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四)——社会财富的分配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四)——社会财富的分配   
符德赛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四)——社会财富的分配 (615 reads)      时间: 2002-3-10 周日, 上午12:14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说一说由“国民收入”引出的讨论(四)



符德赛



四、社会财富的分配



  社会财富(无论是物质财富还是精神财富)既然是全体劳动者共同创造的,社会就必然面临着如何把社会财富分配给各个劳动者问题。分配合理(合乎规律)与否,对社会的影响绝不亚于怎么创造社会财富。



  首先必须特别指出,社会财富并非仅在劳动者中分配。从人类学会(或者说是演化得能够)劳动的那一天起,社会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成员不具备(或者仅有极弱的)劳动能力,如果这部分人分配不到财富,或者分配到的财富不敷需用,这个社会就必然会消亡。

  分配问题是如此的重要,所以始终是人类社会的核心问题之一。正因为如此,我不得不用较大的篇幅探讨这个问题。



  人类的早期活动没有留下什么明确的纪录,这对我们认识史前的分配制度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不过,依靠考古发现和对现存较原始(社会结构较简单的)人类群落的研究,我们还是可以做出相当合理的推断,尽管这类推断不免带有很大的猜测成分。人类的早期社会生产力非常低下,通常不会有多少剩余,除了自然资源和人本身以外也没有什么财产,这在以采集或渔猎为主的社会更是如此。即便是如此低下的生产力往往也必须依赖于集体的合作(例如围猎较大的野兽),个体劳动如果不是不可能也必然是微不足道的。这就决定了劳动产品的绝大部分必须共享。直到今天,我们仍可在某些地方看到很大程度上实行分享制的人类群落,这样的人群主要分布在热带雨林区和北极圈附近。



  我把这种分配方式称作分享制。在典型的分享制度下,连人都是分享的,这包括妻子、丈夫、父母、儿女和兄弟姐妹,更何况劳动产品乎。至于导致必须分享的另一重要原因——贮藏手段的缺乏,将在下一节述及。



  按正统的说法,这一时期被称作原始共产主义阶段,平均分配则是其分配方式。我们没有任何关于人类早期分配方式的纪录,但这并不能阻止理性的推断。可以设想两种情况:当食物丰富时(例如猎到了几头野牛),大家可以尽情地吃;因为每个人的食量不同,所以那是各取所需,根本谈不上平均分配。食物匮乏时,分配就是必然。如何分配呢?可以平均分配,也可以不这样,关键在于怎样才更有利于群体的生存。可以建立相关模型,证明平均分配肯定不如理性的不平均分配有利,只因模型较为复杂,不便在此讨论。群体中的各个成员对群体(生物学意义的)生存的作用是不同的,资源的分配也就不应该更不可能做到平均。生活在非洲的俾格米人就实行这样的不均等分配。假设某个社会硬性实施平均分配,则由此而产生的矛盾(例如强壮劳动力得不到足够的食物而丧失劳动能力)最终将导致社会解体。



  举一个现实的例子就可以说明问题。我和我的妻子都有收入,但收入不同,我们的孩子没有收入。今天,夫人买了一只鸡,我却没见到鸡腿;唯一的walkman属于孩子;夫人对家里的两台电脑颇有微词,却觉得有一双又一双连裤袜很有道理;……。更有甚者,一旦孩子离开我们独立出去会带走多少呢?三分之一?……这就是我的家庭分配,共产主义式的分配,其中不见一点平均的味道。



  可以肯定,平均分配方式如果存在也不可能成为任何社会的主流。



  在农耕或畜牧成为主要的社会生产方式以后,人类劳动所能获得的产品量更多更稳定。由于较易贮藏的产品有了较大量剩余,农牧进步的最重要结果是人群的定居和人口的扩张。



  我认为,奴隶制并不必然产生于农牧社会,如果这样的社会拥有可以无限拓展的生存空间的话。奴隶制的出现恐怕是由于相邻的定居群落在扩张过程中相遇,并为彼此争夺土地、矿物资源以及作物、畜群等而发生战争的结果。战争总会导致征服与被征服,尽管不是每一次都如此。战争的双方并无血缘关系,鉴于今天仍大量发生的种族战争,我们也就无法想象那时的人会有什么象样的人道精神。被征服者恐怕只会被征服者当成两条腿的牛羊,奴隶制便应运而生。一二百年前被买到美洲的黑奴中,就有相当一部分是部落战争的战俘,由部落首领卖给了白人。



  在人类的那个历史阶段,奴隶的劳动产品不可能被看作是奴隶本人的财富,正如牛的奶至今仍被看作是人的劳动产品一样。社会财富的分配必然是由奴隶主统一(有时可能是象征意义的)收集后实施统一分配——在奴隶主与奴隶之间以及奴隶之间的分配。



  我把这种分配方式称作配给制。从一次分配意义讲,这是人类历史上唯一的一种配给制度。因为这种分配必须由一个几乎绝对的权威实施,否则,人类无止境的欲望(俗称贪欲)将使有限财富的分配趋于失败。



  现存的人类主流社会都经历了或长或短的封建时期,尽管其各自的形态略有差异。



  近来引起颇多争论的是中国的封建社会的起迄时间。正统的说法是从战国的后期到清王朝覆灭。其理由可能有二,一是农业社会的最主要生产资料——土地的地主所有制,二是政权的世袭制。



