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网站首页 |  论坛首页 |  博客 |  搜索 |  收藏夹 |  帮助 |  团队  | 注册  | RSS
主题: 爱的窒息,窒息的爱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爱的窒息,窒息的爱   
芦笛
[博客]
[个人文集]

论坛管理员




加入时间: 2004/02/14
文章: 31480

经验值: 506246


文章标题: 爱的窒息,窒息的爱 (1301 reads)      时间: 2008-12-17 周三, 上午5:08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爱的窒息,窒息的爱


芦笛


读了老金的《育儿篇》,感慨万千,觉得在中国,做父母难,做孩子恐怕更难。

论重视子女教育,中国人恐怕是环球第一份。然而这是否算是个优点,还得从长计议。

过去盼子成龙,为的是光大门楣,说到底还是出于自己的虚荣心。如今虽然没有这套了,然而家家仍然盼子成龙,望女成凤,那据说是为了子女好。的确,哪家父母不心疼自家的孩子,不盼望他/她活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这种感情应该是无私的。然而家长若不小心,就会把这种期待变成压断子女脊梁的十字架,反而使得本来可以大有出息的孩子也变得没出息了。这就是爱造成的窒息。

在我看来,最可怕的父母,乃是因为社会悲剧丧失了成功机会、急于从孩子身上找补回来的“老三届”和“新三届”。老金在他的文章中已经说了,这些同志因为被党和毛主席蹉跎了一生,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了,解放了”,却又因为当年失学,没能挤进时称“天之骄子”的大学生行列,于是便发誓不让这悲剧再在孩子身上重演,从孩子幼年时便有计划地培养他/她的远大志向,为之设立“出国留学”的最低奋斗目标,甚至深谋远虑到预见到在国外生活可能遇到的种种麻烦,并先为之备。

我在《谁是最可怕的人》中说过,当年我在飞机上遇到个女孩,她父母就是所谓“新三届”,从8岁时就开始训练她做饭,盖他们听说在国外都得自己做饭,生怕孩子将来出国去无法应对这一难题,不得不灰溜溜地跑回来。的确,80年代我曾在报上看到,某大学毕业生一路过关斩将,考上了公费留学,却因为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怕出国后活不下去,恐慌不可终日,最后毅然放弃了那名额。消息传来,举国震惊。我敢说,那女孩的母亲的灵感就是从这则新闻报道里来的。

训练八岁的孩子做饭倒也没什么,并非酷刑拷打或是“灵魂拷问”。80年代我在报上看到的另一则新闻则令人毛骨悚然:某个小女孩因为不堪被父母逼迫学钢琴,用菜刀毅然剁掉了一个手指。

这当然是极端例子,不过我的熟人中也曾有过类似的事,只是不是那么极端。

我有个朋友没能上大学,于是便为女儿从小树立了“留学哈佛”的远大目标。这孩子也果然有出息,从小就是重点学校的优秀生,最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国家一流名牌大学。那父亲怕她到了外地后丧失斗志,于是干脆辞职,随女儿搬到那个城市去,在大学校园附近租了个房子,一边打工,一边陪读,如百眼巨龙一般虎视眈眈,监视女儿的一切动向,照料她的生活起居,以确保她能把每分钟都用在学习上。女儿毕业后果然被美国某名牌大学(虽然不是哈佛,但也是常青藤之一)录取了。我那朋友再也没法追到美国去陪读了,不过总算了结了心事。不料女儿到美国后发去的第一封信便让他“分开八片顶阳骨,倒下一盆雪水来”。

那信说:亲爱的爸爸,到目前为止,我的一生都是为尽孝、为了满足您们的心愿而活的,跟我个人毫无关系。如今我已经做到了您们要求的一切,我的孝心已经尽到。以后我准备为自己活,领略一下人生乐趣了。因此,我到美国后不想再学习,我从来就不喜欢学习,因此要去为了自己,去尝试一种别的活法。

