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   
柏林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 (656 reads)      时间: 2004-12-16 周四, 上午6:17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高玉宝,诈骗世界半个世纪的巨骗

—————————————————————————————————————————

由“一朝听得金鸡叫”便联想到惊世骗局——《半夜鸡叫》。文盲高玉宝尚能虚构《半夜鸡
叫》的诈骗故事配合中国共产党诈骗中国、诈骗世界半个世纪,杜鲁门的智囊团为什么不能
利用金鸡原子弹的叫声配合电子技术干扰战迫使日本投降、早日结束世界大战并一直保密至
今呢?

凭什么说《半夜鸡叫》是惊世骗局呢?——

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人类更是农民的基本作息制度。所以是农民的基本作息制度,
是因为:⒈黑夜无法干农活,白天是干活的最好时间,晚上是最好的休息时间;⒉干了一白
天农活必累,累就要休息;只有睡够才能恢复精力,才有精力日复一日地干活;⒊人类不同
于动物,有食色的本性,以夫妻制和温饱解决性欲,以“日出而作”解决食欲,以“日落而
息”解决温欲和性欲;⒋公鸡的作用,仅仅是报时,不能改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
惯,这个习惯不受公鸡叫的早晚控制,因为人类也有自己的生物钟,还有眼睛,更有思想、
意识和意志——天数遥控的思想、意识和意志,不管鸡叫于半夜后,还是叫于天亮前,只要
天未亮,不管睡的够不够,还要赖在床上继续睡。

㈡1949年以前的地主,除了科考、封官、经商、继承和极少数金盆洗手的强盗外,全部
是在运顺的条件下靠勤劳节俭、精打细算成为地主的。不论以什么方式成为地主,都不是奴
隶主,雇工都不是奴隶,两者没有人身依附关系,只有自由的劳动合同关系,都互相视为摇
钱树。雇工的权利是除了约定的工钱外,三餐或四餐吃雇主或地主,各地的雇工伙食都有一
定的标准,逢年过节还有年节待遇。除非情况特殊,都是天亮以后起床、洗刷、换工装、吃
早饭,早饭后开始干活。偶而发生的起早摸黑时间都是发生在路上,而不是在地上,如到边
远的地块耕作。如果需要起早摸黑,地主要起的更早、摸的更黑。一般的小地主,其实就是
比自耕农多一点耕地而需要多雇些工的自耕农。自耕农也需要雇工,也当雇工。小地主也经
常当雇工。在我老家,大小地主年年都要在本地农闲时多次外出当插秧、耘草、收割雇工,
因为本地与外地存在农时差,故至今流传着本地地主与外地地主比智比技比能的许多精彩故
事。季节差存在于全国,相信全国各地的地主都有外出当雇工的情况,除了人少地多而无法
换工的东北。包括地主在内的任何雇主,为了提高工效,时时处处都要走在雇工前头,干在
雇工前头,比雇工干更多的活,犹如工头或生产队队长。在自由的劳动合同关系下,别说地
主不敢用杖殴打虐待雇工,就是说话不够客气,伙食不够当地通常标准,雇工不但会炒地主
的鱿鱼,还会败坏地主的名声,令他找雇工难。没有雇工就没有地主,地主必须尊重雇工。
绝大多数的地主形成于雇工,又年年要当雇工的情况,整个农业社会就是雇工社会的基本事
实,必然导致地主和雇工关系,既是自由的合同关系,又是相互依赖的合同关系。象周扒皮
那样的小地主绝对找不到雇工,找到了也会在第二天休工、结账、卷铺盖走人。如果发生象
周剥皮杖打雇工的事件,非吃官司不可。

