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警察局长(88-3)“跟着证据走”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警察局长(88-3)“跟着证据走”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111

经验值: 191313


文章标题: 河边 警察局长(88-3)“跟着证据走” (305 reads)      时间: 2019-3-06 周三, 上午9:27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警察局长(88-3)“跟着证据走”

七、敌人
考哼现在成了川普的敌人,自然也就成了川普阵营的敌人。为什么是敌人?因为考哼不再为川普说谎,并且还要说出川普的真相。为什么这样一来就会成为敌人?因为在利益问题上,川普的想法是自己要么是赢家,要么是输家,不存在共赢一说。而政治是关于利益分配的的博弈,所以遇到政治问题,川普眼里也就只有自己人与敌人。与他一样思维的川普支持者于是也就把考哼当作了敌人。
敌人是一个古老的概念,是一个通过仇恨制造出来的概念。不是先有敌人,才有仇恨;而是先有仇恨,才有敌人。而仇恨是“理性不完备” 结果。这个话说来太长,简单说就是人在认识真相时通过理性得出的“逻辑真”常常和“事实真”不一致,结果会误导自己。这个问题在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上尤其严重,-----由于人的自由意志的存在,使得对于人的行为-动机之间的因果逻辑判断经常失灵。而“理性不完备”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人性问题,因此人的社会生活(人与人的互动)就不能全部陷于单纯依靠理性的物质世界,必须有精神世界的支持,在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上需要有信仰的补充。像“人生而平等”、“宽恕”等概念不是理性推理的结果,它们源自信仰。如果单从理性的逻辑推理来观察思考,“人生而平等”只会是一个谎言。因此,要去除由于理性不完备而会产生的仇恨,只有反过来从信仰“我没有敌人”开始,从而拒绝仇恨,人只能这样来修补理性的不完备。
川普的可怕之处在于他到处鼓动社会分裂,不惜在法治的公民社会里制造“敌人”。我不认为川普是敌人,也反对将川普看作敌人。但是,现今美国社会里的这样的两派对立,把与自己的政治诉求不同的人看作敌人的现象,随着川普的当政愈演愈烈,俄国门问题的压力使得川普只会在制造敌人上面越走越远。当考哼说他担心川普可能会败选不下台后,我相信考哼是真心要和川普决裂了。如果川普败选,凭着他有着近6千万的推特受众这一事实,根据川普以往的表现,川普煽动仇恨、制造“敌人”来蒙蔽鼓动支持者使用暴力对抗法治程序的可能性恐怕不是天方夜谭。
凡是在毛泽东治下生活过的人,想想通过制造“敌人”是如何使得独裁者可以随意处置无辜的生命的吧!毛的身后,被他打成“人民的敌人”的亿万人中,竟然没有一个是人民的敌人。-----难道那些人中没有说过谎,没有不痛恨毛的人?难道这就可以成为理由把一些人定作敌人而置于死地?川普先是把媒体说成是“人民的敌人”,在媒体一致抗议下又改口说他说的是“搞假新闻的媒体是人民的敌人”。就算有媒体报道失实,难道就要放到被消灭的敌人之列?按照这个逻辑,岂不是鼓动反对他的人有十分的理由把说谎无数的川普当作敌人来消灭?这样一来,法治何在?除了重回法制(川普的一套赢了的话)甚至是“丛林法则”(内乱),还有其他的出路?
八、国王总统
毛泽东领导的革命成功,主要原因并不是苏联的支持,而是中国文化的选择。最早把俄国人请进来的是孙中山,毛泽东与苏联闹翻了后依然坚持社会主义制度,搞公有制到了“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地步。无产阶级专政成为个人独裁的形式不是因为无产阶级专政没搞好才出现了个人独裁,而是意识形态下的法制必须要有最高领袖作为意识形态的权威,必然只能让领袖凌驾于法律至上,最后走向个人独裁的形式。毛身后的邓小平虽然搞了改革,但是在制度建设上仍然没有能把国家领向法治。邓以后的领导人也是如此。虽然社会主义的三大支柱早已经倒了,中国如今在不搞计划经济公有制的情况下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解释权力的合法性,从而拒绝法治。中国如今每年有一亿多人出国开眼界,但是未必能仔细想到法治与法制的区别。就连移民到法治社会生活了很多年甚至一辈子的人,也未必懂得什么是法治。现代民主制度的基础是法治,而不是有了投票就叫民主。
就算出生于法治社会,身上也不会有法治的基因,一切都要从头学起。法治社会里不守法的黑帮在美国曾经猖獗了数百年,直到80年代才算基本被控制住,大多被绳之以法。因为对于这些犯法的人治罪,在法治体系下,证据不足就没法判罪。所以法治社会里并不是没有被判罪的人就一定没有犯罪行为,而是判罪必须凭“不受怀疑的证据”,没有判罪的人不能认定其有罪,从而在社会上以无罪之身生活。这是一个法治的原则。这个原则适用于所有的人,总统不能例外。因此,总统也就不能免于被调查。
