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71) 猜谜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71) 猜谜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774

经验值: 177663


文章标题: 河边 评述“警长战总统”之荒诞(71) 猜谜 (373 reads)      时间: 2018-9-09 周日, 上午6:07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http://hebian.hxwk.org/2018/09/08/%E8%AF%84%E8%BF%B0%E8%AD%A6%E9%95%BF%E6%88%98%E6%80%BB%E7%BB%9F%E4%B9%8B%E8%8D%92%E8%AF%9E%EF%BC%8871%EF%BC%89-%E7%8C%9C%E8%B0%9C/
发表于 2018 年 09 月 08 日 由 河边

猜谜是美国此刻的时髦!
一、
人靠猜谜才能活下去。这话听起来玄乎,其实每个人只要想想自己每天的生活,就会发现猜谜的确是生活的基本内容。
例如,阁下要出门,天阴着,您就会想是不是要带把伞。一想昨天也是阴天,出门带了伞,可是一天没用上,老天一直阴着脸,就是没下雨。再一想上周出门阴天没带伞就遭了淋,所以想想还是觉得要带伞。可是觉得手上拿把伞不方便,弄不好还会搞丢了,于是把拿起的伞又放下了。
又比如说某先生昨天跟上司一起吃了顿饭,饭桌上老板说,今年的生意比起去年差远了,公司养着这么多人不容易。大家一听都沉默下来,某先生看了一眼老板,恰好迎上了老板的眼光,只见老板跟他微微点了下头。某先生心里开始嘀咕了,老板这样子是要请我走人呢,还是说我没事呢?有人说“揣摩上意”不好,没必要。其实“揣摩上意”就是为了搞清真正的上意,因为上意不明才要揣摩(揣摩上意不同于奉迎上意),这和出门揣摩老天会不会下雨是一个道理。
猜谜甚至会发生在请客时尝尝味道的咸淡。一尝烧的一锅汤的咸淡觉得正好,可是一想今天的食客有老李在,这人口重,所以想想还是多加点盐。汤端上桌后,谁知道竟然是老李第一个喊“这汤太咸了!” 这一问,原来老李早就忌口多年,说是吃的太咸对身体有害。
所以,猜谜的确是生活的基本内容。道理很简单:人生活的世界是一个真实,可是这个真实的世界里又有太多的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对于一个其答案是非真即伪的两选一的问题,猜是最简单的求真办法,胜算的几率总是50%。所以人自小就学会了通过猜来选择答案。
不过有的问题的答案不是两选一,靠猜来解决问题的胜算率就不再是50%了。可选的答案越多,猜的胜算率就越低。即便如此,对于很多小概率事件人还是要猜,而且有的人甚至可以在这样的问题上连猜连中。例如买彩票,就是有人竟然在这样的小概率事件中连连猜中彩号,所以才会有人把这样的例子当作榜样,虽然一辈子至今没中过奖,但仍然坚持买彩票,相信运气就在咫尺之外。
二、
其实我们心目中神圣的科学研究也是从猜谜开头。课题其实就是问题,课题的的研究人先就问题猜出一个答案,叫作“假设”,然后设计一个实验来证实或证伪这个猜想。这一说,是不是有点贬低科学研究了?那倒没有。因为人的猜谜不同于掷骰子那样的随机猜谜过程,而是一个需要依靠经验、分析、甚至运气(灵感?)的过程。因此同样一个问题,有的人猜出的答案比较靠谱,有的人比较离谱。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的提出就是一个猜想,很多年后才被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实验证实了这个猜想的各个部分。但是他的全部猜想里还是有“说不圆”的地方,所以后人还要继续猜,这样科学才会无止境。
人面对的各种谜团中,由于影响到答案的各种因素的数量的多寡和复杂程度的差别,猜谜的难度也就随之变化。迄今为止。最难猜的谜是“人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这类关于大脑的谜。就人的日常生活而言,因为大脑支配行为,所以生活中难猜的谜也就是关于人的行为。因此,人的社会如果太过于靠猜谜来了解他人的行为的话,这个社会的运行就难以预测,社会生活就难免混乱。因着这个道理,人类很早就学会了在社会生活中尽量避免猜谜,于是就规定人在特定的情景中如何行为,也就有了所谓的“规矩”。有的规矩太过重要,于是就进一步发展为要强制遵守的规矩,成为法律。社会有了法律后(即法制的形成),要使猜谜减到最低程度的话,就还要使所有人都要遵守法律(即法治的形成),于是才会发生社会运行从法制进一步走向法治。这样的思维逻辑其实与科学研究一样:如果要保证科研结果的可靠性,那就要时时刻刻每个人都要遵守科研的程序,而不能各自一套,也就是要守科研的规矩,如此才能使科研从猜谜开始,到以数据说话来证实或证伪开头的猜想。
上面的话总结而言就是:人要达到的目的会千差万别,所要猜的谜也会因此五花八门,这些都无法限制。如果要得到正确的答案—–达到目的话,验证猜想的手段必须一致,否则世界上就没有了科学发现这个真。不过,这个说法是近代才发展起来的,也就是我们说的 “科学态度”。
这样的道理用到人的社会行为中就是 “人人都要守法”,所有的人都必须遵守同样的规则,不论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样的做法也是近代才发展起来的,称为法治。但是人与自然不同,人的需求是不断变化的,行为也就随之变化,所以社会的进步只能靠修改规则而不是抛弃或破坏规则来实现,也就是我们说的“坚持和平改革反对暴力革命”的意思。
三、
如今的美国社会在我所经历的32年中是猜谜最多的时候。道理很简单:假话太多,有的是故意说的,有的是无意说的,说假话是因为假话所联系的相应的行为究竟是要达到什么目的不清楚,要说假话来为违反规则的行为开脱。而诸多的规则中,关于人与人的关系与互动的规则又最为重要,例如人人生而平等、相互尊重、互不欺骗、法律面前同等地位等等,都是最基本的规则。对于这样的规则的破坏,没有比“上行下效”更为严重的。在我眼前的第一次公开展现的这种破坏是电视里播出的川普在竞选大会上对着支持者说,“我马上去第五大道上枪杀一个人,回来这里,你们还是不会少投我一票不是!” 川普的话说完,全场一片欢呼,我的心里是一番恐怖。
人有的时候会愿意以牺牲规则来实现变革的愿望。越是规则不完善的地方,这样的现象越是严重,因为规则的完善—–也就是社会走向法治—–本身就需要人的认识的进步作为支持。所以建立法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FBI 前局长科米在他的《更高的忠诚》中说,美国的法治的建立是如同一座水库的建设与蓄水那样的漫长过程,是一个不断犯错,不断认错,不断改进,再犯错,再改进的过程。可是要毁掉它,只要在这个大水库上凿一个洞就可以把水放光。科米的话说明,已经建立了法治的社会,规则也可能被彻底破坏掉。
川普在与法治的缠斗中,开始一直是他人的谜,现在已经逐渐演变为他自己也不得不猜围绕着他的人的行为,因为他在白宫的所作所为成了他手下的效仿的榜样。一个地方谎话太多以后,那里的人相互间就没了信任,于是谎话就会更多,大家只好互相猜。
如今的白宫在世人眼里谜太多,大家都在猜,记者更是要挖,于是越来越多的白宫雇员向外泄漏白宫内幕,这个现象到9月5号星期三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有位“白宫高级官员” 竟然在《纽约时报》上匿名发表意见,自称是“白宫内的抵抗力量的一份子”,为的是在白宫尽一切可能制止川普的各种不负责任的会有损国家利益的行为。他还要国人放心,说尽管总统说话做事不靠谱,但是白宫里面“还有成年人”,说很多高级官员都是如他一样的“白宫内的抵抗力量的一份子”。
四、
川普对于这事当然火冒三丈(下图,川普9月5号面对记者就《纽约时报》发表的匿名文章提问),白宫官员们也轮番表态,洗清自己与该文的关系。