㈢公鸡所以成为司时动物,是因为它们各有特定的生物钟,时间不到不报时。农村长大的人
都知道,公鸡报晓有早有晚,时间不一,早的叫于半夜后(如志士祖逖与刘琨闻鸡起舞于半
夜后),晚的叫于天亮前。这就是说,公鸡是公鸡,不是人类,从未发生“矮人看戏何曾
见,都是随人说短长”(清赵翼《论诗》)的“人云亦云”的附和情况;公鸡是公鸡,不是
狗,报警动物的狗需要“一犬吠形,百犬吠声”的报警功能以唤醒村民群防、联防的意识和
行动,公鸡则完全根据自己特定的生物钟所定的报时时间从梦中醒来鸣叫,叫后再睡,报晓
犹如说梦话;夜间从未发生一鸡叫后全村公鸡都叫的情况。公鸡报时不分睡态或醒态,且不
因醒态而啼叫不止,如公鸡在白天只啼叫两次,分别在半上午和半下午啼叫。故不能把“雄
鸡一声天下白”理解为雄鸡一叫就天亮,只能理解为天快亮。绝大多数公鸡也是叫于天快亮
的时候。正因公鸡的生物钟由天数决定,因鸡而异,报晓时间不一,皇宫和城镇才需要安排
专人打更,或建钟楼鼓楼以钟声鼓声代替更声,市郊有寺庙的,则由小和尚和“当一天和尚
撞一天钟”的混饭和尚定时撞钟提供报时服务,故有“四更山吐月,残夜水明楼”(杜甫《
月》)、“始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唐张继《枫桥夜泊》)、“晨钟云外湿,
胜地石堂烟”(唐杜甫《夜下夔州郭宿,雨湿不得上岸,别三十二判官》)、“归棹洛阳
人,残钟广陵树”(唐韦应物《初发扬子寄元大校书》)。因此,即使周剥皮半夜跑到鸡窝
边学鸡叫,且叫声仿真如公鸡叫声,也引不起公鸡唱和,何况周剥皮不是公鸡,也不是相声
演员,根本学不象公鸡的叫声,怎么可能引起笼里公鸡的唱和,全村公鸡的唱和呢?高玉宝
生长于农村,没有理由不懂得鸡叫特点,更没有理由在编写《半夜鸡叫》前不回忆鸡叫特
点。但他为了向诈骗党献媚争宠而抛开常识虚构道:“周扒皮这一啼明不要紧,笼里鸡叫唤
起来,全屯的鸡也都叫唤起来”。更荒唐的是,他居然把周剥皮半夜学鸡叫诈骗长短工起床
做工这种不可能发生的绝活,虚构成祖传法宝:“这个学鸡叫,是他们老周家起家的法宝
呀。从周扒皮的老祖太爷子起,就有人说周家有这一手,一直传到周扒皮这一辈。”

㈣高玉宝不顾鸡叫特点,不等于长工们不懂得鸡叫特点;高玉宝无知,不等于长工们愚昧。
也就是说,即使“老周扒皮——他也有那个穷精神”半夜学鸡叫,即使他学鸡叫能引起公鸡
和鸣,长工也不可能在没有月亮的三更半夜上山干活。不是猛龙不过江,敢闯关东有二下,
周扒皮的五六个伙计怎么可能一听半夜鸡叫就闻鸡起舞——摸黑起床摸黑干活呢?怎么可能
让周扒皮半夜学鸡叫的臭屁计连连得逞呢?怎么可能被周扒皮用杖殴打而不辞工、不告官
呢?有理由相信,满州国不是毫无道德秩序和法律秩序的混乱社会。如果发生地主虐待、殴
打雇工的事件,相信告到政府后,政府也会管理。日本兵在半夜梦中听到“喊贼”如听军号
而起床,对周剥皮开两枪的事情,说明日本兵也管社会秩序。小小地主和保长根本不可能成
为二朝廷。俗话说,惹不起,躲的起。如果周剥皮为富不仁,仗势欺人,天下好地主多的
是,雇工可以找其他地主打工。俗话说,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如果周剥皮刻薄、刁
钻、阴险、恶毒、霸道、无赖,比奴隶主还残酷,一定恶名满天下,无人不闻其名而恶其
人,无人给他做工,他只能自耕其地,成为自耕农;也很容易被受害人暗杀。而半夜学鸡叫
催长工起床干活的荒唐故事又告知,周剥皮不是恶霸,不是奴隶主——只是秘密装鸡叫引群
鸡报晓的骗子,没有杖打长工的权力资本,不存在杖打长工的可能。童工高玉宝的工种是放
牧母猪带群小猪的猪倌,半夜拉肚子后,居然在“回来时到牛圈去看牛槽有没有草,想再给
牛添点草就快点回去睡觉”,又说明高玉宝多管闲事。为什么多管闲事?以地主家为家也,
视自己为地主家庭一员也,无份内份外之事也,无日夜工作之分也,说明周剥皮对他很好,
好到让他爱屋及乌也。如果周剥皮对他不好,凭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在拉肚子后又想着给牛
添点草。既然他与地主这么好,为什么又忘恩负义、昧着良心丑化地主呢?人格分裂也。人
格为什么会分裂?为了入党、为了虚荣,为了配合中共对人民的专政和诈骗。

