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德里克之悔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德里克之悔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100

经验值: 190821


文章标题: 河边 德里克之悔 (456 reads)      时间: 2019-3-20 周三, 下午5:50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德里克之悔

一、

很久没读到过捧上手便放不下的书了!在新西兰屠杀案之前的两天,我刚刚放下普利策奖获奖人沙思罗(Eli Saslow)的新书:Rising out of Hatred (走出仇恨)。该书是今年一月底刚出版的一本长达280多页的调查报告,说的是德里克-布莱克(Derek Black)如何放弃了对于种族主义的信仰的故事。

该书之吸引人有好几个原因。首先是因为德里克的背景不凡,他不是一般的“白人优越论”信徒,他是美国宣传这个种族主义理论的著名人物唐-布莱克(S. Don Black)的儿子,今年(2019年)才30岁。三K党头子戴维-杜克(David Duke)与德里克的爹是老朋友,又是德里克的教父。德里克的妈与杜克有过一段婚姻,生有两个女儿。她与杜克离婚后与杜克的好友唐-布莱克爱上了。杜克对前妻与好友的爱情给于他真诚的祝福,前妻与好友不仅成婚并始终与杜克保持着亲密朋友的关系。两人婚后只生了一个德里克,杜克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德里克的教父。

德里克从小就表现出出色的学习能力。唐爹不满孩子在公立学校被“洗脑”,中断孩子在公校的学习,夫妻俩在家里给孩子办学施教。唐爹给德里克设定的学习内容之一是“白人优越论”,同时自德里克六岁起便带着他参加在美国各地举办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白人种族主义者的集会,讨论种族问题。唐爹会见记者时或是与他人辩论种族问题时,也总是把德里克带在身边。以至于几乎所有的美国老牌白人种族主义者都认识德里克,他们是看着德里克长大的人。

唐-布莱克1953年生,他自1970年还是初中学生起便开始参加种族主义运动。到德里克1989年出生时,唐爹已经有了差不多20年的信奉种族主义的历史。互联网诞生后,一个全新的媒介突然间给唐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宣传工具,他不仅办起网站“风暴前线”(Stormfront.com),还在2010年办起了联网的电台,通过互联网与儿子德里克一起播出“唐/德里克-布莱克节目”(Don&Derek Black Show),通过与听众互动来专门宣传围绕着“白人至上”思想的各种言论。

也是在“布莱克节目”开播的2010年,21岁的德里克决定离家去上大学。那时的德里克已经成了公认的“白人优越论”运动的年轻领袖、未来的期望。德里克不仅在各种大会上宣传他对于“白人优越论”的新解释,而且从来不鼓励暴力,对于反对者的敌对态度也总是能够表现的十分理性,还时常通过辩论把对方说的无言以对。唐爹说,德里克的能力不仅是他当爹的没法相比,整个白人至上运动的历史中也找不到可以与其相比的人!

唐爹对于孩子上大学的想法十分支持,认为德里克获得一个正规优秀大学的学历只会使他更具领袖魅力。“孩子,要记住,你的任务不是解释历史,而是创造历史!”唐爹告诫德里克。

德里克选择的大学是离家不是很远的佛罗里达州文科大学New College (FNC)。这所学校的学生近千人,超过80%是白人,学校的教育思想在保守派看来属于自由派。有人担心德里克会受到自由派的影响,在唐爹主持的节目里提出疑问。唐爹听了大笑,说,要当心的是那些自由派,会受到影响而改变想法的是他们,不是德里克,从来如此!(下图:德里克与唐爹在广播室,左;德里克参加他的FNC犹太同学的周末晚餐会,右。)














二、

歧视其实是一个人类必须要有的理性能力。现代汉语所用的“歧视”译自discrimination,意思是分别、鉴别。不过用在对待不同的人群时,通过分别、鉴别而将一群人打入下一等人,那就成了歧视,这样的做法自古就有。例如中国古人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是一个歧视的看法。在行动上对“非我族类”不公平地对待,甚至屠杀,在古代并不是稀罕的事情。随着现代化的演进,歧视性的做法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挑战,这种挑战首先起于道德判断,随着对于人类不同种族的生物学“平等”的认同,法律对于不同种族、性别、信仰等人群的同等保护逐渐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慢慢发展成现在的各种反歧视运动。

与德里克一起信奉“白人优越论”的人中,在我看来不乏心底诚恳的人。我的朋友里就有这样的人,他们在种族问题上的思维方式与中国人的传统思维中搞的那种“夷夏之分”本质上是一样的。基本的做法就是通过比较不同人群的文化成就,在此基础上来判定不同人群的优劣。换到种族,也就成了种族优劣论。

例如汉人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的文化比游牧民族的先进,于是就有了“夷夏之分”,甚至发展成各种“中华民族中心论、优越论”。现代化发韧于欧洲,欧洲人到世界各地走一遍,当然就会有“白人优越论”的想法。很多认同种族优劣论的汉人,面对现代化,要么就承认汉民族种族比白人低劣,要么就说汉民族与白人一样优越,不过是制度不好才落后了,但是还是比其他种族例如黑人、西语裔种族优越。这两种人都是相信种族优劣论,不过表现不同而已。第一种从其说的话就可以辨识,第二种表现的比较复杂。