以笔者愚见,总统的雇员在愿意接受总统的聘用的同时又说自己反对总统的行为所以要在白宫牵制总统,这种做法实在说不通,的确有如川普的辩护者说的“像是要搞小政变”。所以总统在这事上怒火冲冠可以理解。可是,当总统自己就在上周攻击司法部,说司法部起诉犯罪的共和党议员是不顾竞选选情,为民主党助力。川普的说法显然是对于司法独立的公然蔑视和攻击。身为总统的他有如此榜样,又如何可能要求自己的雇员照规矩行事?
《纽约时报》9月6号星期四晚上报道说,根据白宫透露出来的消息,川普已经锁住了12名白宫高级雇员为可疑对象。有共和党议员建议白宫使用测谎器对雇员进行测谎检查。有人反对,说这样一来弄不好会引出更多的麻烦,况且即便测遍所有白宫的人,也不能保证白宫以外还有“鼹鼠”的存在。
川普发推特泄愤之外,还说在《纽约时报》上匿名发表意见的白宫官员“有害国家安全“,要求报社把匿名人交给政府。今天(9月7号)川普更进一步说,司法部应当调查此事。总统显然在这事上搞不清,如果对他的雇员使用测谎器都说不准是否可行的话,想要司法部调查这样的事情则肯定是有违背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利嫌疑,弄不好更加受不了场。川普忘了自己坚持说前总统不是美国人说了5年司法部也不能调查他了;如今他的手下毕竟是政府雇员,不是他川普公司的雇员,有着宪法保证的批评总统的权利,川普不能像对待私家雇员一样收拾人家。
五、
白宫的“小政变” 的引信是即将正式出版的新书《恐惧》(FEAR)。此书的作者是当年深挖报道水门事件的两位年青记者之一的伍德奥德(Bob Woodard, 下图左。两记者的另一位是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见下图右)。



