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警察局长(86)SDNY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警察局长(86)SDNY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100

经验值: 190821


文章标题: 河边 警察局长(86)SDNY (280 reads)      时间: 2019-2-27 周三, 下午9:23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警察局长(86)SDNY
发表于 2019 年 02 月 26 日 由 河边


一、
本来预定的前川普私人律师、已经被判入狱三年的考哼先生的国会公开听证,由2月7号改到2月27号,也就是本周三。而考哼的入狱日期也由3月6号推迟到5月6号。笔者原本估计,穆勒的调查的结束日期或许应当是在考哼开始服刑的三月初。所以这样估计,是因为考哼的被指控与他的认罪以及被判刑,主要的犯罪调查并不包括在穆勒检察官主持的俄国门调查范围内,而是由负责全美的联邦犯罪调查的93名“美国检察官”(US Attorneys)中的纽约州南区的美国检察官 (US Attorney,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简称SDNY)所主持的。每一个“美国检察官”其实就是一个代表联邦司法管辖的区域,SDNY也就是指一个联邦司法管辖区的意思。

SDNY对考哼进行的调查,其源头还是穆勒的调查,是穆勒进行俄国门时发现考哼的一系列其他犯罪活动,因为与俄国门无关,于是将案情移交给SDNY。这事的公开是在2018年4月9号:当天大清早SDNY招来的FBI警察持法庭许可证将考哼的三处地方进行了彻底搜查,带走至少29万份以上的各种文件资料。
读者或许还记得,当时川普总统正在主持内阁会议,听到消息后中断会议向记者发表谈话,说FBI公然搜查他的私人律师考哼先生,是对美国的攻击。他还说考哼是个好人。后来SDNY与考哼律师以及川普的现任律师为着搜查走的资料中究竟有多少必须受“律师-客户特权法”的保护而将官司打上法庭,最后由法庭指定特别法官主持甄别,结果只有不到千分之四的文件属于律师-客户特权法保护的资料,其他的统统成为警方可以用作犯罪调查的证据。根据媒体的报道,自那以来,考哼便一直在指望着总统的援助,可是总统却悄悄地撇清与考哼的关系。最后考哼在受到日益增加的司法压力的情况下,眼看自己已经被总统抛弃,终于从自称为“愿意为川普挡子弹”的“麻烦摆平人”(fixer),转而向法庭就检方的指控认罪,并与检方达成“认罪与合作协议”,考哼从此与川普公开分手。

川普开始展开对考哼的全面攻击,说考哼因为自己的罪行想要获得检方从轻指控,向检方撒谎,诬陷他川普,并说真正有罪的是考哼夫人的父亲。川普说的话尽管他的基本面总是全盘照收,但他的话不要说禁不住法律的质疑,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法治体系下,想要通过诬陷他人来为自己脱罪,一旦被查出“伪证”必然会导致加重罪行。最近发生的某演员编造自己“受到种族歧视性的攻击”而被起诉就是例子;川普前竞选主管曼勒福特也是在与穆勒达成“认罪合作协议”后向检方提供虚假材料导致穆勒向法庭提出严惩的要求。

二、

笔者过去介绍过,要证明“密谋犯罪”,不仅要有嫌疑人的密谋行为证据,还要有说的通的嫌疑人的犯罪动机。就“与俄国人密谋”的罪名来说,首先穆勒就没法对密谋的另一方—-俄国人—-进行调查,俄国人也早已否认有这样的行为。其次,就算有川普的人与俄国人开会、通报数据等证据,还要证明嫌疑人这样的做法是为了要得到俄国人的帮助赢得大选。在现有的陪审制度下,没有这些证据,嫌疑人的律师完全有可能在陪审团前编出各种理由来为嫌疑人解脱。只要说服了一帮陪审员中的一个,甚至只要引起一位陪审员的“合理怀疑”,被告就可能无罪脱身。

而SDNY所主持的犯罪调查就不同了。它所调查的罪名既不是限于在指定“特别检察官”时司法部下文所规定的一个特别的范围—-例如穆勒调查的“与外国人密谋罪”,也不是限于某个时段—-例如穆勒调查的美国大选前后,而是SDNY认为违反了联邦法律的所有的可疑犯罪行为。所以SDNY对考哼一番调查就使得考哼在认罪条件下也被检察官求刑5年(法庭判了3年)。考哼如果不认罪,SDNY的调查只会加大范围和深度,考哼的罪名也只会随着调查获得的罪证而加大。

把穆勒抓在手上的曼勒福特一案与考哼案相比,尽管曼勒福特犯有洗钱、偷税、欺诈、伪证、恐吓证人等多项罪名,但是由于他一来与俄国人有联系,二来曾经担任川普竞选主管,(考哼没有在川普竞选阵营里任职。)所以成了穆勒手里的要犯。曼勒福特自己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把希望寄托在川普的赦免上,不愿真正与检方合作,这才成了穆勒要求重判的对象。

因此可以想见,为川普服务了十多年的考哼出来公开作证,对于川普的威胁不在于俄国门问题上,而是在于其他的川普可能触犯法律的问题上。如今检方对于川普就职典礼所花费的一亿多美元的来源与去向的材料发出的强制收缴令,据报道线索就是来自从考哼处查获的材料。自从川普向考哼发起甚至威胁到考哼的岳父大人的攻击后,考哼与川普就完全决裂了。考哼除了对于警方的询问全盘招供外,不排除他主动提供警方尚未调查的线索。而他面对的SDNY又是美国93名美国检察官中历史最为悠久、对于犯罪调查最为凶悍的头号检察官。