——马无夜草不肥,入夜牛则睡觉,三更半夜干么给睡牛添草——多此一举?这又说明高玉
宝根本不懂家禽家畜的生活规律,不懂得农业基本知识,只是一个低级低能的虚构故事的大
王,《高玉宝》是本胡说八道的诈骗书。如无专政环境创造的诈骗条件,高玉宝和《高玉
宝》根本不可能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猪不是牛,不是放牧家畜,而是圈养家畜,放牧缓慢长膘,只有生了小猪的母猪需要带
着小猪在草地溜跶,以提高小猪成活率和健康率,农家一般在早晚时间在房前屋后或房屋附
近溜跶母猪和小猪。农家养家并不赚钱,若算工钱则远低于雇工,养猪的意义只在:一变废
为宝,利用人类不能食用的米泔水、黄菜叶、五谷糠皮等废食物,二利用老少成员力所能及
的劳务和成人的零散时间,三为农业积肥,要积猪肥就要圈养;四是浑身是宝的猪能为人类
提供味道最可口的食油和骨肉。养猪苗虽比养菜猪多点利,但是,如果周剥皮精明,就没有
理由专门雇个小孩放牧一窝猪来增加养猪成本。如果周剥皮真的雇了高玉宝放牧一窝小猪,
应当是高玉宝父母因故求情周剥皮而使他难以拒绝的照顾性雇工。正因如此,高玉宝才以地
主家为家,以地主成员自居,爱屋及乌地为睡牛添夜草。

——即使半夜学鸡叫会扰乱公鸡生物钟而引起公鸡和鸣,即使周扒皮的老祖太爷子也会半夜
学鸡叫,他就将立即失去雇佣长短工的雇主命而成为自耕农,能让周剥皮继承的是自耕农。

请问,《半夜鸡叫》是在丑化地主呢还是在神化地主呢?是在智化长工呢还是在愚化长工
呢?是周剥皮在诈骗雇工呢还是高玉宝在诈骗读者、诈骗世界呢?

据来自东北的中老年人告知,东北,是片富饶肥沃到发黑的厚土地,1949年前的东北地
广人稀(许多地区人均十几垧,1垧=1公顷=15亩),有种有收到种庄稼不追肥的水平
(地多人少,也无肥可施),耕作相当粗放;人民开荒自由(要跑马圈地开荒时,只要在一
袋烟的工夫内无人前来主权,此地便是无主地,便可开荒)、租地便宜,旱涝罕见,当雇
工、长工、地主都很容易。由于地多、收成可观,故关东人收获庄稼时,没有“粒粒皆辛
苦”的意识,没有南方人颗粒归仓的精打细收态度,只要在他人收成后的土地上检穗检到地
冻时(约一个多月),便够一家子一年的吃喝,故有很多来自关内的人民先以检穗谋生过
渡。正因东北地多地肥、旱涝少见,解决温饱容易,故从清末到“解放前”,每年都有数以
万计的关内农民去关外,关西农民闯关东、谋发展。关东土地的富饶和等待开发的大片处女
地,一直保留到“新社会”,如开发北大荒。即使在“解放后”,仍有大量胆大的关内农奴
以逃荒、要饭的名义络绎不绝地闯关东插队落户,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分田
单干前。

