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新疆老李:我要的稳定安全和生命保障,你要的平等对待和政治权利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新疆老李:我要的稳定安全和生命保障,你要的平等对待和政治权利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609

经验值: 171550


文章标题: 新疆老李:我要的稳定安全和生命保障,你要的平等对待和政治权利 (266 reads)      时间: 2018-2-27 周二, 下午8:42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新疆老李:我要的稳定安全和生命保障,你要的平等对待和政治权利
发表于 2018 年 02 月 16 日 由 新疆老李
—— 新疆归来后的思考
2017年7-8月间,埃及的Al-Azhar大学里有200多名维族学生被警方扣留,审讯后释放了多数,最后有16名被交给中方,据信他们都被遣返回到中国。
被抓学生多为男性,怀疑同东土耳其斯坦组织有关联。这所大学只接受穆斯林学生。报道还指出埃及政府的这一行动是中国政府的要求,埃及得到中国的大量经济援助。报道中提到这所大学中维吾尔族学生达到5000-6000人,这个数据有些不可靠,但是应该是相当多了。
这个事件的类似报道在多种报刊上出现,包括纽约时报和法国的“世界报”。
读到这样的新闻,虽然不知道具体过程,但是对一些内容还是可以判断的。
1)现在的新疆已经不是封闭的地区了,维吾尔族和外界有着紧密的联系,有很多的学生在国外,包括阿拉伯国家里学习。
2)即便有几十名学生同“东土”组织有联系,也不奇怪。这些境外搞新疆独立的组织一直没有停息,维族学生到了阿拉伯国家了,肯定会有部分学生对这些组织感兴趣和参与。
3)中国政府,特别是新疆地方政府对出国留学的少数民族学生非常敏感,担心他们被反中国“极端组织”,或者搞新疆独立组织拉过去。
根据以色列情报机关的揭露,有3000多名维族人参与ISIS在叙利亚的战斗(1)。路透社的报道是接近5000。
虽然新疆的问题还没有国际化,但是有少数新疆维族人已经参与中东的极端穆斯林活动。
实际上,新疆的许多民族和宗教冲突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是同突厥主义复活运动紧密相关的,也同穆斯林极端化有关。
但是这些极端分子代表了维吾尔族的主体吗?
当然不是。可是这里的政治地理位置、历史、宗教文化、教育水准、经济发展的差异,都提供了极端主义发展的良好土壤。
国际上的极端穆斯林主义也不是穆斯林的主体,可是前者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多少麻烦,美国在‘反恐’上有了沉重负担。即便如此,这些事件依然不断。
近年来新疆极端暴力活动的起源是什么?
境外新疆独立组织和部分民运人士,包括暧昧的西方媒体,多指责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特别是宗教政策,认为这些暴力行为是少数民族对“侵略、压制”的反抗。
胡平,以及撰写“你的西域,我的东土”的作者王力雄不断强调维族人对新疆的认知和汉人不同,他们认为新疆是维族人的“东土”,而不是中国的新疆,或者西域。
认知是一回事,历史和现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们不能够因为一些人的不同认知,就必须任其而行之,随着他们的意愿来分割一个国家的疆土。
夏威夷的独立运动一直存在,有一部分人从认知上来说,还要独立。成不了气候的重要原因就是“外来”的移民和非土著的人口比例已经占绝对多数。
同样,原来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被俄国吞并了,重要原因就是那里的俄国人比例占了大多数。
就是其他民主国家也面对“独立运动”的挑战。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几次公投要求独立,至今未能实现。西班牙政府甚至要捉拿其独立领导人归案。欧盟不支持加泰罗西亚的独立,美国也表示西班牙不可分割。
如果中国政府一直向新疆人口迁入的原因是担心那里的独立,也是无可非议。新疆至今没有能够独立,就是因为中国政府移民政策的成功。
回顾新疆历史,这里的民族矛盾,甚至是血腥残杀,千百年来基本没有断过。
实际上,虽然依然有民族矛盾和事件出现,无论是维族还是汉人,大家公认民族关系最为密切和轻松的时段是上世纪的50年代到80年代。在这个阶段,汉人到少数民族地区不会有任何安全问题的考虑,即便是只身一人前往。现在是要三思而行,特别是农村和边远地区。
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造成现在民汉关系如此紧张?是以汉人为主体的政府机构对少数民族的政策更加“压迫“了吗?或者是因为长期“压制和欺压”,老百姓的不满爆发了?
