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NABC60






加入时间: 2008/04/24
文章: 2523

经验值: 120383


文章标题: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113 reads)      时间: 2018-2-03 周六, 上午11:13

作者:NABC60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美国众议院关于司法部和FBI对FISA滥用的备忘录全文
2018年2月3日

2018年2月2日,众议院公布了传说中的《备忘录》

注:背景是,共和党说民主党滥用职权,把国家公器政治化。民主党说“共和党攻击民主党把国家公器政治化”是在损害国家公器的声誉。谁对谁错,让屁民看看不就行了嘛。


备忘录一共4页。

备忘录的标题是《司法部和FBI对FISA的滥用》

以下为全文翻译:

本备忘录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汇报一下,关于委员会的,正在进行的,对司法部和FBI在2016年大选期间使用FISA监听许可的调查,的一些重要事实。我们的发现,(详细记录如下文),1,对司法部和FBI在涉及FISA监听的某些举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表达顾虑,2,对旨在保护美国人民免受跟FISA监听相关的的不合理侵犯的法律程序,做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分析。

2016年10月21日,司法部和FBI向FISC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外国情报监听法庭)申请对Carter Page进行电子监听,并获得法庭批准。Page是美国公民,曾经是川普竞选班子的志愿者兼顾问(Volunteer advisor)(2016年9月份辞职)。申请FISA监听许可,必须先由FBI的局长(当时是Comey,抠米)或者副局长(Andrew McCabe)签名,然后再需要司法部的部长,副部长,或者由参议院批准任命的分管国家安全的助理副部长批准。

那一次,司法部和FBI对Page的监听申请被法庭批准,同时他们还申请对三份要过期的监听许可进行延期,也被批准。按照法律规定,对美国公民的监听许可,90天到期,如果要继续监听,必须申请延期,申请延期的时候,必须另行提交正当理由。

这四份监听许可的申请(一份全新,三份延期),FBI方面,由抠米签名三份,McCabe签名一份。当时的司法部副部长Sally Yates,当时的执行副部长Dana Boente,现任司法部副部长肉身斯坦,分别代表司法部,至少各自授权了一份或者多份申请。

由于情报行业的敏感性,政府向FISA法庭提交的材料是保密的,不对大众公开。因此,FISA法庭是否能用高标准对政府严格要求,(尤其因为涉及监听美国公民),防止政府滥用权力,事关公众对FISA程序正当性的信心。FISA程序的正当性,保护公民权利是否能够落实,必然取决于,政府在申请监听的时候,是否向法庭提供全面的相关材料。这些全面的材料,应该包括,政府已知的,可能对被监听的目标有利的材料。

(意思是,政府申请对某个美国公民进行监听时,向法庭提供材料,不要只提供对目标公民不利的材料,而故意隐瞒对目标公民有利的材料。)

在申请对Page监听这事上,政府(司法部和FBI)为了取得监听许可,至少四次故意隐瞒事实,误导法庭。

1),申请Page监听许可时,Steele编的《黄金雨》是申请材料中的非常重要的部分(essential part)。《黄金雨》是由民主党中央党部(DNC),和希拉里方面出钱编出来的。Steele曾经是FBI的长期线人。DNC和希拉里方面,通过Fusion GPS和Perkins Coie律所,向Steele支付了16万美元,来搜集“川普跟俄罗斯之间关系”的诋毁性质的信息。

1a),在10月份的四份监听许可申请中,完全没有提到民主党和希拉里为Steele和《黄金雨》付钱的事。尽管,司法部和FBI高层都知道这事。(注:本该中立的司法部门,使用一个党派出钱整出来的情报,对另一个党派搞监听,请沉思一番)

1b),在对Page的监听申请中,提到Steele为一个有名有姓的美国人工作,却没有提到Fusion GPS及其老板Glenn Simpson的名字。DNC通过律所PerkinsCoie给Fusion GPS付钱。Fusion GPS再请Steele干活。这些事,司法部当时都知道,司法部知道黄金雨背后有政治势力(却依然同意申请监听)。申请材料中,没有提到,Steele,归根结底是为DNC和希拉里工作;也没有提到,FBI为同样的情报(指黄金雨),又批准付钱给Steele。(这家伙拿双份钱)