关东地主与长工的劳动报酬合同多半是:由合同约定若干垧的土地庄稼作为长工工钱,长工
可在做工前或播种前在地主的土地上挑最好的地块,以其所产的庄稼果实作为一年工钱,也
可在收成前夕由雇工挑选庄稼长势最好的地块、挑足合同所定的面积作为一年工钱。因雇工
期间三餐吃地主,外地的则免费住在地主家,故此报酬是净工钱,一人当长工能够养一家
子。如果是单身汉或年青夫妻一起当长工,积累几年的净工资就成富农,想发家的则可租地
或开荒当自耕农。因无霜期短,东北农民干农活的时间仅为半年或多点,在炕上过日的时间
相当长。比起南方农民过日子要轻松的多,若与一年到头为中共做长工,所有收入还吃不饱
的江南农奴比,不知要好多少倍。因当雇工省的操劳、管理,筹备成本,收入不比自耕农差
多少,故雇工比例不低,就象现在有很多人愿意当员工一样。地主都是勤劳节俭的农民,积
点钱就买地添置牲口、农具、家用工具,许多牲口、农具、家用工具又常常成为村里的公用
牲口和工具,地主富农的生活水平因节俭而普遍低于其他成份的农民。地主与长工、与邻里
关系都很好,斗地主的会议都开不起来,只有个别懒汉因中共干部做了策反思想工作后,才
会撕破脸皮讲几句话,但他们又因懒惰成性,无法克服雇工习惯,在公社化之前,把土改分
得的大半土地抛荒,交不出征购粮,迫使中共开展批懒汉运动。至于日本统治下的关东,则
比中共要好几百倍,因为日本关心的是侵占领土,开办厂矿修公路铁路,管理人员很少,一
个县没几个日本人,几个日本人也是只当一把手,主要精力放在办日式学校,搞日式教育,
在大的城镇则主要侧重于规划城镇建设,发展城镇工业,其余的政府人员都是中国人,宪兵
都是中国人。而在日本治下的单位当员工,如当扳道工人李玉和,则日子很好过,甚至可以
说阔。故在中共组织的控诉会和忆苦思甜会上,经挑选的“苦大仇深”的控诉人曾控诉道:
“给日本人当劳工,或给日本人干活,累是累点,但给钱,不给钱给白面,干一天活给两袋
白面。”——为集体当一年长工的农奴年终能分得几袋白面呢?分田单干后的农奴辛苦一年
能享受几袋白面呢?冒着当孙志刚危险进城的民工一月能挣几袋白面、能剩几袋白面呢?在
“虎头人遇虎头年,白米盈仓不值钱;豺狼结队街中走”的“兽贵人贱”时代,在“不分牛
鼠与牛羊,去毛存鞟尚称强”的江核心时代,农奴辛苦一年能剩几袋白面呢?

