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边 逻辑真不等于事实真
Select messages from
# through # 帮助
[/[Print]\]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1: 河边 逻辑真不等于事实真 (487 reads) 作者: light 文章时间: 2019-3-22 周五, 下午9:15
    —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河边 逻辑真不等于事实真

人的行为与人的认识常常是分离的。例如,喜欢吃红烧肉的人未必知道红烧肉的营养,懂得红烧肉的营养的人未必喜欢吃红烧肉。喜欢搞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实践的人未必懂得社会主义的理论,而真正了解社会主义理论的人赞同社会主义实践的确很少。同样地,相信种族主义理论的人未必一定会在行为上搞种族歧视,行为上搞种族歧视的人未必懂得什么是种族主义。
这个道理就像一个人养了一条小狗,他知道小狗智力低下,但还是会在行为上很爱自己的小狗。杰弗逊曾经拥有过多达700名奴隶,他明确地写下过黑人智力不如白人,但是他还是坚持要给黑人自由,同时又认为白人与黑人无法共存于一个政府之下。杰弗逊还在妻子去世后与黑人女性暗地同居,并生养过多名子女。
如果“下等人”的主人缺乏同情心的话,这个奴隶主鞭打奴隶的事情就免不了了,这就如同养了宠物的人会虐待宠物的人一样。人性是极其复杂的,种族主义因此也就成了一个人类的难题。种族主义者未必会认识到自己信奉种族主义,被歧视的人常常还会对种族主义者报以感恩之心。一个人在某个行为方面受歧视,换了一个行为方面反过来歧视他人是常有的事。笔者曾经介绍过美国华人球星林书豪的故事,他在球场上就受到一些黑人球星的歧视。
一、
说到在一个种族混居的社会,撇开种族主义的失实,要重新和平地实行种族隔离在美国根本不可能。如笔者所介绍的德里克-布莱克与老爹的对话,德里克问:就算他老爹坚持的种族主义理想是对的,那又该如何实现建立纯粹白种人的国家?这个问题在认同建立在“人类平等”基础上的基本人权的社会里无解,根本的原因在于两个相关的概念如果一真一假,那就不可能同时实行起来而不起冲突。种族是个虚假的生物学概念,我们看到的白人、黑人、黄人等只能代表一个文化现象。而文化是所有不同的个人----是个人而不是集体----的创造的集合,所以不同的文化可以相互学习,得以共存,成为个人的选择。正因为这样,牛顿的子孙可以不学牛顿物理学而去学汉语来研究汉文化。(美国白人费正清主持编写的十七卷的《剑桥中国史》是迄今最为权威的中国历史,连中国政府都要组织人力进行翻译!)而汉人丁肇中可以研究量子物理获得诺贝尔奖。笔者如今也才会有机会在不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学习研究与自己的祖先无关的美国法治。
笔者通过分析“仇恨”介绍过“敌人”是一个虚假的概念,是通过对于事实的误解而产生,所以它才会随着现代化的进展而受到否定。可是坚持“敌人”观点的人想都不用想就可以说:事实明明摆在那里,刚刚发生了恐怖主义分子搞的大屠杀,你却硬要说“敌人是个虚假的概念”!真正的事实是:那个恐怖分子正是在虚假的“敌人”的概念的驱动下才走上了残暴地屠杀无辜的道路!也就是说,“恐怖分子是人类的敌人”陈述里面没有解释“恐怖分子为什么会成为敌人”,于是才会有那个与真正的事实有着很大距离的陈述。
同样的道理,当川普把批评他的媒体说成假新闻,是人民的敌人以后,他就掉入了认识上的误区。可是崇拜川普的人却会因为同样的“恐惧-仇恨-敌人”的认识过程而认同川普,尽管这些人甚至受过“人民的敌人”之害,也同样会掉入陷阱。因为知道“人民的敌人”是个“恶的价值判断”,所以要为川普辩护(其实就是为自己辩护),于是就说川普说的不是事实,是观点,意思就是川普并不像要消灭那些他说的“人民的敌人”,----毕竟这是他们曾经身受其害的谎言。可是他们却想不到,这样的辩解等于是说川普秉持马克思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徒。这就是谎言无法在事实面前站得住的例子,为谎言辩护只会从一个陷阱掉入另一个陷阱。