一直到乌鲁木齐发生的2009年的75事件之前,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包括宗教政策相当宽松,甚至还有许多照顾政策。实际上是很多汉人不满意。新疆维族人、哈萨克等穆斯林民族同汉人通婚不多,但是其它族裔和汉人结姻普遍。他们的子女几乎100%的注册为“少数民族”。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能够沾上点优先照顾的便宜。
如果少数民族是新疆压榨的对象,他们为什么还要挤着当少数民族?
即便现在指责中国政府政策的海外人士也不可以否认几个事实:新疆少数民族在计划生育方面要比汉人享受更多宽松的政策,农村地区至少3-4个孩子。新疆在70年代就开始实行三个60%:大学招生必须是60%的少数民族;招干60%;招兵60%(在那个年代当兵是就业的捷径,许多干部子弟才有机会参军)。公职人员中,少数民族可以享受民族节日的休假,和法定休假,汉族只有后者。
有许多成人为了得到这些优惠政策,回到内地家乡,恢复自己“回族”,或者“满族”的身份。
新疆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吐尔文将新疆穆斯林分为四类:
第一种是新疆最世俗化的“文化穆斯林”。这个群体主要由党政官员、事业单位职工以及国家机关公务人员构成。这部分人很少参加念经、封斋等宗教活动,一般也不忌烟酒,但依然会遵守一些传统的风俗习惯。
第二种是“世俗穆斯林”。这部分群体主要有农民、普通市民,以及一些年长、受教育程度低的人构成。相比文化穆斯林,他们宗教活动的实践形态更多,比如封斋、做礼拜,如果周五有时间,一定会去清真寺。但他们做这些,只是怀着很朴素的信仰,一定程度是沿袭祖先的传统。除了斋月期间,其他时间都与常人无异,也不排斥抽烟、喝酒。
第三种是“保守穆斯林”。就是常说的瓦哈比教派,也称伊斯兰复古主义、原教旨主义。这个群体类似清教徒,提倡简朴生活,反对奢靡浪费,追求内心的安宁清修,平时严守戒律,但并不主张暴力,也没有政治诉求。
第四种新疆,保守思潮的危险信号,是“极端穆斯林”,也可以叫“政治穆斯林”。这个群体经由信奉瓦哈比教派的保守穆斯林人群发展而来,以宗教“改革派”为旗号,政治色彩明显。
很长一段时期内,文化穆斯林一直在维吾尔社会中占据主流,但随着这个群体近年来社会阶层的逐渐提高,人数却越来越少。以前该群体中还有小商小贩或者自由职业者,到目前基本只剩下公职人员和干部以及一部分大学生群体。而人数众多的世俗穆斯林群体,也越来越趋于保守。信奉瓦哈比教派的保守穆斯林正后来居上,快速侵蚀上述两个群体。
保守教派的兴起:瓦哈比教派信众规模迅速扩大,主要途径是通过私办经文学校的方式培养信徒“塔里甫”。在发展之初,瓦哈比教派打着宗教改革的旗号,并未表现出强烈的政治意图,而更像是不同教法学派之间的斗争,因而没有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
吐尔文先生以上的分析还是比较合乎新疆的实际情况。新疆在1984年清真寺有9000多座,到了1995年后大幅度上升,2009年是接近25000座。
穆斯林世俗化不仅仅是新疆少数民族应该寻求的方向,也是世界穆斯林的发展目标,否则伊斯兰教依然会同其它信仰发生激烈冲突。
应该指出的是,一些恐怖暴乱分子并不是虔诚的穆斯林,更不能够归化于“保守教派”。
我这次碰到参加审讯2014年参加砍杀和田棋牌室犯罪分子的公安人员,他说这几个罪犯就是看了境外煽动要赶出非穆斯林,为真主献身的录像片,然后几个人就拿着砍刀去杀汉人。他们实际上不懂可兰经,都是头脑简单的农民,或者无业人员,受到鼓动,要将汉人赶出去。
经济原因是否有?在改革开放后,新疆民汉之间的差距是加大了。有研究指出,由于市场经济的进入,新一代新疆人中少数民族和汉族人之间的收入差别要比老一辈来的大。原因主要是汉人多种经营,语言优势,而少数民族多集中在特色经济,教育水准低等。
汉族移民的生活水准高于当地人不仅仅是在新疆,在世界各地都有这个现象。早期的下南洋,东南亚各国的华人,当然也是汉族人,他们的经济地位大都超过了本地人。他们的吃苦耐劳精神、注重后代教育的传统、和经济钻营能力使得财富积累的速度比较快。
美国也是如此。华人的教育和经济水准,大大超过了美国的平均水平,现在在政治上也开始展露头脚。从民族性上面来说,华人是比较能够钻营、吃苦耐劳、重视教育的。
