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致邑水寒与钟会二网友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致邑水寒与钟会二网友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80

经验值: 506246


文章标题: 致邑水寒与钟会二网友 (497 reads)      时间: 2018-10-27 周六, 上午4:39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致邑水寒与钟会二网友

芦笛

刚才进来,看到我的跟帖引起了邑水寒强烈的情绪反应。他以为我是为加人打抱不平。其实完全错了,加人虽然奉我为导师,但他从未掌握“芦笛思想”,遑论他口口声声歌颂的“芦笛的智慧”。最令我生气的是,他完全不能容忍异议人士,多次代我发言,驱逐不符己意的网友,多次被我厉声制止。更恶劣的是,我对 “抓网特”的流氓行为深恶痛绝,而他却对此道情有独钟,忍而不能舍也,我怎么会为他打抱不平?

我之所以要对邑水寒反唇相讥,与加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昨天进来,看了一天的旧帖,觉得邑水寒介绍国内情况的文字极有教益,对他善于自我约束的网德更是十分赞赏。只是国内现在已达顶峰的红色恐怖使我彻底绝望,而他似乎对国内空前严厉的言论管制视而不见,因此忍不住讽刺了两句。这完全是发泄绝望心理,其实是一种迁怒行为,给邑水寒造成了伤害,在此表示诚挚的歉意。

另外还对钟会有一不情之请。拜托你以后尽可能不要提老芦,更不要充当杨秀清式“天父代言人”,对格丘山老说什么“你永远也不可能懂老芦”,我看你才是永远也不可能懂老芦,连我多年来在网上反复宣传的基本主张都不知道,竟然捏造出什么我欣赏曹长青而你不同意的鬼话。其实我只在这篇文章中提到过曹氏: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170253&highlight=%E6%9B%B9%E9%95%BF%E9%9D%92#170253

这是欣赏么?你批判曹氏的文字又在哪里?你在我离网后捏造我的言论,误导了网友是谁的责任?

赶紧声明:我只是匆匆浏览了一遍坛子里所有的帖子,有的只看标题,很可能弄错。倘如此,那就竭诚道歉,不过重申我的请求:以后不要再提我。如果是批判我的文字,我竭诚欢迎,不过最好不要谬托知己。好伐?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我被小小衲弄怕了,不怕芦敌怕芦友,至今还在余悸之中。如果像加人那样时时提我倒也无妨,第一,他从来不像小小衲那样不由分说贴上来,号称要为“芦子”、“天马”养老送终,更不为我的堕落痛心疾首,甚至去调查我的真身与专业,而是一开头就说明了他从来不想见到真实生活中的我,以免被我毒打致残。第二,他但凡提到我,必然把我的言论摘引出来,基本没有假传圣旨的事。

你是这样做的吗?请问我何时授权让你代表我对格丘山老说那番话?我和格老当然有深刻的分歧。当年他问我该不该在网上抓共特,后来又严密论证诺贝尔奖委员会被中共渗透,莫言获奖就是证明等等,都被我语气凌厉刻薄地痛斥过。但他对我的了解,不是你这后生小子可以望其项背的。例如这段话就确实说出了我的心事: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 他看到了中共兴起对于美国和世界的威胁, 渐渐变得低沉, 这段时间我的情绪也与芦笛相像,我们看不到希望。”

只是说得还不完全,必须由我自己补足,而这就是下篇文章要说的事,题目是《我已经成了“新毛左”》。

PS

钟声网友:很抱歉,《毛泽东全方位解剖》早在一年半前写完,但没有出版希望了,你能推荐一家自费出版的公司吗?条件是不许编辑,只能按我排好的PDF文本出版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芦笛于2018-10-27 周六, 上午5:23修改,总共修改了1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1788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