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从安魂曲的“谁之过”扯到香港人的“香港脚”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从安魂曲的“谁之过”扯到香港人的“香港脚”   
奥兰多
[博客]
[个人文集]

游客









文章标题: 从安魂曲的“谁之过”扯到香港人的“香港脚” (911 reads)      时间: 2005-5-24 周二, 上午6:40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安魂曲在其大作<<谁之过?>>中,把最近加拿大保守党与自由党斗法的政坛风波,与当年民运“华盛顿大会”民运人物的表现作了对比。最后得出结论:可见中国民运人士素质之差、中国民主之任重道远。

我读了安魂曲的大作以后,对他的“中加政治比较学”的功底很是信服,但是却感到他的结论有些偏颇,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仔细想了一下,突然明白了:原来安魂曲批评中国民运的那些毛病,例如“规则之下不发难、到时愿赌不服输”等等,其实不是民运人士的专利,而是几乎所有的中国团体政党的通病。如果文中不提时间、地点和人物,只描述斗争的过程,我还以为安魂曲在评论中共的第几次路线斗争的概括(例如遵义会议)。当然,这话也许让爱党人士不高兴了,那我就把这话收回,改成描述国民党的代表大会好了。

安魂曲的推论,使我想起了香港人的“香港脚”冤案。中国人当中流行脚气。不知道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因为人种基因问题,中国人患脚气的人特别多。我上大学时,同宿舍有位同学有严重的脚气,在几年之内,就传染给了大家。这毛病虽然要不了命,但是发作起来奇痒难忍。几百年前,从香港登陆的外国水手,看到当地人中普遍流行脚气,就误以为是香港人所特有的,于是就称之为“香港脚”。本来是中国人普遍的毛病,却被误认为香港人特有的毛病。我要为香港人鸣不平。

现在安魂曲重蹈当年登陆香港的外国水手的覆辙,以为“规则之下不发难、到时愿赌不服输”是为民运人士独家所有。虽然我不是民运人士,但是我必须说句公道话。

大家平心而论,从国共两党之间的斗争,到国共两党各自内部的斗争,哪一次斗争的水准与风度能赶得上加拿大的保守党与自由党议会斗争?如果连叱诧中国政坛长达一个世纪、仁人志士济济的国民党、共产党都连民主政治的边都沾不上,那么大家有什么理由要求一帮刚刚逃离中国的乌合之众、丧家之犬、惊弓之鸟能做到?这种要求实在是太高、太不切合实际了。

我斗胆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句犯众怒的话:要说中国人的各个举足轻重的政党中,有哪个更具民主素质,数来数去,还得说是蜗居在中国台湾省的中国民进党。从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念来判断,陈水扁不是个谦谦君子,他在竞选总统时的行径几近无赖,但是我认为只有他,在中国政党领袖中,才最具现代民主政党领袖的素质。上次台湾总统大选,陈水扁肚皮上莫明其妙的子弹,把他从颓势中解救出来。是不是他的苦肉计?大家没有足够的证据,在司法上无法认定。但是泛兰的龙头老大连战、宋楚瑜的反应却是可圈可点的。他们一方面呼吁这次选举无效,不想承认选举结果,另一方面又要求重新计票,幻想着能重新数出他们自己得胜的结果来。象这样的思维方式,离现代民主政党领袖的标准,实在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但是,光是指出中国人的问题所在,是远远不够的。就像你的老师整天批评你学习成绩不好,却一句鼓励的话也不说,不给你指出奋斗的方向来,让你从此破罐子破摔,你说这个老师是不是用心不良啊?我不准备做这种良心大大地坏的老师,我要给中国人指个道。

首先,我要翻翻世界上那些所谓民主国家的陈年老账,指出他们并不是天生的聪明学生,而是后天努力的结果。这样我们中国人听了,就不会自暴自弃。

既然安魂曲提到加拿大的例子,那么我就先揭发一下加拿大早先的狼狈样。加拿大刚刚建立联邦时,就有保守党和自由党。我这个人读书比较马虎,读完以后,只记得事情的大概,却记不清人名、党名,我就称之为A党和B党吧。反正在那个时候,A党比较强大,B党比较弱小。那时加拿大的政局是由A党的头面人物操纵的,他们在B党根本就没准备妥当的情况下,突然宣布全国大选,让B党连提名候选人的时间都没有。于是,自然而然地,A党就轻松地赢得了首次全国大选。

