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是闹剧,第二次是悲剧
Select messages from
# through # 帮助
[/[Print]\]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1: 第一次是闹剧,第二次是悲剧 (413 reads) 作者: 马悲鸣 文章时间: 2018-7-11 周三, 下午10:19
    —
作者:马悲鸣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第一次是闹剧,第二次是悲剧

马悲鸣

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雾月十八日》开始处说:“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2012年9月第3版,第668页)

但中国的历史,尤其文革以来的历史却把第一次演成闹剧,第二次才是悲剧。比如因为西纠发布规范群众运动规则的《通告》被中央文革定为压制群众运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而取缔,中学造反派在突如其来的一夜之间暴起。其理论权威遇罗克接连发表《出身论》痛击血统论及其余绪联动,一下子暴得了大名。

谁知遇罗克不知收敛,继续穷追猛打。中学造反派不懂见好就收,终于闹得太不像话了。遇罗克首当其冲。在他敏感到可能要出危险时,居然派人给陈毅写信求援,请陈小鲁转交。陈小鲁可是西纠巨头!《出身论》痛批联动的用词之狠,遇罗克简直匪夷所思;有如毛泽东请蒋介石下令马家军停止追剿红军西路军;果然不久被捕。

遇罗克在狱中仍以极大的自信跟红二代张郎郎说,等自己出狱後,会请陈毅来救他。正是因为他发表《出身论》带来的巨大社会影响的闹剧,让他充满了还会再创辉煌的必胜信心,才在狱中跟警方斗智,戏弄狱警,终于惹恼狱方,把他并入“一打三反”的处决名单。他所仗恃的再度辉煌在文革结束後果真来了,可他自己已经命丧黄泉,看不到胜利了。以闹剧始,以悲剧终。

1976年以悼念周恩来为名的四五天安门事件是造反派余绪和被打成“走资派还在走”的右倾翻案风合流反四人帮的党中央,导致邓小平被“解除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後效”。谁料随着伟大领袖辞世,大内总管汪东兴和娘娘江青斗法,诱捕了后党全体成员。但终因力有不逮,不得不放邓小平出山。邓的第一要求就是给四五天安门广场事件平反。一场伴随着打砸抢,烧汽车的刑事犯罪被冠以反四人帮的英名;半年之内,此起彼伏,演出了一场活生生的闹剧。

十三年後,当年的造反派英雄和四五英雄重聚天安门广场,希图再创一场类似四五事件那样的辉煌,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主持给四五平反的邓小平本人。其结果不但没有再创辉煌,甚至邓本人死後二十年,还看不到平反的希望,成了一场真真正正的悲剧。

以人物论,原学部哲学所自然辩证法组,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红卫兵总队的严家祺是四五天安门广场上聚众演讲的重要人物,曾被公安局跟踪。而89年最终导致非戒严不可的正是严家祺领衔发表的《五一七宣言》调转运动方向,直指邓小平是封建专政的皇帝。

四五被通缉的“小平头”有两说,一为刘迪,一为陈子明。六四被捕“黑手”,陈子明位列榜首。文革老红卫兵倒台後,清华附中分校团委委员郑义上台控诉自己把毛主席像别在胸脯肉上的痛苦。其实没人逼他扎自己的肉,是他自作自受。後来刘宾雁发文盛赞郑义才是广场上真正的“幕後英雄”。伴以其他人,如刘刚等的回忆,八九年占领广场撤不下来的主谋就是郑义。只要撤退的苗头一起,郑义必定会再次发动振奋人心的游行来烘托氛围,阻止撤退。在刘宾雁的眼里,这正是其“幕後英雄”之所为。

四五闹剧在前,六四悲剧于後。


作者:马悲鸣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