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王孟源 【政治】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王孟源 【政治】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817

经验值: 179498


文章标题: 王孟源 【政治】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 (390 reads)      时间: 2018-4-10 周二, 下午11:25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王孟源 【政治】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
2018/03/18 11:30



在經濟/政治/心理學裏,有一個很有名的實驗:教授在課堂上拿出一個透明的塑膠或玻璃罐,裏面裝滿了小彈珠(或是球形口香糖,或是M&M巧克力),然後讓(必須是文科的,否則不是估計,而是計算)學生們猜有多少個(必須依照猜的準確度,來算是一次測驗的成績,否則學生不一定用心合作;準確度最好是用對數的絕對值來算)。第一步先讓每個學生自己猜,時限很緊,不能討論;等猜測的結果上繳之後,再給學生們半個小時公開討論,如果有志願者,可以上臺演講,發表自己的意見,然後再收集一次修正的答案。
這個實驗要比較的,就是整個班級總預測的(對數)平均,是否隨公開討論而接近或遠離正確答案。因爲這個實驗很容易做,所以已經被重複很多次了。它驚人的地方在於,一般來説,討論後的新猜測反而比原本的直覺要差,而且討論越久、越激烈、越徹底,修正後的準確度就越糟糕。
從邏輯上來看,這個結果並不難解釋:每個學生的猜測固然一般會有相當的誤差(Error),但是因爲沒有理由大家都一起猜多或猜少(也就是沒有偏差,Bias),一旦有很多學生來做獨立的猜測,這些猜測的平均值就必須遵循中央極限定理(Central Limit Theorem,CLT)來接近正確值。因爲CLT說平均值的錯誤與獨立猜測的數目(N)平方根成反比,所以經過討論後,個性柔弱、沒有自信的學生會放棄自己獨立的意見,結果是N值變小了,那麽自然錯誤就反而增大。
這個實驗要模擬的,正是一般普羅大衆的政治意見,在經過大衆媒體的討論之後,是否會因而改進。如前所述,即使假設媒體的編輯和記者(相當於實驗裏主動表達自己意見的學生)沒有私心,那麽除非他們都是絕對理性的政治學大師,否則他們好心宣揚的立場被廣爲傳播之後,仍然會造成普選制結果的退步。這是現代大衆媒體的第一個内建矛盾。
但是自從19世紀報紙開始普及,實際上的大衆媒體都是充滿著報社老闆的私心和編輯個人的偏見的。就算讀者們有能力過濾這些Bias,任何私有大衆媒體最終還是必須討好讀者,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那麽因爲這些偏見來自讀者本身(這已經和前述的實驗不一樣了:現實裏的政治意見顯然是主觀的、相對的,不像實驗裏的那個問題,所以必然有些先天的Bias),當然不能期望他們做什麽過濾。
這個現象的例子很多,尤其是把責任外移,像是美國人在討論爲什麽會有貿易逆差的時候,絕對不會想要聼真實的原因(主要是1.美元是國際儲備貨幣,可以輕鬆、憑空地印,然後用來買外國的實際資產和勞動成果;2.中國的體制效率高;3.中國人更勤勞聰明),必然是要指控中國作弊,因爲這才是自我感覺最良好的解釋。所以美國媒體,不論左右,對貿易逆差的報導都有同樣的偏差,然而這當然會有實際上的政治後果。這個效應也就是現代大衆媒體的第二個内建矛盾。
我曾經在留言欄提過很多次,現代大衆媒體越是方便、普遍、多元化,普選制的結果就越差。在只有報紙的時代,還可能選出林肯、羅斯福;一旦有了電視,像是羅斯福這樣不良於行的殘廢者固然連想都別想選總統,選民更會逐步把選舉與娛樂混肴,極度追求一時歡樂的後果,最終出頭的變成了雷根這樣的演員或甚至Trump這樣的真實秀名人。追根就底,問題正是出在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上:同一化使得幾億人可以犯同一個錯誤,而追求自我感覺良好更是打消了社會自我修正的能力,每下愈況,一路錯到底。