三、

下面这一段取自笔者本系列的(56-8),写于去年4月,介绍的是SDNY的历史,抄在下面帮助读者回忆一下:

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们由纽约州南区(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的联邦检察官(US Attorney)领导。美国的地区分类很复杂,有选区、司法管辖区、邮政编码区、州县市行政区。这里说的纽约州南区是一个司法管辖区,指的是美国司法部统领的联邦检察官负责的分区,它与纽约南区联邦法院的管辖区一致。(见下图左,方框图内的绿色区域为纽约州南区。)



86_1

这个司法管辖区的最南端伸入纽约市,但只包括了纽约市的曼哈顿(见上图右)和其他两个小区,看起来很不规则。人们大都只知道“曼哈顿涉及联邦法律的案子属于纽约南区联邦法庭管辖”,其实纽约市还有另外两个区也属于纽约南区联邦法庭管辖。
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成立于1789年11月,美国宪法的制定是1787年,而美国第一部关于设立联防法庭的法案是在1789年制定的(见下图,《国会图书馆》的资料),所以说纽约南区联邦法庭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法庭,与美国的《联邦法庭设立法案》同年,都是229年的历史。



86_2

这中间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曼哈顿这个小岛是美国经济活动最先发达起来的弹丸之地,各种法律冲突也自然最多。法庭成立之初,地址是在如今的纽约股票交易所附近,是那时的繁华之地,具体的地点是“大市场”(见下图),不过当时名字叫做“皇家交易市场”(Royal Exchange),联邦法庭就在这里办公,法庭是后来迁移到如今的地址。



86_3

法庭成立之初要解决的法律纠纷主要是贸易问题,也就是交易是否公平的问题。犯罪问题成为主要的司法问题是随着经济文化的演进逐渐发展而来的,它如今是曼哈顿检察官所要对付的主要司法问题。随着地区的发展,纽约州后来重新划分司法管辖区域,联邦司法部门要对于司法管辖区域又增加了北区、东区等司法管辖区,南区的管辖地遂成为今天的“不规则”模样。

纽约南区的联邦检察官们指控过的大案要案在美国首屈一指,尤其是在对付有组织犯罪方面。像电影《教父》描述的那些黑手党就是在这里被绳之以法的。

纽约南区的联邦检察官在川普上任前是巴拉纳(下图左),任职8年。川普上任后将其留任,去年突然将其解职,由副检察官代理,直到今年1月任命了新的检察官伯曼(下图右)。不过伯曼仍然处于“临时代理”位置,最近发生的对于考哼的调查披露,伯曼已经自己要求回避主持考哼的调查,理由不详。而巴拉纳被川普解职的原因,有传闻是因为他领导的犯罪调查中有的可能会涉及川普(家族)。但是检查人员离职后不能主动谈正在进行的调查,所以上面的传闻也只是传闻而已。



86_4

四、

回忆过SDNY的历史后,再回来看过于十个多月里SDNY对于涉及川普总统的各项调查。自调查发展到公开搜查考哼以来,SDNY对于涉及川普的各项调查不仅更为深入,范围也越来越大。过去川普所说的“红线”—-即川普的经济问题—-不仅早就被SDNY突破,目前究竟调查到哪里恐怕川普也不知情。SDNY组织的调查不仅一向凶猛,而且还因为该部的历史悠久,素有“我行我素”的名声,连其上司司法部部长(政治任命)也难以施加影响。上周《纽约时报》报道说,川普曾给司法部代理部长卫第格打电话,要他恢复川普任命的美国检察官伯曼对于考哼一案的管理(伯曼已经正式任职,但回避考哼案),结果卫迪格表示自己无法干预。川普无奈之下只好发推特把SDNY骂了一通。

说“只有坏人和蠢人才对检察官说谎”的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见本系列(85))早就说过(大意):穆勒的调查并不是川普的难题,真正的麻烦是SDNY的调查。他们的调查既没有没有范围的限制也没有时间的限制,会把川普最不愿意让人看到的东西都翻出来,可以根据查到的问题一直追查下去!

克里斯蒂的话说出了考哼本周内所要进行的三场听证会对于川普的威胁。被国会传唤过来听证的人,没有谁会轻松,因为弄不好会给自己惹上麻烦。考哼是已经获罪之人,又是川普无情攻击的对象。考哼的公开听证的主持者是国会“行政监督委员会”,是考哼自己的选择。在这场将于周三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上,他会说些什么,据他的律师说,考哼有文件记录为证。不过又说不会谈论穆勒的调查所涉及的问题。

历史上的黑帮老大一旦与手下的打手翻脸,从来是你死我活,因为双方不仅互相了解,还都是从“你死我活”中打拼出来的人,所以川普对于考哼的彻底抛弃和无情攻击,换来的要么是考哼的彻底屈服,要么是考哼的同样程度的彻底决裂和无情反叛。负责调查考哼案的SDNY站在一边看着,如果穆勒的调查已经开始收官,考哼可以说的话题就更少限制。遇上了如今是民主党掌控的国会调查,他们绝不会向过去共和党主持调查时那样问些为川普摆好的问题。

穆勒要出报告了,报告要交给司法部长。而司法部长属下的SDNY和东弗吉尼亚州与哥伦比亚特区等三处美国检察官主持的调查正在扩大。如果说俄国门调查对于川普来说是一场拖了两年的心病,那么SDNY等组织的调查就是一场不知何时才会收场的调查,川普对付他们连攻击穆勒所用的办法都用不上,就算能够再任四年总统也不能摆脱调查。

川普现在只能再竞选似乎才有出路,尽管是看不清司法前景的出路。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61744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