新疆也是如此,而且常常是外地来的新移民比当地新疆,包括汉族人,更加有经济头脑和创业精神,这里包含地域性经济发展和经营传统的差别因素。
前些天读到文章说新疆和西藏的汉人在经济上成功是政府帮助,真是胡扯八道。现在美国媒体上,包括中文里谈论新疆问题的水分和偏向性太离谱。
去年九月金秋季节的10多天回到新疆探亲访友,亲身感受到新疆的紧张、矛盾和无奈。
机场、火车站、旅游点、到处都是真枪实弹的警察。几百米之间,就有围起来警察点。中小学校、政府机构,有着钢筋水泥阻挡汽车的冲击。居民点的进出都有安检通道,包括每个旅馆。
95年的7.5事件,将新疆民汉关系拉入濒临崩溃的边缘。互相之间不信任,甚至仇视。虽然长期生活在一起,少数民族和汉族对许多事件的看法截然相反。
接踵而至的多次极端事件,使得一直同情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西方媒体也开始使用“恐怖事件”来报道有关新疆的冲突,特别是几位维族极端分子在昆明火车站大开杀戒之后,以及2014年5月20日在乌鲁木齐菜市场对上早市的居民的突然袭击。
乌鲁木齐菜市场的恐怖事件让市民惊恐万状,人心惶惶。
封疆大吏张春贤被认为是“以柔治疆”,多是以柔性政策来感化人心,包括派工作组进入南疆村落,以及“结亲戚”的方式,让民汉直接“友好“接触,希望产生感情和友谊。
所谓工作组入村,是行政规定公务员在四年之内必须参加南疆驻村工作队一年,帮助维族农民解决实际问题。
因为发生多次驻村工作队成员被极端分子砍杀事件,许多工作队不得不由持枪的武警陪同。
“访惠聚” 指的是”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具体内容是派工作组下乡深入基层,活动自2014年展开。报道称,全疆8635个行政村、754个国有农牧场村组、931个重点社区,合计10320个基层单位,下派工作组要做到所有的村和重点社区全覆盖;各级党政群机关部门,除一把手外,每名干部都要住村工作一年,3年间全疆20万名机关干部将轮换一遍,实现干部全覆盖。
“结亲戚”是规定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必须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结认南疆农村的一家少数民族为“亲戚”。每年必须去那里拜访若干次,每次带去至少200元的礼品,和认定的“亲戚”一起吃一顿饭。
听起来这些都是走形式,教条主义,不是自发和自愿的。回头想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政府想采取另外的方式来加深南疆少数民族和汉人之间的感情和加强来往。
维族人的安检和汉人的绿色通道
开始让外人不解,甚至感到赤裸裸的种族歧视的是从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的安检开始的。
汉族走绿色通道,维族人走要排队的安检。其族别是从面部鉴别的。许多不知底细的游客排起安检队,也会让安检员告知可以走绿色通道。
据说此方式是从和田开始的。其维族专员在大会上说:安检就是要检查长得像我这样的人。
两面人的说法的开始来源于75事件后对参加烧杀砸抢的人员的调查审判。由于这个事件的直接参与者许多是南疆农村来的维族人,他们在乌鲁木齐大都是无业游民,或者维族人服务行业的雇工,汉语水平较差,在调查过程中由维族警官、或抽调来的维族工作人员负责。开始大批被释放。在第二次全面调查过程中,许多重新被抓人员坦白在第一次被调查的过程中,维族调查员暗中帮助,甚至教唆如何对付调查。
自从陈全国去年8月由西藏来到新疆上任封疆大吏后,”两面人”的字眼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媒体中。
教科书事件
最近在教育界刮起了风暴,教育厅厅长等维族官员下台。
有各种版本,大致情况是这样的:有人发现,在使用十多年的维族教科书中,居然有如同“我们维族人长期没有自己的国家“等煽动分裂和独立的内容。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人上报,属于严重失职。问题揭发出来,当事者和主管人全面追加责任,导致了教育界一批民族高级干部的垮台。