B党接受失败的教训,在下一次全国大选时,找了一帮铁杆选民。那时加拿大的选民登记制度比较不健全,于是,B党的铁杆选民们在一个投票站投票之后,又翻身上马匆忙赶到另一个投票投票。A党的铁杆选民也不示弱,于是组织一伙歹徒,手里拿着大棒,看到B党的选民来投票,就一拥而上,把B党选民打翻在地,吓得B党其他选民不敢来投票。我估计那时候加拿大的居民人数比较少,临近几个选区的选民都相互认识,并且大家可能都象现在的大陆留美人士一样,喜欢聚在一起争论政治问题,所以大家对彼此的政治立场都比较了解,每个人只要一出现在投票站,别人马上就会知道这个人会投哪个党的票了。

我的意思,其实就是说,任何国家的民主政治,刚开始时总是乱哄哄的,绝对不会象过去的封建专制下那样井井有条。就像一个幼儿那样,只要想学走路,肯定是扭扭歪歪的,摔跤是不可避免的。要想不摔跤,唯一的办法就是永远躺在摇篮里不下地学走路。

台湾立法院的立法委员们常常会一争论起来就激动,先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于是就混战一团,大打出手。当我看到这些武打场面时,我一点不笑话他们。大陆也没有资格笑话台湾立法院。一个稳稳当当地躺在摇篮里的婴儿,有什么资格笑话那个已经开始下地学走路的小哥哥?并且我还认为,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起来以后,总会有一天,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们会演出今天台湾立法院的武打场景。大家到时候应该高兴,不要象前朝遗老们那样如丧考妣,大骂今不如昔。

刚才我只是谈到民主政治发展的表象运动学。下面我还要谈到民主的动力学。民主政治究竟是如何起源的?我认为,所谓民主政治,完全是是商品经济的产物。大家在一个市场经济社会中都找好自己的位置,谁也不服气谁,谁也不尿谁,为了自己的利益开始互相竞争。竞争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自己单枪匹马地不方便,然后就和那些与自己利益一致的人纠集在一起,形成政党。各个政党之间你争我夺,我不是谦谦君子,你也不是好鸟。刚开始时大家都玩邪的。这次你玩邪的坑了我一把,下次我玩邪的再坑你一把。久而久之,大家觉得一想,大家不都是为了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吗?如果互相使损招,那么最后大家都损失甚大。于是,就订下来一些游戏规则吧。这些游戏规则综合起来,就是所谓的民主制度。整整二十世纪,中国人把“民主”二字口号化、神圣化了。其实,民主是一件简单很简单的事。说到底,民主只是个市场经济活动规则。说句难听的话:民主是自私的产物,他是被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俗人制订出来保护自己的利益的。

有的人问:如果有一方不遵守游戏规则,怎么办?问这话的人,一听就知道是个中国人,并且还有可能是个中国民运人士。这些游戏规则,本来就是这些参加游戏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最大利益而参与制订的,他为什么会不遵守呢?孟子曰:“无恒产者无恒心”。我曰:“不参于民主制度制订者不得享有民主制度”。民运人士们,如果你们要是真心想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就赶快停止给共产党捣乱吧,赶快回国参与游戏,以便有机会参与制订游戏规则吧。

我不是中共党员,但是我比一般的党员还要拥护党的领袖。邓小平我就不说了,现在国内外、左中右一起大合唱,拍他的马屁,我恐怕挤不上去。胡锦涛是当朝天子,拍他的马屁,也轮不到我。我就出个偏锋,拍一拍目前门庭冷落的前总书记江泽民吧。

江泽民有什么值得拍的?光是他邀请工商业主(也就是资本家)入党这一招,就很见他的魄力。过去批刘少奇,骂他是资本家在党内的代言人。现在资本家干脆连代言人也不用了,江泽民直接把他们拉入党内了。时间长了,共产党就是一个资本主义政党了。当资本主义政党在中国执政时,中国不就变成了民运人士日思夜想的民主社会了吗?

现在的民运人士,都患有“口号症”,非得要中国领导人高呼“民主”口号,才合他的意。民主是在国内干出来的,不是蹲在海外喊出来的。要我说,民运人士并不是真的想为中国的民主而奋斗,而是想通过高呼“民主”口号实现自己的政治雄心。请注意:我这里用了褒义词“政治雄心”,而不是贬义词“政治野心”。其实说穿了,就是“野心”。想想看,赖在美国,拿着美国人的钱,会真心为中国的利益奋斗吗?即使刚开始时是真心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但是在海外时间长了,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那时就由不得自己了。美国人出钱是为了中国好?鬼才相信这些话呢。美国人如果有这么多闲钱,先拿出去改善一下他们自己国家的流浪汉以及黑人的福利好不好?要说美国人是居心叵测的恶魔,我觉得有点冤枉他们;但是要说美国人是“世界雷锋”不帮助中国就吃不香睡不着,那么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作者:Anonymous罕见奇谈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罕见奇谈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129002 seconds ] :: [ 27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