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0-3)《备忘录》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0-3)《备忘录》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237

经验值: 157179


文章标题: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0-3)《备忘录》 (437 reads)      时间: 2018-2-10 周六, 下午9:27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http://hx.cnd.org/2018/02/10/河边%ef%bc%9a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ef%bc%8850-3%ef%bc%89《备忘录/

河边: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50-3)《备忘录》
发表于 2018 年 02 月 10 日 由 辰思
介绍过上面的背景后,下面来看这份文件。
一、文件分析
《备忘录》要达到的目的笔者前面已经介绍过了,此处就略去文件的开场白,直接看文件的“证据”部分。下面我先将文件的第一段和最后一段原文放在下面,看看原文的首尾呼应做得如何。
第一段:



最后一段:



上面第一段说的是,FBI于2016年10月21号通过FISA申请得到FISC批准后开始调查帕吉。接着就开始例举司法部和FBI的违规做法,其他内容我暂且放下,读者先记住FBI开始调查帕吉的日子:2016年10月21号。
文件的最后一段说的是除了受害人帕吉外,FBI违规搞出来这这个FISA许可还牵涉到川普的另一个顾问帕帕道颇罗斯,就是我介绍过的那位西蒙娜的乔治。文件说FBI没有证据说明帕吉和乔治之间有任何合作,并说乔治的问题导致FBI的反间谍调查员斯托克(Peter Strzok)早在2016年7月下旬就开始调查乔治,也就是俄国门调查牵涉到美国公民的起点。读者也记住乔治开始被调查的日子:2016年7月下旬。
因此,根据《备忘录》上面两段提供的事实和已经记录在案的事实,我们就看到:
1、帕吉的被调查是在乔治的被调查三个月之后才开始的,而且《备忘录》说明了乔治的被调查是俄国门调查牵涉到川普阵营的起点。
2、如笔者在前文(49)中的回顾,“2016年10月26号。FBI 的调查直到2017年3月20号科米到国会听证之前都是秘密进行的,但FBI局长科米在2016年10月26号通知国会重启希拉里的邮件门调查,影响了大选的结果。科米因此被川普刮目相看,川普当选后留任科米。”结合《备忘录》的报告,我们于是知道,FBI开始秘密调查帕吉后的第五天,不仅从未向外界透露过任何风声,倒是科米宣布重开对于克林顿的调查,川普阵营当时对此一片欢呼。
努尼斯搞出了这份4页的《备忘录》,要证明的是FBI一伙人处心积虑欺骗法庭搞出一个俄国门调查来打击川普,但却在该文的第一段和最后一段里把上面两件事点明了,读者说这人算不算“愚不可及”?
《备忘录》为什么要最后把乔治搬出来?因为努尼斯要点名FBI调查员斯托克。这个斯托克有个女友也在FBI工作,这两人讨厌川普,在大选期间互发短信,表现了对于川普的厌恶。后来斯托克参加了穆勒领导的特别调查组,穆勒发现了斯托克和女友间的关于川普的短信问题后,立即将其调离了。调查乔治开始是斯托克负责,所以《备忘录》要把乔治牵出来,好把斯托克的问题拿出来说事。
