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9)“百分之六十”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9)“百分之六十”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057

经验值: 149625


文章标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9)“百分之六十” (96 reads)      时间: 2018-2-05 周一, 上午1:58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http://hx.cnd.org/2018/02/04/河边%ef%bc%9a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ef%bc%8849%ef%bc%89百分之六/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49)“百分之六十”
发表于 2018 年 02 月 04 日 由 辰思
跟踪俄国门调查对我来说,开始是为了给有兴趣的读者介绍美国的法治,逐渐地我自己的兴趣日益浓厚,发现在跟踪之中可以读到很多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帮助我更深刻地理解美国的法治是如何发展与实践的。我先把当前事态发展的背景梳理一遍,然后介绍后面的故事。
一、背景
俄国门调查刚开始不过是针对外国(俄国)的反情报调查,加上与其必然相关的涉及美国人是否有人卷入的犯罪调查。
2016年10月26号。FBI 的调查直到2017年3月20号科米到国会听证之前都是秘密进行的,但FBI局长科米在2016年10月26号通知国会重启希拉里的邮件门调查,影响了大选的结果。科米因此被川普刮目相看,川普当选后留任科米。
2017年1月6号,FBI局长科米与其他情报首长首次向川普通报情报,通报后单独留下来向川普通报了有关他的一些“会令人难堪的内容”。科米在与川普首次接触后就产生了“此人不可信”的感觉,害怕川普以后会说谎,从此便每次与川普谈话后留下记录,一共9次。
2017年2月13号。科米留任后继续已经在进行的俄国门调查,调查中发现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福林将军秘密与俄国人会谈,于是约谈福林,福林向FBI 撒谎,FBI 将此事汇报给司法部,司法部对曾经任职军情局局长的福林向FBI 撒谎感到难以理解,认为担任重要职务的福林有受到俄国人挟持的危险,于是向白宫通报,但是没有告诉白宫福林向FBI 撒谎一事。白宫未有动作,直到两周后的2月13号《华盛顿邮报》把福林秘密会见俄国人的事情捅了出来后,白宫当晚以“福林欺骗了副总统”为理由开革了福林将军。(可是12月1号特别检察官公布了福林认罪反水以后,川普说福林早已不可信,他知道福林向FBI 撒谎后才开革了福林。)
2017年2月14号。川普开革福林后的第二天便留下科米单独谈话,要他“放福林一马”。川普为什么要为福林说项谁也不知道,但是总统对属下的FBI 进行的犯罪调查说这样的话却有“阻碍司法”的嫌疑。
2017年3月20号。川普显然对于俄国门事件的演变很不适应,3月4大清早发推特说奥巴马一直在监听他,导致国会把科米叫去听证。科米于3月20号在听证会上向外公布FBI 自2016年7月起就在进行俄国门调查。
2017年5月9号。川普以科米任职期间对于希拉里-克林顿的调查对于希拉里有失公正为主要理由开革科米。三天后对电视采访说,因为俄国门调查而开革科米。
2017年5月10号。川普在白宫会见俄国外长和大使,说他把“榆木脑袋”科米开革了,没有压力了。
2017年5月17号,司法部成立特别检察官办公室,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俄国门调查。
2017年10月30号,穆勒任职后5个半月,指控川普前竞选主任与副主任犯有洗钱等多项罪名,并宣布川普竞选时的外交顾问乔治-帕帕道颇罗斯认罪反水。白宫说此人不过是个跑堂的角色。
2017年12月1号,穆勒又宣布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福林将军认罪反水。白宫说,福林早已证明是一个不可信的撒谎的人。
帕帕道颇罗斯与福林究竟是在什么条件下与穆勒达成的交易,外界一无所知。到今天为止,两个月来的进展是:川普阵营力图证明有一个“隐形政府”要密谋推翻川普,俄国门调查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司法部与FBI 都在俄国门调查上滥用职权,罗织罪名。
曾经因为编造假的证据而被迫回避俄国门调查的众议员努尼斯,利用他主持的对于司法部和FBI 具有监督权力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编写了一份4页的保密《备忘录》,历数司法部和FBI的种种严重过失,决定要向社会公布,川普已经批准解密,估计明天会公布。
川普任命的接替科米的FBI 瑞局长与司法部副部长都认为这份《备忘录》有太多的严重失实之处,一起到白宫力图说服白宫不要批准公布此文件。FBI 甚至公开向社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说公布这份文件的结果对于国家安全的有“极其严重”的后果。
笔者以为事态的发展应当属于意料之中,受损的可能是FBI 等情治机构未来的工作效力,但是俄国门调查却一定会进行下去。因为俄国门调查能否继续下去,如今已经取决于行政当局与执法机构的职业律师们和调查员们如何对决,这中间的决定因素笔者以为是这些职业执法人守卫法治的决心和能力。下面说几个故事。
二、任职司法部51年的马哥利斯
马哥利斯(David Margolis,见下图)于2016年7月12号去世,当时他是美国司法部长部长助理,享年76岁,但是在司法部已经工作了51年!能够与马哥利斯在司法部工作时间之长相比的恐怕只有FBI的胡佛局长,他担任FBI 局长达48年之久。



