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河边 杂谈说谎(1)----从liar的翻译说起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河边 杂谈说谎(1)----从liar的翻译说起   
light
警告次数: 1






加入时间: 2006/06/04
文章: 6100

经验值: 190821


文章标题: 河边 杂谈说谎(1)----从liar的翻译说起 (378 reads)      时间: 2019-4-12 周五, 上午1:03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杂谈说谎(1)----从liar的翻译说起

一、说谎人、说谎、谎言
汉语里的“说谎者”、“骗子”通常用作英语的liar一词的汉译。说谎者是说谎这个动作的行为者,从语言逻辑来说,有了谎言(lie),于是才有说谎(lie),也才有了说谎者(liar)。从行为与动机的关系来说,则是先有了说谎动机的存在----也就是先有了说谎者(liar)才有了说谎,于是才有谎言。说谎与谎言虽然一个是动词另一个是名词,但两者都是出自说谎人这个行为人,所以说谎人(liar)必须区别于说谎与谎言(都是lie),而说谎与谎言常常被人们认为是一回事,英语都是一个词lie,只须在使用时赋予不同的词性。
不过,汉语用“说谎者”翻译英语的liar,这个对译只传达了英语的liar一词的一半的意思。Liar的另一半的意思是说“经常地、习惯性地撒谎的人”。严格说来,汉语里除了用短语翻译liar的第二层意思,没有一个现成的词可以翻译英语的liar。这个现象反映了两个不同的文化对说谎现象的不同理解。下面凡是说到“经常地、习惯性地说谎的人”时,笔者就直接用liar。

二、Liar辨析
某人B说了谎,在这个说谎的行为下,行为人B 就叫作“说谎人”,如同开车的行为人叫作开车人/驾驶员一样。如前所述,这里的汉语词“说谎人”与对应的英语词同义。但是,如果A先生说的是英语,他将B先生称为liar,而此时此刻B并没有在说谎,那么,A的说法就与前面的例子有所不同,A就面临一个“凭什么说B是个liar?”的问题需要回答。英文里的liar此刻的意思就不再是“说了谎的人”,而是“常常说谎、习惯于说谎、说谎成性的人”的意思。也就是说,英语里的liar除了用来称呼发出具体的说谎行为的行为者之外,还用来指称“经常说谎、习惯性地说谎、说谎成性的人”。这时,liar这个词不再是如同一般的“行为发出者”的用法,而是成了“什么样的人”的用法。在这两个不同的指称下面,汉语的翻译“说谎者”只是对应于前者,不是对应于后者。
英语文化里因此有这样的现象:两朋友开玩笑,一个人可以因为另一个人的说话不符合事实而笑称对方“You are a liar.”。 这里的liar说的是“什么样的人”的意思,不过是玩笑而已。
平常经常听到的对应于“说谎成性的liar”的两个词是crook和conman(或简单地只用con)。例如尼克松在水门事件发酵后,在电视讲话里就说过,“我不是一个crook”。这样的辩解说明他已经失去了民众对他的诚实度的信任。
川普总统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一个典型的con。所以乔治-空位(就是笔者曾介绍过的空位夫妇中的那位川普高级顾问凯利安的丈夫)说川普患有“自恋人格综合症”,用它来解释川普大小谎言不断的现象。但是他的服务于川普的太太不同意,说乔治不是心理医生,没有资格给总统下诊断。话虽这么说,川普大事小事都喜欢撒谎却是一个事实。最近他在会见欧盟领袖时,因为看到对方是德国人,于是就说自己的父亲是在德国出生的。其实他爹在纽约出生,他老爹的爹才是生在德国。这样的习惯性说谎不是一个政治问题,但是如笔者前一节里所说,“不同的文化对说谎现象的不同理解”会反映到对于liar的认识上,川普是个政治人物,对于川普撒谎成性的现象也就免不了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三、汉语的“说谎者”并不包含“习惯性说谎人”的意思
汉语的“说谎人”或者是“骗子”并不包含“这人总是说谎”,“这人分不清真话还是假话”的意思。汉语里没有对应于“分不清真假,说谎成性”这样的词。我以为这个现象不能说明汉人里没有这样的人,而是汉文化在传统上缺乏心理学研究。比较而言,继承了希腊文化的西方在现代心理学发展起来以前就有着较发达的形而上学的心理研究,又特别重视真伪的辨别,所以很早就发展出了关于“liar”的第二种观念。
话说到这里,又要回到汉文化的“善恶判断先于真伪判断”这一文化特点上来。汉文化的这一文化特点我以为是基建立在“讳言”文化的基础上,而讳言文化的基础则是源自对于人的权威的崇拜。作为汉文化基础的“三纲五常”,说到底就是人的等级制度,凡是有人际关系的地方都要分清谁是权势者、尊者、长者等,他们就是每一个特定场合所有的判断的权威的来源。他们于是就一定必须正确,所以要提倡“为长者讳,为尊者讳”,一定不能说他们错了。因为如果权威错了,判断就失去了标准,于是秩序就没法维持了,天下也就乱了。
而“讳言”一旦发生,也就免不了掩盖错误(包括谎言)的问题。发展下去,“讳言”逐渐成了一种文化,大事小事都有了一个讳言问题。我曾经就此问题介绍过一个自己观察到的实例:某长者看到一个一年前见过的约3-4岁的小男孩,于是问他,“你还认识我吗?” 小男孩看了该长者一眼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认识你。”没等到长者回话,小男孩的妈妈立刻训斥小男孩“怎么这样没有礼貌?快叫爷爷!”小男孩一脸困惑的样子,看着笑眯眯的长者叫了一声“爷爷!” 他恐怕不明白为什么说出“我不认识你”这个事实竟然会受到母亲训斥。