高玉宝自称从小就爱读书,是因为周剥皮、日本鬼子夺去了他的读书机会,是三座大山夺去
了他的读书机会。这也是惊世骗局。贫穷困不住求知的欲望,墙壁挡不掉读书的灯光。19
49年以前的中国,无论何朝何代,凡是爱读书的孩子,都是囊中之锥,都能破囊而出,获
得识字读书的机会,满州国也不会例外。凿壁偷光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高玉宝家境未必比
匡衡更穷,但匡衡成为汉元帝的丞相;穷人孩子成学者、大家的故事不胜枚举,屡见于史。
如果高玉宝真的从小就爱读书,而不是捣蛋鬼,掏鳥蛋鬼,不论孙家屯、太平村还是大连
市,不论在地主家还是在日本窑厂,到处都可找到教他识字的老师。因为自古惺惺惜惺惺,
到处是惜惺惺的惺惺,识字人对喜欢识字的人都持有“有教无类”的态度,“诲人不倦”的
精神。比如大华窑业厂中的刘长德是高玉宝及其工友们公认的“好心的刘叔叔”,向他求
教,他决不会拒绝。因此,如果高玉宝从小就有后来的识字精神和毅力,早就成了大学者、
留洋学者。可见,高玉宝想识字的时间不在小时候,而在从军之后,在经历了通讯员之后。
此前,他根本不爱读书,是捣蛋鬼、掏鳥蛋鬼,好玩弹弓的小鬼,爱听故事、评书的小鬼,
他从小爱读书的故事完全是虚构的惊世骗局。

诈骗不一定需要识字,将军不一定需要兵法,文盲的骗子、文盲的故事大王,不绝于史,不
绝于世。高玉宝写《高玉宝》时虽是文盲,但他从小爱听故事,有听故事大王讲故事的条
件,还听了六年的评书⑾,具有编故事的特长,故在军中有故事大王称号,并以故事当识字
学费——先给识字者讲个故事,再由识字者教他识字。

唯物而论,也许高玉宝写作《高玉宝》的初衷并无诈骗全民、诈骗世界的故意,只是为了虚
荣,为了强出头,为了升官发财,为了显示虚构故事的天才。

但是,明知中共利用《高玉宝》作《东方红》注脚本,明知《高玉宝》是中共笔杆子精心栽
培的向日葵,就应该知道自己成了政治巨骗。如果他有良心,就应该及时声明:“《高玉
宝》纯属虚构,毫无社会真实性可言,毫无文学真实性可言”,并拒绝再版或翻译出版《高
玉宝》。可是,他全无悔骗悔罪表现,相反的是,他继续与诈骗党密切合作,一版再版《高
玉宝》,以七种民族文字出版,仅汉文版就达四百五十多万册,支持他人把《高玉宝》改编
为24种连环画,12种文艺演唱形式及其戏曲书籍,支持十多种外文翻译出版《高玉宝》
①,支持《半夜鸡叫》被编入中学语文课,毒害着全国一代代的中学生。他还长期以爱国主
义的模范名义,奔波全国各地作诈骗主义报告,几十年来他已经讲了4000多场报告,听
众多达400多万人次。前年他对记者说:“我到了很多地方,小学、中学、大学,甚至还
去了监狱。在学校里,同学给我的鲜花,我都送给了老师,希望老师能把同学培养好;给我
的红领巾,如果连起来可以从大连到山海关。说实在的,我很高兴去做这些事情”②,高兴
的原因在于他“永远不忘”世界巨骗“党和毛主席”给他的诈骗利益,“没有共产党和新中
国对我的培育,我是创造不出这个奇迹的”⑾。不错,如果不是中共急需诈骗故事作诈骗歌
曲《东方红》注脚本诈骗天下并对它精心修改,如果不是专政的新闻舆论环境,《高玉宝》
不是无法出世,就是一出世就遭到彻底批判和否定:别说地主会站出来澄清事实,贫下中农
会站出来揭骗,就是出生地主家庭、农民家庭的中共党员和知识分子也会孰不可忍地把《高
玉宝》批臭,绝无再版、改编、译成少数民族版和外文版的机会。

“三生万物”,人人“惟道是从”(《道德经》第四十二章、第二十一章》),高玉宝也不
例外,因此,无论是惊世骗局——半夜鸡叫,还是惊世骗局——美国声称向日本投掷了原子
弹,都是天数的骗局,道的骗局,上帝的骗局。——作为生物人,高玉宝是无辜的,但因诈
骗罪行发了名利双丰收的诈骗名利、享受了无穷诈骗福的高玉宝则必须向读者听众自首、向
中外人民悔罪,以文章方式向人类公开惊世骗局的真相。

