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拒绝仇恨-----答HuskyNA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拒绝仇恨-----答HuskyNA   
light
警告次数: 3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188

经验值: 193967


文章标题: 河边 拒绝仇恨-----答HuskyNA (413 reads)      时间: 2019-3-07 周四, 上午9:48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拒绝仇恨-----答HuskyNA
HuskyNA网友,对于你的反批评,首先我想说的是,辩论只能就我所陈述的事实(存在与否、描述准确与否)进行,至于个人的价值观,每个人都可以不同,讨论一下可以,争论则没有意义。如果把我没有说的东西作为批评的内容,那样只会扩大辩论范围,没完没了,这是国人讨论问题常见的一大弊病,我们应当避免。根据这个想法,我下面只选你的批评中的一段作答,因为我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认真地说过我的看法。其他部分我都多次讨论过,你的一些批评还牵涉到各自的定义问题,以及材料的占有问题,所以我不再进一步回复,请见谅。下面引用你的原文,我的回答仍然套红。最后再将“媒体是人民的敌人”问题解释一下。

[我没有对川普的仇恨,恐惧倒有,害怕法治会被破坏了。没有仇恨是因为“我没有敌人。”更何况川普是选出来的总统,代表了不到选民总数一半的人,为什么要仇恨他?写到了88节是因为故事没有完。 ]

你能做到,我佩服,我就做不到。你说,你没有仇恨是因为你没有敌人。你先前还说过,“仇恨的根源在于人类理性的不完备,由此产生的对于同类的误解,这样的误解所导致的行为当已经不再是“避难趋安”,而是想要消灭同类,那就是仇恨。”这让我耳目一新。在我的字典里仇恨是一种正常反应(虽然令人不愉快),没有仇恨才不正常。反正我绝对做不到,长这么大,也从来没见过。当然人跟人不一样,比如我就很难想象佛陀,耶稣会去恨谁。

不过,这也引起我的好奇心,于是想问:你恨不恨仇恨本身呢?恨不恨那些仇恨满腔的人呢?比如制造恐怖袭击致无辜人员死亡的恐怖分子呢?恨不恨毒犯,强奸杀人犯呢?顺便再问几句:你恨不恨通过暴力维系个人专制体系杀人无数的毛泽东呢?恨不恨无恶不作的黑帮老大呢?把某人比作毛泽东,并把他当做黑帮老大难到还不恨他吗?一丝一毫都没有?

我觉得,没有仇恨没有敌人虽然令人向往,却多少有点占他人便宜(至少有搭便车)之嫌。因为如果没有那些爱憎(仇恨)分明的人(如军人,警察)的保护,这种“理想状态”是不会长久的。