2),在对Page的监听申请中,还详细引用了2016年9月23日的一篇雅虎新闻的文章,这篇文章描述了Page的2016年7月份莫斯科之旅。(注:监听申请中提到这篇文章是为了给监听申请提供更强有力的佐证,给人以“Page大有问题,不只是Steele一个人知道Page有问题,你看,雅虎也报道了”的印象)。实际上,雅虎的爆料就是Steele本人提供的。监听申请中,还错误地下结论,说Steele并没有向直接向雅虎爆料。在英国的法庭文件中,Steele已经承认,他在Fusion GPS的指使下,在2016年9月份,他就跟雅虎和其他几家媒体见过面。Perkins Coie当时就知道Steele跟媒体有过接触,因为他们主办了至少一次跟Fusion GPS和Steele的会面,并在会面中讨论过此事。

2a),Steele对媒体透露他是FBI的线人(2016年10月30日,mother jones),这严重违反了FBI的纪律。因此,FBI终止了跟他的合作。在Page的监听申请被提交之前的2016年9月份,Steele就已经向雅虎和其他媒体泄密。他那时候就该被FBI终止合作,但是,Steele隐瞒了向媒体泄密一事,欺骗FBI。

2b),Steele的多次向媒体泄密,违反了FBI线人纪律的最重要原则(Cardinal rule)—保密。这说明,他已经变成一个不可靠的线人/信息来源。

3),在Steele被FBI终止(线人)的前后,他跟当时的司法部助理副部长Bruce Ohr保持联系。Orr是司法部高层,跟司法部副部长Sally Yates,还有后来的副部长肉身斯坦,都关系紧密。

大选后不久,FBI找Ohr面谈,记录了Ohr和Steele的交流。比如,2016年9月份,Steele对Ohr承认,他绝对不想让川普当选(was desparate that Donald Trump not get elected and passionate about him not being president)。这是Steele对川普的偏见的铁证,这在当时被Ohr记录下来,在后来的FBI文件中也有记载。但是,在任何Page监听申请材料中,都没有提到Steele的政治偏见。

3a),与此同时,Ohr的妻子受雇于Fusion GPS,专门从事对川普的负面研究(挖黑料的意思)。Ohr后来向FBI提供了他妻子挖黑料一事的全部信息(由DNC和希拉里方面通过Fusion GPS付钱)。Ohr夫妇跟Steele,Fusion GPS的关系,在监听申请中被隐瞒不提。

4),按照FBI的反间谍部门主任,助理副局长Bill Priestap的说法,在Page的监听申请被提交时,对Steele的黄金雨的真实性的证明,还处在“婴儿”阶段。Steele被终止后,FBI内部另外一个独立部门,提交了一份“线人/信息源可靠性报告”,说黄金雨只有极小一部分被证实(注:比如川普去过俄罗斯?川普在床上睡觉,而不是头朝下睡觉?)。

然而,2017年1月,抠米还特意向候任总统川普就黄金雨做了总结性汇报,虽然,他其实认为—-根据他后来在2017年6月份的证词—-黄金雨是下流和未经证实的。

监听申请主要仰仗于Steele过去做过的与监听申请的主题(Page)无关的其他工作的可靠性(以证明他可信可靠),却隐瞒了他的强烈反川政治立场和反川资金来源。而且,FBI副局长McCabe,在2017年12月,对国会情报委员会作证,没有黄金雨的话,就不可能有理由申请监听许可。

5),Page的监听申请还提到了George Papadopoulos(小帕),但是没有证据显示小帕和Page有任何阴谋和协作。与小帕相关的信息引发了2016年7月底开启的FBI反间谍调查。这份调查由Strzok(四爪客)负责。

四爪客已经因为跟情妇之间的不正当短信,被重新分配到FBI人力资源部工作。

在他们的不正当短信交流中,四爪客和情妇Lisa Page很明显表露出反川亲克的偏见。四爪客还负责过调查希拉里邮件门。四爪客在短信中,跟情妇就(小帕相关的反间谍)调查做了深度讨论,包括如何向媒体泄密,以操纵民意,短信中还提到了一次跟FBI副局长McCabe的会面,会面中讨论了阻止川普当选的“保险”政策。

2016年中期初选之后,大选序幕拉开,民主党和希拉里资助的英国间谍,拿到了俄国情报机构故意编造的谣言,先是泄露给各大媒体(其中yahoo有发表),然后FBI和DOJ用这个资料,隐瞒了各种事实后,通过秘密法庭FISA拿到了对川普阵营的监听许可,之后又成功申请延期达三次之多。

FBI的二号人物承认这个资料是申请监听许可的根本证据。DOJ的大佬早和英国间谍有长期来往。DOJ的大佬自己的证词证明英国间谍极端痛恨川普,愿意尽力来颠覆川普的竞选。