斯托克问题的关键有两点:1、他对于川普的看法是否造成了对于俄国门调查的实质影响,例如是否有编造证据、嫁祸于被调查对象等;2、特别检察官领导的俄国门调查发现了斯托克的问题是如何处理的。有关的事实是,斯托克夏天就被穆勒调出了调查组,乔治10月30号认罪,这些都是特别检察官的决定,也就是说斯托克对于川普的个人看法并没有影响到俄国门调查。这就像FBI发起的对克林顿的调查,调查人员中肯定有讨厌希拉里的人,但不能因此就可以否定FBI对希拉里的调查。
所以《备忘录》的另一位作者高迪说,《备忘录》不影响俄国门调查,小川普等在川普大厦与俄国人的会面跟《备忘录》提到的“达西亚”无关。高迪毕竟是干了多年检察官的人,这点还是搞得清清楚楚。不知道《备忘录》这最后一段究竟是努尼斯写的还是高迪加上的。
第一段后面的几段都是说FBI申请批准对帕吉的FISA调查,用的是达西亚,但是没有告诉SIFC达西亚存在的问题,包括谁支付的调查费用等。《备忘录》并引证FBI前副局长麦克比的话说,没有达西亚的话,FBI的FISA申请就不会被批准。
FBI提交的FISA申请中间包括了大量保密材料,不能公布;FISC审批的过程也是保密的,法院不能公布。司法部和FBI一起找到自己的领导川普总统,要求他否决努尼斯等解密《备忘录》的要求,总统不答应,坚持要解密。解密后总统欢呼说,《备忘录》证明了他的清白。可是连《备忘录》的作者之一的高迪都说俄国门调查与《备忘录》无关,更何况众议院不是司法部门,是政治部门,哪来的司法判决权力?总统在他的支持者眼里永远是清白的,可是这份《备忘录》却改变不了其他人的看法,又让总统失去了借《国情咨文》演说后真正能够给自己得分的机会。读者说这是不是有点“愚不可及”?
民主党中看过相关文件的人说FBI的申请里说明了达西亚的作者具有政治倾向,调查的经费也是由一个政治团体支付的。民主党现在也准备了一份《反备忘录》,也要交给总统解密公布。
两党开始为这个问题干上了,被强行拉进去扮演主角的司法部和FBI却保持着沉默。
二、外界的反应
川普阵营的反应自不必说了,甚至有人提出要把《备忘录》点名的,负责批准提交FISA申请的司法部和FBI主管等五个人都“铐起来”。这五个人是:前FBI局长科米、副局长麦克比、司法部前副部长耶茨、代部长丹纳、现任副司法部长洛森斯坦。现任FBI局长瑞不在名单中,不过他是否也已经批准过新的俄国门调查的FISA申请没人知道。这些人若按党派政见归属来分的话,全部是共和党人。他们所作所为不过是尽司法人的职责,在俄国门问题上为国家服务而已,既谈不上为共和党牟利,更谈不上和民主党合谋推翻川普。
不过在政治狂的眼里,除了政治(也就是个人利益)外,世界上再无其他可以解释人类行为的说法了。那位马哥利斯说过他经历过的一个故事。他在共和党总统布什任命的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手下工作时与巴尔建立了很好的朋友关系。克林顿任职后,民主党人当了司法部长,马哥利斯仍然和新部长关系很好。有次他生病住院了,消息传到巴尔那里,巴尔给他打电话问候。马哥利斯接通电话后,巴尔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哪,看来你还没有被那些民主党干掉!
前FBI局长科米看了《备忘录》后的反应是发了一个推特(见下图),全文是:就这点东西?这份不实且误导人的备忘录分裂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毁了情报界对它的信任,损害了它与FISA法庭的关系,把对公民的保密调查公开不可原谅。究竟都是为了啥?司法部和FBI必须继续正在做的工作。