这两人当年深挖水门事件的故事已经被拍成电影,名字是“All The President’s Men” 。(见下图,意思是“都是总统的人”,汉译版据说是叫《惊天大阴谋》。)



伍德奥德和伯恩斯坦因为深挖报道水门事件双双获得1973年的新闻界最高奖—–普利兹新闻奖。自那以后,伍德奥德就没有中断过对于总统权力的监督的关注,报道了包括尼克松在内的八位总统的白宫主政经历,包括上任总统奥巴马,都没有逃过他的如椽大笔的批评。伍德奥德的每一部关于总统的书的出版,都有白宫官员出来喊冤叫屈,说伍德奥德的报道不实,但最后都悄然无声,默认不讳。最为有趣的轶事之一当数两位记者当年报道尼克松在深陷危机后,最后面对困局无计可施,尼克松竟然与基辛格一起在椭圆形办公室跪下祷告上帝求助。两人把这事挖出来报道后,白宫痛加贬斥,说两人造谣,这样的事根本不会发生。可是数年后尼克松和基辛格两人都在各自的回忆录里描述了他们经历的那一刻!
伍德奥德在《恐惧》里报道了大量的白宫的混乱。其中有个情节是川普的前高级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在川普的办公桌上看见一份等待川普签字的终止与南韩贸易合约的文件,科恩想到这事如果发生的话会引出的灾难性后果,便在川普不知情的情况下自行将文件拿走,并私下告诉其他白宫同僚说,他那样做是为了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而川普却始终没有发现此事,早把那份文件忘了。
关于白宫的混乱,其实外界自《火与怒》发表后就不断有各种传言;后来又有被川普开革的高级官员出书爆料,所以《恐惧》的报道只是证实了已有的说法,并不都是令人惊奇的新闻。但是,伍德奥德的身份不同,他所有的关于历届总统主政白宫的报道—–自尼克松以来川普之前共八个总统—–无一例外不是翔实可靠,都是出于第一手资料。伍德奥德是职业记者,他写的是新闻报道,不是猜谜,不是出于政治立场,所以为读者信服,也这才令每一个白宫主人都不得不向他摘帽致意,没有一个前任总统曾经因为他出的书而公开攻击他。
川普当然早已知道伍德奥德的大名,两人在川普竞选时就有过交谈,更早则是差不多20年前,伍德奥德就在“川普大厦”与川普见过,不过没有写出过报道。川普也早已听说伍德奥德在写他主政白宫的报道,也知道伍德奥德希望和他面谈,但是两人的见面被白宫川普的手下瞒着川普不予安排,川普则摆着架子等着伍德奥德给他电话求见,结果两人在《恐惧》出版前竟然一直没有见面。(这里面的故事笔者以后再另外介绍。)
六、
川普今天(9月7号)在总统专机上对记者说,白宫高级官员在《纽约时报》上匿名发表的意见“不公平”,司法部应当调查。可是他忘了他自己的一贯的手法都是什么了。让我们帮他回忆一下已经发生过的事实:
他从诬陷奥巴马不是美国人开始就说他有证据,五年后不了了之,反倒说是听希拉里说的。
他去年3月4号清早发推特说,奥巴马大选期间违法监听他,他有确凿的证据,后来也是不了了之。
开革科米后,川普警告科米说话前要小心有“录音带” 的存在,后来再无下文。
他说他如今支持的当初的竞选对手特鲁茨的爸爸有暗杀肯尼迪的嫌疑,老婆长得丑,后来从未道歉过。
他在赫尔辛基公开说他相信普京的话更甚于本国情报部门的调查结论,回到美国后面对上下的质疑翻口说他把一个“不”字说漏了。
他说FBI 搜查他的私人律师考哼是 “对美国的攻击”,如今考哼认罪了就说考哼根本不值得信任,要请律师千万别请考哼。
他说俄国门调查是子虚乌有,又说是“抓巫婆”,再说是有失公正,更进一步说是“违法行为”;现在又说他在必要时会介入,自己主持调查(自己)。
他说他把北朝鲜的去核问题早已搞定了,称赞小金是个有诚信的北朝鲜人民热爱的领袖,如今又说北朝鲜翻悔了。
就连美国的经济的持续升温,这本来是本轮经济运行的趋势,他也要说成是几十年来没有过的。下图是1990年到2017年的美国GDP的年增长率:1999年GDP增长率4.6%(绿色勾下),川普第一年2017年(下图最后一年)为2.2%.