多位FBI和DOJ的大佬被点名。政府公权力用来进行政治迫害的行径被揭示天下。美国政治地震开始了。

看来美国的政治斗争在经过黑色八年后也XX化了。先用一个假新闻,用媒体来造势,然后FBI/DOJ介入调查秘密监听,查你丫个底朝天,只要有一点不干净都能查出来让你身败名裂。也就是碰上了川普硬茬,抗住了。川普还真是命硬,一个人对付三大势力:执政的民主党,强大媒体 和 政府内最有实力的 公权力 FBI和DOJ,并且还有共和党的建制派的掣肘和破坏,竟然最后还是赢得了大选。

下面转一个,别的地方看来得:

————————————————

基本是各路支持川普的民众早已得出的结论,但这次是官方定论坐实。翻译科普,打字 打了半天。。。。

民主党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团队 – 通过律行Perkins Coie和Fusion GPS 雇佣了英国间 谍Steele(此人也是FBI的长期线人) 假造黄金浴的天方夜谭,诬陷川普里通外国,损害 美国利益。前司法部和FBI几名官员用这份假材料申请到了FISA监视令(外国情报监控 法庭), 出手监控川普竞选团队的Carter Page (和Strozk的情妇Page不是亲属)。

划重点:每份FISA监控令有效期90天,申请延期时必须提交新的证据。

划重点:FISA令几次延期有下列人等签字申请:前FBI局长James Comey签字申请3次, 前FBI代理局长Andrew McCabe签字申请1次,前副检察长Sally Yates、前副代理检察长 Dana Boente和 现任副检察长Rod Rosenstein 各签字申请1次以上。

Steele还泄密给各路媒体,包括Yahoo News,发布黄金浴和川普里通外国的新闻。 Steele受雇于Fusion GPS和律行的信息在这些FISA申请中只字未提。Steele一直串通前 助理副检察长Bruce Ohr和一位司法部高级官员(未点名)直到被FBI因泄密解雇,但串 通关系在被解雇后并未终止。

同时Bruce Ohr的老婆受雇于Fusion GPS, 一直在搞绊倒川普的情报工作。Ohr最近已经 将他老婆所有反川的材料都上交FBI了。题外话:我说过Ohr会老实交待,把Yates扔出 来争取减刑。果然。哈哈。。。

继续:Ohr的老婆受雇于Fusion GPS, Fusion 是民主党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团队直接的 外包咨询公司。

FBI的反情报分部负责人,Bill Priestap已经佐证在发第一份FISA令的时候,Steele的 川普通俄情报”不成熟”。Steele被FBI解雇后,有证人(未点名)佐证第一份FISA令的 申请材料只有这份Steele情报。

题外话:我的理论这名未点名证人极有可能是将Strozk和Page短信的原始情报密报给 Sessions的,包括那5万条。这人是前国安局顾问福林手下。我1月份在福林认罪时说福 林是下大棋,我没猜错。Flynn认罪当天的坐堂法官是FISA法庭的法官,福林上门认罪 ,该法官不主动避嫌,没多久就被兜进去了。这才有理由让司法部正式开始摆上台面, 开始调查FISA滥用职权。其实调查已经进行蛮久了,也基本掌握了情况,有充分证据和 结论。福林认罪是让司法部可以正式摆上台面“调查”,这些被调查对象也已经没有时 间串供或者试图篡改证据。

继续:Comey在2017年1月头,在向川普报告Steele的事件时,描述Steele的情报是“根 本无法证实的” 但在此之后签署FISA申请令时,他签署的申请书里根本没有提及这个 细节。2017年12月,McCabe在国会听证时,也承认仅根据Steele的片面之词,根本不应 该签发任何监视令。

对Page的监视令也提到了川普竞选团队的雇员George Papadopoulos的情况,但没有证 据证明Page 和Papadopoulos有关联。科普:Papadopoulos因涉嫌在2016年理通俄国, 在2017年10月认罪判刑了。 题外话:我一直觉得papadopoulos 是Fusion GPS派到川普竞选团伙的奸细,一直联系 俄国间谍试图栽赃川普通俄,但他不聪明,把自己搭进去了,又被民主党抛弃。

继续:因为Papadopoulos的落网,FBI发现了FBI高官Pete Strzok出轨Lisa Page, 并有 严重反川情绪的暧昧短信。立即将Strzok调任至FBI人事部。

Memo就这些情况,有遗漏的请补充。

看起来料不多,基本是爱国人士早已有结论的理论,但从官方出面坐实,还是挺打脸的

好吧,这份备忘录到底说啥了呢?