总统与常人的不同之处当然是总统握有行政大权。这个行政大权包括制定政策、指挥三军、领导司法部。司法部不包括审判与释法(法院系统),也不包括立法(国会)。司法部主管的是执法,包括犯罪调查与监禁罪犯。从“以法治国”的法治过程来看,行政当局的权力当然最大,因为如若没有对于所有人都公平的犯罪调查,法治的实行就成了纸上的东西。当年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就放言:只要把人弄进系统,把调查启动了,一切就在掌控之下。毛主席当年要控制的是公安部部长,而不是最高法院院长,也不是写宪法的权力,他知道实施法律都要从犯罪调查开始。他所定下的敌人个个都是通过“调查“定案的。过去斯大林等独裁者莫不如此。
既然美国的政府是民选的,需要监督,为什么又要让权力最大的总统领导司法部?答案很简单:司法部不是为了制衡总统而设,是为了日常的社会秩序的维护而设。行政部门的最高领袖当然是其最高的领导人。那么,如果这个最高领导人腐败的话咋办?唯一的出路就是总统领导的司法部必须在接受总统的领导下(也就是通过政策影响执法的重点有所偏重),执法的过程必须独立于总统的行政权力。这是一个十分矛盾的设计。而法治的实行还是通过人来进行,所以只有当社会里培养除了一批愿意为“司法独立”献身的人在司法部门工作,法治才有实行的希望。有了这个条件也才是有了希望,还需要领导司法部的最高领袖愿意尊重司法部的独立,不依法利用手里的权力干涉或破坏司法部的独立。即便如此,也还是需要对于执法人进行监督的人。由于人性的缺陷,上面的问题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至少到今天全世界的法治的成功也不过才两百多年的历史,中间还穿插了很多法治失灵下的暴力冲突。
而美国总统这一位置的设计里,对于总统的授权和约束都是参照当时的宗主国英国的制度。简单来说,就是以总统代替了国王,用国会来约束国王。当年的宪法制定者们甚至辩论过是否也要通过选举选出一个国王来。那么,国会如何约束总统?最主要的就是控制拨款权,将政府的财权交给国会。这是权力平衡里面最根本的设计。两百四十多年前经济不发达,最大的开销就是组织军队,总统要独裁就要有军队,组织军队需要钱,把钱袋子交给民选的国会,总统就没法专制独裁了,这个设计是英国人的,不过是把国王换成了总统。如今时代早已不同了。尽管美国的军费开支仍然在单项开支中占比很高,但也只是GDP的3%左右,整个预算中最大的都是与民生有关的。国会通过掌握财权来制约总统也就行不通了,弄不好还会出现政府停摆。所以,美国的国会在立宪后又立法设立了对于行政当局进行监督的委员会。不过宪法制定后过了90多年又出现两党制政治,两党所代表的利益逐渐变得不可调和,到如今演化成这样的怪异:一个民选的总统可能与制衡他的国会同党,于是完全没有制约;或者不同党,结果处处制肘。一旦出现一个真正想当国王的人,或者是行事像国王的总统,国会的制约就可能成为与总统的僵持。强人川普执政后,共和党成了川普党,前面两年差不多是自己在驾驭国会。现在是反对党领导的众议院,处处制肘。于是川普总统前两年的日子如同国王,如今在上演总统-国会大战。
九、“跟着证据走“
考哼听证以来,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组织的调查因为有考哼提供了大量线索,一下子扩大了很多,竟然对81名白宫人员发出传票,指明向国会提供文件。明天星期三(3月6号),考哼又将到国会再次闭门听证。
穆勒的调查据说就要公布了,川普欢迎穆勒结束调查,但是从来没说过欢迎穆勒公布调查结果。
川普昨天在全美保守派大会上发言两个多小时,把穆勒的调查说成是“搞出一堆垃圾来把人搞下台”。作为保守派的领袖,总统的整篇发言都是发泄他执政以来积累的不满,唯独没有只字提到如何坚持保守主义,什么是当下的保守主义,如何发展保守主义。
川普至今没有弄清楚的是:法治一旦运行起来,它的运行特点就是跟着证据走。司法部门不可能在拿不出可靠犯罪证据的情况下把嫌疑人告上法庭能够赢得法院的判决,这是这个“跟着证据走”对于个人不受权力的压迫陷害所进行的保护;司法部门也没法在面对可疑犯罪证据时放弃调查,这就是“跟着证据走”所要保证的法律不会对特权网开一面的实践。法治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在法律之下)的原则,决定了法治一旦运行起来,就只能跟着证据走。
所以,恰如曾经主持SDNY的一位美国检察官所言:嫌疑人总是以为是我们检查官把证人、证据挖了出来,其实是他们自己的行为制造出这些证人、证据,我们只是跟着证据走而已。
作为一个公民,我对于俄国门的调查,首先希望的是它能够完成。其次是希望调查结果是俄国人没有能够达到影响美国大选结果的目地。因为这样的结果才最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但这只是希望,大家都只能根据证据做出判断。至于川普总统的未来,他是一个与我一样的生命,为什么他会闯进这个法治大网,或许将来有一天人们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无论如何,我都祝他好运。
我会继续记录评述这个我所经历过的对于我和我的后代的未来最重要的事件!
(88 完)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7497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