马哥利斯去世后,当时担任FBI 局长的科米对马哥利斯的评价是:“马哥利斯代表着司法部”。科米那句评语里说的是马哥利斯的那种捍卫法治的职业精神。就在一年前,司法部刚刚举行了马哥利斯在司法部工作50周年的纪念活动(下图)。轮到马哥利斯发言时,全场起立鼓掌长达一分钟之久。这段录像如今还在司法部的网站上。



马哥利斯毕业于哈佛法学院,毕业后在律师事务所干了几年后于1965年开始任职司法部。他和人们印象中总是衣冠楚楚的律师们不同,喜欢着便装,几乎从不打领带。当他出席自己的司法部50年从业纪念会时,换上了一套人们几乎没见他穿过的整齐的套装。轮到科米致辞时,科米先到后面的更衣室里换上一套带来的看相滑稽的装束,介绍给到场的来宾说这就是闻名司法部的马哥利斯套装,引得全场大笑,连马哥利斯自己也笑翻了!(下图)



科米说,如果说美国的司法体系是一个大水库的话,这个水库是通过很多代人的努力一桶水一桶水灌满起来的,靠得是承诺与坚守承诺,不断地犯错与认错,然后再纠错。可是,要破坏它却只需要一个洞就可以把这个水库放空!马哥利斯50年来从不歇息地为这个水库一桶一桶地加水,更重要的是他还是这个水库是守护者,每周七天地巡护着它。
“……靠的是承诺与坚守承诺,不断地犯错与认错,然后再纠错”—-我觉得科米这段话道出了法治的精髓。法治不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在任何一个社会里,平等公正除了依靠法律来保障,还有其他的途径吗?如果平等公正是一个进步的过程,依靠的不正是法治的进步吗?!
马哥利斯不畏上,对于所有的司法部部长、副部长的错误,只要他发现了都会直接了当地指出来。现任特别检察官的穆勒曾经是马哥利斯的上司,他们共事的那阵每天都要就工作的进展开会讨论。有的时候,大家意见不同时就会有开诚布公的争论。有一次马哥利斯觉得自己实在受不了穆勒的刻板,于是就说,鲍勃(穆勒的名字),你知道不知道你有太多的清教徒情节?穆勒听了不解,想了一会问马哥利斯说,你说的是啥意思?马哥利斯回答说,你冲淋浴时要撒尿了一定到浴池外面去撒尿。穆勒听了,顿了一会说,难道不对吗,谁不是这样做?马哥利斯大喊起来,瞧你,我说的一点没错!
三、“我很皮实”
在美国分立的三权中,行政(总统统领)与国会这两权都是政治权力,虽然权力行使要依法进行,但两者间的制衡受到政治利益的制约。例如,当总统职位与国会的多数都掌握在同一个政党手里时,两者之间的权力冲突就少,属于不同政党时两者间的冲突就多。而执法权(通常又称为司法权)则必须是政治中立,这才能够保证执法时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执法是一项日常的工作,在这个意义上又是行政工作,所以执法部门的警察(调查员)与律师所组成的司法部就成了总统领导下的一个行政部门,但它的工作又必须是建立在政治中立的基础上,要体现司法独立,坚守“人人都在法律之下”的原则。结果,司法部就成了一个不仅要对社会上发生的各种违法行为强行执法,还不可避免地要与利用权力试图逃避被执法的行为发生冲突。掌握着行政权力的人,在利益的驱使下,可以将手中的权力政治化,形成对于执法部门的政治压力。前面说的努尼斯的《备忘录》就是这样的例子。这时候,执法部门与其他两个权力的冲突在很多为政治所摆布的民众眼里就成了政治冲突,后面真正的法律与权力的冲突被掩盖了,形成民意对于执法的压力。
20多年前,一向对上司直言的马哥利斯曾经对穆勒说,当你面对不止一个对手时,你必须决定和选择一个对手,否则就会被党派政治和官僚政治吞没掉。穆勒后来冷静地看着马哥利斯回答说,“我很皮实。”(I don’t bruise easily.)
穆勒说,马哥利斯的话使他想起了他的越战经历。马哥利斯的话没错,对于长期以来早已熟悉了华盛顿的政治游戏的人来说,马哥利斯道出了法治下执法的不易。不过穆勒是在越战中经历过九死一生的人,腿上中过弹,他从未屈服过。