再看下图:2011年到2018年各季度GDP增长率。2014年第三季度(左面的绿勾)曾经达到过5.1%,2018年第二季度(右边绿勾)是4.1%。如今贸易战打下去,现在的4.1%的增长率是否可以持续,大家拭目以待。不过川普已经说了,后面的增长率会远远高出现在第二季度的水平。



总之,没有人知道川普什么时候说的是实话,甚至没有人能够肯定川普是在故意说谎。强人是另一类人,他们先是要人们猜他们,后来都是猜别人对自己是否忠诚,怀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叛徒,而他们身边的人也都只能不停地说强人爱听的话,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说的是真话。
七、
中国的强人在文革进行了近十年时,还是说“形势大好,越来越好”,到处都是“莺歌燕舞”。可是1972年底他又在接到老家的中学教师的诉苦信后,满怀同情心地 “寄上三百元,聊解无米之炊”。那时候,不管人们有多少不满,恐怕没有人会猜想到,4年不到,他的妻子就会被逮捕,推上审判台。总之强人是另一种人。
川普喜欢召开各种造势大会,他在那样的场合才感到温暖,感到安全,因为那里有万众同声的欢呼,有他的“群众”。在昨天蒙塔纳州的造势大会上,川普对听众说:民主党想要弹劾他,不过大家放心,那样的事不会发生。不过—-他接着说—-如果要是发生了的话,那就是你们的错。你们没有挺住!
在所有的各种川普之谜中,我觉得川普上面这话说的比较清楚,很少可猜之处:他毕竟是选民选出的总统,尽管他只得到了选举人多数票,选票的绝对数比他的对手还少300万票,但他仍然是合法选出的总统。他当选后的所有麻烦的源头恐怕就是他如同其他的强人一样:能打天下,却不会治天下,尤其不懂如何在法治系统下治天下;又或者是因为法治体系容不下强人方式治国。
所以强人川普与其他强人共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总是在不停地制造敌人,想着敌人要从他那里夺权,把他赶下台。一遇到批评,那就是敌人的攻击,不管是来自内部还是外部。一个强人如果能做到把所有的大权独揽,一定会把外部的批评者都当作敌人赶尽杀绝,同时在内部寻找敌人,一样要灭绝;川普没法把所有的权力一把抓,因此没法把外部的批评者都当作敌人赶尽杀绝,但他还是会一样到内部来把批评者当作敌人,最后只会有越来越多的内外敌人。
伍德奥德任职的《华盛顿邮报》今天报道说,白宫又有“泄密”,说几位高级主管昨晚到川普办公室试图说服总统,要川普相信他们这些人都是忠诚可信的,或许匿名人不过是一个低级官员而已。川普如今只能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一直就没有取信过大多数人,如今让他如何相信这些身边人是可信的呢?
如果我猜川普的前途,我愿意猜他只能当一任总统。这样猜是出于我的期望,不是我有足够的信息。而我的期望是出于这样的认识:让川普再竞选一次下台比任何其他的让他下台的方式对于美国都是最好的方式。在这个问题上我同意科米的看法,应当让选民在法治下决定如何选择最高领袖,对自己负责。因此我甚至希望穆勒调查的结论是:不会导致国弹劾他下台。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期望而已,我猜不出穆勒会写出个什么报告。
川普之谜正在慢慢地解开,总会有大白天下的一天。在那之前,大家都只能猜,川普总统猜得最凶;媒体和民众也在猜,有的当作笑料猜。Bookie网站还就此事开设了猜谜赌局,中奖率最高的竟然是川普的副总统彭斯,说他或者是他的手下写那匿名文章的可能性最大。
您说美国现在是不是有股猜谜热?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light于2018-9-09 周日, 下午11:17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13696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