这轶事虽无剁掉手指的惊险,然而更有典型性。在我看来,中国式的父母之爱,似乎完全是从父母那儿单向发出的一种“感情力”,不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互动。因此,父母根本不问孩子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愿意怎么度过一生,却以自己的价值观代替孩子的价值观,一厢情愿地为孩子树立人生目标,再以教育、感化、收买、感情讹诈(emotional blackmail)乃至拳脚棍棒的奖惩手段,让孩子乖乖踏上自己规划好的人生道路,实现自己早就设定的远大目标。

这其实是对下一代非常可怕的折磨,说是精神酷刑也不过分。若那价值观没有输进去也倒罢了,若您真的彻底改造了孩子的内心世界,让他变成您的拷贝,一心想出人头地,那么当他经过最大努力也无法达到那目标时,苦痛就是终生的。哪怕在你死后很久,那痛苦还会在继续折磨他。

我自己的终生烦恼就是这样炼成的,已经写在散文《油彩》里了,后来又写在《芦笛文选》的自序中,那就是:

我是……
我曾是……
我会是……
那恍惚的痛苦永远是
那个无情的问题
我本来可以是……

在另一篇散文《鲲鹏与蓬雀》中,我指出:

“这世上,有有心有力者,有无心无力者,有无心有力者,还有有心无力者。前三者都是逍遥快乐者,只有最后这种人是最悲惨的,终日生活在自我煎熬之中。”

我就是最后这种人。之所以如此,倒不能怨我父母,只能归咎于青少年时代在学堂中培养出来的错觉。正因为我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从来不敢教育孩子树立“远大目标”,生怕培养起他的壮志来,变成“有心无力”者,重蹈我的覆辙。他后来去挣了个名牌博士,完全是因为憋足了气要和我比赛,并不是出于我的鼓励。相反,在他上大学前,我就反复问过他是否真的喜欢学习,是否喜欢选定的专业,并一再告诉他,如果他觉得学习不是一种娱乐而是折磨,那就千万不要去做学问;如果某个专业完全不符合他的脾性,那么哪怕将来能日进斗金也千万不要去学。直到他反复向我保证后,我才放心地送他进了大学。

Sadly, it turns out that he has lied to me, although he did not mean that. 他遗传了娘子不爱学习的天性,又遗传了我争强好胜的天性,因此为虚荣心而装出好学上进的模样来。但这种事是不能永远糊弄自己的,于是他在拿了博士学位后便再也撑不下去了,毅然放弃了专业,去从事毫不相干的职业。巨额的时间、精力与金钱的投资就此虚掷。

因此,我的确避免了国人中常见的错误,没有因为爱而窒息孩子,从头到尾都给了他高度的选择自由,不曾为他设计人生。然而没有“窒息”,孩子也就没有感觉到爱。看来,“窒息”乃是 “爱”的一个固有特性,两者密不可分。

不仅如此,我没有向孩子施加窒息的爱,却被我对他的爱窒息。我虽然避免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孩子,却不可能消除对孩子的成功期待。当孩子偏离这个期待值时,我虽然不会去责备他,却会反过来折磨自己。清夜扪心之际,免不得要拷问自己:你的自由主义态度,是不是“不负责任”的遁词?如果你当初更像个中国爹,孩子会不会更成功,更幸福?

然而,更成功,也就会更幸福么?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幸福?这些似乎都是大众期待值的满足度,跟本人没有多少相干。如果大众觉得你成功幸福,你也就成功幸福;如果大众的结论相反,你的命运也就相反。我连强迫孩子按我的期待值生活都不愿,为什么要强迫他去满足大众的期待呢?重要的还是他快活就行,是不是?

“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

作者:芦笛驴鸣镇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芦笛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显示文章: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纳百川首页 -> 驴鸣镇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回复主题
不能在本论坛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投票
不能在这个论坛添加附件
可以在这个论坛下载文件


based on phpbb, All rights reserved.
[ Page generation time: 0.058335 seconds ] :: [ 29 queries excuted ] :: [ GZIP compression enabled ]