二、
A如果受到B的欺压,这个事实说明B的行为是个恶,但却不能说明A天然地比B善良。受过欺压的人一旦有了欺压他人的机会,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更残酷无情。例如通过打天下进城夺得了统治权力的来自社会底层的人,获得权力后有的人甚至更加腐败、残暴。人性永远是存在着缺陷的,教育才既可以帮助人知道真相,也可能使人被假象迷惑,那个新西兰枪击案的凶手就是最近的例子。
某次观看电视台播出的高中学生的辩论,其中有一位黑人女生与一位白人男生就歧视黑人问题发生了不同看法。白人同学说,他们的一些和黑人有关的批评,是针对黑人的文化而言,不是针对黑人种族而言。黑人同学说,白人同学说的所谓的文化,其实就是黑人种族特有的,所以批评那个文化就是种族歧视,说它是文化批评不过是借口。两人相持不下,最后成了两人各自重复“Culture”和“Race”两个词。
其实两个人说的都有道理,也都有混淆的地方。如果白人批评某个公民对于警察执法进行抗拒是缺乏法治意识的行为,那是对一个人所受到的文化教育有关的批评。但是,如果把批评说成是“黑人常常抗拒执法”,这就有了种族歧视的意义。因此,如果那位黑人同学说,批评某个个人的违法行为不应当与这个人的种族挂钩,那就对了;而她却把文化现象说成是种族特有的,那是不符合事实的。关键在于:人是单个的个人,但是单个的个人可以通过训练和相互影响而出现集体行为的类同性。但是这个类同性不是先天的,是后天训练造成的,所以不是种族特有的。
记得一段时间前,有位中国游客在欧洲某国因为与旅店的冲突而被警方强行拖离并送到“不会影响到公共秩序的地方”。消息传出后,甚至引发中国使馆的抗议,指责警方执法有歧视的嫌疑。很多中国网民批评警察歧视中国人,同时有反对CCP的来自中国的网民批评“大陆人素质低下”,说事情根本与歧视无关。可是这两派中都有很多人转过身在其他的事情上说“广州的黑人如何不堪”、“美国的黑人如何不堪”,其实都同样地信奉种族优越论。
三、
我的一位生活在美国的来自大陆的同学非常讨厌黑人。他用实例证明白人对他如何好,黑人如何讨厌,甚至攻击他“滚回中国去!”我问他,是不是所有的黑人、白人都是如他说的那样对待他,可是他坚持说,他的经历就够了。
我曾经和一位黑人同事共事,他学识渊博,尤其在美国历史方面知道的很多。大家熟悉后,他告诉我他对于白人种族主义的看法,说他讨厌白人,还说他喜欢中国人。当我告诉他很多中国人不喜欢黑人时,他很吃惊,因为他身边的几位中国人对他都很好。
一个中国人如果被另一位中国人骗了或者是骂了,不会就此得出结论说中国人都是劣等人,因为他只要是生活在很多中国人中间,他就不可能得出那样的结论。但是,如我上面说的同学,因为说接触的黑人就那几位,或者是我的那位黑人同事,因为接触的中国人很少,没法通过接触很多人从而得出“人都是一个个的不同的个人”的结论,再通过这一事实中来了解真相,因此都会通过自己的有限的经验,加上自己的逻辑推理得出片面的结论。这就是人的认识过程里无法避免的逻辑真与事实真常常发生冲突的问题。
逻辑真与事实真相冲突是常见的问题,但又是容易忽视的问题。这个问题说起来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话题,需要从人的认知特点说起,咱们留待下次再谈。

作者:light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海纳百川 -> 驴鸣镇


output generated using printer-friendly topic mod.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1页,共1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