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警察局长(88-1)“XXX的川普选民”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警察局长(88-1)“XXX的川普选民”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095

经验值: 190640


文章标题: 河边 警察局长(88-1)“XXX的川普选民” (318 reads)      时间: 2019-3-01 周五, 上午9:14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警察局长(88-1)“XXX的川普选民”
发表于 2019 年 02 月 28 日 由 河边


昨天星期三(2月27号)笔者花了好几个小时观看国会众议院举行的对于川普的私人律师考哼的听证。今天来说说笔者的观感。本文的题目引用的是《我们相信川普》(In Trump,We Trust)一书的作者、著名保守派评论员安-考尔特(Ann Coulter)的话。笔者曾经对她有过简短的介绍。在说考尔特这话的来历前,先说说另一位女性作家韦君宜,她是老共产党员,《思痛录》一书的作者。为什么要把这两人弄到一块来说?笔者两年前曾写过一篇《中国的文革与美国的大选》,那篇评论可以作为笔者对于上述问题的回答。

不过考尔特的话是最近说的,“XXX”是stupidest一词的汉译。昨天的听证会的见闻,让我想到了考尔特说的这话,还有的就是笔者最近读到的韦君宜的那本书。下面笔者便从《思痛录》开始说笔者对于考哼听证会的观感。

一、强人党

韦君宜的《思痛录》是一本回忆录,时间涵盖了自她在延安参加“整风”(1940年前后)到她退休的1986年,涵盖了她40多年的亲身经历,主要叙述的是她亲身经历的那些由共产党领导的各种政治运动。她在书中说:



881_1

她反复思考的是:怀抱伟大理想的共产党为什么会变成一个不断对个人进行迫害的政党。韦君宜苦思而不能等到满意的答复,承认“我的思维方法也缺少讨论这些问题的理论根据和条理性。”笔者以为如果暂且撇开“理论根据”,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套用前共和党领袖、曾任国会议长(speaker)的约翰-博纳(John Boehner)形容现在的共和党的话来说:因为共产党早就成了毛家党!(博纳说:共和党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共和党是川普党!)

韦君宜所经历的一切悲剧,她所不能理解的那些荒唐的“我们党”的错误,其实是建立在一个虚幻之上:她想象着有一个“我们党”,还有一个“我们这一整代人”。真实的世界是:韦君宜心里的“我们党”(共产党)自“整风”起就开始向毛氏党演变,“我们这一整代人”也从一代个人向一代思维趋同的一代整体演变。于是,韦君宜的一代就演变成了毛氏党所规定的大家都要“统一思想”的只有集体没有个人的社会动物。所有的迫害说到底都是对于异类的迫害。韦君宜知道这个迫害的不对,但却仍然没法跳出她被统一了的思想方式,自然不可能通过让自己的自由意志充分运动起来,再在这个基础上思考她的问题。

博纳批评共和党所用的“川普党”一词笔者过去总觉得有点夸大,但是昨天听证会上共和党议员的集体演出却的确让我佩服博纳这个老牌共和党的敏锐观察。除了一位共和党议员对于考哼的证词稍稍有所质疑外,整个共和党议员的发言竟然没有一个质疑考哼的证词是否有假,没有一位敢于站出来说:考哼说的不是真的,川普说的才是真的。他们所说的全部内容就是考哼是一个已经被定罪的说谎的人,所以他现在说的一切都不可信。正是这些愚蠢的辩护发言,让笔者想到了考尔特的话:“最愚蠢的川普选民”(见下图)。



881_2

考尔特还曾经解释说,这些最愚蠢的川普选民只要看到川普做出一幅战斗姿态,他们就满意了。而考尔特自己是最早出书号召保守派相信川普的人,如今她对川普彻底失望了,甚至在川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后说,别提他是在自掘坟墓这个事实吧。真正的国家危机是我们的总统是个白痴。(”Forget the fact that he’s digging his own grave,” Coulter said. “The only national emergency is that our president is an idiot.”)

其实川普不是白痴,就如毛氏不是白痴一样,只是任何一个能够被一代人奉为神明的人都会毫不顾忌自己的行为,甚至发疯也是正常的。能够不被“我们这一整代人”圈进去的人是那些坚持个人自由的人。能坚持多少,就有多少自由。同样的道理,“我们这一整代人”的群体有多大,毛氏党或者是川普党的影响就会有多大。毛氏党与川普党共有的一点是两者都是“强人党”;两党不同的是,川普党才刚刚起步,将来是否可以成气候还不知道。读者或许会认为笔者在这里强拉胡搬,硬把不同的两件事扯到一起去。这样的批评不无道理,下面是笔者的进一步分析。

二、恐惧

韦君宜一代都知道他们相互间都曾经有过迫害与被迫害的经历,“专制”“压迫”是常用来表述这样的经历两个词。其实那些投奔到整风之地的人们,绝大多数在当时都是出于自愿的选择。为什么要选择去延安?这个问题如同问“为什么要誓死保卫川普?”一样,都有着同样的道理,都是出于恐惧和自己内心的正义感。恐惧来自对于自己眼里的“世风日下”或者是将有的“国破家亡”的感受,正义感则来自个人奉行的一种信念,于是要投靠到希望之地,最后投靠到最有希望的强人旗下。按韦君宜的感受,是毛泽东的正确领导才有“我们党”的今天,才有中国的今天。而在川普党人看来,也只有川普是唯一的能够打败令人恐惧的即将毁灭美国的自由派,川普因此是拯救美国的伟人。