著名的“威廉-玛丽学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见下图,该校图书馆)已经聘请了科米去该校任教,讲授华盛顿政治,注重于政治伦理。该校是美国最古老的公立学校之一,位于弗吉尼亚州,成立于1693年,是当时的宗主国英国在弗州创办。美国独立后该校与英国脱离关系,1906年转为美国的公立学校。由于历史悠久,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人(一共56人)中竟有近四分之一来自该校,不下五位总统和很多国务卿都毕业于威廉-玛丽学院。科米是该校的毕业生,如今被聘回去当教授了。



有一位出生于上海的中国人也是该校的著名校友,甚至在校董会任过职。此人的中文名字叫钱勇杰(英文全名Ming Erh Chang,见下图),毕业后服务美国海军,一直干到第三舰队司令,军衔是海军少将。第三舰队是美国六大海军舰队之一,拥有100多艘军舰,核动力航母就有4艘。



三、科米-穆勒反布什
再说一点题外话,希望借此帮助我们更多地理解司法独立。这个故事我过去讲过,把它录在下面:
“2001年911事件以后,布什总统说过,“这样的事决不能再发生了!” 中情局CIA在中东加强反恐,到处搜集情报,有人提议在审讯嫌疑人中恢复使用酷刑,对公民中间的嫌疑人进行秘密监听。但使用酷刑和监听违法,所以政府内部有很不同的意见。这事经过辩论后,最后司法部同意 “在为了国家安全的考量下” 允许CIA短期内破例,司法部过一段时间重新审查这个秘密法规。很快就到了2004年,科米这时在司法部任副部长,恰逢部长生病,于是代理部长职权。
此时社会上已经对于酷刑与监听对待嫌疑人的做法有所知情,司法部内部也在争论这个临时法规是否违宪。科米坚决认为这是违宪做法,在白宫的会议上当着布什总统面说他反对这个做法,司法部不会再批准对于这个临时法规的延期。布什则认为这样的做法为美国获得了宝贵的情报,对国家安全有益,赞同继续使用这些手段,但是科米坚持不签字。考虑到司法部的独立地位,布什也一时没有好办法。后来他的白宫幕僚长想出了一个办法:绕过科米,把法规拿到正在生病住院的部长那里要部长签字。此消息很快传到司法部,科米知道后急忙给当时但任FBI局长的穆勒(也就是现在的特别检察官)打电话,把情况向他通报后要他赶快派人到医院拦住白宫的人。科米自己立即往医院赶,到了医院直奔部长病房,正赶上白宫的人在跟生病的部长解释,看到科米进门,知道没戏了,只好走人。当时因为部长病得不轻,糊里糊涂地没搞懂前面人究竟要干什么,科米也没再跟他解释详情。随后穆勒也赶到了,两人交换过看法后,便各自打道回府。很快地,白宫听到传言:科米与穆勒都准备好了辞职信,准备搁挑子。消息传到总统那里,布什惊呆了,这事要闹大了!布什很快亲自给科米打电话,没提科米辞职的事,也没提秘密法规的事,只是说了几句话后告诉科米,“那事不再提了。”
这事一直是个秘密,一直到后来事情全面曝光国会于2007年展开调查后,科米在听证会上才将事情说出来。有了这段故事,所以笔者不信科米前面的他自己 “勇气不够” 的说法。其他人也不傻,虽然不说,恐怕都心知肚明。所以现在川普那边很多人都怪川普当时没有把科米早点开除,留下了祸患。可是这些人有几个不是 “事后诸葛亮”?当时有科米调查希拉里的举动,那些人不相信科米的举动不是出于政治考量,都以为科米是暗中支持川普的人,如今这些人很多又说科米是个骗子,是奥巴马的 “暗桩”。政治永远是摆脱不了的,不过是此一时彼一时而已。
最后再说一个马哥利斯在他的服务50周年纪念会上讲的故事。马哥利斯早年担任联邦律师时到南方处理种族歧视案件。那时南方的种族歧视还十分严重,阿拉巴马州长就公开说“种族隔离过去要,现在要,将来永远要!”所以即使是联邦律师来办案,保不定会遭到当地的种族主义分子的袭击。为此,当地政府受命派警察守护联邦律师的办公地。
马哥利斯某日下班后,正好见到一位正在执勤的当地警察,就主动上前向他表示谢意。不料那位警察听了马哥利斯的致谢后态度并不热情,只是回答说,法律规定了什么不可以做,我明白是在强制执法。马哥利斯说,他听了后知道这位警察未必同意他们这些联邦律师的看法,但他还是清楚地表示了对于守法和执法的坚定态度。马哥利斯说,他当时听了警察的回话内心感到的是对于这样的警察的骄傲。
(50 -完)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5583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