少数民族老百姓的困惑。到处都是的检查站和关卡,其主要对象是穆斯林少数民族。因为自己属于某个族裔,而被怀疑成恐怖分子的滋味当然非常难受。
自从乌鲁木齐2009年的75事件后,过去在这里经商和打工的南疆维族人,全部被遣返回去。以往常见到的维族小餐馆、馕铺子、水果和干货摊等大大减少,使得过去城市人们依赖的这些服务很难寻找到了,也造成了不方便。
同时,老百姓都说治安好多了。过去乌鲁木齐的小偷小摸,包括抢包事件层出不穷,而且许多是外来的维族人所为。公共汽车上维族青年欺负汉人的现象非常普遍,汉人多是躲避,警察也是视而不见,因为太频繁,执法困难,还有可能造成民汉冲突。现在这些问题几乎是一扫而空。
现在有许多维族人认为被歧视了,乘飞机安检被“特殊照顾”;从泰国进入中国海关常常会被关押多个小时,审查海外的活动;到内地租房经常被拒绝,原因就是他们是维族人;住旅馆可以被理所当然地不让住,或者需要打电话给警察来审核后才让居住,甚至包括持新疆身份证的汉族人;护照被要求上交,出国旅行困难,南疆维族老百姓甚至去乌鲁木齐也要批准。
这些都是事实。这次回新疆,感觉最不舒服的是在和田火车站过安检,居然是维族人排着长队,汉人可以走绿色通道。
原因是什么呢?是汉人歧视,将维族人作为“二等公民”吗?
所有以上的现象都是近年来出现的,而且愈演愈烈。为什么过去没有这种现象呢?
回答是接连不断的暴力事件使得汉人和政府人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为了自身的安全,许多措施也是无可奈何的。
美国也不是如此吗?每次几个极端分子的独狼行动都使得FBI和老百姓恐惧不安,老百姓对穆斯林的看法每况愈下。
那些经常进清真寺的虔诚穆斯林们,有几个不在FBI监视的花名册中?
新疆如此接二连三出现的恐怖事件,政府不采取相应措施的话,让普通老百姓如何生活下去?
从新疆回来几个月了,一直苦于如何写文反映那里的真实情况。
是的,我们这些在民主国家生活多年的华裔美国人坚信民主、自由的制度,希望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故乡新疆同样成为民主自由的地方。但是,急于移植美国的民主方式到中国、包括新疆,目前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新疆的确面临东土耳其斯坦的威胁,民主投票制选择新疆的未来就是独立,认为新疆独立是前途的想法是对新疆的绝对无知,纵容新疆恐怖暴力事件,为其抹粉找理由,同帮助在美国搞恐怖活动的极端穆斯林找解释是一回事。
西方媒体将新疆描绘成“集中营”,因为政府开始严格管理新疆人,特别是维族人的进出境自由。即便在新疆境内,许多行动都是在政府的监督之下,包括买大刀需要刻印所属人的名字等。
可是这些媒体没有给读者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
支持这种做法的新疆人认为这样感觉安全。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这些政策是不得已的。
我问过多名新疆维吾尔人,你们感到压力、不自由,但是你们哪位到新疆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北疆汉人占绝大多数的城镇乡村,会感到有生命危险吗?回答是否定的。
我同时问他们:如果有单独的汉人到南疆乡村里会如何?回答是会生命不保。
有人说极端分子是少数。对的,可是几颗老鼠屎是会毁了一锅汤的。
我曾经撰文讨论过新疆要独立行不通。维族人的有识之士必须放弃这个天真想法,民运人士也不要掺合着摇旗呐喊。将劫机事件说成是飞机上打架,天安门前的汽车撞人说成是走投无路,甚至是汽车事故,那是给自己扇耳光,丢人显脸。
海外维族人和民运人士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新疆的恐怖暴力事件,否则这些人的路子会越走越窄。
有了新疆的稳定安全和老百姓的生命保障,平等对待和政治权利的讨论才有可能。
https://www.ynetnews.com/articles/0,7340,L-4941411,00.html

作者投稿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5461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