2016年10月21日,DOJ和FBI拿到了针对Carter Page的FISA监听令。

这哥们曾是Trump竞选班子的外交政策顾问,后来因为有报道说他因为和老毛子官员见面而被调查后辞职。但到目前为止,这哥们并未被起诉。

而除了Carter Page的监听令之外,DOJ和FBI还同时更新了三份FISA监听令,但memo并没有说是谁被监听。

FBI前局长James Comey,刚下台的McCabe,以及DOJ的Sally Yates,Dana Boente,还有Rod Rosenstein,是给这四份申请令签名的主。是的,你没看错,有Rod Rosenstein。但是memo并没有说谁签署了针对Carter Page的申请书。

那份大名鼎鼎的Steele dossier,在针对Carter Page的申请令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尽管DOJ和FBI高层当时就知道这背后的政治关系,却没有在申请书上提及。

此外,那个导致Carter Page辞职的报道,也是Steele泄漏给Yahoo的,并且在申请书上也被多次提及。

后来,这位Steele被FBI终止了线人的身份,因为他将和FBI的关系给泄漏了出去。而他在DOJ的街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Bruce Ohr了。对,就是那位老婆在Fusion GPS工作的高级探员。当然了,Steele也自己表示,非常想玩死Trump。

最后,memo提及到,这个dossier,根本就没有得到证实。而McCabe在17年12月的听证会上表示,没有这份dossier,拿到监听令是不可能的。

此外,申请令上还提及了George Papadopoulos,并最终导致了Peter Strzok对他的调查。这哥们后来承认对FBI撒谎。

然后是民主党的回应:

House Intel Dems: Nunes memo ‘mischaracterizes, fails to provide vital context’ It fails to provide vital context and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DOJ’s FISA application and renewals, and ignores why and how the FBI initiated, and the Special Counsel has continued, its counterintelligence investigation into Russia’s election interference and links to the Trump campaign.
民主党表示FISA的申请信中没有提及Steele的政治动机等是不准确的:

The Majority suggests that the FBI failed to alert the court as to Mr. Steele’s potential political motivations or the political motivations of those who hired him, but this is not accurate.
而以下是memo中的相关部分:

Neither the initial application in October 2016, nor any of the renewals, disclose or reference the role of the DNC, Clinton campaign, or any party/campaign in funding Steele’s efforts, even though the political origins of the Steele dossier were then known to senior DOJ and FBI officials.
The initial FISA application notes Steele was working for a named U.S. person, but does not name Fusion GPS and principal Glenn Simpson, who was paid by a U.S. law firm (Perkins Coie) representing the DNC (even though it was known by DOJ at the time that political actors were involved with the Steele dossier). The application does not mention Steele was ultimately working on behalf of – and paid by – the DNC and Clinton campaign, or that FBI had separately authorized payment to Steele for the same information.
即使民主党的这一论断正确,我们也不知道到底申请信里在多大的程度指明了背后的政治动机等等。

是单单指出Steele是FBI雇佣的,还是也同时指出了他被DNC和希老婆子的竞选团队雇佣?是单单的说希望搞明白俄罗斯对大选的干扰,还是说他”迫切的希望Trump不要当选”(“was desperate that Donald Trump not get elected”)?

另一方面,如果FISA法庭知道这份dossier的背后有DNC和希老婆子竞选团队的影子,然后依然在其尚未得到独立验证的同时给了监听许可,整件事可能就更加有趣了。

此外,民主党表示,memo里声称Yahoo的新闻稿是用来作证dossier的说法是错误的:

The GOP memo also claims that a Yahoo News article was used to corroborate Steele, but this is not at all why the article was referenced.
然而memo是这么说的:

The Carter Page FISA application also cited extensively a September 23, 2016, Yahoo News article by Michael Isikoff, which focuses on Page’s July 2016 trip to Moscow. This article does not corroborate the Steele dossier because it is derived from information leaked by Steele himself to Yahoo News. The Page FISA application incorrectly assesses that Steele did not directly provide information to Yahoo News.
最后,民主党赤裸裸的在撒谎:

This is set out in the Democratic response which the GOP so far refuses to make public.
事实上,民主党的这份memo,目前正在走和共和党memo同样的程序:首先交给全体众议员查阅,随后再对外公开。而议长Paul Ryan已经表态支持公开了。

作者:NABC60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NABC60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2503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