“强人党”里的忠实党员都是勇气过人,甚至视死如归。考哼当初说他愿意为川普挡子弹,勇气无人堪比。如今有人为了川普,准备了整套枪杀器械和黑名单,要去取川普“敌人”的性命,结果被FBI发现进了牢房。强人们能够最终成为强人党的领袖,都有着对于人性弱点的敏锐,都知道“发动群众”、“依靠群众”,都能够说一口下里巴人的语言。川普对着两万听众说,“我马上到第五大道上枪杀一个人,回来这里,我不会少了你们的一票对不对?”全场一片欢呼,川普有着何等的勇气,他是何等的英雄!据说毛氏文革发动前对刘少奇说,你算老几,我动一根小指头就把你打倒了!即便到了文革后期,他还豪气冲天地说“不须放屁!”

其实不论是否有民主选举,民意都是强人必须顾忌的。选举不过是解决冲突的非暴力方式,没有选举时,冲突不是不会发生,而是解决的方式是暴力的。强人能够成为强人,秘诀在于能够把一个多数笼络到自己的周围,逐渐形成对于少数不同意见的排斥,再逐渐发展为通过暴力形成一个压迫的机制,实现个人的随心所欲,也就是专制独裁。

在美国的民主选举下,只有总统一人是全国性选举产生(副总统是总统所挑选),其他的所有政府官员包括国会议长都是地区性选举产生。在位总统因此也就当然地成为执政党的领袖,依靠地区选票的其他政府官员包括民意代表(国会两院议员)也就当然地成为总统的依附,因为他们的选票也就是总统的选票,而只有总统一人可以代表一个政党成为国家的全民领袖。川普成了总统,几乎所有的共和党民意代表也就都先后屈服了,不屈服的只好退出本地区民意代表的选举,另谋出路。共和党就是这样在恐惧中成了博纳说的“川普党”。毛氏又何尝不是通过打败蒋介石后成为万众归心的的领袖,进一步把多数党员拥护他的毛氏党演变为通过暴力维系的个人专制体系。

所以,是因为有了川普的强人气概才有了那位被捕的计划杀人的勇士,有了毛救星才会有韦君宜一代的献身的人。

三、今昔之间

考哼在听证会上面对共和党议员发动的无情个人攻击,甚至不无感慨地说,你们如今做的不过是我过去就在做的那些事!

有位共和党议员说,你考哼这个撒谎人自愿出席听证,不就是为着要在电视镜头上露面吗?今天你算是达到目的了不是?考哼答说,他自2011年起就在电视上为川普进行各种辩护露面了。议员说,我真的直到今天此刻之前没听过你。如此铁心为总统辩护,连把总统违法掀出来的总统私人律师考哼你都没听说过,那他又是为总统辩护什么呢?说考哼撒谎的这位议员,不知道是否真的知道什么叫做撒谎。

还有一个议员说,考哼是一个病态的撒谎人。考哼听了笑着反问:“你是说我还是说川普总统?”

民主党议员的问话在笔者看来也有不少只是为了挖出川普的丑闻,而忽视川普的可能犯法行为。不过新当选的年轻女议员阿莱克斯蒂亚-O-考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见下图 )的一番问询却令人刮目,就川普在纽约的一处高尔夫俱乐部的产权、纳税、地产价格的报价等提出是否有违法行为的问题,并追问相关文件保存在哪里,何人保管。



881_3

相比较那些资深议员,这位新当选的年轻女议员的质疑的确反映出她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追查能力也不一般。笔者过去觉得她有点“极左”,昨天看了她的表现,这才去查了一下她的履历,发现今年29岁的考特兹26岁开始帮助桑德斯竞选,大选后驾车访问了美国众多地区。回到纽约后在去年的中期选举中战胜了同属民主党的另一位候选人后便轻松地打败共和党选举人赢得众议员选举。考特兹来自波多里克家庭,大学毕业后在酒吧服务过,当过餐馆招待,与底层社会的联系密切,代表了另一种社会群体的呼声。

也就两年的时间,考哼完全变了。2015年曾有媒体报道川普前妻曾经指控过川普强迫她进行性生活。考哼给发报道的记者打电话,被对方录音,披露出考哼对记者的威胁:“我会让你把还没挣到手的每一分钱都花光!“(”I will take you for every penny you still don’t have!”)考哼虽然后来为此事向记者道歉,但是作为一个为川普的”摆平问题的人“ ,他为川普辩护的刻板神态曾经是他留给大众的标志。(下图:考哼在大选期间回答记者问题,以反复反问记者来回答记者的提问。)



881_4

例如上面这次访谈,记者说,民调显示川普的竞选支持下降了,你怎么看?考哼说,谁的下降了?记者说,你们的。考哼说,谁的?记者说,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是你们的。考哼停了几秒,又说,谁的?记者不知说什么,又重复说,你们的。考哼竟然再次蛮横地问,谁的?

(待续)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2803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