弗萨德是个谜。米弗萨德如今的公开身份,在各种主要的媒介上的介绍都是“教授”,并且是“外交学院”的教授。上一节介绍的那家“外交学院”隶属的UEA发文说,该学院已经于2014年底停止“外交学院”的所有的各项课程的教学与认证,米弗萨德也和他们没了关系。
笔者前天搜索了米弗萨德,发现维基百科还是把他介绍为Diplomacy Academy of London的教授(见下图)。点开这个学院的链接,维基上却不再说它是如前面介绍的那家“外交学院”了,而是另一个“外交学院”,说它位于有名的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内,培养专才,可以授博士学位。



不过,威斯敏斯特大学里却没有这家“外交学院”。维基百科介绍说这个学院的院长是那比尔-爱亚德教授( Nabil Ayad)。爱亚德 和米弗萨德一样也是马耳他人,现在任职一家国际组织,不是任何一家大学的教授,不过网上可以找到他登在LinkedIn网站上的简历(见下图),说他是伦敦的拉夫伯勒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外交学院的创始人,任职时间是2014年11月到2017年10月,也就是到穆勒检察官宣布乔治认罪反水的那个月。



有记者给拉夫伯勒大学打电话求证米弗萨德是否在该校任教过,该校回答说从来没有这样一位教授。但是,又有传闻说米弗萨德的这家伦敦的“外交学院”是与英国苏格兰地方的斯特林大学(University of Stirling,Scotland )联合办的。
记者追寻米弗萨德在美国的行踪,发现就在2014年11月,也就是米弗萨德自报的他任职主任的那家“伦敦外交学院”关闭的时候,他本人以该校教授、主任的头衔访问了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大学,在该校的法学院召开的“美洲国家组织”的会议上作报告。下图是华盛顿出版的报纸《The Washington Examiner》链接到该大学的录像,米弗萨德在作报告。



米弗萨德在回答问题时说他的“外交学院”欢迎年轻学生去那里学习,他们给奖学金,对于实习生还付给工资,将来毕业后可以去外交界工作。2014年11月的这一天,乔治还是在华盛顿的“哈德森研究所”但无薪酬的实习生,他是不是在那期间得以结识米弗萨德教授的笔者没有可定的答案。不过,根据法庭记录的乔治认罪协议,2016年5月,也就是乔治“酒后失言”发生时,他已经早已认识了一位伦敦的教授,并和他保持着联系。
法庭文件说,2016年3月中旬,就是乔治在3月31号川普的外交政策会议上说他有关系可以安排川普-普京会面之前,乔治去了意大利,在哪里会见了一位“教授”,并于一个多月后,也就是在那次外交政策会议之后,再次于4月26号在伦敦会见了这位教授。乔治的认罪协议公布后,《华盛顿邮报》首先报道说,那位“教授”就是米弗萨德。随后,米弗萨德对英国的《邮报》承认他就是文件上说的教授,但他说自己没有做过违法的事,乔治说的那些和他的联系都是“瞎编”。
根据乔治的交代,米弗萨德4月12号给他发电邮,说他4月19号要在莫斯科的Valdai 俱乐部作报告(Valdai是一家俄国的关于能源政策问题研究的思想库,下图是该组织网站上的米弗萨德的介绍和2016年4月19号的新闻)。在Valdai挂出的关于米弗萨德的介绍里,米弗萨德仍然是教授,并且仍然是“外交学院”教授。乔治成为川普的“能源与石油问题的外交顾问”倒是与米弗萨德的专长有点对口。



法庭的记录里说,乔治说他于2016年4月26号在伦敦与米弗萨德见了面,一起吃顿饭。就是这次会面中,米弗萨德说,他刚从莫斯科回来,在那里见了数名重要的俄国官员,从他们那里得知俄国人掌握有关于希拉里的“污点材料”(“dirt”)包括数千份电子邮件。乔治显然很兴奋,他接着给国内的同事们作了通报,不久后就在与伦敦外交界的各种人物的酒吧交际中,把他知道的这个秘密透露了出去。
(待续)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0495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