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三)——社会财富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三)——社会财富   
符德赛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三)——社会财富 (581 reads)      时间: 2002-2-28 周四, 上午1:34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三)



符德赛



三、社会财富



  说到社会财富,不大见到激烈的争论。但是,只要上网看一看有关国力、收入、分配等论述就会知道,争论各方不是对财富属性的认识不同,就是对财富度量的标准相异。有贴为证。



  于是乎先生以为,只有他这个农民创造了财富——粮食。打岔先生唱样板戏没创造财富;西郭先生专门写挑刺的文章非但没创造财富,甚至可能还会使于是乎先生少创造些财富。在此,于是乎先生显然没有把精神产品(精神属性极强的产品)当作财富。



  西郭先生对财富的看法与于是乎先生的明显不同。按我的理解,他认为于是乎、打岔和西郭三位都创造了财富(产品),因为他们都生产了“效应”。



  新禧先生在把自己(政府化身)加入其中后,进一步提出了一个公式:于是乎买粮食的收入+打岔唱样板戏的劳务收入+西郭写文章的劳务收入+新禧执行公共管理的劳务收入=国民收入。



  我不想对国民收入的计算方法说三道四,因为我对此一窍不通,那是统计专家新禧先生的事。我要做的是以常识为基础大致判断社会财富由哪些因素构成。



  首先是物质财富。这部分包括了自然资源(空气、水、土地、矿物、野生动植物等等)和人造物品(工具、建筑、家具、服饰等等)。



  对以有形物形式存在的财富的理解好象不会引起什么异议,其实不然。人类对物质财富的理解经历了相当漫长的岁月。例如,意识到空气也是财富只是近一二百年的事,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却没有这样的认识,因为在三百年以前高质量的空气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



  其次是精神财富。这部分包括思想、道德、品格、艺术、制度、技术等等。



  非常遗憾,每到论及精神就立即是一片混乱。为了说明这种混乱的程度,我还是要举极端的例子。



  于是乎先生认为人类的精神产品不是财富,因为那“不会使财富的总量增加”。没有精神产品“会导致生存质量的降低”,但如果没有了物质产品,“则社会就要崩溃了”。



  在毛的时代,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有了壮志,日月都可以换新天。至少当时是那么宣传的。



  如果有人指责我把两个不同时代的认识拿来作比有歉合理,不妨在我前几天读到文章里摘两断看看。



  “一部《中医政治经济学》,将真正使人类走出混沌,走向大同。”

      ——成针:《中医政治经济学》



  “宗族制度和儒家观念价值为国防带来的威慑力比核武器大。”

      ——张祥平:《克己复礼,德治中国》



  对精神产生的作用如此推崇者,于今日之中国并不罕见。



  上述极端再加林林总总的折中论点,由此对精神财富的认识之混乱可见一斑。



  人类拥有的财富中,最不容易认清的是人本身。人力的强弱不能只看他是否聪敏,更不能只看他的拳头有多大,肌肉有多发达,重要的是要看他拥有多大量的精神财富。



  我们经常使用劳动力资源或人力资源这样的概念,说明对人本身作为财富并无异议。然而人作为财富在社会总财富里的分量确仁智各见了。这里举一个鲜为国人所知的例子。



  美国独立战争的结果并非美利坚人打败了不列颠人。一七八一年十月,康沃利斯率其所部英军(约八千人)在约克敦投降后,英国在北美仍有数量可观、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军队,英国却出人意料的在此后不久放弃了赢得战争的努力。究其原因(诸多),重要的一条就是,英国政府认识到永远无法赢得这场战争,美利坚人争取独立的决心和意志是其中的关键。就此,美利坚殖民者从不列颠殖民主义者手中赢得了生存发展的巨大空间;不列颠殖民主义者失去了大片北美殖民地,却保住了日不落帝国。



  与此相反,日本人却在一场战争中两次致命地低估了敌人的人力资源,导致了人所共知的惨败。第一次是在一九三七年。本打算三个月结束的战争,一直拖了四年多(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到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第二次是在一九四一年。身陷在胜利仍遥遥无期的侵华战争泥沼里的日本,竟会以为美国人是一盘散沙,可以一触即溃。珍珠港的胜利终于敲响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丧钟。



  一般来说,认识物质财富相对容易,尽管用不同的方法会得到不同的估计。对精神财富和人力财富的认识却很困难。因为精神必须通过人作用于物才会起作用,而在这一过程里,变数太多,关系太复杂。尽管如此,精神和人力财富的巨大作用是不容置疑的,更不用说否定其存在了。



  我无法接受于是乎先生对财富的看法。至于新禧先生有关国民收入的算法,我有个疑问,精神财富(劳动的精神产品)是否不在经济学的研究范畴内呢?



  至于还有一些人在不同的论争中使用不同的标准,那不在本贴所讨论的范围。



  我总是不喜欢绝对地看待理论,而无论其对错,这可能与我的专业有关。生物学界有一句名言:生物学的规律就是所有生物学规律都有例外。这样的规律是否也同样适用于经济学呢?



2001.8.6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74654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