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老郭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老郭   
leedscat
[个人文集]






加入时间: 2004/04/30
文章: 39

经验值: 225


文章标题: 老郭 (716 reads)      时间: 2008-5-04 周日, 上午2:15

作者:leedscat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老郭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三十到四十之间的男人,处于“立而惑”的阶段,通常的表现是“人不穷,尚思变”,换句话讲是清涩的燥火退而未净,对未来的生活尚存一息憧憬,却不得不被风霜的现实磨拭去菱角上的锋芒。“未来”--这种意识形态下偶合出来词汇,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随着主流风向漂泊不定。我认识的老郭便是这样一个人。

老郭是我们大楼五楼项目部的O&M经理,是我来印度尼西亚认识的第二个中国人,土建工程师出身。他属于印尼98动乱后来拓荒的第一批中国人,在跟着原先的公司建完自备电厂后,原先的公司资产重组,他又是边缘人,董事长看他是个人才,便把他挖到总公司。

老郭出生在江苏盐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四川建设系统工作,生平好酒、好烟、好麻、好贫。十几年下来,已经很难在他的身上找到些“吴侬软语”的影子,活脱脱一个四川老油子。因此,雅加达华人馆子“辣妹子”包厢里,每每不缺他的身影,只要二两五粮液落肚,点一根烟,他便可以从四川成都的雾都夜话一直侃到北京七里屯妹妹的粉刺,再从苏门答腊的工程取水口改造再说到苏拉维西传播登革热的蚊虫,三百六十行里,行行有他的朋友。

我们常说老郭在印尼的门道广,这并非空穴来风,主要还是归功于他生生不息的旺盛精力。但凡是做工程的人,除了领导层外,几个月没有假期窝在工地上是常有的事情,更何况是在印度尼西亚一些鸟不拉屎的荒岛上。即便如此,他还能腾出有限的时间,来倒一倒钢材,弄一弄水泥,为这个做做中介,为那个牵一牵生意线。几年下来,钱没赚到多少,惹了一身腥气。当年周边和他一起进公司的几个人都坐进了独立的办公室,只有他还码在原先的位置上,传说是董事会不满意他的作为,认为他不安份工作,因此每次的升职计划都没有考虑到他。

07年圣诞节,我们几个相约老地方喝酒,三巡过后,几个人胡天海地扯,说着说着又说到他身上,说他收入又不低,安分工作比什么都强,何必要折腾,又赚不到大钱。老郭猛吸一口烟,第一次讲起了他印尼后家庭的故事:他老婆是大学的学妹,颇有几分姿色(众人羡慕),学的是心理学(众人佩服)。他工作后,老婆一直在大学修完了博士课程(众人再佩服)。老婆毕业后,老郭走了不少门路,最后将她和自己分配在同一个城市。婚后的生活一直还算美满,有了儿子更是让清贫的生活多了不少乐趣。自从他来了印度尼西亚后,夫妻一直异地分居,事情也慢慢发生了变化。2000年,两人离婚,儿子判给了女方,随后女方改嫁给一房地产商,目前已经是该房地产公司的副董事长。从2000年离婚后,老郭就没有停止过对于儿子抚养权的争取,可每每不如意。07年8月,老郭只身回到成都,约见女方,女方的一席话说得老郭背如针芒:你今年39,明年就40了,现在还在印度尼西亚混迹,居无定所,我可不想让儿子和你一样没出息……话到此处,老郭猛得提起酒杯,仰头就下了一个。房间的空气里似乎顿时凝结住了,透过朦胧的烟酒气,我可以清楚的辨认出厚厚的眼镜片下泛着的一丝苦楚。这一顿酒,喝得有点郁闷……

元旦过后,各个分公司要向总公司董事会做每年的公司总结和来年的预算汇报。会后我单独找了董事长,向她谈了谈组建一个工程中介公司的想法,董事长边喝茶边饶有兴趣得听了我从头到尾的方案,问我是否愿意担任这个公司总经理。我说我不合适,她又问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我说有,老郭。董事长拿着茶杯的手顿时停住了,朝我挥了挥手,说你下去吧……

这件事之后的几个月,匆匆忙忙的赶几个项目,虽然电话还保持联系,却一直没有和老郭见过面。四月初我从国内假期回来,坐在办公室整理文件,在桌上找到一个厚厚的红色信封。打开一看是封邀请函,写着印尼文,英文和中文:XXXX中介公司4月28日正式成立,敬请阁下光临,落款是公司总经理:郭XX。

由于当晚要参加一个商务谈判,未能赴约,所以发了两个短信以示庆贺,一个给董事长,自然少不了歌颂她英明神武,唐宗宋祖,公司在她的领导下定能生生不息,代代相传的话……另一个发给老郭,只写一句:“多年的媳妇,终于熬成了婆,希望从地下转为地上,兄弟支持你。”几分钟后,手机响起,是老郭的短信,也是一句:“我替儿子谢谢你。”

回到住所,拨通了国内家中的号码,电话那头是妻子倦迨的熟悉声音。我向她讲了这个故事的始末,却落了她几句埋怨:“你对别人都挺仗义的,什么时候对自己仗义一回……”我连忙扯开话题:“你说如果那年我们没在选修课碰见,我们还会走到一起么?”那头的声音有些许感叹:“是缘分,总是会走到一起;没有缘分,就是走到一起也会分开的。”“如果我一贫如洗,漂泊不定,你还会嫁我么?”“嫁都嫁了,女儿都这么大了,还有得选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咯……”

放下电话,点一支烟,推开门慢慢走到院子里,漫天的繁星下,远处陌生的雅加达灯火阑珊,繁华似锦,我仿佛见到老郭举杯把盏的身影,一转身,见到院子东头前年栽下的不知名的植物,早已结了一树的芳华……

2008年5月3日于雅加达

[/b]

作者:leedscat寒山小径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leedscat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寒山小径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不能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207449 seconds ] :: [ 25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