以上還只講到電視。過去20多年互聯網的普及,更是使大衆媒體進入了雙向化的時代。歐美居然還有人以爲這是民主進化的又一步,說每個選民都有了自己的聲音。其實是造謠更加容易、闢謠更加困難,偏差也就被放大得更快、更極端。美、俄互相通過互聯網來影響對方的選舉(通俄門被美國媒體廣爲報導,但是其實CIA也承認自己幹同樣的事歷史更悠久、範圍更廣汎,參見http://thehill.com/blogs/blog-briefing-room/news/374372-ex-cia-director-us-meddles-in-foreign-elections-for-a-good),是有心人主動造謠的例子;但是就算沒有外界的惡意搗亂,互聯網的負面效應也是可以用科學來證實和量化的。
MIT的Laboratory for Social Machines(社會機制實驗室)剛剛在《Science》發表了一篇新論文(“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參見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9/6380/1146),研究了過去11年的Twitter信息,發現假消息被轉發的機率比真消息高6-10倍,其原因來自1)假消息比真消息新奇;2)假消息的内容更加令人恐懼或憤怒。正因如此,假消息不但傳播得廣、傳播得快,對消息的接收者來説,假消息也更加讓人印象深刻,并且更可能影響他們的實際行爲反應。
這是現代大衆媒體的第三個内建矛盾。究其原因,是一般公民的政治專業知識和理性思考能力,比舊媒體的記者和編輯還要低得多,把傳播公共訊息的權力交到他們手裏,自然是劣幣驅逐良幣,放任謠言充斥了。
正由於大衆媒體的許多内建矛盾,它不可能成爲挽救直選制的力量,反而是造成西方現代民主功能失調的主要因素之一。臺灣人常常自誇,歐美媒體也偶然會褒獎臺灣的新聞自由,這其實是莫大的反諷。
【後註一】留言欄有人反應,他在臺灣的其他論壇討論這篇文章,回響令他十分無奈。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談一談一個有關這整個部落格的事實,亦即爲什麽我選擇一個小衆的平臺,完全不試圖推廣自己的聲音給社會大衆。
2017年十一月,英國心理學會(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發表了一篇研究結果(參見https://digest.bps.org.uk/2017/11/13/very-intelligent-people-make-less-effective-leaders-according-to-their-peers-and-subordinates/),發現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如果智商相差在30以上,就非常困難。所以最成功的商業主管,智商都在120左右,這樣他們有足夠的才智來處理大部分實際的問題,同時還能與多數的員工做良好的溝通。
這個現象,其實我很早就知道,也是我一輩子的困擾。我兒子雖然還在高中,但其實學的都已經是大學的課程,不過他的智商和我還是相差近30點,所以就經常談不到一塊兒;他媽媽的智商又和他相差得更多,兩個人也就更是鷄同鴨講。
當然智商只是一個極端簡化的代表,人與人的溝通有其他的維度。我一般更著重於理性和邏輯:只要有能力、有意願遵循邏輯,就不會有鴻溝;反之,再怎麽聰明的人(例如Witten或者Weinberg),如果全憑主觀、剛愎自用,那麽我也不可能和他達成共識。
我寫這些文章,鎖定的對象是1%的1%的社會精英;衡量的標準,就是理性思考能力,所以原本就不是面對大衆的討論。 如果我們依邏輯所得的結論,違反了這幾十年來流行的“民主”、“自由”等教條,我希望我的理性讀者們有能力堅持對事實和邏輯的信任,從而擺脫教條的束縛。別忘了,我並不是第一個走邏輯道路而得到這些結論的人,中國的孔孟和西方的Plato,在2000多年前就已經有同樣的認知;我所做的,只不過是把這套思路,應用在現代社會的細節上罷了。
【後註二】正文裏主要假設沒有人有心、故意去利用大衆媒體上造謠容易、闢謠難的特點,但是實際社會裏,必然會有這樣的企圖,政治上的抹黑尤其簡單。最近剛曝光的一家英/美國際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就是如此的一個專職企業:如果需要打擊政治上或生意上的對手,可以雇用這家公司來安排妓女或金主製造醜聞,即使被害者拒絕,只要有了照片,一樣百口莫辯。我不想詳細重複細節,請大家自行上網搜索。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4219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