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1)纪念517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1)纪念517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474

经验值: 166421


文章标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1)纪念517 (370 reads)      时间: 2018-5-23 周三, 上午5:46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61)纪念517
发表于 2018 年 05 月 22 日 由 河边

一周前的5月17号,是一年前美国司法部设立调查俄国门特别检察官的日子,因此是特别检察官穆勒上任一周年纪念日。穆勒在过去一年里,除了指控了13名俄国人和6名美国人外,还有三家俄国公司,过去任何案件所设立的特别检察官从没有在一年的时间里做出过如此规模的指控。不仅如此,穆勒的调查还在不断扩大范围,川普公司的律师考哼以总统私人律师名义收受多家公司数百万美元的事实也被曝光,媒体报道小川普与某海湾国家代表的通讯也刚刚被揭露,而穆勒的调查保密程度也是史上未见过,检察官究竟知道多少外界毫不知情。检察官要求与川普总统面谈,川普也表态了无数次他没有秘密需要掩盖,希望早点和穆勒面谈。可是检察官与白宫为此事已经谈了6个月,如今川普还是以各种理由不见检察官。
于此同时,川普更换了白宫内外的两套律师班子的领头人物,新雇佣的朱利安尼在电视台散布各种言论攻击美国执法部门,混淆FBI进行的反情报调查与犯罪调查的区别,煽动民众对于美国司法独立的不信任,对穆勒主持的调查釜底抽薪。不过最近司法部门的表现也非常特别,显示出川普的对手也在采取非传统的做法来应对川普的攻击,使得这场权力与法治的较量更加精彩激烈,充分显示出政治与法治的内在冲突,给我们提供了了解美国独特的法治制度的历史机会。
一、未来使人疯狂
记得文革开始时,我虽然不过12岁,却也在周围各种比我年长的人们的影响下变得疯狂起来。为什么疯狂?为的是未来,未来将是世界一片红,未来是属于我们的!那时候不懂政治谈的就是未来人们的利益如何分配,不懂得人不是因为过去而是为着未来才会发狂。政治宣传之所以要把过去说的如何不堪,就是要使人们恐惧不堪的过去在未来再次发生,这才能够使人们相信政治领袖许诺的美好未来,从而相信领袖、跟着领袖、效忠领袖、仇恨敌人,最终容忍领袖的一切行为。
人类思维能力是天然地具有缺陷的智力,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为着集体的利益做决定时,这个集体可能会被迫听由一个强人为大家做决定,那就是专制的起源;也可能通过多数表决来选出一个人做决定,这就是民主的发端。从家庭事务到社区事务到国家事务都是如此,全世界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所以专制与民主是人类行为的特征,不是什么东方的或是西方的文化。
为集体做出的决定大家都要执行,需要有强迫力的帮助。所以社会的治理当中,集体通过表决把做决定的权利交给了一个集体相信的个人后,还必须同时把集体拥有的唯一的一把刀也交给做决定的人,让他用这刀来强迫每个人都服从他做出的决定,—- 因为大家都相信这个人的决定最为英明。这一来就有了两种可能:第一,整个集体再不会有人不服从英明的决定,结果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第二,这个集体也就很难用和平的方式在需要时把为大家做决定的人撤换掉,因为唯一的那把刀在他手上,他仍然 可以用那把刀来强迫所有的人服从他的反对集体意志的决定。
上面的情形起因还是人类智慧的缺陷,人类自古就知道如何把人和平地选上台,但却不知道如何把人和平地拉下台。因为社会的治理必须要靠暴力,暴力是通过法律来实现的。台上的人总是通过法律来管理社会,—-把犯法的人投进监狱。这个过程中间总是免不了一首歌谣里说的,就是掌管法律的人同时还有着“说你是,你就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这样特权。
所以,当强人让人们把一切都交给他后,人们也就从此都成了他的砧上宰割品。我见过的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刘少奇,他是提出毛泽东思想、提倡一切都服从毛的人,最后火葬时却连真实的姓名都不能有。
二、法治的发明
人类社会直到法治被发明后,这才开始逐渐解决上面的问题。法治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它说的是:我们选出的做决定的人可以为我们做决定,但是强制我们按决定做事的暴力(除了抵抗外敌的暴力)必须中立,不可在做决定的人的掌控之中。不仅不在他的掌控中,他也必须和他人一样服从法律,与所有的人一样受中立的暴力约束。
从那以来,实行法治的地方就出现了和平地实现做决定的权力的授受与转移。不实行法治的地方就不可能真正做到这一点,权力的和平转移只能在隐蔽的暴力下实现。
严格说来,无论在哪一个社会,那里的掌权人的权力追根寻源总归是代表了社会相当大数量人的授权,不论是通过暴力方式还是和平方式。例如中国内战后的权力转移,虽然是通过暴力才实现,但这个过程中一定体现了很大数量的社会成员的选择(投票),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权力的来源离不开民主,只是那样的民主不是和平的投票而已。法治不过是保证权力的继承和转移是以和平方式体现多数人意愿的表达,而不再是通过暴力实现的。
