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芦笛: 您知道五星红旗的涵义么?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芦笛: 您知道五星红旗的涵义么?   
加人
[个人文集]
警告次数: 2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13702

经验值: 320275


文章标题: 芦笛: 您知道五星红旗的涵义么? (297 reads)      时间: 2018-8-09 周四, 上午11:29

作者:加人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今早匆匆进来看了看昨文的跟贴,“说说看”似乎认为我过于强调了理性的价值,然然则认为“实践和理性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看来这问题还需要再彻底论述一番。此文其实是我在国内上硕士生时考“自然辩证法”的答卷,记得教师爷给了个“A减”。他算是手下留情了,那减去的分数,指的是我根本没按教材的内容回答。

昨见老马痛诋哲学系毕业生,于我心有77烟(不是三五烟)。四年前,此老提出惊人主张:“北大应该解散”。如果以小人之心作“阴暗心理分析”,老马此说想来是出于鬼大毕业生的嫉妒心理。的确,如果北大应该解散,鬼大更应该解散了。鬼大算什么野狐禅?完全是土八路文盲痞子们自己办起来的“学校”。

不过我倒觉得全国的哲学系应该统统解散。没有这些“蠢才制造养成所”,中国已经是弱智之邦了。这些制造养成所最大的功能,也就是为民中输送点政治辅导员而已,而此类生物乃是世上最没本事、最可恨的寄生虫。

却说本人当年上大学本科时,从来不兴上政治课。那学期政治课是讲党史,算是考查课。通过的唯一标准,便是你天天去点卯。不幸老芦自由散漫惯了,一堂都没去,于是便上了黑名单,期末判定为不及格,需要补考。

我一听大急:政治算主课,如果主课有一门补考通过,那就拿不到学士证书了。上一场大学连学士都不是,您说有多丢人吧?那天政治教研室主任把全部逃学者叫去开会,对众人痛加修理,听得我连连在心里冷笑。该同志就是鬼大毕业的(什么专业倒没留心,可能是哲学系的吧,因为他是教“哲学”的),在会上居然说出这种蠢话来:

“有的同学连五星红旗那五颗星代表什么都不知道,还自以为了不起!”

我心里说:“这TMD也算学问么?敢情鬼大教您的学问就是这套?”

散会前他宣布所有的人都得补考。人走完了,我留下来缠住他不放,苦苦哀求他高抬贵手,说我一定参加补考,而且保证高分通过,但请他算我考查合格,不要算补考及格,否则我的学士证就成问题了。

我求而又求,几乎到了声泪俱下的地步,然而鬼大出来的高才生岂是讲道理的人?他垮着个共干特有的肚子(=胃)脸,恶声恶气地辱骂道:

“我刚才在会上不点名批评的人就是你!所有的人中,就你表现最恶劣。人家缺席顶多也就是那么几次,你连一堂都没来!我教书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恶劣的学生!要在过去,你早就给开除了!让你补考算是宽大处理!”

他越骂越气,越气越骂,转过身来正对着我,唾沫星子溅了我一脸,指头几乎点到我的脸上来:

“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敢看不起政治教师和政治课?!我告诉你,政治科学是非常了不起的科学,并不比你的专业差!我当初上人大时,选拔进去的都是第一流人才!你算老几?连五星红旗那几颗星代表什么都不知道!”

我连连点头哈腰,一个劲诚恳承认错误:

“老师,您的教导太对了。我确实连5星代表什么都不知道(TNND,我怎么不知道,上小学我就知道了──我在心里骂道),无知到了极点。不过,您误会了,我从来没敢看不起政治课,更不敢看不起政治老师。而且,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进人大深造,来学这专业根本就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服从分配勉强进来的,您要不相信去问同学们去。我知道马列主义是博大精深的科学,是人类最高的智力成就,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学会皮毛。我不是故意逃学,是家里有事。您也知道,我是班上最老的学生之一么,上有老,下有小,家庭负担很重啊……”

和一切共干一样,他根本草不吃料不进,最后还是不同意我的请求。于是我只好坐进了补考教室,当下手不停挥,接连跟他要纸。交卷时他仔细看了一阵,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吃惊的模样来,再没当初那嚣张模样了。我虽然毫未准备,但所有的问题对我来说简直是小儿科,我在那上面广征博引,连屎抹特赖的话都引用了。在他“教书”生涯中,他大概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学生。

第二年学的是艾思奇那本破书。那书我早在高中时便看得滚瓜烂熟。自然又是一堂课也没去。死猪不怕滚水烫,就像失去了贞操的少女,我还有什么可忌讳的?反正学历已经被“补考及格”的丑陋标记玷污了,再补考一次也没什么了不起。充其量不给我学士证书,LZ直接拿硕士证去!遮莫上硕士生也要受政治教员的肮脏气?

但那学期根本就没点名,因为是考试课,同学们怕通不过考试,没敢大规模逃学。教师当然注意到我堂堂缺席,但我的党史考卷似乎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也没深究我的政治错误。期末考试,我又是连连要纸,连黑格尔的话都引了一大堆。得了94分,为全班第二名。我敢断言教师是心存报复,才违背良心把我硬压成第二名。这本是人大毕业生的拿手好戏,本网站某斑竹的删帖法就充分发扬了母校的光荣传统。

两次考试下来,我在政治教研室声名大噪,连不教我们班的教师在路上遇到我,都要细细打量我一番。后来我考上硕士生,也如意拿到了学士证书。成绩单上“党史”那栏上不是“补考通过”,而是“考查合格”。所以,哪怕是鬼大出来的废物,毕竟还是不至于天良彻底泯灭,还是知道点尊重知识和尊重人才的。但人家是文革前的毕业生,可能后来的鬼大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吧。

因此,见到老马自承考研究生政治考试被绌,连什么“资本的有机组成”、“质量互变”都不知道,考了个可耻的40多分,我真是吃惊到不能相信。俗话说:“没杀过猪也看过猪跑。”上的就是“第二党校”,天天耳濡目染的就是那一套,听gossip也听会了,怎么就那么笨?!

硕士生也要上政治课,乃是什么“自然辩证法”。我照例是一堂也没去,而且群众也大规模逃学。老师实在无奈,只好实行点名制度。吓得我只好去应了一次卯,记得他非常沮丧地说:“我还真没想到会有人逃学,过去学生对此科目反映都很好,这又不是政治课……”

说到这儿他发现失口,赶快停住了。我看看周围,同学们都发出会心的微笑。

好在那点名制度也没坚持下去。于是我又开始从容逃学,那教材连看都没看一眼,到现在也不知道里面说了些什么。毕业考试是一篇论文,我写的是《论自由思辩在认识中的作用》,那就是下回书要说的事。



作者:加人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加人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6325 seconds ] :: [ 26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