第二种的认识里,(1)有的是拼命打民族主义牌,坚持认为“自古第一,不过是近来落后了,因为西方的侵略”,赶超西方就成了现代化下面重新验证“夷夏之分”的不可少的一步,用自己的“崛起”来证明自己的优越。(2)有的是痛批共产党,把现在的落后全部归于制度,同时转过身来说黑人等种族如何如何不堪。他们都可以举出身边生活的实例来支持自己的观点,所以其认识过程与古代的传统思维无异。

德里克对于“白人优越论”运动的贡献,是他把他爹一向宣传的“白人优越论”改为“白人种族灭绝论”来加以论证宣传。他对信徒们说,现代化下面的移民、多元文化等,其实是对于白人种族的生存威胁。如果不加以制止,再过几十年欧洲人作为一个人种就消失了。所以,如果要谈平等,谈多元文化,那就要从建立纯粹的白人民族国家开始,用墙把不同的民族分开。这样才有真正的民族平等,多元文化。德里克用“反对对于白人的种族灭绝”替代了“白人优越”,使得白人种族主义运动一下子有了道义基础,这就得到了很多原本对于“白人优越论”保持怀疑态度的人的支持。到这里我们应当可以了解“修墙运动”的历史渊源了。

三、

德里克在FNC的四年大学生活波澜起伏,笔者无意在此介绍,留给感兴趣的读者自己去读。到了他大学第四年的2014年,德里克的演变已经发展到了临界点。笔者读到德里克2014年的变化时,不免想到那年三月我在《人是单个的人》中表达的对于种族优劣论的认识。(原文贴在网上,作为《文明自由谈》系列的一节。)通过读德里克的故事,我借着故事的发展,又搜索到一些过去不知道的美国种族歧视的历史渊源。

美国的种族歧视,其实是西方历史的发展的延续。早在公元前350亚里士多德就在他的《政治学》里写道:有的人治人,有的人治于人,这不仅(对社会)是需要并且有益;自出生的那一刻起,人的身上就打下了治人与治于人的印记。(That some should rule and others be ruled is a thing not only necessary, but expedient; from the hour of their birth, some are marked out for subjection, others for rule.)可见这个想法与中国古代思想家说的“唯上智下愚不移”本意相同。

美国开国先贤之一的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在他主持起草的《独立宣言》(1776)里说,“人生来平等”(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杰弗逊说,这是“不证自明的真理”(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看起来,杰弗逊在这里告别了统治西方2000多年的亚里士多德的思想,其实杰弗逊这里说的“人”(all men)只是一部分人,黑奴并不包括在内,甚至连妇女也未必在内。但是,大部分人只知道杰弗逊的广为传颂的一句话是:本书毫无疑问地提出,这些(黑)人的命运是自由。(Nothing is more certainly written in the book of fate than that these people are to be free. )不过杰弗逊接着说的是: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这两个同等自由的种族不能生活在同一个制度之下。(Nor is it less certain that the two races, equally free, cannot live in the same government. 引言见下图:杰弗逊唯一的著作Notes on Virginia, 1779)







所以说,美国的种族主义原来是有着两百多年隐藏着的历史。

四、

四年大学结束了,德里克终于决定告别种族优越论。他发表了一个声明,不仅宣布从此脱离白人民族主义运动,并且批判这个运动的危害。消息传到唐爹那里,他认为是反对派故意搞的花样,赶紧给儿子发邮件说,“小心,你的信箱被侵入了!有人盗用你的名字发宣言。”德里克回答说,不是假的,是真的。

不须说,唐爹听到儿子的话以后的震动与困惑。川普当选后,2017年的8月,唐爹与德里克父子间有段对话:

德里克:就算你的想法是对的吧----保留种族的办法就是把不同种族隔离开,那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冲到人家家里把人抓起来人放到火车里运走,把人家的家庭拆散,这是绝对违反人权的。

唐爹:那又如何?人类历史里充满了违反人权的事。可以迫使这些人离开。

德里克:迫使人离开?希望发生那样的事可是太恐怖了。那样的事谁能受得了,没人性。

唐爹:不管怎样做结果都恐怖,德里克。这个国家处于灾难的边缘。

………

唐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

德里克:那你恐怕就不会明白了。

唐爹:你曾经为之奔走呼吁的每一件事都在开始实现,难道你看不到?

德里克:当然看得到。我们正在面临一个危机时刻,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警告人们的原因。

上周五3月15号新西兰屠杀案发生后,德里克借评论另一个推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前一个推特说了川普对于屠杀案的看法,说川普再次把“入侵美国南部边界”拿出来说事。德里克说,“川普通过自己的言行正在使未来更可能发生屠杀案。”(见下图)







早在2016年大选投票前,特里克就预言川普很有可能当选,因为他曾亲眼看到过他所鼓动的“白人种族灭绝论”的威力。特里克对朋友说,“川普的话听起来太熟悉了!” 如今在著名的芝加哥大学念人类学博士的他,今天3月19号在推特中说,“……开口说话,这是我们大家都得做的事。”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80983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