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5983

经验值: 186086


文章标题: 河边 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 (360 reads)      时间: 2019-1-15 周二, 上午6:35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密谋、党同伐异与美国司法
一、
法治是一个社会管理的方式,它并不能改变人性。法治下面,很多原来在法制下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变得少见了,并不是人性变了,而是人的一些原来在法制下无所顾忌的行为在法治下受到了约束,因此变得少见了。但是法律难以约束的行为就不是这样,例如密谋行为,恐怕谁也说不清这样的行为在两种司法制度下究竟有多少变化。
法治难以约束密谋行为的主要原因在于密谋行为难以认定。这个难以认定又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密谋行为本身难以发现,第二是密谋行为的认定有一个密谋是否是为了违法。也就是说,即使发现两个人有过密谋,其中一个人在密谋后有犯法行为,这个违法行为即便可以判为有罪,但它也不能理所当然地成为判定两个人犯有密谋罪的证据,还要看两个人的密谋是否有犯罪动机,也就是两个人的密谋是否是为了违法而为。同样的逻辑,两个人如果有过以进行违法活动为目的的密谋,即使密谋后没有进行违法活动,如果密谋行为本身和动机都得到了证实(有了确凿的法律证据),法院照样可以判定密谋罪成立。
二、
说了一圈题外话,为的是帮助读者理解俄国门调查。目前在进行的总统与警察的大战,除了引发出去的各项警方调查,俄国门调查的核心内容就是“共谋”两字。这两个字,英文里有collusion与conspiracy两个词意义接近,而在法律词汇里,只有conspiracy才是属于犯罪行为。也就是说,从法律的角度看,只有两方或数方以规避法律限制为目标的秘密合作,才叫conspiracy。如若没有违法的动机,那样的密谋行为就是collusion,美国司法里没有关于collusion的定罪。
上面说的这些个复杂的事,对于美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说,没有受过这方面教育的人大多搞不懂。不要说老百姓搞不懂,就是很多电视名嘴也搞不懂。笔者就听到有为总统辩护的电视评论员说,“搞竞选哪有不暗地里谋划的,何错之有?”话题一转,就成了“穆勒手下雇了13个铁杆民主党来调查川普”。加上穆勒的调查是保密的,公布的指控都没有真正直接指向总统本人的,外人根本不知道穆勒究竟掌握了什么,所以虽然总统是被调查对象,但在挑动舆论方面,总统至今仍占有优势。
三、
美国的总统制民主是在美国独立之初模仿宗主国英国的君主立宪制的产物,总统其实就是民选的国王,国会的参众两院就是议院的上下两院。十年后又进行了改制,首次在世界上建立了第一部宪法,设立了最高法院,从此从总统-国会的两权分立演变成总统-国会-最高法院的三权分立,实行了240年一直比较成功。其他国家也有效法美国的总统制民主,但鲜有如美国这样成功的例子。
而欧洲的主要民主国家以及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都逐渐过渡为内阁制民主,包括英国也逐渐通过“虚君”而成为内阁制民主。美国的总统制民主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笔者以为有两点,最为主要的一点是美国的法治强大,通过宪法把国家权力定为世俗权力,一切严格依法行事。其次是同时存在着高度同质化的宗教信仰,没有太多的文化冲突。所以三权分立的相互制约所基于的共同认识通常总是多于分歧,于是掩盖了这种制约所可能带来的冲突。而在其他的效仿美国总统制的诸多南美国家,因为缺乏美国这样的条件,于是常常出现动荡的民主。
例如国会是制衡行政权力的主要政府机构。但是,国会议员是民选,总统也是民选,结果就会出现总统与国会同党或不同党的局面。政治总是免不了“党同伐异”,难不成国会对于总统的制衡要随着是否同党而变化?这是笔者多年前学习美国法治时就有的问题。
四、
美国的“三权分立”的总统制其实是建立在240年前的社会分化很小的,认同性很高的基础上。虽然有不同的政治观点,但是没有如今这样高度分化的社会和分歧深刻的两党。所以过去不论谁成为立法部门的多数,对于总统的制约都能做到按宪法规定的框架行事。如今形式变了,于是国会与总统间的“党同伐异”问题就日益严重起来。如果出现同党掌控的国会,那就不仅不制约同党的总统,还反对国会对于行政权力的制约。这样的情形虽然早已出现,但是只是在最近几届总统任期内愈演愈烈。
美国的总统制也在其他国家实行,主要是南美诸国,但是个个都有不稳定的问题。如果美国的民意的分裂进一步加剧,美国的总统制会不会走向南美那样的动荡,也很难说。
五、
“党同伐异”的现象在去年中期选举后发生了重大变化:国会的众议院的控制权力转到了民主党手里,本来“党同”总统的国会众议院也就成了“伐异”总统的众议院,川普的日子开始难过起来。
其他的变化免谈,单说担任了川普私人律师十多年的考哼律师的变化,他由两年前的为川普站台演说鼓动民众的主要人物、“为川普摆平问题的人”,成了被判入狱四年的罪犯(见下图)。川普救不了他不说,还把考哼的所有违法行为都推到考哼一人身上。






昨天国会众议院的行政监督委员会宣布,考哼已经同意自愿到国会听证,并且是公开听证,回答议员的问题,时间定在2月7号。国会还宣布,他们正在与穆勒合作,拟定不会影响调查的各种问题。国会的公开听证一向是给公众提供讯息的机会,而考哼作为已经判定入狱的罪犯,同时是与穆勒的调查进行合作的主要证人,究竟能够提供哪些讯息,成了民众关注的要点。
六、
对于国会来说,由于穆勒的调查属于行政部门管辖,最后的调查报告会向公众公布哪些内容,最后的决定权说到底在总统手上。总统的首席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也在昨天接受记者的采访,说,“从公平的角度出发,穆勒的调查报告公布以前应当交给白宫检查,以纠正其中的错误。”这话似乎是说,“警方对于任何犯罪行为的调查公布之前都应当由被调查人过目,纠正其中的错误。”
朱利安尼的愿望是否能够实现是个问题,但是川普与警察的大战如今又加入了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依法对于总统的制衡。总统当然只会充分利用自己的权力应战,白宫新增雇了17名律师,将会与警方和国会血战到底。
七、
最高法院的诸位法官似乎已经意识到自己必将卷入这场大战,两天前最高法院公布的对于“A”国公司的判决是最高法院第一次涉及穆勒的俄国门调查的判决。
一个全然不同于任何前任美国总统的新总统,终于促进了把美国司法体系的设计所暗藏的“党同伐异”问题摊在了阳光下。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上一次由light于2019-1-17 周四, 上午10:52修改,总共修改了3次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6821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