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第三節  鄧小平龍顏大怒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第三節  鄧小平龍顏大怒   
范似棟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3/12
文章: 211

经验值: 310


文章标题: 第三節  鄧小平龍顏大怒 (695 reads)      时间: 2004-9-20 周一, 上午6:45

作者:范似棟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第三節 鄧小平龍顏大怒

七九年早春,風行了幾個月的中國異議運動開始大難臨頭。起先支持異議運動的中共領導層進一步分化轉向,反對的聲音越來越高,搖頭的人越來越多。
上海二.五卧軌事件,終於使陳雲、李先念等人同意彭真的意見,站出來反對民間異議運動,其中陳雲是掛帥人物。
在講究資歷的中共黨內,陳雲比鄧小平的資歷還高,是文革後黨內資歷最高的。一九三四年,陳雲就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在建政後的歷次運動和歷次黨內路線鬥爭中,陳雲又是中央領導人中最干净的。一九五七年,陳雲就和毛澤東離心離德,對毛的路線作無聲的抵制。毛澤東對陳的結論是「老右」,但又曾經在中共七大時肯定陳的才能,說:「陳雲同志比較公道,比較穩當,看問題比較尖銳,容易抓住要點,他很有能力。」
陳雲他們的意見,可以歸納為三點:一是對毛澤東的態度,雖然毛澤東文革有罪,但是毛澤東思想這面中國革命的旗子還不能丟,否則以前的歷史講不通,今後的事也麻煩。二是共產黨的領導,文革時期,踢開黨委鬧革命,鬧出一場什麼革命,大家都很清楚,今天不能再這樣鬧。三是無級階級專政問題,對於一切反社會主義的人仍然必須實行專政。
他們還說,我們已經獲得了一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是我們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必不可少的條件和保證,現在擔負領導責任的同志,應該十分注意珍惜和維護這個政治局面。

三月十四日,陳雲、李先念就財經工作向中央寫信。十五日,他倆和鄧小平會面,當面談了他們對時局的看法,鄧表示完全讚同。
同日,彭真向鄧小平送交了公安部關於異議運動的情況匯報,以及對魏京生立案調查的報告。

魏京生是北京異議運動的一個活耀分子,主辦了一份以激烈著稱的刊物《探索》。其父是四十年代的中共黨員,曾經在解放軍和民航局做過事,五十年代後在北京建工局所屬一家公司工作。其母曾做過一個鞋廠的黨支部書記。
在北京公安局搞的一大叠材料中,魏的主要罪行是:七九年二月二十日,中越戰爭的第四天,魏京生向西方記者提供了我國參戰部隊的指揮員姓名,出兵、增兵數目,戰鬥進展和傷亡人數,以及軍委會議日期等軍事情報。
彭真還說魏參加過「聯動」 ,是個品質惡劣的紅衛兵。鄧小平最恨的就是文革中的紅衛兵和造反派,他的大兒子就是在文革初期跳樓而成終身殘疾的。

魏京生在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是初中三年級學生。他屬於最凶惡的紅衛兵,參加了抄家和打砸搶各種犯罪。 六七年,魏參加了「老兵合唱團」,那是個紅衛兵的流氓團體,無惡不作。他們盗竊了二十多萬的現金、存折和黃金,主犯被捕,其他從犯,包括魏京生都漏網了。
北京的紅衛兵早期造反,抄家,寫大字報,虐待教師,膩煩了就開始抓附近地區所謂的地痞流氓,疯狂地打人殺人。那個時期被打死的平民最多,一個中學被打死或虐待致死十幾人并不希奇。到了六七年,那些紅衛兵開始分化。高官子弟回到家裡,基層幹部和一般黨員的孩子則散在社會上,游手好閒。其中一些家教不好又不管束的,象魏京生那樣,慢慢地和地痞流氓合在一起。
他們每天逗留街頭,惹事生非,聚眾打架,藉以發洩自己失落的情緒。一方面他們看不起老百姓,因為他們的父母是中共黨員,說起來是幹部,還有各種相對於老百姓的特權,可以走門路,講關係。另一方面他們又嫉恨那些中共高官子弟,因為那些人根本看不起他們。六八年左右,魏京生和他的弟弟都淪為三里河地區的地痞惡霸。魏曾偷了北航附中王某的自行車,被抓住了還耍無頼。
六九年魏京生到安徽老家插隊落戶。以後,魏家又通過關係,讓他當了兵。復員後,又開後門,分在北京動物園當電工。中共幹部領頭找關係開後門,謀取不當利益是當時的社會風氣,也是中國平民最嫉恨的一件事。
魏京生於七八年底曾經在西單牆貼過一張大字報,其中寫道:「為民主的鬥爭是中國人民的目標嗎?文化革命是他們第一次顯示自己的力量,一切反對勢力都在它的面前發抖了。」 這說明魏京生當時對文化大革命還是肯定和留戀的。魏還認為文化革命是民主的試驗,與民主有關,或者說,魏所說的民主就是文化大革命。