四、“讳言”不是汉人的专利
其实类似于上面的例子的事情在汉文化里是一个见怪不怪的事情。“讳言”的英译问题,如今国人编写的《新汉英大词典》将其解释为“不敢或不愿说” ,翻译成avoid mentioning sth.; dare not or would not speak up。但又将“毫不讳言” 译作make no bones about telling the truth。
《中国人的气质》(Chinese Characteristics)一书的作者明恩溥(Arthur Smith)在他的书中专辟一章谈中国人的“The Absence Of Sincerity”(缺乏诚信),说到“讳言”时他引用翻译了《论语》的理雅各(James Legge, 1815-1897)的话说,“this ‘concealing’ covers all the ground embraced in our three English words ignoring, concealing, and misrepresenting.” 显然,理雅各150年前的翻译要更准确些,也就是“讳言”包含了“忽略、掩盖、篡改” 的意思。例如,文革中红卫兵问周恩来,“既然‘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毛主席是不是要一分为二?”周答说,事物都要一分为二,但是毛主席除外。周的这话就是篡改,把原来的“都是”篡改为“有一个例外”。
英语里既然有三个词对应于“讳言”,那就说明“讳言”行为不是汉人特有的行为。事实上人都免不了成为“说谎人”的时候,但是成为liar的人却很少。我以为小人物如何会成为liar的原因很复杂,而权势人物成为liar一定与周围的人对其惧怕、奉迎、一味服从有关。从“皇帝的新衣”开始,到现代的独裁者、各种强人(包括黑帮老大),几乎都不可避免地要生活在谎话中。希特勒临终前还认为是他的将军们的无能才毁了他的伟业;毛泽东晚年还在吟诗“莺歌燕舞”;川普非要自己的发言人对公众说他的就职典礼的参加人数历史第一。当川普对德国人谎说他爹是在德国出生的之后,我想他的了解真相的手下没有一个敢对他说,“总统你说错了。” 尽管如此,在西方文化中成长起来的人与在汉文化中成长起来的人,对于公然说谎的态度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五、“政治人物都是骗子” 与 “替代的事实(alternative facts)”
法治与法制的区别,从原则上看,在于是否实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在实际的司法实践中,法治下面因为“人人平等”,那就必须依靠事实调查为判断的依据,是一个把真伪判断放在首位的实践;而法制必须以最高长官的意志为最终判断,执法人不可避免地要揣摩“上好”,所以不能坚持把事实调查放在第一位,必然好坏判断与真伪判断混杂不清,最后以“上好”为最终权威,因此本质上是一个把好坏判断放在首位的实践。
在法治下面,伪证罪是欺骗法庭,尽管作伪证的人并没有杀人放火,但是伪证如果不定罪的话,法治就成了空话。这个问题笔者曾经在《谈谈程序犯罪》里讨论过。而法制下面只有“欺骗上级”的罪名,没有伪证罪。在讳言文化下面,如果设立伪证罪,执法就成了问题。
明白了上面的道理,我们就不难懂得,法治社会中的领导人如果是个liar的话,即便他所有的作为都是合法的,这个领导人的言行对于法治实践的伤害也是难以描述的。川普总统的问题就在这里:作为法治国家的最高领袖,他蔑视法律,利用自己的合法地位对于凡是不合他的心思的司法实践任意攻击,对于说谎不当回事,以至于他的律师们不敢让他面对调查人员回答问题,因为知道他就是一个liar,一定会“撒谎撒到把屁股撒脱掉”的地步。(川普的律师私下对乔治-空位如是说。)这样的行为不是政治行为,所以支持川普的政治人物都避开这个话题不谈,只能以拼命攻击批评川普的人来解套。
对于长成于讳言文化的个人,笔者注意到的一个现象是,他们与那些支持川普的政治人物的不同之处除了讳言之外,还会在辩解无效时干脆来一句“政治人物都是骗子”一了百了,用一个“没有一个好东西”的“全恶”判断,干脆把那些支持川普的政治人物也都一网打尽去来终了原本是一个真伪判断的问题。。
对于长成于美国的人来说,除了对于川普谎言的讳言之外,还有另一种辩解:它把假的说成是“替代的事实(alternative facts)”。与空位先生对阵的空位太太就是这样的高手。你如果找到她问她“川普总统他爹真的是在德国出生的吗?” 根据她一贯的做法,她一定会说,这是一个什么问题?难道你看不到现在经济多么好,总统多么努力地为人民工作?连德国人都来和我们谈判,改善贸易,这些不是真的难道是假的?问话的人如果说,我问的是“川普他爹真的是在德国出生的吗?”空位太太恐怕会说,难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只有你说的是真的,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假话?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不仅因为一些记者害怕找空位太太提问题,还在于很多听众觉得空位太太说的对,说的好。(待续)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igh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2817 seconds ] :: [ 28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