上图是穆勒2013年辞去FBI局长职务时司法部在同一个为马哥利斯举行50周年服务庆祝会的司法部大厅(Great Hall)为他举行的欢送会上的留影。穆勒身后塑像名为“司法精神”,它是著名雕塑家卡尔-吉尼温(Carl Jennewein)1933年专门为司法部制作的,意义与蒙眼的“司法女神”相同,1936年起与另一座名为“法律陛下”的男性塑像一起树立在这个司法部大厅(下图可见两座塑像的下部)。



上图是2015年6月17号司法部为马哥利斯举行的服务50周年纪念会,右边的篮圈里是马哥利斯,他旁边的是副部长耶茨女士,左边篮圈是科米,奖台上的主持人是罗森伯格。马哥利斯于2016年去世,耶茨2017年2月被川普解职,科米2017年5月被川普解职,罗森伯格2017年10月1号辞职。不过如今接替了耶茨的洛森斯坦虽然是川普提名认定的,但已经被川普问过“站在那一边”的问题,据说川普多次说应当把他开革掉;接替了科米的瑞局长刚刚表态反对公布《备忘录》,也已和总统发生冲突;洛森斯坦任命的穆勒正在与川普律师谈判约谈川普。
这些人的政见持共和党的多,也有民主党,不过当他们履行职责时,秉持的是“司法女神”的精神。当年尼克松下令司法部解雇特别检察官时,司法部长不从,辞职抗议;接任的副部长也不从,辞职抗议;第三把手接任后,也准备辞职抗议,但是已经辞职的正副部长劝说他接受命令,解职特别检察官,再任命新的检察官,因为他们担心再辞职下去后面会没有可以继任的人选,造成司法部瘫痪。如今的司法部经过了水门事件,早已准备好了如何对付类似的事件发生,即便发生司法部官员连续辞职也不会出现领导真空。
《备忘录》即将公布,我以为应当让人们读到它,辩论它。如果它指出的美国司法部的各种问题属实,那正是应当纠正的问题。如果它有很多的不实,也应当能够通过辩论搞清楚。执法本来就只能以事实说话,穆勒们如果真的“很皮实”,他们就会让人们见识到。
马哥利斯有一次在国会作证,议员问他司法部有多少工作人员?马哥利斯说:百分之六十!话音一落,满堂哄笑。我想马哥利斯是对的,美国的司法代表了多数民众的利益,他们的多数也是相信司法公正,坚持“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
“百分之六十”,这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数字。马哥利斯为它献出了51年辛勤的劳动,它汇聚在美国的这座法治的大水库里。后面我们会看到这座水库的承受力。
(待续)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1655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