鄧小平決心對北京西單牆和上海人民廣場同時實行收的政策。從各方面來講,這一次鄧小平不能不聽陳雲。不僅一年前鄧小平的復出有陳雲的功勞,而且陳雲的實力和威望還在那裡擺著。全黨都知道,不是陳雲不能當這個家,是不想當。現在陳雲,再加上李先念和彭真,三人的共同意見是任何人不能不重視的。雖然葉劍英已經有意退出政壇,如真要表態,他會站在主張穩定社會秩序的陳雲一邊。
這個國家不能再亂了,鄧小平也是這樣想的。三月十六日,鄧小平在黨內的一次高級會議上,列數了北京和上海兩地異議運動情況和存在的一系列問題,特別談到了有人向外國人出賣情報,并表示要逮捕一些人,以此整頓社會秩序。 鄧小平再也不說西單牆和人民廣場「好的很」一類話,而是面有愠色,話中帶火。整個會場是一種嚴肅、沉重,甚至有點臨戰的氣氛。
魏聽說了鄧的黨內講話,他馬上想到鄧所說「向外國人出賣情報」的就是指的他,這意味著將被逮捕的第一個人就是他。魏的心情立刻變得煩燥不安,他知道這次他逃不過了。
三月二十五日,北京西單牆又出現了魏京生的大字報──《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矛頭針對鄧小平。「人民必須警愓鄧小平蛻化為獨裁者。」「他的行為已表明他要搞的不是民主,他所擁護的也不再是人民的利益,他正在走的是一條騙取人民信任後實行獨裁的道路。」
魏曾經把他的那篇文章拿到西單牆的「聯席會議」 上,說要「舉行大規模的抗議集會,發表聯合聲明,旗幟鮮明針對鄧小平,戳穿這個忘恩負義的獨裁者」,卻遭到幾乎所有人的反對。 劉青曾問過魏,你有沒有做過違法的事,魏矢口否認。

魏的大字報一出,把鄧小平氣昏了頭。他不但下令逮捕魏,而且把氣出在理論務虛會和整個異議運動的頭上。三月三十日他在理論務虛會上發表講話,原先理論務虛會為他準備的稿子不用,改用了胡喬木的稿子。
他談到上海人民廣場的一些問題,說:上海有個所謂「民主討論會」, 其中有些人诽謗毛澤東同志,打出大幅反革命標語,鼓吹「萬惡之源是無產階級專政」,要「堅決徹底批判中國共產黨」。他們認為資本主義比社會主義好,因此中國現在不是搞四個現代化的問題,而是應當實行他們的所謂「社會改革」,也就是搞資本主義那一套。他們公開聲言,他們的任務就是要解決「四人幫」沒有解決的那些「走資派」。他們中間有的人要求到外國去「政治避難」,有的人甚至秘密同蔣特機構發生聯係,策劃破壞活動。
這些大部分都是事實,但這不是人民廣場異議運動的主流。其中所謂「與台灣機構聯係,策劃破壞活動」,更非確鑿。楊週雖然收到一封來歷不明的信,但根本沒有作出回應。如果說台灣方面想搞破壞活動,那也是台灣方面的事。台灣搞破壞能有什麼好處?所以不能排除上海警方設局的可能性,以促使鄧小平下決心。