谢谢你提出的这些想法。的确,这些想法不是没有道理,我自己也想过很久。我还是选择不恨这些人,包括毛泽东。为什么?因为仇恨是一种内心的情绪反应,不论仇恨的对象是谁,那个人有多么坏,对我有过多少伤害,我对他的仇恨不能损伤他一丝一毫,也不能纠正他的行为,只能损伤我自己的身心。其次,如果要使仇恨起到对仇恨的对象有伤害,我就必须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态度来行事,那是报复行为,它已经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对于犯罪实行惩罚的基础了,同时那样的做法也还会不可避免地伤害我自己的精神世界。
关于不要仇恨,我最初是从我的父亲那里学到这样的道理,但是那时我拒绝接受。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把关押他、殴打他的人请到家里来,还要和人家做朋友。他告诉我宽恕的道理,我觉得那是“假仁假义”,是“软弱”。他是常人,只不过他有信仰。这个信仰告诉他,人在神的面前都是一样的,所以人和人之间没有敌人,甚至要“爱你的敌人”。“我没有敌人”因此是一种信仰,只有通过建立这样的信仰才能弥补理性固有的缺陷。
我之所以加引号写“我没有敌人”,是因为这话是刘晓波在他递交的法庭辩护书上说的,我在那之前没有见过其他的中国人这样说过。读到那句话时,尽管我已经建立“人生而平等”、“人和人之间不应当是敌人”这样观念,但是刘先生的一句话、五个字的表达,在我看来是中国人在对于人的价值这个问题的认识上所达到的最高境界,让我感到震撼。当然国人将来还会有更深刻的认识,但是刘晓波说这话时,他明确地表示,他所指的是所有的人。这是一个信仰所能达到的境界!
在现代的法治社会里,对犯罪进行执法不是出于仇恨和报复,而是出于普遍地保护所有人的权利的认识,维护秩序的必要性是建立在这个认识基础上的。如果执法人以仇恨为依据来执法,最后必定会出现“法外执法”。所以一个有序的现代法治社会只能是建立在保护同等权利的基础上,不是建立在对于坏的行为的仇恨和报复上,因而被惩罚的囚犯也有需要保护的权利。
通常的个人具有的好与坏的判断都是主观的价值判断,这是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通过教育获得的认知能力,通过它人可以获得信仰。但是个人的信仰只能用来作为内在的力量约束指导自己的言行,个人的信仰不能用来作为外在的对于他人的强制力。外在的约束人的力量只能是法律和规则,是建立在群体共同接受(例如通过投票立法)的基础上,不是特定的信仰的基础上,这是现代世俗社会的一般模式。如果把内在的约束力量外化,道德就法律化了,道德也就垮台了。这是因为道德外化成强制的力量后,在此基础上的行为便分不清究竟出于自愿(内驱)还是被迫(外压)。如果把本来应当通过外在力量(法律)来限制的行为,改为要求人们“自觉遵守”,那就是把法律道德化,结果必然是“有法不依”。这是中国文化一直存在的一个问题。所以反倒是那种爱憎分明基础上的执法是不能长久的。恐怖分子都有自己鲜明的爱憎分明,与恐怖分子作战的人有爱憎分明,但是两者的不同在于后者对于前者的动武是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不是内心的道德使得他有当然的权力对于恐怖分子下手。在此基础上,即便抓住了恐怖分子也不能出于仇恨而虐待他们,否则就成了“以牙还牙”的报复,道理就在这里。
话再说回去,我认为人都有信仰,并且是不能不有信仰,只是所信不同而已。在这个基础上,“我没有敌人”因此是一种选择,仇恨因此是可以拒绝的。


最后说说“媒体是人民的敌人”一事。根据“记者保护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的跟踪统计研究,川普用“假新闻”(fake news)来攻击媒体的报道是在赢得大选以后,第一次使用是在2016年12月,是随着俄国门的报道出现后才有的事,大选期间川普并未这样攻击过媒体。随着俄国门报道的增加,川普对于媒体的攻击增加,川普第一次说媒体是人民的敌人是2017年2月17号(见下图):



大家都知道,这些主要媒体即使报道有失误也是极个别的,没有一家是如同那些专制政权控制的新闻机构,专门造假。《纽约时报》总编专门与川普当面谈到川普这样用语攻击媒体对于美国社会的危害。川普真的在乎假新闻的话,会说“假新闻是人民的敌人”,川普不是不能这样做,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川普上面的话不是说“假新闻”是人民的敌人,而是说这些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读英文的人都知道这中间的差别,所以川普攻击的就是媒体。如果川普的确说的是专门制造假新闻的媒体,那他为什么要主动找他攻击的《纽约时报》等各家媒体来采访?开革科米后不是还接受CBS的采访吗?等到媒体抗议川普的攻击了,川普才专门出来狡辩,说他讲的是专搞假新闻的媒体,可是川普又说不出来他提的那些主要媒体,哪一家是专搞假新闻的媒体。
这就是整个的故事。当然,对于考尔特说的那些“XXX的川普支持者”,这些都不重要,也无需辨清楚,只要是川普说的,就是最高指示。这才是危险的。我过去对于考尔特的说法以及川普支持者的无知并不那么接受,看到考哼听证会上的共和党议员无一词为川普辩护,但却对于考哼全力无情攻击,这才觉得川普现象的可怕。我前面说过,鼓动仇恨依赖于人的理性的局限,分不清逻辑真与事实真是其中的要害,川普的谎言被支持者当作事实来接受当然与其有关。这次把88写成三节,加入其他的背景内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0284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