法治的发明,标志着人类认识到一个道理:目标必须受限于手段。不论目标多么伟大高尚,有些手段,例如用暴力消灭政治对手,是不能使用的。
三、权力都是天然地反法律
法律的意义就是限制人的自由,因为只有限制一部分自由才能有社会秩序的实现。法治不过是要通过法律来同等地限制所有人的自由。人的天性就是不愿意被限制,没有人一生中没有违反过法律。例如,有了车就想不受限制地开快一点,去办事就想少受路途长远的限制而横穿马路,而掌控权力者天然地就想不受限制地使用权力。
其他的违法都好控制,警察可以按法律强制违法的人服从法律,掌控了权力的人违法就难以控制,因为警察如果不是独立于这样的人的权力的控制,警察要受命于权力,谈不上也按法律来强制掌权者也服从法律,社会最后就有可能成了一个人的天下,这样的例子历史上比比皆是。
四、法治必须要“死脑筋”的执法人
中国人把不会见风使舵的人叫做“死脑筋”,但法治下的执法人必须是这样的“死脑筋”。他们的脑筋“死”在哪里?死在执法时不去思考政治,也就是不去想“将来咋样咋样”,因为政治就是专讲将来。他们只想“过去如何如何”,因为犯罪行为都是过去发生过的事,以事实为依据就是要专注过去。
把政治目的看作高于一切的人们常常看不到的是:真相只能是对于过去的陈述,而政治是对于未来的憧憬,政治预言的诱惑力就在这里,但是它不是真实的未来。而未来的确很重要,否则我们就没有了明天。但是对于法治的美国,过去也重要,并且更重要,这不是因为我们可以从过去学到什么,而是因为真相只栖息于过去,真相又是法治运行的基础,法治是每天都在运作美国的根本制度,没了真相也就谈不上法治,也就没有了社会的正常运行。所以我们只能在法治的基础上进步,即便每隔半个世纪要后退一步也别无选择。
所以在政治狂热下,不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理解不了“死脑筋”的执法人。我们眼前的例子莫如被川普开革的前FBI局长科米,他是“死脑筋”的执法人,于是免不了成了左右两派政治人的攻击对象。左派认为是科米搅了希拉里当总统的希望,右派认为科米要把川普扳倒。其实科米说得清清楚楚:FBI执法时仅能凭证据(即过去发生的事实),而不能去预想执法的结果会有什么影响,因为那是将来的事,一旦陷入进去就躲不开政治,司法中立就没了。FBI就完蛋了。
所以现在为川普解围,提出应当立即结束俄国门调查的人,他们根据的理由都是俄国门调查对于未来的影响,例如不利于美国的安定团结,不利于达到更重要的政治经济目标等,因此都是政治理由,与法治坚持的司法独立看上去没有关系,其实是不相容的。如果实行起来,以后的司法独立也就不存在了。
五、司法部与白宫的对垒
美国的法治保证了各部门的权力,总统领导司法部,但司法部却必须保持政治中立,这个中立的实现既需要“死脑筋”的执法人,也需要总统理解司法中立对于国家的意义,自觉保持与司法部的距离。可是川普不是懂得美国法治的总统,或者是为了个人的政治理想不惜打垮美国法治的总统,结果一上任就陷入了与司法的对垒。在当今社会的利益分化扩大的现实条件下,川普充分利用了政治的煽动力,挑起人们的各种恐惧,把司法部门为了国家安全进行的司法调查以及在此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犯罪调查都说成是“无中生有”、“抓巫婆”、“政治运作”、“颠覆白宫”,等等。
一年过来,原来应当“死脑筋”的司法部的执法人,包括FBI、穆勒检察官。似乎也学会了如何应对川普。上周末的两天内,川普连续发了几十条推特攻击司法部,要求司法部启动对于FBI的反情报调查的“违法调查”。主持俄国门调查的司法部副部长洛森斯坦竟然对于川普的要求不仅不予置评,还立刻启动司法部的内部调查。司法部内部调查主管也即刻声明,将把内部调查扩大到有关的传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洛森斯坦等完全知道他们内部发生的一切,所以内部调查既符合程序,又不会触发犯罪调查。且看川普下一步如何动作。
如果换到其他任何一个总统任内,很难想象总统公然干涉司法部的调查而不引起司法部的公开抵抗,例如司法部领导的辞职抗议等。可是洛森斯坦辞职正是川普期待的,如果FBI局长也辞职的话,那就更加合了川普的心意。这两人不仅不辞职,昨天(5月21号)还应川普的召唤去白宫与川普讨论,同时穆勒的调查仍然是悄然地进行着。
总统要想停止俄国门调查,只有把主持调查的人撤换掉,或者是下令取消调查。可是,总统发了无数怨言,媒体报道说,川普身边的工作人员私下统计,平均起来,川普几乎是每20分钟要提到俄国门调查,但是川普却至今还是不敢行使他的大权,走出开革上述主持俄国门调查的属下的那一步。
洛森斯坦不久前参加华盛顿附近的弗吉尼亚州的律师协会的年会时,借机发表演讲,事后有人提问说,国会有人在酝酿弹劾他,请问他如何反应。洛森斯坦笑说,这些要弹劾他的人把消息传出来却不敢在文件上签名。他们经过这么多次对于他个人的攻击,如今应当明白了,司法部不会受到裹挟。
美国的法治真是麻烦的够呛,看起来乱的一团糟。我想过这后面的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在人类的所有追求里,没有比追求真相更为困难的;而法治既然是独立的,不能受政治观点的左右,那么它唯一的依据就是真相—-犯罪事实,可是真相又最容易受到搅和,难以得到,所以法治必然看起来“乱的一团糟”。
人类是怪物,常常把假象藏在齐齐整整的表象下,而只让自己苦苦追求的真相从七嘴八舌、乱哄哄的吵闹中挣扎着浮现出来
仅以此文纪念历史的一刻 —- 5月17号。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8567 seconds ] :: [ 30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