——摘自《乾坤再造在中华》第五章《日本的明天——日本西落,回归中华民族》

高玉宝的骗技很低,公鸡报晓特征为人民所熟悉,人民应能根据公鸡报晓特征识破《半夜鸡
叫》的虚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应能识破《半夜鸡叫》的诈骗性;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即
《半夜鸡叫》刚出笼时,知识分子的“脑袋”还没有被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僵化;为什
么没有一个中学教师揭骗?为什么无一个知识分子揭骗?为什么没有一个右派揭发《半夜鸡
叫》?胡耀邦在“脚上无履首无毛”(《推背图·第四十象》)期间倡导的思想解放运动,
也极大地激活了人民的思想,后来的互联网更是为网民提供了怀疑一切、曝光一切的舆论大
地,为什么海内外的自由主义者、海内外的民运人士无人揭发《半夜鸡叫》?西方社会思想
自由、言论自由,为什么无人揭发《高玉宝》的诈骗?《高玉宝》为什么能诈骗世界半个世
纪?为什么人类都被骗至今而蒙在鼓里?而揭发巨骗个体户高玉宝,正是揭发世界巨骗集团
中国共产党的一把钥匙,正是揭发思想巨骗——马克思主义的一把钥匙,正是揭发科学巨骗
——进化论的一把钥匙:家鸡不是野鸡的驯化后代,家禽家畜不是野生动物的驯化后代。

上述事实证明:人类“无知无欲”,是“常使民无知无欲”(《道德经·第三章》),人人
“惟道是从”;证明万物“目不外视,耳不外听”,万物“目惟内视而不外视”、“耳惟内
听而不外听”(吕洞宾)。

因此,真正的騙子不是高玉宝,而是“常”,是天心,是月亮,是信心流言。常为尚在巾,
常为尚生巾、巾生尚;尚为小在冋,小是丨生八道,丨是一,一在辷,辷是一在绕地盘旋,
一是母心,一是舟心,舟在绕地盘旋;小在心,小在光,“此心即光即藥”(吕洞宾),心
“不在身中,不在身外”(吕洞宾)、光也“不在身中,不在身外”(吕洞宾);小在肖,
肖在九霄,肖在宵发明,肖在逍遙。冋是冂生口、口生冂,冂在月,冂是空心月,口是○的
方化,口在名,名为“万物之母”,口在月中,口是万物之母;口是万物之心,口在遙控信
道的始终两端,是信道始终两端的端口。故“古来仙真,心心相印,传一得一”与“古来仙
真,口口相传,传一得一”同义,口在吕,吕是宫主。冋在迥,迥是冋在绕地盘旋,尚在天
堂。巾为冂生丨,巾为十生刂,刂在月,月在迌,迌是月在绕地盘旋;十在辻,辻是十字架
在绕地盘旋;巾在帀,帀在迊,迊是帀在绕地盘旋。信为人言,言为信心,言在這,這为言
在绕地盘旋。人在天,天在迗,迗为天在绕地盘旋;騙为馬载扁、扁骑馬,騙为馬生扁、扁
生馬,馬是独往独来的行空天馬,馬在遤,扁在遍,遤是馬在绕地盘旋,遍是扁在绕地盘
旋。绕地盘旋的只有月亮,所有在辶的字都表示道和迌。

欲知更多天机,请审阅《乾坤再造在中华》,网址在

http://bolin.netfirms.com/indexq.htm

—————————————————————————————————————————

①摘自《高玉宝·序》:http://www.shuku.net:8080/novels/gaoyubao/gaoyubao00.html

②见《军旅作家高玉宝访谈记》:http://www.news.sdu.edu.cn/1498/b2/149805.htm
http://bolin.netfirms.com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90421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