  其实,马克思(及其同时代的非马克思主义者)所说的封建制度,是指在此种制度下,地权由政治权威分配,并且不可交换;与此同时,地权所有者对政治权威履行一定的义务。如果地权连同农民的部分人身权一道分配,就是农奴制。



  封建社会的财富分配实行的是,主要生产资料由政治权威自上而下的分配(不可交换),劳动产品(包括劳务)自下而上缴纳,缴纳之余归己所有。通常,政治权威会留下一些生产资料(如土地、军队等)自行经营,以备日常之需并防不测。



  我把这种分配方式称作承包制。此种制度的特征是人身的依附,平民依附于贵族,小贵族依附于大贵族,大贵族依附于最高统治者;与此同时,人身依附于土地而不是相反。正因为如此,土地是不可交换的。



  在卷帙浩繁的中国古籍中,对经济状况的记载即便不是没有也是极端稀少,这给准确判断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不过我们仍可依据政治状况的历史记载做出合理的推测。公元前六○六年楚庄王问鼎时,周王朝的权威已经几乎不存。大约到了秦始皇废分封立郡县,封建制度在中国肯定是崩溃了。从公元前二二一年直到公元一九一一年的两千一百一十年里,尽管也有部分高层贵族拥有所谓的封地(多少类似采邑),有时也会由国家给每个农民家庭分配不可继承的土地,但行政权几乎从来都由中央政府控制。就是这种有限(程度也很弱)的分封,到清代禁止跑马圈地并摊丁入亩之后也彻底废除了。蒙古和西藏的情况多少有些不同,倒很类似于大英帝国治下的印度。



  资本主义分配模式得以实现的前提是自由人的普遍存在。有了普遍存在的作为自由人的劳动者,产品就只能归生产者所有,就不再能被随意剥夺,财富在社会成员间的分配就只能通过交换。这种财富归自由人个人所有得的产权制度,可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但是,这种产权制度一经成为主流,交换也就成了分配的主流。



  我把这种分配方式称作交换制。在交换发生前,交换双方对交换物必须拥有充分的处置权;在交换过程中,交换双方必须达成对交换物价值的共识,否则交换不能实现。



  如果承认交换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分配方式,有关中国封建社会时界的正统划分就不能成立。有秦以降直至民国,地主与雇农的关系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地主与佃农的关系则是承包关系。那种承包关系带有浓厚的封建色彩,但却不是封建关系,因为地主无权限制佃农的人身自由,佃农也不对地主承担劳役或兵役。地主与土地的关系也不是封建关系。地主的土地可以继承自父兄辈,也可以由交换得到。有些土地可得自于帝王的赏赐,但其性质与赏赐金银并无二致。因此,中国是最早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说法并无大错。因为同样的原因,辛亥革命不是资产阶级革命,其“平均地权”的主张尤为明显地表明了这一点。更因为如此,毛泽东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



  既然中国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已有两千多年,有关华夏文明是早熟的文明的说法就是正确的。遗憾的是,这个早熟的文明经历了长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幼年期,以至于看起来象是凝固了。



  说到这里,为了避免误解必须申明,上面讲的都是理想状态。这里的理想状态不是我们的想要实现的状态,而是为了简化问题而假定的状态,就如物理学领域里的理想气体一样。



  实际的情况远为复杂。例如,很早就出现了交换,只要产品有了剩余。甲会以自己两把石斧中的一把交换乙三个陶罐中的一个。又如,某青年猎获的一只野兔交由酋长分给丧失狩猎能力的老人。等等。



  正因为可以了解的各类人类社会都有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且相互交织,定性社会属性时的混乱也就可以理解了。举两个例子。



  拿破仑把皇冠戴在自己头上,引起了贝多芬的愤怒。拿破仑的《民法典》却说明他推行的是一种很典型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



  美国南北战争前的南方各州实行的并不是典型的奴隶制,不使用奴隶的工农业以相当规模同时存在,不然无法说明四年的战争是如何坚持下来的。所以许多历史学家称其为蓄奴制。



  任何知道DNA半保留复制的人,理解人类文明的传承都不会遇到太大的困难。以交换方式分配劳动产品最迟发生于石器时代,高度发达的现今文明社会无不存在奴隶式劳动。随着对历史的深入了解,许多文明的基本属性可以追溯到人类的早期;同样,许多被现代社会所普遍病垢的原始的野蛮行为还远未根除。人类已经走过了至少二百万年的漫漫长路,后头的路也许更长;人类的理想已经并将继续在这行程中不断演变完善。



  这里要补充一点。更为真实的问题似乎应该是:既然每一个劳动者的劳动都创造了财富,那么,劳动者应该如何支配这些财富呢?



  一个奉行完全自由市场经济规则的社会,分配几乎是一个伪问题。但在人类历史上,这样的社会从来就没有在任何一个阶段、任何一个人群中真正存在过。同理,一个奉行完全计划经济规则的社会,分配是一个真问题。这样的社会也从来没有存在过,至少迄今仍是如此。我相信,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人类社会财富的分配还将是多种方式并存。



  那些穿着各种各样华美服饰反对市场经济、反对交换的专业或业余人士提出的多是伪问题。



  符合人类理想的天国并不存在。因为人类社会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永远演变下去,直到人类灭亡为止。那些为人类描绘终极理想社会切为之极力鼓噪的思想家,都是宗教传道士;而运用手中的政治权力,强行实施理想国的政治家,则是撒旦。



2002.2.28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04818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