鄧小平還說,「另一方面,社會上有極少數人正在散布懷疑或反對這四項基本原則的思潮,而黨內也有個別同志不但不承認這種思潮的危險,甚至直接間接地加以某種程度的支持。雖然這幾種人在黨內外都是極少數,但是不能因為他們是極少數而忽視他們的作用。」事先他看了公安部部長趙蒼璧呈交的材料,其中提到嚴家其。
但是他把嚴劃為值得警愓的另一類,并且在理論務虛會上大講特講,卻違反了他自己一再強調的實事求是的原則,甚至是不分青紅皂白。
嚴家其的确支持過民主牆。一個原因正是因為鄧先公開肯定并贊揚了民主牆。嚴剛剛成為中共候補黨員,他的榮譽都是文革後得到的,文革的荒唐和殘暴不可能使他滿意,無論為公為私,他當時都沒有理由做任何不利於鄧小平和破壞四項基本原則的事。
理論務虛的其他與會者,是比嚴家其資格更老的共產黨員,處世為人更加謹慎的知識分子。會議上比較活耀的是王若水 、蘇紹智 和李洪林 。
王若水講的題目是反對個人迷信,他提出,必須對毛澤東思想一分為二。蘇紹智就社會主義社會階段問題和另一位研究者作了聯合發言,他們認為,「我國還沒有建立社會主義社會,只能說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李洪林談的是領袖和人民的關係,他說,「不是人民應該忠於領袖,而是領袖應該忠於人民。不是領袖締造了黨,而是黨產生了領袖,領袖是可以批評的,批評領袖不是反黨。」還有些人特別強調民主制度和法律制度的重要性,他們提出「法律大還是黨委大?當然是法律大,任何一級黨委,包括黨中央都應一體遵行法律。」
這些理論會上最激烈的言論,都可以在中共以往的政治理論中找到根據,也都是文明社會的政治常識。雖然在提法上和鄧小平的四項基本原則報告有些出入,但他們的本意都不是要對抗鄧小平和四項基本原則,這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的。他們都是長期吃中共這碗飯的,何必要砸這個飯碗呢?

鄧小平講話等於潑了一盆冷水,四月三日,理論務虛會就草草收場了。明白人都清楚,魏京生得罪了鄧,鄧就把西單牆和人民廣場的全體異議者都陪綁了,理論務虛會也受株連。本來,會議還安排胡耀邦做一次總結報告,胡耀邦說﹕「大會不開了,我也不講話了。」
但是胡還是有信心的,他在閉幕會上说:「現在某些人說,收了,反右了……這兩年半,總結這麼多歷史經驗,錯劃右派加以改正,能糊里糊塗,匆匆忙忙再搞反右鬥爭嗎?現在不存在收和反右鬥爭的問題。」一方面胡耀邦要安定人心,另一方面也是說給鄧小平聽。
理論務虛會至少在策略上也不讚成魏京生對鄧小平的批評。
李洪林說:「這種事情如果發在民主生活正常的國度,本不足為奇,一個公民批評政府領導人是很普通的事情。問題是中國經過多年專制之後,民主剛剛前來敲門。三中全會只是要求加強民主,而怎樣建立民主機制,根本還沒有提上日程。更重要的是當時中國正在鄧小平領導下為擺脫毛澤東的路而奮鬥。以他為首呼喚改革的中共領導人,剛剛在和「兩個凡是」的較量中贏得一個回合,在這個時候,不是支持他反左,而是反過來批判他,這實際上是從右邊幫了左派的忙。」 王若水和郭羅基也持同樣看法。

魏京生的被捕引起了美國政府的反應。四月七日,卡特總統發表關於魏京生被捕的講話,稱中國的人權問題已成為美中外交關係的一個問題,這個情況和蘇聯相似。他還說他認為人民有權批評政府和領導人。因鄧小平訪美升溫的中美關係開始冷卻和破裂。
顯然美國人的情報認為魏京生的被捕主要是因為魏批評了鄧小平,這種看法迅速地變成全世界的共同看法。彭真沒有作出合理的解釋,鄧小平只是生悶氣,埋怨美國人太過份,中國政府抓一個人美國都要說三道四。
「我們把美國當朋友,美國把我們當朋友嗎?」這個疑問開始在鄧小平的頭腦中出現,距離鄧小平興致勃勃地訪美僅僅二個月多幾天。
其實如果中國領導人懂得依法辦事的話,事情原本不會惡化。



作者:范似棟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范似棟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13495 seconds ] :: [ 24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